万绿丛中一点红 第一章 (8)步入正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


(8)步入正轨

这样一个班集体,自然没有秘密可言,更何况隐私呢。在昨晚大家的口水战争中,虽然第一次谈及隐私,每个人的叙述当中都有所保留,但是据已经掌握的情报:目前12人当中,恋爱进行时的只有三人,其他人都还处在名花无主的状态。尤其是大家对四姐李雯的炮轰比较厉害,年纪不大,恋爱史倒挺长,都四年了,典型的早恋!当问及艺娟时,艺娟问,从有男生追算起还是从俩人在一起算起? 俩人在一起吧,宋巧说。那还没在过一起呢,艺娟说。那就从有男生追开始算起吧。“很久很久久以前,天蓝草碧,云淡风轻,那是我五岁的时候,在麦地里跑的时候,从后面跑来了一个小男孩……”等所有人都反映过来,袜子枕巾衣服一起向艺娟的床头飞过去,幸亏艺娟躲得迅速,整个脑袋早已缩在被窝里了。宿舍里一片嘻嘻哈哈声,又招来李维的一番训斥。

言归正传,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教室的时候,艺娟她们的生活开始步入正轨。来看看作息时间表吧,中队的公告栏两张上A4纸,为她们四年的大学生活清清楚楚的画下了框框:

6:00-----6:10 起床 (这十分钟每次都是痛苦的起点,哨声至少响三遍)

6:10-----6:50 整理内务(包括叠军被,打扫卫生区,秋天捡树叶,冬天扫雪)

7:00-----7:30 早饭 (宝贵的三十分钟吃饭时间,不允许大声喧哗,过了这个点儿就没饭吃了。注意军事重地,没有小吃小贩)

7:50-----12:00 上课 (这时是身体上最轻松的,脑子里最累的,不允许逃课)

12:30----2:20 午休 (可以睡个午觉,很知足了)

14∶20-----14:50 打扫卫生 (每天中的第二次重复劳动,有时侯为了避免再叠“豆腐块”,牺牲午休时间,不睡觉)

15:00-----18:30 上课 (这时是身体上最轻松的,脑子里最累的,同样没机会逃课)

19:00-----19:30 看新闻联播( 努力成为罗京邢质斌王宁李瑞英的忠实fans,不努力也能成为,四年如一日啊!)

19: 30----20:30 晚自习(强迫的,至少一年时间,这个时间段操场看不到人,都在教室里)

21:00----21:30 集合 晚点名 (例行公事 和新闻联播一样准时 就是太折腾人,一折腾还是四年)

21:30----22:00 洗漱时间 (一天内仅有的半个小时,可以天南海北胡扯摆龙门阵的时间段)

22:00 熄灯号响起,准备睡觉(不睡都不行 有查岗的 比护士都准时)


比起军训时的高强度训练,艺娟她们看起来算是轻松了许多。第一节课上课,还挺折腾人的。大教室就在她们中队的四楼,可是她们需要在7:50准时跑出来在中队门口集合,待查点人数后,鱼贯而入,进入四楼。艺娟她们一度抱怨程序太麻烦了,就像一道算术题,本来3*7就可以得到21的,可是中队却非让3+3+3……+3连续加起来算,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在部队还有很多。很长时间里艺娟一直很纳闷,一向注重效率和速度的部队,怎么就突破不了一些程序化的东西呢?

“存在即为合理。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 宋巧学着李维的口吻。看来李维的影响力果然不同凡响,哪来那么多废话,逐渐成为中队女生的口头禅。艺娟她们主修的是英语系,全队带到四楼时,她四处打量了一番,在最左边的角落里发现了几个男生。“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呀!”艺娟心里嘀咕着。后来她才知道,全系120人,男生只占百后面的零头,连个“螺丝钉”的作用都顶不上。

一个瘦弱的中年妇女,三十多岁,穿着绿色的夏常服走了进来。全队人员摒住呼吸,等待着她发言。

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站起来,命令全体起立。然后跑步向前,立定,军礼:

“报告教员,英语系操课集合完毕,应到120人,实到120人,是否开始,请指示?”

教员回了一个军礼,“上课!”

“全体坐下!”

落定以后,艺娟仔细打量着这个教员,一堆疑问堆积在她心里。从今以后,她们要开始新的人生了,而军校里的教员是否能够承担起这份教育的重任,在这个非英语氛围的大环境下,她的抉择是否是个错误?所幸教员精彩的开场白打消了她的疑虑: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for all of you come to our military university study…………”

秋日结实的阳光从窗户缝隙里透过来。这节课上,艺娟认识了她们综合英语教员李平,以及那个高个子的男生宋明亮,日后他成为他们中队的骨干力量,并在大二成功当选学生会主席。上课的时候,艺娟扫视了一下她们中队十个班的女生班长,漂亮的栗雨,朴实的宋巧,军训时那个高个子女生,现在成为一班班长的马艳丽……大学真好,青春万岁!艺娟想要高喊,岂料一封意外来信,又掀起了内心的层层波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