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丛中一点红 第一章 (7)阅兵仪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


(7)阅兵仪式

话说上次因为在桌角下发现几颗瓜子皮,田世战把赵琳琳叫了去。不一会儿,琳琳杏花带雨的走回了班里。

“班长,啥事啊?咋哭了?队长欺负你了咋地啦?”周静挨着琳琳床铺,看出了琳琳的异常。

“咱班这个月的先进集体没指望了。”

“因为啥?”

“瓜子皮。”琳琳用手指了指周静桌子下静静躺着的几粒瓜子皮。

“呀,还真是。队长火眼金睛啊,眼睛咋比孙悟空还厉害?”

“我向队长提出来了,这个班长,军训结束后,我就让贤。队长答应了。”

“琳琳,你做班长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看你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忙活,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就……”艺娟好心相劝。

“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起初大家都怀疑我能当上班长的原因。那我就实话告诉大家,我舅是学院政治科的。”

“原来如此啊!”柳枚长叹一声,继续拿小镜子挑她多余的眉毛。“不过话说回来,赵琳琳,你是一个合格的班长。”

“你丫的总算说了一句人话。”赵琳琳轻轻拍了柳枚后背一巴掌,破涕为笑。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再困难的时期也有熬过去的一天。终于,半个月的军训就要结束了。军训到了最后一天, “两边儿飞”小教官也一改休息时的嬉皮笑脸,正色要求艺娟她们每一位女生竭尽全力,迎接即将到来考验,为即将到来的国庆阅兵做准备。为了更好的体现学院的光荣传统,阅兵前艺娟她们被带领参观了院史馆,其中国庆50周年学院在天安门广场上阅兵方队的几组照片,极大的震撼了艺娟她们稚嫩的心。曾经亲自参加过国庆大阅兵的队长,给她们做了一番激情洋溢的演讲,搞得艺娟晚上睡觉,梦里除了阅兵,还是阅兵。

紧张的一刻终于还是到来了,首先进行的是军容风纪检查。上午八点整,两个女生队二百多人被拉到操场上,首先接受上级的军容风纪例行检查。东边的操场一瞬间热闹起来,艺娟注意到今年他们招生来了三个新生队,加上上一届三个老生队,全大队六个队,其中四个男生队,只有两个女生队,所以无论走到哪里,她们都有理由成为焦点,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全队分三个纵队,相互间隔一米,一字排开。大队的两个值班员一前一后拿着记录本,有模有样的检查起来。头发,衣帽,肩章,指甲,每一样都不落下。伸出双臂的时侯,有些女生伸出的手臂微微向后缩了一下,遭到了田世战的严厉批评。结果有十几个女生的指甲没有过关,有三个女生的头发没有过关,队长立刻下令她们出列,指甲马上剪掉,头发该剪的立即剪掉。

艺娟宋巧她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眼神里尽是抱怨和不满。其实根本怪不得她们,诺大的学校,几乎没有卖东西的地方。记得第一次到学院,去澡堂免费享受了一次洗澡之后,再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收钱了。问澡堂子的阿姨,哪里有卖生活用品的地方?阿姨努努嘴,军人服务社呗!艺娟宋巧走到军人服务社后,大失所望。她们想要的东西都没有,她们不想要的军装,军鞋倒是哪里都是。丫的军人服务社就像过去的人民公社,东西又破又贵暂且不提,关键是服务态度,喊几声阿姨人都不待搭理。意思是,有粮票没?有油票没?丫的整个

典型的资本主义垄断,社会主义大跃进。全校方圆十里内只有这么一个军人服务社,艺娟她们平时只要出中队门口就需要请假。平均起来,全班只有一把剪指甲刀,至于有的女生刚刚调染颜色的几缕头发,自然更没有时间去修理。

田世战生气自然有他的原因。目前的学员队是越来越难管理,这群新来的学员,和当初自己的兵完全不一样,打不得,骂不得,就差把这群姑奶奶当菩萨供着了。这次如果不给她们个下马威,以后或许更加难以管理了。军容风纪检查完毕后,田世战又单独给她们训话15分钟。之后艺娟她们盼望很久的阅兵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主席台旁一盆盆鲜花争相怒放,各种颜色的彩旗在阳光下热烈的飘摇着,中央那面大大五星红旗格外显眼。音响里传出悦耳洪亮的军歌,把满腔的豪迈传递给天空。天空也或许受到了感染,把蔚蓝的屏幕和棉花白的云朵呈现给每一个人。当音乐响起时,艺娟她们此时都是激越的,兴奋的,跃跃欲试的。学院院长,政委,大队长,大队政委陆续走上主席台,俯看这股注入学院的新鲜血液。艺娟她们戎装在身,白色手套,半自动步枪握在胸前,整队集合完毕,只等那一辉煌时刻的到来。 喇叭里传出响亮的一声“检阅开始!”顿时礼炮齐鸣。方队以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口号,一致的军礼陆续经过主席台。艺娟她们正步走过主席台时,把皮鞋踢得朝天响。半个月来的辛苦,愤怒,心酸,兴奋,都融合在嘹亮的口号声里“一——二——三——四——”……

阅兵结束后,学院政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给半个月的军训生活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共产党的天下,就是会多;学院的天下,领导的话多,此话一点儿都不假。艺娟宋巧她们也在这半个月里熟识了许多。八班的姐妹们也都按照出生年月排出了老大老二的顺序,艺娟排行老七,她们都管她叫七仙儿。赵琳琳排行第九,大家以后不喊班长改称九妹了。因为阅兵完毕后,赵琳琳辞去了八班班长职务。宋巧由于在军训期间的优秀表现全票当选为班长,而赵琳琳成为名副其实的班副,俗话说当兵不当副班长,站岗不站二班岗。琳琳同志也一直把当班长期间的后遗症,说好听点关爱她人,说难听点居委会大妈这一角色,淋漓尽致的贯穿到以后的生活和学习当中。

艺娟她们的一切生活将在明天步入正轨,也就是说,她们可以像地方生一样正常上课了。

苦尽甘来之际,这半天大家都未闲着,打开新发的夏常服,两个领花,软硬两副红红的肩章,以及厚厚的大檐帽,极像猪蹄儿的皮鞋一双。正儿八经的穿上军装以后,艺娟她们都乐了,眼睛里却闪动着泪花。为了纪念军训的短暂时光,八班的姐妹们相约着一起去照相,希望给自己留下美丽的瞬间。一路上艺娟她们俨然正式的女兵一样,几个人排着整齐的队列,挺着鼓鼓的胸脯,走路虎虎生风的样子,招来不止一波的狼吼,当然,紧跟其后的,还有李寻欢的刀子,眼睛里射出来的。

美丽的瞬间出来以后,艺娟激动地给家里写了入学以来的第一封平安信,当然还附上她神气的玉照。她故意多洗了两张照片,却也一直犹豫着,是否也应该给他寄一张呢?可是他现在在哪里上学呢?他是否还记得她呢?那个晚上,宿舍的姐妹们召开了第一次卧谈会,卧谈会的主题是,初恋的那个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