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WELVE 分歧 [1] 意外

百合浪子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检查武器,准备战斗!”在直升机隆隆的轰鸣声中,斯巴菲利向机舱里的队员们喊着,哗啦哗啦的拉枪栓声立刻响起。“火力压制之后,突击队出动,小孩、池上,你们留在飞机上掩护。大家记清楚了,我们要抓活的,一具死尸对我们没有一点用处。明白了吗?” “是,长官。”飞机上的其他人齐声应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检查武器,准备战斗!”在直升机隆隆的轰鸣声中,斯巴菲利向机舱里的队员们喊着,哗啦哗啦的拉枪栓声立刻响起。“火力压制之后,突击队出动,小孩、池上,你们留在飞机上掩护。大家记清楚了,我们要抓活的,一具死尸对我们没有一点用处。明白了吗?”

“是,长官。”飞机上的其他人齐声应道。

由两架雏鹰护航的大鹏拉高越过一个山头,一支拖着长长的灰尘尾巴的车队出现在山下的土路上。

“压制火力!”所有人都在耳机里听到长机指挥官的命令。

“嗖嗖,嗖嗖。”四枚反装甲导弹从雏鹰们的肚子下面飞出,向各自的目标冲去。三秒后,下面的两辆C80和两辆军用卡车被爆炸的火焰掀飞。“咣咣咣……”雏鹰的航炮开始响了,两道土花飞溅的死亡之鞭瞬间切开了一辆BMP73,扯碎了几个刚从爆炸的卡车中跑出来的士兵。

雏鹰呼啸地从已经冒着火光的车队上空掠过,灵巧地划出一个小曲线,又兜了回来,继续对残存的装甲车进行摧毁。而这边,大鹏的航炮也开始叫了,它的目标是下面还在慌神的步兵。

“突突突突……”飞机飞到距车队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贴着地皮悬停,池上手里的M243叫唤着把弹丸撒向敌人,掩护着正在冲出机舱的突击队。

此时的车队基本上是散了花了,谁能想到在自己的防区会遭到如此这突如其来的空中突击,大意地仅出动一个机步排和一个摩步排兵力的地上人瞬间被击溃了。斯巴菲利和泰戈尔带着突击队成散兵迅速冲入车队,沿途他们不时向举枪反击的敌人射击,几乎每一个短点射打过去就会留下一具尸体;即便有几个隐蔽的地上军士兵用火箭筒或是手榴弹给猎狗制造点子麻烦,但飞机上的杨锐根本没有给他们再多的机会,挨个点了一遍名之后,他们就都老老实实地回投胎点报到了。不到三十秒,从车上下来的士兵就都躺在了地上。

突然,一辆在攻击中始终完好的装甲车轰鸣着冲下路基,顺着一条山谷向群山里逃窜。那辆车就是猎狗此次行动的目标,里面有一个他们要活捉的人。泰戈尔和几个突击队员开枪拦截,都没能挡住它,反而差点被它撞到。

“小孩,拦住它!”斯巴菲利在通讯器里喊道。

“明白。”杨锐的枪口早就咬在了那辆车身上。他不断调整枪口,却始终没有击发——车是背向他行驶,以他的位置无法打到驾驶员。“该死!”杨锐骂道。他不敢盲目射击,因为目标人物在车内的位置并不确定,上头说了要活的,误杀了他只能宣告任务失败;猎狗还从没败过呢!

“要拉高吗?伙计。”CH80的驾驶员转头问道。

“没时间了。”杨锐回答——在晃动的飞机上狙击很难保证能一击命中,而且搞不好还会误伤到目标人物;而且,等飞机在空中调整好姿势,恐怕装甲车早就钻进山谷的丛林中了。

杨锐眼睛一转,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拼一下。他迅速换上满匣的燃烧穿甲弹;从背包中抽出加长枪管,装到枪口上;然后把枪机调到手动档;套上枪栓加长柄,按下枪栓。端枪,把瞄准具上的十字挂在车后面的下部,灰尘腾空的地方——履带。

“砰!”车履带在灰尘中隐约爆出了火花,但装甲车还在飞驰。

“咔,哗啦,”一个滚烫的弹壳随着枪栓被拉开而蹦出来。

“哗啦,咔,”另一发子弹被推进枪膛。

“砰!”又一团火花,车依旧没停。

“咔,哗啦,哗啦,咔,砰!”车还在跑。

“咔,哗啦,哗啦,咔,砰!”车越来越远。

“白痴、蠢货,你故意放他们的!”池上在一旁扯着嗓子吼,生怕别人不知道的样子。

杨锐没有理他,“咔,哗啦,哗啦,咔,砰!”火花再次溅起,而杨锐注意到一同飞溅出来的还有块不规则的金属物——是大半截履带板。

装甲车仍在逃跑,但没跑出几米,右侧的履带稀里哗啦从轮子上滑落下来——剩下的小半截履带板根本无法再承受住五吨多重的装甲车的重压,当它重新转到车轮下面时,被生生碾断了。没有了履带的保护,沉重的铁轮陷入了泥土中,装甲车停住了。

一直在空中跟踪的两架雏鹰马上围了上去,警戒地悬停——它们最轻的武器都足能把这辆车打烂,把里面的乘员撕成肉片,所以它们一直没敢轻举妄动。

猎狗的突击队员立刻警惕地端枪向它靠近。

装甲车的顶盖突然被打开,一个士兵伸出头,抓起了车顶的高机。

“砰!”杨锐的枪又响了,那个士兵的胸膛爆成一团血雾,脑袋飞离了身体;而他的下半截身体软软地滑回车内。

“砰!”又一声枪响,高机的枪膛被穿甲弹撕裂了——装甲车彻底失去了反击能力。

斯巴菲利带人一拥而上,拽开车前门,就是一顿扫射。重要人物是不会坐在前座的,这谁都清楚。费恩拉着一个闪震弹,把它像玩篮球时的打板入筐一样,扔在刚才打开的顶盖上,弹入车内。

“咣!”一声闷响从车里传出。随后便是里面的人的哭爹喊娘声。

莫宁和泰戈尔拉开车后门,确定里面的人都丧失抵抗能力后,便从冒着烟的车厢里拽出上面要的人,扔到地上就是一枪托,那家伙立马晕了过去。而雅凯和纳帕伊在车门后各站一角,防止跳弹伤到自己,然后就对着里面扫射。五秒钟后,车里面没了一点动静。

“送货车!”耳机里传来斯巴菲利的呼叫声。

“收到!”大鹏的驾驶员应道,拉起了飞机,飞到装甲车附近,落下。

突击队迅速地把俘虏扔到飞机上,然后悉数登机。突然而快速的奇袭让猎狗得以全身而退,除了四个突击队员被擦破了皮外,其他人连根毛都没少。

飞机再次拉起,与警戒的雏鹰编队飞离了燃烧的车队。所有人松了口气,只有杨锐还靠在仓口,端枪警惕地观察着下面——这时候要是冒出个没死的狙击手,或是飞出一枚火箭弹,那笑话可就闹大了。

突然,躺在机舱里的那个俘虏喊叫着挣扎起来;虽然他的手脚都被拷上了,但还是可以乱踢乱蹬。周围的几个人忙上来按住他。

“塞住他的嘴,别让他咬舌头自杀。”杨锐在舱口提醒。

斯巴菲利扯下自己的汗巾,一股脑按进那家伙的嘴里。也许是用力过大,那汗巾一下子被塞到了俘虏的嗓子眼。那股难受劲是个人就受不了,俘虏两腿挣扎着踢了出去,正好蹬在雅凯的肚子上;雅凯连连后退,撞在了坐在舱门口横椅上的池上;池上身体一躲,一手扶住雅凯,另一手寻找着维持平衡的支撑点;那手不偏不倚,正好按在舱口杨锐的身上。这冷不防的一推,让杨锐失去了重心,滚出了机舱。

“小孩!”舱里几个人同时惊呼。

“快把他拉上来!”斯巴菲利喊。下面的俘虏又想挣扎,少尉恼火地一拳凿在他的面门上,那家伙又晕菜了。

“他,他不见了。”池上扶住了舱门望了望下面,转过头回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