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次我真过足了枪瘾

majclh 收藏 56 40798
导读:[原创]那次我真过足了枪瘾


当了两年兵后,尤其是在教导队留任教练班长后,觉得打枪越来越不过瘾,打的枪种也少。平时训练就是打打56式冲锋枪、很少的打一下53式重机枪。但训练时的打枪,已经很难满足我们这些“枪油子”了。打56式只短点射,一个练习,最多也只打十几发子弹;重机枪也是短点射,不能长点或干脆连发;有时打着给学员校枪的名义去打枪,也不能打得太多。有时拉着队长去打手枪,总感觉这是游戏,不是打枪。我们有几个人,总是踅踅磨磨的想过过训练外的枪瘾。

经过较长时间的谋划,我和我的班副、队里射击教员、队列及82无和40火教员商量来一次轻重机枪的射击。用那时的话说,整点过瘾的。

我的班副苏建华,是我的老乡,好朋友。我是师教导队第三期的学员,他是第二期的学员,本来是早我一期的。但为了再次镀金,第四期开训后,他又来到教导队学习。队列教员严仕军和射击教员王少卿,都黑龙江人,两人同为77年兵,同为教导队第一期学员,我的班副第一次入队时任教练班长,我入队时已提任教员,两人既是老乡也是好朋友。我们四人年龄接近,爱好相同,胆子大小又差不多,没事总在一起扯扯。

一次我无意中说起来,我在连队是轻机枪手,他们都来了精神。要知道我们守备部队很少能接触到轻机枪的,我们全团只有特务连才有一挺轻机枪,教导队也不搞轻机枪的训练。严教员说:哎,咱们弄挺轻机枪玩玩呗?大家说行啊!但我赶紧声明,我可不行,团里离师里这么远(约25、公里,往返需一天),我抗个轻机枪坐火车,还不出事啊。你们教员打着教学研究的旗号,弄挺枪还不容易?最后决定把弄轻机枪的任务交给两个教员来完成。轻机枪弹好解决,教导队的有是子弹。

这个任务落实后,大家又觉得,干一回,光打轻机枪也不过瘾啊。干脆,连重机枪一起打,但和轻机枪相反,我们教导队队里就有重机枪,教学用的。但子弹比较少,不够我们“祸祸”的。我的班副是团机关军械库的保管员,我们把弄重机枪子弹的任务交给了他。命他星期五偷偷回团里,弄完子弹星期六回来,星期天我们干活。反正老苏在教导队已经学习过一期了,缺一天课没问题,队里也不会查的。

于是一个星期五,我把老苏放回了团里,他果然不负众望,搞回来两箱重机枪子弹。我记得重机枪子弹是500发一箱。轻机枪在哪搞的我也忘了.我们几个人连夜往弹链里压子弹,好象是重机枪装了两箱(每箱250发),轻机枪装了四、五个弹鼓(每个50发)。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难怪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说“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我们吃过下午饭(那里星期天都是两顿饭),乘着别人还在懒洋洋的消化星期天下午较好的伙食的时候,我们几人已偷偷的将轻重机枪拖到了靶场。靶场离我们非常的近,只有几十米远。原来我们教导队与师医院同住一个楼,到靶场要翻一座山,那年因为出了一次事(参见拙作《难忘的迎接军区首长的经历》),第二年师里就把我们挪到后来的地方。我们还象模象样的竖了两个靶子。

开始吧,面对上满子弹的机枪,谁还会冷静呢,这不是我们渴望的吗?怎么开始打的,谁先开始打的,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把重机枪的高低机锁住,把方向机松开,对着靶场尽头的土堆,狠狠地压下了击发板,横扫起来。枪身在巨烈的抖动,弹链在欢快的跳动,弹壳在空中飞扬。我透过机枪的防护钢板的瞄准窗,看到了300米前方的土堆,啊!真是过瘾啊,那个效果就象电影里的一样,稀松的土堆被子弹打得翻起土浪,一排排的。我想这要有敌人,一定一排排的倒下。

重机枪的战斗射速是每分钟300-350发, 250发一箱的子弹,感觉刹那间就打光了。这时听见密集的枪声后,学员们都来靶场看热闹了,我感觉不好。赶紧跑到轻机枪跟前,趴下(请注意,我没用卧倒这个军语,因为当时顾不上了),这时我看见队长远远的走来了,我赶紧对着靶子,一个长点射,把50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我感觉那次轻机枪打的非常好,后来匆匆忙忙的也不顾上看靶子,我觉得50发子弹至少能有70%能上靶.

队长来了(队长是48年入伍的老兵,对我们几个非常好,我们现在还有联系),说了句:干什么呐,都回去!我们的这次射击就结束了。尽管没尽兴,但是我觉得是过瘾了。









本文内容于 2007-6-4 18:19:14 被majclh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