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十七 侍 女 十七 侍 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十七 侍 女

武汉战役结束,其赭第一次来到汉阳兵工厂。汉阳兵工厂建于清末,是洋务派大臣张之洞一力组建,为中国近代军事工业之先驱。从目前情况看Z-1式步枪尚没有大规模生产条件,是以先试制82毫米迫击炮和阿尔孛特研制的机枪。其中机枪试制需要先冶炼优质合金钢。汉阳兵工厂历经几十年发展,工程技术人员颇多,其赭将枪炮部件分解到各个部门分别试制,自己掌握进度即可。

12月,国民政府迁都武汉,北伐战争已推进到河南境内。1927年3月何应钦率第1军占领上海,新枪炮的研制尚要等待时日,其赭决定先回上海和老家安化省亲。

从武汉乘船顺江南下,带着副官和一名侍卫,从八年前赴德国留学,如今也算是衣锦还乡。船到镇江靠岸,不知毛以升大哥是否回国,上岸一打听得知毛大哥已于两年前回国,现在浙江大学当教授。镇江离安化已不远,再上船行得半日便到了祖树店村。

祖父已年近八旬,见到其赭喜极而泣,抚摩着其赭的头说:“好孩子,我终于还能见到你一面”。问及其赭在哪做事,其赭回答在武汉兵工厂当工程师。在老家盘桓了几日,给祖父留了一些钱便去上海。

二叔已把二嫂和小侄子接到上海,在打浦桥一处弄堂里居住。见到其赭带了两个随从回来,知道其赭是有了身份。二嫂对其赭极是热情,非要其赭留在家中住不可,穿便衣的副官和侍卫便在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了。

第二天一早,二叔上班去了,二嫂买回了菜,正在给其赭做早饭,街对面的华老伯家的女儿梅妮便来找二嫂请教勾花的事,华老伯在街对面开了一家杂货铺,梅妮早年在浦东的一家教会女子学校上学,半年前才毕业回到华老伯身边。梅妮与二嫂甚投缘,两人关系异常密切。其赭刚从街上转了一圈回来与梅妮碰了正着。眼前这姑娘梳着又黑又亮的大辫子,一双似睁似眯的眼睛配上略微前出的嘴唇,自有一股动人心魄的韵味。其赭一时竟直楞楞的站在那里发呆起来,二嫂见其赭一见梅妮就这样,立时喜上心头,忙给梅妮介绍:“这是我家侄子其赭,刚从德国留学回来,在武汉当工程师”“这是华家梅妮”。梅妮微笑着主动向其赭伸出握手:“早就听二嫂说起过你,是上帝的意志把你从远方又送了回来”。这种教会式的语言其赭早年在教会学校时时常听见,事隔多年,此时听起来倍感亲切。握过了手,只觉梅妮的手柔嫩滑腻,那感觉从手心一直传到了心里。三人聊了一会,梅妮就回去了。待到梅妮一走,二嫂便对其赭说:“其赭,你看梅妮怎样?你也不小了,要是在乡下,你这么大,小人都满街跑了。”其赭未置可否。二嫂不依不饶:“梅妮又懂事,又贤惠,还有文化,长得也不丑。和你真是天生的一对。我以前就说啊,不知谁能那么有福气,能娶到梅妮,那真是修了大德,看来这福气要轮到我们朱家了”。听着二嫂滔滔不绝,其赭转过了头,“还不知道人家愿意不呢”。听着其赭有意,二嫂立时眉开眼笑:“没事体拉,我做媒准行”。

吃完了早饭,二嫂便到华老伯家去说媒,梅妮的老爸华老伯对二嫂说:“朱家二嫂,现在兴自由恋爱,他们可以先互相了解,谈婚论嫁的事以后再说”

自此两人便可以自由来往,梅妮毕竟受过西式教育,落落大方,但又不失东方女子的温柔体贴,难能可贵的是梅妮竟然对冶金、机械也略知一二,两人在一起时话题甚多。

匆匆间到上海已半月,其赭一直没机会见到蒋介石,何应钦也是在杭州时多,自己这个军械部长现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一日,前去打听的副官回来说军部突然增加了岗哨,看来是来重要人物了。其赭立即前往第一军军部,副官和侍从都是第一军军部出来的,熟人甚多,通禀之后,果然,蒋介石和何应钦都到了。其赭被带到了蒋介石的办公室,一见面,蒋介石热情的用江浙口音的官话对其赭嘘寒问暖,“你设计的新式武器在两湖战场大显神威,将来我军装备的改进,你可要多辛苦啦!”。其赭回答道:“总司令,我这个军械部长徒有虚名,即无人员又无经费,新式武器的制造还没有计划。”蒋介石安慰道:“不急嘛,现在局势很不稳定,一切尚需正规化之后再说。”他度了一圈回来说:“上海现在很乱,你暂时离开一下,我先拨给你二十万经费使用。”

其赭拿了二十万经费的支票离开了军部,回到打浦桥二叔家中,二嫂和梅妮都在。其赭说有事要回武汉了,二嫂忙问什么事情那么急,梅妮没吭声,低着头摆弄着小辫。

“工厂有事急着要走,最迟明天就得走。”

二嫂到街上买菜去,其赭默不作声的坐在梅妮身边。两人相处十余日,其赭已经觉得有一丝线把自己和梅妮连在了一起。

吃过了晚饭,其赭便去找梅妮,华老伯说她刚才去了圣依纳爵堂,其赭一听便向教堂跑去。圣依纳爵堂在徐家汇,是亚洲最大的***堂,其赭上教会学校时来过。来到教堂,里面传来神甫说教的声音,教徒们坐在那里聆听,梅妮正坐在前排,她把双手合在胸前,脸上一副虔诚的样子。其赭默不作声的坐在了她的身边和她一起聆听教义。“主啊,求你驱除我心中的黑暗,照亮我前面的光明”,说教结束,梅妮默默的祈祷。其赭没有和她说什么话,在回家的路上,两人的话也很少,就这样走回了打浦桥。

第二天,其赭收拾了行装,来到梅妮家门口,华老伯说梅妮一早就出去了,想来是不想和其赭告别,其赭只好带着副官和侍从到黄浦江边上船去了。二嫂在路上惋惜的说:“你要是多呆几天就好了,多好的姑娘,回武汉别忘了来信”。

船开了,码头上二嫂的身影越来越小,其赭正眯着眼望着,突然,二嫂的身边出现了那熟悉的窈窕的身影,那一缕黑辫子清晰的搭在月白色的上衣前,其赭心中一喜,扶着栏杆拼命的挥手,那身影也做出了挥手的回应,就这样一直挥着,直到看不见。

回到武汉一下船,便听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向共产党动手了,共杀了几千名共产党人和亲共人士,武汉这边一些反共分子也在叫喊分共,中国人之间的内乱令其赭感到很不舒服,不知道聂荣臻他们现在怎么样。汉阳兵工厂在新式武器的研制上也没有多大进展,迫击炮的炮身试制出来了,但炮身所使用的钢材质量不行,如若使用起来炸膛的话,那就等于是害了士兵了。炮弹还没有试制出来,工程师们说是缺乏资金。其赭先将蒋介石给的钱拿出五千用于炮弹的研制,瞬发引信的实验持续了两个月,这一日正在苦思冥想时,副官进来报告说华小姐来了。其赭出来一看,梅妮正站在门口,旁边放着只皮箱,那似睁似眯的眼神是那样熟悉,只是又黑又粗的大辫子被剪去换成了齐耳的短发。两人一见面,也没有多说话,禁不住相拥在了一起。

其赭从少年时起就出外,多年来一直自己照顾自己,现在其赭虽然身边有副官、侍卫,但照顾生活毕竟不如女人,梅妮的到来,使其赭终于生活有了妥当的安排。两人居住在一起,不几日自然便有了男女之事。

迫击炮炮弹最后总算完成了试制,但其赭对炮身的质量不满意,便没有定型。此时蒋介石已宣布下野,其赭这个蒋介石任命的军械部长连名分都没了,副官和侍卫是第一军的人,此时都急着回杭州找何应钦,其赭给了他们路费打发他们走了。

武器试制出来无人问津,自己遇到当年阿尔孛特一样的境地。不过新机枪的制造需要新的优质合金钢,武汉现有的铁矿冶炼不出合乎要求的钢材。

这天正在发愁间,住所的门被人敲响了,梅妮去开门,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此人戴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掖下夹着一堆东西,见到梅妮客气的点了一下头:“请问朱先生住这吗?”。其赭来到门前问道:“先生是找我吗?我是朱其赭,请进。”来人便进屋把掖下的东西放在桌上。来人叫徐克勤,是搞地质的。那堆东西中有一块矿石,徐克勤拿起矿石对其赭说,四川有个攀枝花的地方的铁矿含有多种金属元素,那里的铁矿也许能冶炼出优质的合金钢,这就是产自攀枝花的一块矿石标本。其赭一听大喜,连连向徐克勤道谢,徐克勤谦虚道:“我国各地资源丰富,只是国内连年军阀混战,很多埋藏的宝藏至今尚无人问津,如朱兄能够取而用之,造福于我国人民,也是我们搞地质的一大幸事。”

其赭要到四川攀枝花的地方去建钢厂,要求汉阳兵工厂拨付设备人员,几经交涉兵工厂同意拨付了一批设备给其赭。

带着二十多名熟练工人和一批小型的冶炼设备,带着梅妮,一艘汽船拖着两节拖船,其赭告别7月流火的武汉,逆江而上,去开辟一片冶金的新天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