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之典章 起航 第二章:第七舰队

梦未醒 收藏 2 8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0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094/[/size][/URL] 2175年七月中旬,北京西山,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席会议。解放军陆军总司令,一位白发苍苍的陆军元帅,看着坐在主席位置上凌子浔,不死心的问:“主席,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出路了,真的要解散陆军?要知道,共和国的最大屏障就是我们陆军呀,主席,我们不能这样,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不能没有陆军呀!”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94/




2175年七月中旬,北京西山,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席会议。解放军陆军总司令,一位白发苍苍的陆军元帅,看着坐在主席位置上凌子浔,不死心的问:“主席,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出路了,真的要解散陆军?要知道,共和国的最大屏障就是我们陆军呀,主席,我们不能这样,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不能没有陆军呀!”凌子浔看上去中等年纪,敏锐的眼神扫视着在座的将帅们,他缓慢而有力的说:“共和国陆军在人民解放军中的地位,我比谁都清楚,但是决定不能改,在地球的部队,除去加入联合国的第八十七集团军外,全部撤往其他各大星球,改为天军陆战部队。。。这个布局是前两任主席决定的,大家都是知道的,梁元帅,对不起,这个决定已经下了二十年,今年是全球禁军的最后一年,我们已经没有理由再拖下去了。。。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这次裁减陆军,只是把陆军划到了天军的构架里,并没有真正把陆军解散,改个名字嘛。。。大家还记得在1937年,红军改称八路军的事吗?我想,你们总不会连那个觉悟都没有吧!”梁子岩陆军元帅用手一拍沙发扶手,激动的说:“主席,我梁子岩从一名下等兵做起,历经四十年,各个级别和职务都干过,三年前,是您亲手把陆军元帅的证章发到我的手里,可是如今,陆军都没有了,还要我这个陆军元帅干什么?我看,我只好请求提前退休了。”联席会议上顿时沉默了下来。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躲到了乌云的后面,凉风一起,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下来。下午四点,刚刚开完联席会议的梁子岩陆军元帅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木犀地的中华英雄殿。这个于2230年开始建造的,有着明显复古风格的大殿里,供奉着已经去世的,曾经为国家和民族做过杰出贡献的人士,他们或坐或站的,形态各异白玉石塑像,在激光刻刀下,人物的毛孔甚至都清晰可见。整个大殿分为五大部分,主殿,古代英雄分殿,现代政治人物殿,现代军事人物殿,和其他人物殿。主殿里没有人,只是在正中间竖立着中国人民英雄纪念碑,自从大殿盖好起就从天安门广场移到这里,所以有的人也叫这里为英雄碑殿。梁子岩陆军元帅没有在主殿逗留,直接来到了旁边的军事人物分殿,在正面,二排十二位共和国元帅的塑像,左边是共和国的陆军元帅,右边是其他军种元帅,左面的人像显然比右边多出几个。


梁子岩陆军元帅把这里的人像看了一遍又一遍,曾经何时,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最为风光的,从建军到现在,陆军元帅居然比其他兵种加起来还要多几个。这还不算前面那十二位共和国级的元帅,他们中,仅仅有两位没有陆军的背景,邓占先元帅,从天军元帅上升上去的,对于这位废物利用,居然成功的使其他强国被封锁了一个世纪的强人,梁子岩心里是绝对佩服的。第十二位元帅是从海军元帅上升上去的闻正明元帅,他借天军封锁太空之利,一举把美国的主力舰队彻底的赶出了东亚。在梁子岩的心目中,这位铁血的将军绝对是有资格站在那里的。


想到这里,梁子岩心里像刀割一样,没有想到陆军的荣誉,陆军的称号就这样从自己的手里完结了。他满怀悲痛的看着这些神态各异的老前辈,眼睛开始湿润了。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悲愤的沉思中时,后面传来了一声:“老梁,我一猜,你就跑到这里来了,这么还那么难过吗?”梁子岩陆军元帅没有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老朋友,一个军队大院长大的海军元帅李凯的声音。


“老梁,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就是太认真了,连当兵都非要从下等兵当起;要不然,凭你的条件,怎么会是我们“总参大院三剑客”中最晚成为元帅的呢?。。。怎么你不高兴,你不高兴我也要说,你觉得委屈,我更委屈,你手下的兵只是换了个名字,而我的三大舰队要裁掉两个,剩下一个也要加入到联合国,海军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老李,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别绕弯子了。”


“呵呵,还是老伙计了解我。”李凯笑了起来,他说:“老实说把,陆军被裁,整个军部系统都要改,战略,陆,海军都从军部一级消失,军种司令部仅仅剩下的天军司令部,从结构上来说,其实天军司令部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听总参那边的意思是,天军军部也要裁,现在的九大部要变成七个,总参,总政,总后,总情不变,新增加星际陆基防御总指挥部,舰队司令部和星际特种作战部,也就是原来的天军被拆成了三份。我估计你有可能会在星际陆基防御总指挥部或星际特种作战部两个部长的位置中选一个。”说到这里李凯突然停住了话语。


梁子岩陆军元帅不解的问:“这关我什么事,这是军咨委(军政局势咨询委员会)应该考虑的事?”李凯神秘一笑,他说:“不一样,这里面大大的不一样呀?林总参谋长已经六十四了,明年必须退,如果你两个部门都不选,和中央耗一耗,大有可能接林总的班。如果你选定了一个就没有戏了,肯定是赵副参谋长扶正。另外,”李凯看了看周围,警卫都在十米外布岗,他压低声音说:“如果你去总参,两年内定有一场大战,那时你就有自己发挥能力的场地了,按别人划定的圈子打,那里有自己来的爽,老大,我知道你等这个实战的机会等了四十年,现在你挺一挺,最多两年,你就可以实现你的梦想,彻底的从‘和平鸽’的行列中走出来了。”


李凯的消息让梁子岩心里一动,做了四十多年的和平军人,能有一战的机会,这确实比什么都让梁子岩陆军元帅更为动心的事了,但是他仍然不动声色的问:“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李凯急忙辩解到,“你一散会就跑了,当然不知道了,我刚刚从听到老洪和主席在小声汇报这件事,老洪亲口说在冥卫六发现大储量高纯度超重氢,那可是我们翻遍太阳系在寻找的好东西呀。估计其他国家知道了,肯定要出事,而且看老洪的神情,事情轻不了,估计美国佬也很快察觉的。”


梁子岩心里反复的琢磨着这种可能性,如果成为星际陆基防御总指挥部或星际特种作战部的部长,恐怕和战争都无缘了,天军的原部长肯定不会把太空舰队司令部让出来,唯一可以指挥的部门大概就是总参。想到这里,梁子岩陆军元帅的心里也不由的忧郁起来。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下来,反问到:“老李,说实话,凭你?从一两句耳闻中,做出这样的判断?我不信!”


李凯嘿嘿一笑。说:“老梁,今天我服了,就是这样,你还能镇静下来。不错,实际是从老三那里听来的,张彬那个小子想到的,他是天军第一政委,什么情报都经手,冥卫六的事,他早知道了,总参到现在打什么主意,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吗?”梁子岩沉吟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说:“夸父号!难道是夸父号?”李凯笑咪咪的点了点,同时伸出了大拇指。


“夸父号”此时静静的停泊在“长城”站的最大的军用太空港上,作为中国最大的近地太空站,“长城”站的质量达到八十万吨,直径超过八公里,和不断进出港口的各种货运和客运飞船来说,这个比例如果一个大西瓜和一个黄豆的比例。可是当“夸父”号停进来的时候,“长城”就显得不那么大了。相当于“长城”站体积四分之一的夸父号,一下就把“长城”站东面的宽四公里军用停机泊位给填满,而且只能说是让“夸父”勉强进入。和夸父相比,曾经有宇宙第一太空母舰之称,而现在尾随在“夸父”后面的“卫精”号也仅仅是个婴儿而已。


由于“夸父”的到来,其他的军舰只好漂浮在不远的地方,靠穿梭交通艇来让军人们轮流进入“长城”站。对于给战友们带来的不便,“夸父”的舰长,今年三十八岁的少将,黄东明将军却没有一点觉悟,舰艇一靠上泊位,他就把联络,消毒,轮值的任务交给副手,也是他的老搭档常轩上校,他本人则立刻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始梳洗起来。洗澡,刮胡子,再整整齐齐的穿戴上天军黑色的高纯尼将军制服,这身经过服装专家设计,并严格按他身材制作的军服,使他显的格外的精神。在这身设计简练精美的制服,黄金色的纽扣,亮金的领徽,帽徽和黄色的绶带们合宜的组合在一起,让他自己也兴奋了的摆了几个造型,“恩,可惜袖口上仅有一道黄圈,不过已经有了点成功的丈夫兼威严整洁的父亲的样子!”他开始沉醉在和老婆及女儿见面的情景中了。


“明哥,别摆了,再怎么摆,你也身有所属,无法和我比了,”常轩上校好不容易完成了靠港的程序,来向舰长汇报,结果却发现陷入痴呆状态的黄东明,这个好友兼死党立刻抓住机会攻击道:“这身将军制服穿在你的身上,真是糟蹋了。如果在我身上,晚上到酒吧里,呵,呵。。”黄东明,看了他一眼,说:“你呀,不用羡慕我了,都三十五了,还在晃荡,我三十五时,小云都会走路了!”


两人互相吹了会牛,常轩说:“怎么搞的,我们才刚刚接手这艘战列舰,就跑过来参加成军典礼,参谋部的人不是得脑膜炎了吧,按规定至少要合练个一年半载,才能正式入伍呀!”黄东明想了想,他摇摇头说:“我也搞不懂,这第七舰队动用的基本都是新舰,除了“卫精”是经过正式的两年训练,准备正式进入天军的军舰外,其他两只,“贡工”和“祝融”,“贡工”是武备舰,“祝融”是武库舰,这两只舰都在训练中,还有一艘“龙女”综合补给舰还没有完工,就这样五艘舰居然要成立一个舰队?不要说和第一舰队比,就是和最小的第六舰队比,还不到三分之一。”


常轩托着下巴,邹着眉说:“会不会是上面在挖坑,又有什么人物被“贬”下凡尘了呢?”黄东明眨了眨眼睛,说:“谁知道呢?我去看老婆和女儿去了。晚上来一起吃饭吧?”常轩坏笑到:“怎么,不怕我打扰你们的好事吗?”黄东明一翻白眼,伸出食指,说:“我鄙视你!”常轩怪叫到:“喂!注意形象,我的将军阁下!”两人一边笑着,一边离开了舰长室。


刚刚通过了专用通道,黄东明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在招手的老婆兰荫和女儿小云,他压住内心的兴奋,一边挥手,一边沉稳的走了过去,毕竟周围有无数的属下,而在他们眼里,自己年纪轻轻便跨过了将军的行列,实属少壮派的代表人物,连常轩的上校都是属于罕见的特例,更不用提他了。所以在公众场合,黄东明总是要摆出一付沉稳的样子。


兰荫可不管那么多,看到老公穿着一身合体的将军服,她心花怒放,觉得这一年来的分别总算是有了个回报,老公出去时是上校,回来时,居然跨过了这个门槛,成为了将军,想到自己也是个将军夫人时,兰荫就陶醉起来。一家三口抱在了一起时,兰荫仍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幸福的时光是飞快的,三人来到“长城”站的旅馆时,兰荫才从半梦中完全清醒过来,她仔仔细细的大量了一遍老公,询问到:“东明,你这次从上校跨到将军,现在大概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将军了吧!”黄东明想了想,故做沉稳说:“老婆,我算不了什么了,扬文升战略兵元帅时,才三十四岁,林彪升共和国元帅时,才四十六岁,我差远了。解放军历史上,强人辈出,我是比不了呀!”兰荫自然听的出黄东明口气中流露出的自豪,她笑骂了一声,说:“哼,还想和他们两位老人家比,夸你两句,就翘尾巴了吧!”小云在一边,也认真的对爸爸说:“爸爸,老师说,人要谦虚,不要骄傲,才是个好孩子。”黄东明夫妇一听,楞了一下,紧接着都笑了起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