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愤怒!我就是“老头与小姐在公园交易”的老头!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37 24812

我是一名老中医,中华人民共和国2007年某月某日,就是我在公园遇到被你们称作“小姐”的女病人的那一天,我独在草地上徘徊,派发小广告,遇见了她,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有治疗乳腺炎的祖传秘方吗?”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说实话吧;我经常在收音机里听到先生做的节目,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您老就行行好,替我摸摸乳、检查一下吧!”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做的节目,因为内容很赤裸,所以听过的人基本上都印象很深。我也早觉得有做一点好人好事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学雷锋毫不相干,但在于我,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我于是伸手给女病人检查了一下乳房,当时,却只能如此而已。可就在那一刻,我的手触摸到了一个硬块!肿瘤!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女病人的肿瘤,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一些网友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口袋里面额最大的钞票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女病人的医疗费,奉献于她的面前。



真的老头,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帖子。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论坛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炒作的题材和微漠的色情。在这淡黄的色情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把钱递给她,她感动得昏迷窒息了,身子摇摇欲坠。开始,我对于这个情况,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她竟会感动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女病人,更何至于无端在公园里窒息呢?

然而立即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脉搏。我连忙抱住她,来不及放倒就开始了人工呼吸!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我是在找小姐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有的网友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病人竟是如此的容易被感动。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老头,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澄清公园里发生的一切!(做人要厚道,本文系转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