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十七节 下山虎汤恩伯登场

北宋杨六郎 收藏 11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在大展拳脚之前,我先要处理一件事情,因为昨天晚上有几个家伙在营区边的酒馆里面喝酒,邻桌的客人嫌他们点的酒菜太寒酸了,就出言讥讽他们,还把自己吃剩的山珍海味都端到了他们面前,结果和我的人打了起来,那帮家伙是当地的地痞流氓,我的人势单力弱,叫人给打了,便有人回来照我搬救兵,没想到遇到了腾超,这家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在大展拳脚之前,我先要处理一件事情,因为昨天晚上有几个家伙在营区边的酒馆里面喝酒,邻桌的客人嫌他们点的酒菜太寒酸了,就出言讥讽他们,还把自己吃剩的山珍海味都端到了他们面前,结果和我的人打了起来,那帮家伙是当地的地痞流氓,我的人势单力弱,叫人给打了,便有人回来照我搬救兵,没想到遇到了腾超,这家伙平时最恨的就是这些地痞流氓,带领警卫连冲了出来,把这群地痞流氓打得个个进了医院,最后打得兴起,连酒馆也给人家砸了,徐州卫戍司令部的宪兵赶来,一问情况,把这些断胳膊断腿的家伙统统以违反宵禁罪全部抓了起来,带队的长官听说他们嫌当兵的酒菜寒酸了,当即表示一定要叫他们在号子里过过寒酸瘾。我听说了以后,叫青琳带了50块大洋赔给了老板,这才算了事。

回来以后,我把全团集合了起来,我瞅着腾超,这家伙也心虚的瞧着我,全团人的焦点都集中了我和腾超的身上,其余的几个团级军官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不好多嘴。我盯的这小子直发毛,最后我拍着他的肩膀:“好小子,到底没有给咱们当兵的丢份。”这小子得意洋洋的把胸脯挺的老高,我刷的就把脸沉下来了,腾超就知道不好了,果然我转过身面对全团官兵宣布:“腾超目无军纪,擅自带领警卫连与地方人员私斗,影响恶劣,为了严肃军纪,为了不让大家再犯错误,警卫连和腾超全部三天禁闭,解散。”好嘛,以前都是他们关押别人禁闭,这次把自己关了进去。

当晚,我就接到了卫戍司令部的电话,通知我和王洪先第二天下午一点到卫戍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我们明白,看来是用我们的时刻到了,我告诉青琳,我和王参谋长明天去司令部开会,有什么紧急公文,等我回来再说。

第二天,我们乘坐那辆德国8轮装甲指挥车赶往徐州,一路上可拉风了,这种先进而且显眼的指挥车当时中国也就3辆,委员长1辆,汪精卫1辆,再就是我1辆了,其余的战区长官和什么上将、中将的干眼馋,没有办法。我们一路疾驶,准时到达了卫戍司令部,这里的气氛果然十分紧张,一进徐州城,我就发现多数的市民宅门都贴上了封条,这说明司令部已经吸取了南京的教训,及时疏导了大量的市民到达后方。

在登记了我们的名字后,我们走进了徐州卫戍司令部,来到了的宽敞会议室,尽管这里没有南京和武汉的会议室富丽堂皇,但也是布置的别具一格,鲜红的地毯覆盖了整间会议室,红木的巨大长方形会议桌旁摆放着一圈同样用红木制作的方凳,会议室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型地图,徐州的位置赫然在最醒目的地方,红蓝箭头纵横交错,一个个弧形和圆形的图案点缀在中间,地图的正上方写着:徐州会战战况图。委员长的一幅半身高照片悬挂在最中央。两旁的墙脚还摆放了一些花花草草。在两侧的橱柜中摆放着一些洋酒、白酒及糖果点心,供会议时间过长时垫饥用的。

前来参加会议的高级军官和副官全都站在门口三三两两的讨论着当前的战局和发展,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和看法,对于别人的提议都嗤之以鼻。我和王洪先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轰动,一来,我不认识这些高级军官,二来,他们多是些桂系和地方系统的军官,中央军的高级将领又自持身份高贵,不肯拉下架子和我们这两个校级军官交谈。

“李长官、白长官到。”楼梯口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立刻大家都停止了交谈,把目光对准了楼梯口,站在门口的军官都主动让出了一条通道,李宗仁和白崇禧并肩而行,边走边向和他们打招呼的军官点头示意,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李宗仁的目光亲切,白崇禧的则是隐藏了更多的意思,显然他还记得我和青琳的事情。

我们按照次序坐下,桂系和地方系统的军官坐在左侧,我们坐在右侧,而因为我和王洪先官职最低,坐在了最后的位置上,几乎到了门边上。白崇禧几步走到地图面前:“孙司令,请你先过来汇报一下台儿庄的战况。”孙连仲急忙站了起来,走到了地图前,拿起了指挥棒,指着地图说道:“目前,日军第10师团已经在坦克、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攻到了台儿庄的城下,按照我的预计,明天清晨,我军在台儿庄外围的防线就会被攻破,我第2集团军会转入城内展开巷战,同时,我部署在台儿庄左右两翼的27师和30师伤亡较大,现已撤过运河,沿河岸布防,阻击日军渡河,我集团军和城内的31师还可以凭借运河上的3座浮桥保持联系,补充弹药和抢运伤员,日机出动60架次轰炸浮桥,均被李广联队的飞机击退,保护了我浮桥的安全。如果日军突入城中,但凭我第2集团军的力量,还可以支持3-5天,白天失去的阵地,我们可以组织夜袭夺回来,因此,希望司令长官早下决心,用雷霆手段扭转我第2集团军的危险态势。”孙连仲坐回了原处,喝了口茶看着白崇禧。

白崇禧拿起了指挥棒,指着台儿庄说道:“大家请看,现在的态势是,矶谷师团大部已经到了台儿庄附近,加强的第5师团1个旅团也到达了台儿庄东南的位置,已经开始试探性的渡河,27师报告已经击退渡河日军,毙伤500人。那现在的态势很清楚了,日军第10师团和第5师团已经深深的陷在了台儿庄拔不出腿来,而我军汤恩伯军团4个师此刻正好在矶谷师团的北侧,如果孙司令的第2集团军可以在台儿庄阻击日军5-7天,汤恩伯军团正好可以打击在矶谷师团的右肋,即便打不死矶谷,也可以打它个半死,那徐州的形势就可以缓和一下了,目前的关键就是孙司令的部队还能不能守上5-7天。”不光是李宗仁,其余的将领都盯住了孙连仲,孙连仲站了起来:“白长官,说实话,我第2集团军不是孬种,让我们再坚守5天已经非常困难了,我集团军的反坦克火炮就剩下了2门,而日军坦克还有至少130辆,虽然巷战可以减少坦克对我们的威胁,但是日军的步兵火力也远远在我军之上,我军坚持3天没有问题,坚持5天比较困难,但那样就估计要损失第2集团军7成以上的力量,万一坚守不住台儿庄,而汤军团又无法及时赶到,徐州就门户大开了。”

李宗仁沉思了片刻:“我再给你一个师,把王平的39师调给你,再给你5门反坦克炮,这总可以了吧。”我听到了父亲的名字,心中一阵激动。孙连仲坚决的说道:“如果把39师给我,我保证可以坚守7天。”白崇禧立刻在地图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好,如果这样,我们就可以在4月3日发起反攻。”白崇禧喊道:“王辉。”我站了起来,室内的焦点又集中到了我的身上,“你的装甲团将作为开路先锋,在日军的战线上撕开一条口子,开辟道路。”我大声回答:“明白,保证完成任务。”李宗仁示意我坐下。白崇禧喊道:“汤恩伯。”一位身穿崭新军服的年轻军官站了起来,看其脸上的骄横气焰,我就猜到这个准保就是号称中央军三虎之三的下山虎汤恩伯,其余二虎是笑面虎戴笠,白眉虎胡宗南;听闻戴笠玩够了2个手下的女特务,送给了拜把子兄弟汤恩伯和胡宗南做了老婆,可见这些人关系好到了什么地步。平日三虎自恃自己是天子门生,手底下部队装备精良,见谁都是矮看一头,眼里只有委员长,别人谁也不放到眼里,各战区长官要是何应钦,顾祝同,陈诚这样的中央系老上级他们还给三分薄面,若是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这样的地方军阀,他们就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战区长官根本调动不了他们。但这次第5战区就属汤恩伯的部队装备最精良,位置最合适了,李宗仁只好使用他们来对矶谷师团进行侧面痛击了。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