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十六节 第10师团vs第2集团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双方的士兵都杀红了眼,矶谷廉介惊讶于川军的顽强,区区不到万人的部队,缺少坦克,大炮和飞机的支援,居然可以把他无敌的第10师团阻挡了2天2夜,并且让他的部队损失了1000多人,这是开战以来第10师团遭受到的最大伤亡,矶谷廉介遭到了方面军指挥官的严厉训斥,矶谷也决定今天投入全部的进攻力量,把滕县碾成齑粉。

“师团长阁下,我认为我们中了中国军队的里外夹击之计,城内的中国守军由于可以从城南获得必需的弹药和食物补给,甚至还可以得到少量的兵员补充,所以我军虽然发动了强攻,但是效果不佳。”参谋长多田骏少将说道。

矶谷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了地图许久,命令:“38联队配属全部的坦克进攻124师阵地,务求全歼或者驱逐124师,视情况发展从南面围攻滕县守军,集中炮火于城墙,轰出战术通道,掩护步兵进入城中。”多田骏同意了矶谷的计划,和高级参谋高木一起迅速制定了作战方案。

日军以80多辆坦克为先锋,进攻124师阵地,124师没有反坦克炮,在日军空中地点优势兵力的打击上伤亡过半,军长忍痛弃滕县而走,撤到了鲁桥附近,依托微山湖背水一战。122师被彻底的孤立了。李宗仁见到滕县危急,急忙调集了第二集团军的部队布防台儿庄,命令122师迅速撤退,但是为时已晚,日军已经全面包围了122师,122师的最后时刻到了。

无数的炮弹在空中吹着死神的哨子飞进了滕县,日军肆无忌惮的用山炮,坦克炮和反坦克炮轰击着滕县高大坚固的城墙,滕县犹如一个身披铁甲的古代战士,毫不畏惧的抗击着飞来的炮弹,终于,大片大片的城墙开始了坍塌,王铭章亲自站在废墟上督战,中国守军宁死不降,用最后的子弹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雅田武男终于登上了滕县的城墙,他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国将军在坍塌的城墙废墟中,指挥战斗,喊了一声,端着刺刀冲了上去,那个中国将军突然用威严的目光瞪着雅田,雅田不由自主的站住了,不敢向前,其身后的几名日军一起开枪射击,王铭章将军身中数弹,当场殉国。

孙老吉率领不足半个排的将士们冲杀了过来,一场肉搏战,击退了雅田等日军,抢回了王铭章将军的遗体,日军坦克突然开炮,将士们多数中弹阵亡,孙老吉奄奄一息。孙二牛趴到父亲嘴边,孙老吉吩咐二牛把王师长的遗体带走,气绝身亡,孙二牛含泪扛着王铭章将军的遗体出城而去,后和友军相遇,军事委员会这才知道122师的血战。

城破,日军入城后疯狂屠杀我守城伤员,孙大牛等300名伤员互相拉响了手中的手榴弹,以身殉国,其壮举惊呆了田中联队长,田中联队长久久的站在殉国的中国将士尸体前,没有说话。

王铭章将军的遗体被运回了徐州,各界隆重举行了公祭仪式,委员长赠送了“民族光荣”的牌匾,共产党***赠送了一幅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委员会宣布授予122师“郭子仪”称号,重建122师。

孙二牛被调进了特种兵大队,我趁这个机会把宋晓鹏的特种兵大队和我的特种兵大队合并到了一起,由宋晓鹏任队长,腾超任副队长,自此中国未来的特种兵正副司令员算是碰到了一起。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看到未来的机会,我会震惊的发现,仅仅现在,在我的手底下就已经有了2名特种兵司令(宋晓鹏、腾超),1名空降军司令(王洪先),2名坦克集团军司令(李健、刘永波),2名情报局局长(庄海龙、朴正日),1名国防科研发展部部长(黄洁),1名后勤保障部长(孔青琳)以及以十为计算单位的军长、师长(孙二牛等)。

占领滕县以后,矶谷师团发现自己在滕县这个弹丸之地消耗了接近半数的炮弹,坦克也多数有大小不同的零部件磨损,为了补充弹药和粮饷,矶谷师团在滕县停留了一个星期之多,其在此期间仅仅向台儿庄方向派出了数支侦察部队。为了加快进攻徐州的进度,华北方面军又给矶谷师团加强了1个旅团的兵力和30辆坦克,以及一个炮兵联队,使矶谷师团的兵员达到了4万多人,坦克140辆,75毫米以上火炮180门,迫击炮和掷弹筒600门之多,专门负责支援矶谷师团的飞机就达60架。

李宗仁把力量最强的孙连仲第2集团军配置在了徐州,由驻商丘的李广联队负责掩护作战,李广联队代理联队长郭成海少校,现有“枭龙”量产型战斗机10架,苏联战斗机11架,飞行员31人。孙连仲的第2集团军下辖: 30军:田镇南 30师:陈金照 31师:池峰城

42军:冯安邦 27师:黄樵松; 独立44旅:吴鹏举;集团军直辖:110师:张 轸。兵力为5万多人,部队多轻武器,少重武器,各种火炮仅60门,反坦克炮6门。

这次李宗仁也是下了血本了,把整整一个集团军全部配属到了台儿庄这个支撑要点上,本来日军这次南北夹击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首先板垣师团在临沂城下遭到了重创,后来矶谷师团围攻小小的滕县不下,造成了中国军队准确的判断出了日军主攻方向,日军先机已失,挥出的重拳落空,接下来只好等待中国军队出招了,如果板垣师团和矶谷师团能够充分发挥快速机动的特点,绕开坚城推进,徐州会战的结局虽然还是不会更改,但是过程会大不一样。

孙连仲的第2集团军利用有限的时间抢修工事,加固城防,士兵们把台儿庄的每一座房屋都变成了一个堡垒,他们发誓如果台儿庄不保,决不独生。第2集团军把所有的火炮集中使用,在京杭大运河台儿庄段构筑了隐秘的炮兵阵地,这个阵地以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仅有的几门反坦克炮被加强到了城里,一开始,孙连仲就立下了利用巷战限制日军飞机火炮和坦克优势的战术策略。池峰城的31师奉命在城内防守,陈金照的30师在台儿庄左面布防,冯安邦的27师在右面布防,110师和44旅作为集团军预备队。

对于日军的进攻计划,李宗仁有着充分的估计,此次台儿庄一失,不但前功尽弃,士气、民气受到巨大的挫伤,国内恐日病大涨,而且给日后的战略转移带来难以想象的损失,他命令汤恩伯的20军团让开台儿庄正面,等矶谷师团深陷台儿庄后,由汤恩伯军团从矶谷师团的背后出击,里应外合,一举消灭矶谷师团。

3月24日,矾谷先头部队冲到台儿庄北泥沟车站,徐州城内已炮声可闻,台儿庄会战的战幕正式拉开,我“后羿”装甲团也终于可以在组军之后大战拳脚,名震中外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