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四)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南京被占领后,日军渐渐南下进占领土。一九三八年初,郑武国的家乡兴国县也被日军占领。他们让一个汉奸做了县长,又成立一个所谓的“防共缉察队”,以剿拿共匪为名,杀了好多平民百姓。一时间,全县血流成河,民心慌乱,纷纷举家带口逃难,整个县城一时空空如也。日军和汉奸又洗劫了城中的一些富户,奸淫掳掠,兴国简直成了地狱。

或许因为陈惜俊是县城乃至整个南方都声名显赫的大资本家,日军想利用他的声名来干什么。因此,日军一时并未对陈府有所动作。但是日军身边的汉奸走狗可不想放了他这块大肥肉。

这日,两个衣着光鲜的中国人带着一队伪军士兵敲开了陈府大门。

家人忙入内通报。郑武国正在书房里写着,恰好陈惜俊也在这陪他聊天,两人3便一起走了出来。

来到院内,早见一个人毫不客气地自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中间了,他面前有二十名士兵,站成两排,手持步枪。在他的旁边弯着一个点头哈腰的老头,须发微白。

郑武国知道陈惜俊少见过这种场面,怕他应付不过来,遂低声跟陈惜俊道:“大哥,你不要过去,我来!”陈惜俊于是神色不安地看他走过去,其他几个家人都吓得躲起来。

郑武国走到近前,冲着椅上那人一抱拳,冷静地道:“阁下有何贵干?”坐在椅子上那个人原是侧着脸,一副狂妄的样子。听见有人问话,就转过脸来,也是一抱拳却狞笑道:“老相识,别来无恙?”旁边那老头也点头媚笑地附和着。郑武国见了一愣,马上想起了两个小人。

这两个小人是谁呢?原来,坐在椅子上那个叫邱忠信,旁边那个叫付安生。这么一说,各位记起来了吧?。付安生当年将郑武国排挤走后,他重新成为袁奎仁眼前的红人,而邱忠信看到这一点,就极力巴结他。终于他也受宠于袁奎仁。之后袁奎仁受封于国民党。付安生和邱忠信都过惯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发的一点军饷根本不够花,于是他们对袁奎仁心生不满。而袁奎仁却还算条汉子,他向来鄙视、憎恨日本人,认为堂堂中华大国岂能被矮小的倭奴征服。因此,他经常发表抗日言论。“七。七”事变后,他主动袭击日军,日军非常恼恨他。这些被邱忠信和付安生看在眼里,他们喜不自禁,觉得自己要时来运转了。这两人本就是一丘之貉,当下一拍即合,便一起策划了一个阴谋,趁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突然绑了袁奎仁星夜送给了日军。他们这种行径当然颇得日军赏识。而袁奎仁之后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这两个汉奸走狗跟着日军一路征战下来,占领了兴国,日军就让邱忠信做了县长,付安生为“防共缉察队”队长兼日语翻译。做了有日本人撑腰的官,不再受制于人他们当然就为所欲为了,城中其他富户已都洗劫过去,他们就把目光投向了最为富有的陈惜俊。方才他们去到陈府,陈惜俊不在,便逼问一个家人,之后就找到了别墅这里。

片刻之后,郑武国又对着邱忠信一抱拳,脸上无不揶揄地道:“原来新上任的县太爷就是你。失敬、失敬!”那两个老家伙却恬不知耻地面露得意的神情。见此,郑武国就跨过一步靠近他们,压低声音但语气尖锐地道:“还有,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我平生还没见过像你们这么老的汉奸呢!”

“你——蓦地,那两个老汉奸瞪大了眼睛,看样子是恼羞成怒了。但奸人的心术真是常人所难理解的,他们几乎同时换成一张奸笑的脸,付安生道:”这个你管不着。你先担心担心自己吧!“郑武国怒问道:“你想干什么?”付安生收起笑容大声道:“奉皇军命,我们前来搜查陈府看是否窝藏有共匪!”“这儿没有什么共匪!”“既然没有,就交上一笔保证金以示清白!”郑武国终于明白这两条老狗是想敲竹杠,而且方才能为此忍怒不发,实在是当汉奸的料。郑武国怒道:“不交又如何?”付安生逼过来道:“不交可以。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当年你在东北组织一班庄稼孙对抗皇军,虽然过去了好几年,皇军可没把你忘了。还有,你的老友、陈惜俊大老板向共军捐献米面、钱款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郑武国本不想理会他,日本人要抓他就抓去吧。可后两句话牵涉到陈惜俊,这该如何应对呢?正在犹豫不决时,后面的陈惜俊走上前来。

陈惜俊其实从一出来见到那班人开始,心中就大致明白了他们来的目的,只是他经常在报上看到日军如何凶残,因此心里确实有些害怕,就站在后面听着。刚才他听出来了,他们果如他所料是想借机敲诈,他便壮胆上前来。

陈惜俊来到跟前对付安生道:“长官,我愿交上一笔保证金以证明我家并无共匪。请问,须交多少?”付安生诡异地笑道:“这个嘛,自然是交得越多越能证明你家没有问题了。”陈惜俊忙从内衣袋里掏出自来水笔和支票本,签了一张支票后给了付安生,付安生接过一看,立刻眉开眼笑。他讨好地将支票捧给了邱忠信。邱忠信看后对陈惜俊道:“叨扰了!”然后对着那些士兵一挥手道:“走!”就和付安生向院外扬长而去。

待两个汉奸走后,郑武国急问道:“大哥,你给了他们多少钱?”“一万。”“干吗给那么多?”陈惜俊叹道:“给少了他们肯走吗?唉,像这种不要脸的人,我们惹不起啊!”郑武国道:“如果他们贪得无厌,隔个十天半月来要一次,该怎么办呢?”陈惜俊无奈地道:“能怎么办呢?但愿我军早日打败日本人,我们才得安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