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惊人消息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这一切都是花筱莹为他精心布下的陷阱,她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原因,绝不是只为了要逼他娶她和得到宝藏这么简单。 花筱莹在此举办美人大会,所邀请来的客人中,有几位明显是官府中人,靠近门口的那三位则像武林中某个帮派的首领,其他人看上去也都是有钱有势之人。 在这之前,他一直认为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这一切都是花筱莹为他精心布下的陷阱,她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原因,绝不是只为了要逼他娶她和得到宝藏这么简单。

花筱莹在此举办美人大会,所邀请来的客人中,有几位明显是官府中人,靠近门口的那三位则像武林中某个帮派的首领,其他人看上去也都是有钱有势之人。

在这之前,他一直认为争夺宝藏实力最强的敌手是大国皇上与丰蜀国的东方印德,但现在看来,花筱莹的势力远比他想像中强大得多。

皇上控制着司马藤壶和九龙人,东方印德也早已撒开无形的网,密切注视着他们的动向。而花筱莹还能安然地举办如此盛大的宴会,可见以前自己是低估了她的实力。

第五长醉不禁紧锁眉头,真正的危险旅程才刚刚开始。

还有隐玉的师父赫子修,清幽草堂为何被焚?赫子修究竟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他此时会在哪里?

第五长醉重重地叹了口气,与他关系最密切的三个人,此时都在这里,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救出他们。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人影一闪而逝,隐没在花树丛中。

他立即足尖点地,飞身掠过去。

花树丛里有座假山,第五长醉飘身落在假山前,轻声道:“绿罗姑娘。”

果然,假山后走出绿罗,袅袅婷婷如一束百合。

第五长醉微微一笑,温和地道:“谢谢你告诉我隐玉在这儿。”

绿罗忽然面颊绯红,垂着头,轻声道:“第五公子,你能不能现在就离开,这里很危险。”

“我知道危险,但我不能离开。”

绿罗咬了咬嘴唇,道:“其实我也知道你不会离开的,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她忽然勇敢地扬起脸看着他的眼睛,“找到宝藏真那么重要吗?”

第五长醉凝视着她,道:“找到宝藏对我不重要。”

“那……就是隐玉对你很重要。”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几个字几乎还没滑出唇边便已消失。

第五长醉沉默片刻,轻轻嗯了一声,道:“东方珊瑚也在这里,她是我妹妹,还有我朋友吉福马。”

“吉公子他……”绿罗一听见吉福马的名字,突然像想起什么急忙脱口而出,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从游廊那边传来叶亦浓的声音:“第五兄……”

绿罗慌忙道:“第五公子,我得走了。”

第五长醉笑了笑,轻声道:“谢谢你。”

绿罗很不自然地一笑,快速转过假山,悄悄隐没在花丛深处。

第五长醉在原地站了片刻,之后走回游廊,只见叶亦浓正背负着双手面带微笑地站在游廊下。

他看上去很年轻,身材修长挺拔,皮肤白净细腻,脸庞俊朗有形。他给人的印象时而幼稚,时而成熟,总之全身上下无不露出富贵奢华之气。

第五长醉走到他面前,目光停在他腰间佩戴的镶有宝石的长剑上。

叶亦浓笑道:“第五兄从来不带刀剑之类的武器吗?”

第五长醉抬眼凝视着他,也笑道:“我惟一拥有的东西,就是这只喝酒的葫芦。”他将右手放在葫芦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动作轻柔得好像正在抚摸情人柔滑的肌肤。

叶亦浓忽然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这里的空气真香。”

“至少比大殿里香。”

“大殿里的美人香哪能比得上这里的绿罗香。”叶亦浓冲他眨眨眼,一抬手便揪下一片从游廊顶垂下的绿罗叶子,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第五长醉笑了笑,并没答话。

这本来也不需要回答。

叶亦浓两根手指捻转着绿罗叶子,笑道:“我实在懒得看大殿里那些人,尤其是刘刀疤,一见他就烦。”

第五长醉笑道:“刘刀疤的刀疤幸好没在脸上。”

叶亦浓一听,忽然大笑起来,道:“那条刀疤若是在脸上,恐怕这世上最丑的人就是他了。”

他将绿罗叶子扔在一边,顺着游廊和第五长醉缓缓朝大殿方向走。

叶亦浓忽然转过脸盯着第五长醉,道:“第五兄可知他的刀疤在什么地方?”

第五长醉淡淡地道:“在胸前,而且很长。”

“好眼力。”叶亦浓忍不住赞道,“第五兄是怎么看出来的?”

“胸前受过重伤,由于疼痛脊背往往不会挺得太直,久而久之上身就会微微向前弯曲。”

“如果他是驼背呢?”

“叶兄看他像是驼背吗?”

“确实不像。”

“他有个习惯性的动作,总是无意间抚摸自己的前胸。”第五长醉忽然满脸堆笑,“所以我猜伤疤在胸上。”

叶亦浓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地亮光,道:“他活该,那一刀本应结果了他的。”

“但他却没有死,金钟罩铁布衫能让人一刀见血,可见伤他之人不是绝顶高手,就是他毫无防范之人。”

“哦?你认得他?”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刘加谷,我早该认出的。”

“刘刀疤在此居住至少已有十年,没想到竟还有人认得出来,可见他当年名头很响。”

第五长醉却叹了口气,喃喃道:“越来越不易。”

叶亦浓盯着他,问道:“什么不易?”

第五长醉苦笑道:“做什么事都不易。”

“第五兄是担心花夫人发现绿罗给你的纸条?”

“叶兄高人。”

叶亦浓朗声大笑道:“第五兄深受欢迎啊,不像兄弟我要想抱得美人归,就得花出去大把银子,还不知道人家是不是真心愿意跟我。”

第五长醉一边苦笑,一边摇头道:“只可惜,喜欢我的人一旦不能控制我,便设下圈套来让我钻。”

“花夫人和胡蝶儿?”

第五长醉凝视他良久,才缓缓道:“在下愚钝,竟没想到叶兄所知甚多。”

叶亦浓笑道:“这不是什么秘密,江湖中人都知道花筱莹非你师父不嫁,但她终没能遂愿,现在她又盯上你了。”

第五长醉不禁叹息道:“她对我师父的这份痴情,也足以感天动地,只可惜我师父另有所爱。”

“第五兄也另有所爱,看来花夫人终将孤寡一生了。”叶亦浓似乎兴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第五长醉却丝毫没有笑意,此时他的心情沉重得如有一块磐石压在胸口,花筱莹最终会使用何种方法逼迫他答应她的条件?自己要如何才能救出隐玉和东方珊瑚?

叶亦浓见第五长醉沉默不语,便改变话题道:“第五兄,我们到大殿后面的花园里看看,没准会有意外收获。”

第五长醉也正有此意,便点头同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