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巴格达 第二部风生水起 第二十五章死亡的约会(二)

tdxs6916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尼特心情有点儿沉重。

长官的态度不十分乐观,他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形势很严峻。他严肃地命令每名队员身上只带三天的食物和水,扔掉一切不必要的东西。

五名海豹队员集中到一起,整装待发。尼特一挥手,大家向着希贾拉沙漠更深处出发了。

虽然沿途可还可以看到一两株仙人掌和小植被,但大家明显地感觉到眼前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天色已经蒙蒙透出亮光,喜欢昼伏夜出的小动物们也不多见了。脚下的沙子松软而且流动性很强,一夜暴风的肆虐在大地上留下了难以抹灭的印记。

伊拉克南部的天空真是好看,晨曦的亮光中,一洗碧蓝的天空将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抛得很远很远。极目四望,远处的天空与黄沙连成一片。此时,大家的心情无比宁静。至少现在,他们是安全的。

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在大自然里行走,就像一尾鱼无依无靠地在水里游。他们忘记了任务、使命与杀戮,此时,他们就是天地间的一个孩子。

太阳出来了,尼特知道,只要太阳一出来,沙漠里的一切景象都会改变。所以,他迅速向队员们下达了命令:“大家加快速度,一定要在中午之前赶到五十公里外的这个位置!”

说着,他指了指GPS上的一个红点说。按尼特的计划,他们必须在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停下来休息。沙漠里的动物都有昼伏夜出的习惯,他们也要这样。

五十公里的路程对海豹队员们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脚下松软的沙地似乎故意跟他们过不去。一脚踩下去,软绵绵的,沙地上没有反作用力,所以,从地上拔起脚要比在硬实地面上行军多浪费一半上以的体力。大家都感觉有点儿痛苦不堪。

“我们定要趁着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全速前进!如果你们不想在太阳的暴晒下行军的话,现在就给我加快速度!中午以前,我们必须走完五十公里,日落之后,再走八十公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按计划到达目的地!”尼特不时地向队员们打着气。

慢慢地,沙漠里的温度升上来了。走了不到二十公里,尼特发现队伍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又大声吼叫道:“如果你们不想死在这里,就跟上我!”

说着,他跑到队伍前面,跑步前进。

在沙漠里跑步行军是一件很浪费体力的事,但尼特不得不这样做。他必须利用现在天还不是很热的机会多走一段路。昨天,他们已经领略了希贾拉沙漠高温的厉害。

队员们咬咬牙,一路小跑跟上来。这时,阿文却悄悄地退到了队伍最后面。本来,努万是最后一个,阿文这样做是为了照顾他。他知道努万对自己在底格里斯大桥上没能及时帮他心有不满,这也算是对他的一个弥补。

这几天,阿文把那些过去的事情忘了。虽然阿玛尼仍时时在他眼前浮现,似乎此时自己心里没有了压力。这是因为跟长官在一起的缘故、还是因为其他?至少有一点阿文是明白的,他现在不必为暴露身份而担心了。

一个人总是这样,当他面临两种选择时,他会因此愁眉不展,而一旦远离忧愁,他又会像个没事儿人似地说说笑笑。虽然不知道以后将发生什么,更不知道还会不会见到阿玛尼,也许她将成为自己人一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但现在的阿文已经不为那件事感到烦恼了。如果这样下去,他也不必为自己担心。赛义德不会再威胁他,他也不用去面对他那冷峻目光的审视。

想到这里,阿文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哀愁。

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像阿玛尼这样走入阿文的内心,一开始自己还以为她是个婊子!雪白的床单上那片殷红、她那坚定而纯洁的眼神,想到这里,阿文不由得更难过了。

天越来越热,队员们在尼特的带领下保持着固定的节奏。七十公斤的装备越来越重,甚至有些让人直不起腰。阿文看到他前面的努万身子晃了晃,他赶忙紧跑两步跟上去:“你没事儿吧,努万?”

“不用你可怜我!”努万脸色苍白地说。

他被夹板固定住的小臂又开始发痒了,一向以坚强著称的努万不想让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他咬牙坚持着,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装。努万有些口渴,但他知道现在不能喝水。没有长官的命令,大家都不能喝水。现在已经进入沙漠深处,对于他们来说水将会是最宝贵的东西。海豹队员们身上只带了三天的水,从沙漠里走出去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大家都不敢保证。

努万又咬了咬牙,他紧了紧身上的背带,擦了一把汗,跟上队伍。阿文见情形不是太好,紧跑几步追上了队伍前面的尼特。

“长官,努万快撑不住了,”阿文低声说。

“好吧,你先归队。”尼特说。说着,他身子向旁边让了让,汤姆跟上来。尼特说:“带领队伍全速前进,我到后面看看。”

说着,他慢慢地跑着,等努万跟上来,尼特和他并排着。尼特看了看努万淡淡一笑,努万努力地冲长官一笑,两个人都没说话。

队伍紧张地行进着,晒在背上的太阳越来越烫,脚下也越来越热,尼特看了看表,他们跑步行军已经两个小时了,大家的体力都有些透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努万好像有点儿不对。再去看他时,努万的身体晃了几晃,一头栽到地上。

“停止前进!”尼特大声叫着,他和阿文扶起晕倒在地上的努万。

“他在发烧,伤口肯定发炎了,”阿文对尼特说。

尼特捋起努万的袖子看了看,果然,他小臂上那道深深的刀伤已经化脓,周围肿起老高,皮肤变成了粉红色。肿起的皮肉将缝线绷得紧紧的。

尼特从自己身后摘下水壶,打开盖子送到努万干得已经起碱的嘴唇边上。一股细流慢慢地注进去。他让阿文在沙地上清理出一小块地方,将努万平放在地上。

表面的沙子被清除以后,下面沙子的温度相对低一些。努万严肃地说:“我们得想个办法,他在发烧,如果伤口不能及时治疗,他的胳膊就完了,他整个人也完了。”

汤姆喘着粗气关切地问:“可是我们身上没有药啊。”

“大家看看周围有什么植物没有!”尼特说,“据我所知沙漠里有一种叫做 的植物,它的根茎清热解毒,可以入药,对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努万,我不允许任何一名队员掉队!”

队员们四下望了望,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哪里有什么植物!

尼特说:“大家再往远处找找,我们一定要救他!”

汤姆、因塞尼和阿文分头去找药,尼特为努万挡住毒辣的阳光。看着自己的爱将虚弱地倒在地上,尼特心里很不是滋味。这还是那个一向调皮且喜欢惹是生非的努万吗?这还是那个神采飞扬的努万吗?他苍白的脸上写满了虚弱与不堪,尼特知道,在底格里斯大桥上自己交给他的任务太重了。想到这里尼特有些后悔。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尼特轻轻在努万耳边说,“它真的不算什么,努万,如果你被这点小伤打败了,我会很瞧不起你,队友们也会瞧不起你,努万,你要坚强些。”

躺在地上的努万双眼紧闭,他像听到尼特的话似地微微动了动。

就在这时,尼特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大叫。听声音像是汤姆发出的。他急忙站起来。

只见汤姆在距离他二三百米远的地方,惊恐地大叫着,他两只手指向空中,脚下却一动不动。

“糟了,他一定是遇到流沙了!”尼特想。他摘下自己的钢盔遮在努万脸上,飞快地沿着汤姆的足迹向他跑去。尼特一边跑一边大叫:“不要动,汤姆,你不要动,听我的话,躺下,听到没有,躺下身体!”

这时,阿文和因塞尼也听到了叫喊声,他们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危险,他们忙和汤姆跑过来。

尼特大声叫道:“因塞尼阿文你们顺原路返回,听到没有,顺原路返回,小心流沙!”

因塞尼和阿文听到长官的提醒止住了脚步。

在沙漠里,随处可见的流沙像沼泽里的泥潭一样是最可怕的陷井。他们两个顺着自己的脚印跑回来,然后折向汤姆的位置。这时,汤姆已经按照尼特的命令在流沙里躺了下来。他的身子浮在上面,并没有下沉。

“你千万不要动,汤姆!”尼特道。

汤姆点点头。在科罗拉多基地,他们曾经在沙漠作战里学习过对付流沙的办法,只是他们从来没真正遇到这种情况。教材里说,如果有人不小心误入流沙,误入流沙的人应放松全身,以平躺的方式浮于流沙表面。误入流沙跟溺水的情况差不多,可流沙的比重要比水大得多,因此浮于其上并不是太难。但是,由于比重大的原因,流沙的吸着力要比水高得多,因此身陷流沙的人员很难自力脱困。身处流沙中的人一定不要慌乱地移动身体,试图以游泳的方式脱困,那样不但救 不了自己,反而会导致加速下沉。流沙就像水一样由下往上顶,愈往下比重愈小,如果挣扎起来,身旁的沙子就会被推开,而下方的沙子就会涌上来,两旁的沙则会补过来,它们会压住不断向下移动的身体,此时人就像被困绑一般,上层的比重较重的沙层会连一丝痕迹都不留地迅速将人整个埋没。

作为海豹部队的一名老队员,虽然没有对付流沙的经验,但汤姆却能够做到处变不惊。尼特小心地站在汤姆的脚印上,因塞尼和阿文赶上来。阿文解下腰里的绳子向汤姆抛过去。

“不要这样阿文!你这样做会害了他!”尼特大声吼道。

阿文收回绳子,有些不解地望着尼特。“解救身困流沙的人不是这样的方法,阿文,”尼特说,“一般的流沙范围都不会太大,你们马上找到它的边缘,然后我们再想办法救汤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