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七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宿舍里许三多铺上的被子被翻开了,伍六一和史今正在屋里等着,许三多一溜跑进来。刚一进门,伍六一就拎起他的被子。

“你往被子上洒了多少水?我说你的内务怎么整得比老兵还平整,今儿一摸你被子,都湿的,背面都发霉了。你老实说,洒了多少?”

“一杯。”他吞吞吐吐地说,并指了指柜上的那一个大茶缸。

“那你每天晚上怎么睡的?”伍六一恨不得狠狠地给他一个巴掌。

“就……就这么睡了。”许三多好像没事一样。

一旁的史今终于说话了:“许三多,要求你搞好内务,并不是要你拿自己的身体扛,整齐划一是很重要,可你自己的身体重不重要?这笔账你算不算得过来?”

伍六一也在一旁嚷嚷:“你是钢七连的兵!为个优秀内务就啥也不顾了,钢七连需要的可不光是优秀内务!”说完,气得掉头就走。

许三多终于嗫嚅出那句话来:“我怕……我怕拖班里的后腿。”

史今为此有些感慨,目光都不由得温润了下来:“走吧,跟我去擦车。”

一桶水泼在那车体上顿时成了泥汤,哗哗地淌下来。许三多卖力地擦着。史今擦着车,扭头找许三多:“今晚上用我的被子。”

许三多摇头。

别跟我犟。我知道你那心思,可很多事急不来。

许三多使劲擦着车,一声不吭。

“也许起点低了点。可今天比昨天好,这就是有希望。”史今看起来也并不太信自己说的,尤其在对这事上,显得有些自我解嘲。

许三多使劲擦着车,终于开了口:“我知道就班长一个人对我好。”

史今只好苦笑:“许三多,这种话少说,你该跟全班每一个人搞好关系。”

许三多的眼圈有点发红:“七连眼里揉不得沙子,我就是七连眼里的一颗沙子。”

史今:“这话谁说的?不像你说的,谁跟你说的?”

许三多:“谁说的不要紧了。班长,你像我哥,我大哥陪我说话,我二哥帮我打架,你像我两个哥合在一块儿。”

史今气得挥了挥手:“我绝不会帮你打架,我陪你说话也不是我想陪你说话!我陪你说话,是想你明白的多一些……许三多,你是不是从小就这么过的?你大哥陪你说话,你二哥帮你打架,你自己什么事都不解决?”

许三多机械地擦着车:“我很努力了。”

史今苦笑着好像在自言自语:“后天就上演习场了,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啊?”

许三多毫无想法地瞧着他,一个人心事太重就没了想法。

演习终于开始了。

装甲部队,驶出了团部的大门,驶上公路旁的专用坦克车通道。小镇上车队驶过,两层楼的小酒馆竟与车顶上荷枪实弹的士兵齐平,酒馆二层的食客们与外面的钢铁巨物形成强烈的反差。

路边的一棵断树被火柴梗似的碾成两截,然后一辆辆车从上边碾过。这支不见首尾的装甲部队向草原挺进 。

草原上却一如往昔,只是路边突然多了一处简易的小屋,屋边还扔了堆干了的羊粪,还有几头系在桩上的山羊。坐在里边的,却是团长和参谋长他们。一个牧民骑摩托车从路边经过,以为是新来的牧民,停下车,就推门进去。

嘴里还嘟哝着:“啥时候盖的?咋没人告诉我呢?”话刚说完,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了他的面前。

“快走!”士兵轻声地吩咐道。

牧民不由得一愣,正要说什么,突然看见空屋中间掀起一块木板,王庆瑞等团部军官和几个参谋从下面的地洞里钻出来,木板下边是一个地洞。地洞下,全都是发报声、人声和发电机的声音,根本搞不清下边有多大的空间,藏了多少的人。

王庆瑞笑着对那牧民说:“老乡,我们打扰几天,回头就走。”

牧民一时摸不着头脑,转身就踉踉跄跄地骑车走了。

他刚驶过的草皮被揭起一块,下边隐蔽的士兵监视着车后的烟尘远去。

王庆瑞得意地笑了:“成!能把本地人都瞒过了,我对这次伪装演习就有点信心了。”

参谋长在旁边警告他:“这不叫瞒过,该叫暴露。”

王庆瑞想了想:“对对对。这就是个破绽,咱这民房伪装外边没个活人也不合理!找两个会说本地话的兵,给我扒了迷彩放羊去!”

草地上有块与周围环境一体的山丘,贴近了看,草皮下居然有一个黑洞洞的炮口。这是钢七连的战车和人员掩体。史今带了几个人正在做最后加固。许三多一直凑在史今旁边,许三多喜欢跟史今待在一起。

伍六一却看不顺许三多呵斥道:“要真表现就别在这儿烦了!都进入倒计时了,知不知道?”

许三多喔了一声,低头走了。看着许三多的背影,伍六一觉得不可理解,问史今:“这小子怎么回事?现在就贴上你了?”

史今还没回答,前边的许三多又回头嚷嚷开了:“班长,早饭来了,快吃饭吧!”

果然是指导员洪兴国押着送早餐的炊事车来了。

伍六一几近恼火:“他嚷什么?不知道现在是伪装演习啊!”

史今苦笑:“如果你天天被全连当透明的,是不是也会出点动静让人注意到你?你们先去吃吧,我再垫巴垫巴这伪装坑。”

许三多这时又跑了回来:“班长,你先吃,吃完你再……”

伍六一终于听烦了,伸手捂了许三多的嘴往炊事车拖去。许三多那一套他听烦了,听出了仇恨来了。史今擦擦汗,又往伪装网上披着别处挖来的草皮。


士兵簇拥在炊事车边吃着今天的早饭,通信兵背着电台跑来和指导员洪兴国没说几句,洪兴国的脸色就变了。回头大声地命令:“立刻疏散。侦察直升机提前出来了,它是存心突袭。”

这块丘地上一个排正在吃饭的士兵,顿时炸了窝。

洪兴国有条不紊地发布着命令:“非武装车辆马上开出演习区域!特别是炊事车,它的热源太大。”

史今也跑了过来:“吃不完的东西都随车带走,别让假想敌看出痕迹。”

士兵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的,二话不说,手上啃了一半的馒头也放了回去。许三多也得意地笑着,跟着大家一起跑开。

炊事车驶下山坡,士兵们已经散入了半地下的伪装掩体,这山丘看上去顿时与周围的草原无异。

一架侦察直升机超低空掠过,它的任务是用机上五花八门的电子和红外仪器对方圆十几公里的伪装阵地进行扫描侦察,发现目标并对这次演习的成绩直接做出评估。

那俩士兵扮的牧民抽着烟,对着天上指点笑骂,一位脸皮厚的干脆旁若无人地解开裤子对草丛尿了一泡。直升机毫无觉察地飞过团部伪装所在地。

三班的士兵蛰伏在工事里看着那架直升机飞过,刚松口气,飞行员又很不死心地绕了回来,毕竟方圆几公里这唯一的小丘让人不得不注意。

直升机似乎发现了什么,从十五米降至十米,降至五米,几乎就悬停在三班的头顶上,史今、许三多和几个兵在一个伪装良好的工事里,咬牙死撑着。许三多一时有点慌了阵脚,但被一旁的史今给死死地盯住了,他让他不要乱动。

直升机的机轮眼看就要触地的一瞬间,终于往上抬起了机头,毫不犹豫地飞过了山丘,飞到前边去了。史今几个终于睁开了眼。

他小声地传达着:“没吹哨就别动,兴许这小子能杀个回马枪。”

回马枪倒是没有,但一辆越野车轰鸣着突然停在了他们的身边。

连长高城的声音,在他们的头上横扫而过:“三班的,都给我出来!还藏什么?让人给发现啦!”

工事里的几个人一愣,呼地从高城的脚下钻了出来,吓得高城不由得退了一步。但他火气依旧:“忙了足足一个星期,你们怎么几分钟就让人抄出来了?”

“抄出来了?没有!”史今极力地争辩着。

“你以为人还下来逮你呢?他直接把可疑点标电子地图上,指挥部一看实时传输,经纬度都对,那就是咱们的事了!”

可伍六一向来自信:“别不是碰巧了吧?”

高城说:“碰什么巧?指挥部电话里说了,红外成像上明显的一个热源!你们的防红外作业怎么做的?什么叫热辐射知不知道?是不是哪位公子哥儿还揣了壶热水呢?很会保养啊?”

“三班没这号糊涂蛋。别不是师部的红外成像又换代了?”伍六一懊恼地问。

没换!高城也搞不懂原因,他看看周围的兵,有些沮丧:“大家坐下吧。”

三班早已一脸的屈辱,只有许三多,却显得宠辱不惊,他悄悄凑到史今身边说:“班长刚才没吃饭吧,我刚在炊事车上拿两个鸡蛋还烫手呢,快趁热吃了吧。”

许三多悄悄地给史今递了过去。史今伸手去接,鸡蛋真的很烫。

史今猛地站了起来,全班被他惊乍而起,史今对高城立正着,脸上表情又愤怒又沮丧,愤怒是对掩于他身后的许三多,沮丧是对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