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6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白山黑水,劲松苍翠,连绵起伏的山峦逐渐隐没入铁青色的天幕中。一阵仿佛是紧贴地皮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松枝嗦嗦地震颤起来,随着一掠而过的巨大轰鸣,积雪终于摔向地面,露出苍翠的松枝。 机舱内,黄灯闪亮,放伞员打开舱门,一阵刺骨的寒风嚎叫着扑面打来瞬间充满机舱。战士们打了个寒战,从长途飞行所带来的疲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白山黑水,劲松苍翠,连绵起伏的山峦逐渐隐没入铁青色的天幕中。一阵仿佛是紧贴地皮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松枝嗦嗦地震颤起来,随着一掠而过的巨大轰鸣,积雪终于摔向地面,露出苍翠的松枝。

机舱内,黄灯闪亮,放伞员打开舱门,一阵刺骨的寒风嚎叫着扑面打来瞬间充满机舱。战士们打了个寒战,从长途飞行所带来的疲惫中清醒过来。

放伞员竖起栽绒衣领,拉下风镜探头向机舱外张望了一会,回头大喊:“地面森林覆盖率80%以上,我建议先试风,然后空投地面引导组……”

梁伟军一声不吭地站起来,推上坐带抬手挂钩。衣着臃肿的侦察兵们纷纷起立挂钩。放伞员抓紧舱门扶手抵抗住剧烈的摇摆,惊诧地大喊:“梁参谋,你们要跳?”

梁伟军摇摇晃晃地走到舱门边,凑到他耳边说:“如果战争来临,你我是否能选择气象地形,担负起你的职责。”

“好吧!”放伞员开始大声喊叫,督促战士们整理装备检查伞具做离机准备。

一名战士踮起脚向机舱外看了一眼,吐吐舌头对身后的大瓢说:“我们这是要跳进大面缸啊!”

大瓢嘴一撇:“要是面粉就好了,咱们只带了一个星期的给养,可要在这个鬼地方待上十天。”

“你忘了,这是啥地儿啊,没听说过棒打狍子瓢舀鱼吗?贼富饶!明白不?”

大瓢乐了:“你是本地人?”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

大瓢这才想起来,这名战士是南方人,张嘴想骂。猛听滴声长鸣,抬头看去,梁伟军已经踏舱门收腹并腿跃出机舱,连忙拉下防寒面罩准备离机。

运输机撒下四路黑点,晃晃翅膀返航。漂浮在空中的梁伟军抬头看着盛开的一朵朵伞花,高声呐喊:“注意山岳丛林跳伞的注意事项,小心气流……”

老天爷好像喜欢和战士们开玩笑,或者是喧闹的声浪惊醒了沉睡的山神爷,一阵突如其来的山风,瞬间吹乱了空中队形。已经到了低空正在选片的战士们惊慌起来,拼命拉棒操伞调整位置。但从山谷中吹上来的气流,忽急忽缓忽强忽弱没有规律。战士猛拉棒山风却突然停了,刚松棒山风又呼啸而来,一下子把战士们吹出去好远,一名战士一溜烟似地飘向肖路上空。

肖路大惊失色,连忙大喊:“拉棒!拉棒!别靠过来,小心失速!”

“风!风!我控制不住伞!”那名战士在刺骨的寒风中竟然急出一头的汗。

肖路连声大骂着老天爷,拼命拉棒转向,堪堪避过那名战士,突然发现自己屁股上像是安装了发动机,正向森林深处快速飞去。

梁伟军扯着嗓子喊起来:“传达我的命令:不要强行集中,随风分散降落,D点集结!”

他身边的战士们立刻喊叫着复述命令。

伞花飘散开来,一朵接着一朵地落入森林的怀抱。小部分幸运的战士,落入了林间空地,在看似平坦的雪面上摔出一溜跟头,大部分战士则被挂在了树上,被枝枝杈杈勾挂得满脸伤痕狼狈不堪。

梁伟军落地摔了一跤,脚崴了,呲牙咧嘴地单腿跳着收伞。猛听见头顶上有人在喊叫,抬头看去,发现大瓢像幅画似的挂在空中静止不动,使劲拉棒也不见反应急得哇哇大叫:“这个高度怎么还有上升气流!”

喊声未落,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横吹气流,把他吹离上升气流的控制。大瓢刚松了一口气,猛地发现侧气流正把他推向一棵高大笔直的大树。

“我的妈呀!连长,救命!”大树填满整个视野,大瓢并拢双腿绷紧肌肉,闭紧双眼向大树踹去。

“咚!”大瓢踹在树干上的声音如同击鼓,大树抖了一下,竟然发出“嘎嘎”地怪叫声轰然倒地,砸起一阵巨大的雪雾。

皮糙肉厚的大瓢一骨碌爬起来,摸摸麻木的双腿看看倒地的大树,惊得合不拢嘴:“妈妈哎,这是咋回事儿?”

地面残存的树干中,慢慢站起一只抬头看天体形可与大瓢媲美的狗熊,扭头看到大瓢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怒不可遏地向大瓢扑去。大瓢一愣,扭头就跑,狗熊紧追不舍,看似笨拙的身躯竟然在没膝的积雪中跑得像一阵风。

周鹏飞背着收伞包路过,急得丢掉伞包抄枪对空打了一梭子。

枪声把狗熊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大瓢也醒过盹来,猛转身,端枪瞄准狗熊胸前白色的月牙,那里是狗熊的心脏所在。

“嗒嗒……”枪声爆响,成串的子弹却飞上树梢。大瓢对着托起他枪口的梁伟军大吼:“连长,你干啥?”

梁伟军拉着大瓢边跑边喊:“所有人注意,不到最后关头不准开枪,狗熊是国家保护动物!大家顶着风跑!”

大瓢急了:“连长,好几百斤肉啊,够吃好几天……”

“闭嘴!快跑!”

对!快跑,快追上来,我一枪打死你个畜生!大瓢边跑边向后看,发现狗熊被甩下很远。这个畜生跑不上几步就要坐下,用两只前爪把被狂风吹到脸上挡住视线的长毛拔拉下去。

“他妈的,笨!你快跑几步不行吗?”大瓢恨恨地骂了一句。

赶上来救援的战士们也发现了狗熊的这个动作,对猛兽的畏惧心理大减,大呼小叫地在狗熊面前跑来跑去。狗熊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纷乱的身影,乱追一通累得呼呼直喘。

白雪皑皑的大山上出现了可笑的一幕,一个全副武装的侦察连竟然被一只狗熊追得满山遍野地乱跑。最后,还是周鹏飞急中生智,燃起几只火把分给战士们。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狗熊,心中复仇的欲望被对人类和烟火的恐惧吓走了大半,不甘心地咆哮两声遁入深山。


侦察连按照预案演练一路的吃住走打藏,随着逐步进入森林腹地,一个个意想不到的困难出现在梁伟军面前。茫茫雪原酷寒无比,侦察连跋涉一天,竟然走了不到十五公里。太阳刚刚西沉,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四十度左右,机枪的皮制背带被冻得硬梆梆的像根棍子。晚上宿营,打雪墙、掏雪洞想尽办法御寒,但还是有十余名战士被冻伤。补给也成了问题,抵御严寒需要热量战士们食量大增,虽然出发前也想到这个问题作了准备,但原本携带一个星期的干粮坚持十天的计划可能实现不了。

梁伟军坐在松枝搭成的简易指挥所里,急得一拍脑门能窜出火星子,可身体却微微发抖上下牙齿不停打架。

连值班员周鹏飞缩成一团闯进指挥所,把手拢在火上,哆哆嗦嗦地报告说:“连长,部队利用简易器材伪装的很好,完全做到了不见人不见烟不见光的标准。但一排又有一名战士冻伤了!”

“怎么回事?”梁伟军心头火直窜,按照目前的减员速度,能不能完成任务都成了问题。

周鹏飞见梁伟军怒火中烧,吞吞吐吐地说:“昨晚下哨没有换上干袜子干鞋垫就睡了……所以……战士们太累了,在雪地中行军要比平原多耗费几倍的体力……”

“现在不是找客观的时候,如果这里风和日丽我们还来干什么?给那名战士一个处分,命令全连晚上宿营时,两人合睡相互用身体取暖,每两小时起床一次活动身体。你找东北籍战士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人会做滑雪板,这行军速度真让人头疼!”

“已经了解过了,有四名战士会滑雪,其中一名战士会做滑雪板,已经通知各班副班长前去学习如何制作!”

“好!明天停止前进,制作滑雪板学习滑雪。”梁伟军想了想又说:“另外,命令战士们在训练间隙多捕捉小动物增加肉食抵御严寒。”

周鹏飞见梁伟军有了笑容,挠挠头请示说:“连长,对冻伤战士的处分是不是不要给了?”

“一定要给!在地形复杂的寒区,出现一名伤员至少需要两名战士照顾,全连如果冻伤超过三分之一,就完全失去战斗力。宿营、防冻伤措施必须严格执行,这不是个人问题,已经关系到部队能否战斗能否完成任务!”

周鹏飞认真地点点头说:“明白了!”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