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10 大家泪流满面

zhurui1963 收藏 26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一伙美军坐在汽车上,突然举起了白旗,大声叫嚷着:“我们投降!” 排长命令焦傲带人上去接受投降。 那焦傲骂骂咧咧的:“老子就是看不惯这美国人,怕死!” 可是,当他们靠近汽车时,汽车上的美国兵突然开了火。同时开着汽车就跑。 所有的人都愤怒了,所以,敌人的第四次攻击遭到了所有战士更疯狂地刺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一伙美军坐在汽车上,突然举起了白旗,大声叫嚷着:“我们投降!”

排长命令焦傲带人上去接受投降。

那焦傲骂骂咧咧的:“老子就是看不惯这美国人,怕死!”

可是,当他们靠近汽车时,汽车上的美国兵突然开了火。同时开着汽车就跑。

所有的人都愤怒了,所以,敌人的第四次攻击遭到了所有战士更疯狂地刺杀!

秦明扬杀完敌人,人都散了架。

他哭不出来,他在战斗中结识的朋友、战友都一个个牺牲了。悲痛和仇恨塞满了他的每一个毛孔。只有杀敌时,能得到宣泄!

美军的命运已到了最后时刻,我军参加合围的部队的炮声已经听得到了。

而北上增援的土耳其坦克的轰鸣也响了起来。

全连包括连长、指导员全部端起了刺刀,弹药已经没有了。

美军集结了上千的兵力,坦克、火炮、飞机开始了对秦明扬他们三连阵地开始了轰炸。

这是一长残酷地钢铁和人的意志的较量,也就从这一战以后,秦明扬面对着炮火再没有畏惧,只有观察、愤怒和热血。

秦明扬蹲在弹坑里,那是一场赌博,赌对了敌人的炮弹落不会原来的弹坑,不然,就是牺牲。

下午1时,敌人的第五次冲锋开始了。

三连全部压了上来。

射击,拼刺刀。敌人退却。

敌人炮击,再冲锋。

排长牺牲了。

炊事员通讯员接过了牺牲战士的枪!

指导员的子弹打完了,被敌人包围了,他拉响了手榴弹,发出高声的大呼:“同志们!坚决守住阵地!”

连长一挺刺刀高呼一声:“冲啊!同志们!”

“杀呀!”所有的战士发出了呐喊。

向着不断地拥上阵地的美国兵扑了上去。

天被炮火熏得阴沉沉的。

最后的时刻到了。

子弹打完了,用刺刀,刺刀断了弯了,用拳头,牙齿。直到被敌人按住了就拉响手榴弹。

秦明扬再次被战友救了出来。

那个战友他叫不出名字。

当秦明扬腰上被打了一枪托,倒下时,手脚都被按住了,连拉手榴弹都没办法,他发出了狼一般的嚎声。

突然,那个中了一颗汽油弹一直在地上翻滚企图扑灭的战友,带着浑身的熊熊大火,扑了上来。

那按住秦明扬的美军惊呆了,恐惧得浑身发抖!

就在这团大火里刺刀挺了出来,连连把秦明扬身边的美军刺倒!

最后,他抱住了一个美国兵,无论这个美国兵如何疯狂地跳,都无济于事,直到两人都烧成了灰烬。

美国佬终于抗不住了,跑了。

在松骨峰上,还有七个士兵,七个中国士兵。

秦明扬坐在阵地上,望着再一次到来的美国飞机,他突然笑了:“来吧,我们还有七个人!”

黄昏,全团开始出击,一场歼灭战开始了。

黄昏的落日突然变得和血一样红。

从四面八方攻进来的志愿军,发动了坚决地攻击。

秦明扬带着剩下的,疲惫地红着眼的六个战士,连他七个人一声不响地就加入了攻击。

美国佬慌乱了,不断地退缩,不断地有一支支志愿军象手术刀一样从美军的阵地插进去,然后割开,切成一小块,又切成更小的一块块。

而外面的强大军队又不断地攻。

秦明扬他们七个人不断地冲,一直在全团的最前面。他们已换了几支枪,不断地射击,让他们的神经完全处于一种报仇的快感之中。

美军的飞机来了,飞得很低企图解救他们。

美军把白毛巾向天空摇晃着。

教导员命令:“全部都向美军晃毛巾,只要他下来,我们就捉一架飞机!”

一时节,几十公里长的战线上,到处都在晃白毛巾。

美国飞机无可奈何地飞走了。

在一片松林里,大家歇了下来。这一歇下来,秦明扬和战友们都靠着树子睡着了。

夜幕来临了!

营长大声地吼起来:“同志们,黑夜就是美军的坟墓!杀敌的时候来临了!”

七个战友把缴获的敌人子弹在身上捆了一圈又一圈。

营长一声令下,他们扑向了被分割的敌人。

霎时间,炮弹撕破了冷月下的夜空,如同阵阵炸雷在天地间炸响,成串的曳光掸、照明弹和信号弹交织在一起,把整个战场搞得光怪陆离。

各种炸弹各种炸药各种喊声在整个战场回响!

他们尽情地冲击着,象索命的阎王一样在美军的群体里杀进又杀出。

他们直杀了近十公里,直到再也跑不动了。坐在美军的一辆坦克上喘息着,相互扶着,抱在一起。

他们的衣服都被敌人的血染红了,可是没有一个人再离去。

突然一个战友从屁股下拉出一个顶住了他屁股的东西,正要扔掉。

秦明扬把他拿了过来,慢慢地摆弄着,有了电流声,有了声音。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秦明扬用颤抖的手把声音调到了最大。

一时间,许多战友围了过来。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入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

前进进!!!”

自出国以来,在战场上与敌人进行殊死拼杀的战友们,顾不得擦去脸上战争的尘埃,身上的衣服全都成了破布块,硝烟还在弥漫。大家都不动了,呆呆地站在那里!

声音停了许久,没有人说一句话,大家都已是泪流满面。

突然,秦明扬站起来:“走!回部队!”

战友们慢慢地站起来,疲倦象疾病一样向他们袭来。

他们回到营里,急得营长骂人了:“兄弟,你狗日的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不担心呢?”

“咚,咚,咚,咚,咚,咚,咚”连续七声,他们都倒在地上,把营长急坏了。

教导员蹲下去,再站起来:“呵呵。。。”笑了起来:“这些臭小子是累了!”

营长大叫一声:“警卫员,把他们全弄到我铺里去!”接着又补充一句:"给他们把狗爪子擦洗一下!”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