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三章 教导团(五)

丁老大 收藏 0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黄昏的时候,日本人的进攻终于告一段落。

振西和团副张希文、魏鸿纪亲自到二连和鬼子白刃肉搏的地方,掩埋牺牲的官兵,同时把鬼子的尸首也掩埋了。最后,他站在雷声雯墓前,和两个团副向雷声雯墓三鞠躬。落下了几点英雄泪。

把这些工作干完,李振西无意中向三十师的阵地望去,发现三十师的阵地好像很寂静,一个师的部队不应该这么寂静啊。他让魏鸿纪带一个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魏鸿纪带了一个警卫兵到三十师的阵地上,走了几百米,竟看不到一个兵,魏鸿纪的心里就觉得奇怪,三十师这是怎么了,不可能是撤了吧?然后继续向前走,一直走了有好几公里路,才碰到正撤退的一个班。魏鸿纪拦住那位班长,问,“你们的部队干什么去了?”

那个班长反问他,“你是哪个部队的?”

魏鸿纪说:“三十八师教导团的,想和你们师长商量一下明天的结合部防守。”

班长说,“师部早就撤了,全师也都撤完了,我们班是最后撤走的。”

魏鸿纪问:“为什么要撤走,是有其他任务吗?你们的防线怎么办?有没有其他部队来接防?”

那个班长说:“这是你们当官的事,我只是个小班长,管不着。”

说完,三十师的最后一个班就撤走了,夜色里留下空荡荡冷清清的阵地。

魏鸿纪往回走的时候心里想,滹沱河的防线还没有被鬼子攻破,三十师怎么就撤了?撤了应该给教导团打一下招呼呀,怎么一个招呼也不打,就悄悄地走了明天那么长的阵地怎么办,如果没有部队守,就被鬼子轻而易举的攻破了,教导团怎么办?

回到阵地上,魏鸿纪把三十师撤走的事向李振西汇报了。

听了魏鸿纪的话,李振西也很震惊,这么大的事,三十师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如果说是换防的话,换防的部队到了以后他们才能走,现在突然走了,留下一个没有人的阵地,如果鬼子晚上进攻,阵地的防守怎么办?就算晚上鬼子不进攻,明天也会进攻的,难道中央政府没有安排部队接防就让他们撤走呀?撤走了也不给友邻部队打个招呼。再说,如果是战区程潜司令让腿,也应该三支部队一起退,怎么单单让三十师退走了?

想到这里,李震西又派魏鸿纪去与左翼的柳彦彪四十二师联络,看四十二师的情况怎么样。

魏鸿纪去了半个小时后回来了,说,四十二师还在,柳彦彪师长也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不知道三十师撤走是怎么回事。他当时请示冯钦哉司令,冯钦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他们等天明以后再说。

李振西心里想,到明天,如果三十师的阵地上没有兵,日本鬼子天明就打过来了,防守还有什么意义。等到天明就迟了。这些人打仗怎么能这样啊!

于是,他赶快让二营派出部队,对龙王庙高地东南加强防守,掩护教导团右翼的安全。不至于让鬼子从右翼攻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鬼子的攻击又开始了,从三十师防地登陆的鬼子与一营的阵地略一接触,就退下去了。

李振西忽然发现四十二师的阵地只有鬼子的枪炮声,而没有还击的枪炮声,心里疑惑,前去观察,发现鬼子也从四十二师的阵地登陆了,四十二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撤走。鬼子登陆以后向教导团的阵地扑过来。李振西急忙调部队防守左翼。

四十二师和三十师阵地被鬼子不攻而破以后,李震西教导团正面的进攻就没有压力了,日军从教导团的两翼大量渡河。

李振西感觉到压力很重,教导团阵地三面遇敌,已形成孤军作战态势。他一个团的兵力要对抗一个师团的日本鬼子,那是很艰难的。日军已从两翼突破,如果随后两路日军对教导团实施包围,从左右后三面进攻,他们就要被赶到河里去,到那时候,不知道教导团还剩几个人活着。

因为正面已经没有鬼子,李振西让传令兵向各营传令,回过身来加紧修工事,准备对付从后面攻来的鬼子。

然后,李振西向冯钦哉发电,说了三十师和四十二师的情况,问教导团怎么办?

冯钦哉那边回电,没解释其他两个师为什么撤退,只是八个字的命令,“坚守阵地,不得后撤”。”

李振西气得把擦擦几把电报纸撕了,骂道:“他妈的,鬼子都过河了,这个阵地还怎么坚守,坚守还有什么意义?既然坚守,你又为什么悄悄把三十师和四十二师撤走,只让教导团坚守。这不是明摆着把教导团喂进鬼子口里,让鬼子把教导团消灭。这样做也太他妈的阴险毒辣了,今后的仗还怎么打?”

骂完,他让电报员把发报机收拾了,不再发报,然后便向阵地上大踏步走去。

他在阵地上巡视了一周,发现除了左右翼侧面的防守部队与鬼子有不太激烈的交火外,背后竟然鸦雀无声,没有一个鬼子的身影。李振西觉得很奇怪,他让身边的传令兵给各营连长传令,要召开一次战前紧急会议,研究一下怎么从目前的困境中把教导团完整无损的带出去。

各营连长相继到了之后,大家也不管土地上有多脏,都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息,听李振西讲话。

李振西说:“你们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三十师和四十二师都悄悄的撤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命令,唯独我们教导团没有接到命令。现在,咋们教导团的所处的位置极其危险,鬼子已经从他们的阵地上过了河,如果鬼子已经包围了我们,抄了我们的后路,教导团就完了,刚才,我给冯钦哉司令发了一份电报请示,他让我们坚守阵地,不得后撤。大家说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团副张希文说:“我觉得,阵地已经没有坚守的必要了,鬼子从从左右翼阵地过了河,我们的坚守只能是挨打,于大局没有一点作用,而且随时有被鬼子消灭的危险。”

二营营长阎维良气愤地说:“这是明显的要把教导团送到日本人的虎口里,让鬼子把教导团消灭,冯钦哉这样做是丧尽天良。”

一营二连的连长冯大强说:“依我看这不是冯钦哉的意思,是蒋委员长的意思,冯钦哉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二营一位姓姓沈的连长说:“你姓冯,就为你们姓冯的辩护,这个冯钦哉也不是好东西。”

冯大强说:“我也没说冯钦哉是好东西,但是,在这件事上不能冤枉了冯钦哉。”

讨论的结果,大家一致认为这是蒋委员长要消灭教导团的一个手段,不过这种手段做得不光明正大,而且有些小人的卑鄙。有一位连长还提出,干脆不听他们的指挥,把教导团拉进太行山打游击。不然,教导团就难以生存。

李振西听大家一致同意冲出去,心想,打了两天仗,教导团的减员也不大,还有与鬼子一拼的实力,只要冲出鬼子的包围圈就没事了。就说,“我已经让发报员把电报机拆了,不再收发报,但是,还要以服从中央的军令为重,我们是来打日本的,不是和他们致气的。我们如果不服从军令,军长那边对蒋委员长也不好交待。大家马上回去,迅速做好准备,准备突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