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红蓝箭头(五)

iji5000 收藏 18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红蓝箭头(五)

安建英感觉自己在一个人的背上颠簸着,想抬头看看到底自己被什么人带走,却感觉自己的眼皮跟千斤闸一样,受伤的胳膊虽然有点麻木了,但是却依然点儿隐隐做痛,就是自己知道自己是被俘虏了也没有力气挣扎。干脆放弃了一切想法。

"那些北朝鲜军肯定就在这附近,八师的情报确实准确。"

"恩!先回营地"

几句很小声的对话让安建英慢慢的清醒过来,抬头看看自己周围,十几个人穿着美军军长,但是面孔上却是东方人的样子,脑袋上带着钢盔。前边两个人并肩的走着,正在交谈着什么。

"看来是自己人!"安建英听见两个人对话用的是朝鲜语,而且从穿着上也是南朝鲜人,心里稍微放下了一点。背着自己的人在跳过一个小水坑的时候颠簸了一下,震的安建英胳膊上的伤口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哎呦!"安建英不自觉的叫唤了一声。

"¥#¥¥"背着他的人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背上的安建英。

"天!这是人么?安建英仔细看着背着自己的那个人,皮肤漆黑在夜色和月光的映照以及脸上的汗水陪衬下下有点泛着黑光。眼珠子也是黑的,看见自己正认真的看着他,这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还冲自己憨厚的笑了笑,露出两排很是整齐白皙的牙齿。

听见安建英的叫声,前边并排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转了过来。

"安建英!你还认得我么?"来人摘掉钢盔,看着安建英。

"崔德永!"安建英在仔细辨认了一下,马上认出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和自己同时在日本军队中当过兵的崔德永,只不过两个人在朝鲜应征入伍的时候崔德永被送到了野战师团,自己经过训练以后送到了特务组织--特别行动组里边当特工。

"马上到营地了!我们再慢慢说!你到底碰到了什么情况!"崔德永看着满脸惊讶的安建英,然后挥挥手,整只小分队继续加快了速度前进。

跌跌撞撞的黑人背着安建英几乎小跑的一样跟着队伍,颠簸中的安建英越发觉得有些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感觉整只小分队停了下来。

崔德永吩咐黑人把安建英放到了一棵大树的边上靠好,然后挥手招来卫生兵给安建英小心的重新检查包扎了伤口。

"安建英!"崔德永偷偷点燃了一根烟给安建英,两个人在烟雾的笼罩中的聊着。

"崔德永!"安建英贪婪的把烟雾几乎一点不浪费的抽进肺子了,以缓解一下胳膊上伤口的疼痛。"我碰上了中国军队!"

"哦!"崔德永的兴趣马上就从烟头上转移到这句话上来。"你确定是中国军队?"

"他们说的都是中国话,而且我刚才跟他们的距离非常的近,他们平时都是用中国话沟通交谈的,而且他们都带着钢盔,北朝鲜的军队是不带钢盔的。"

"可是中共的军队也是几乎不带钢盔的!"崔德永仔细的回想起自己在中国作战的经历。"怎么能确定他们是中国军队呢?"

"我在一个公路上曾经窃听了他们的电话通讯,他们普遍使用中国话进行通讯联络。番号是118师。"安建英一仰脖子喝了一口水壶里的水。"北朝鲜的笨蛋们难道用中国话作为通讯暗语?他们肯定是中国军队!"

"你胳膊上的伤口是他们打的?"崔德永还是不能判断安建英碰到的就是中国军队,虽然他根据情报上来判断在两水洞和韩六师交战的部队就是中国军队。

"恩!要不是我被一根树根绊了一下,身体失去了平衡,我估计这一枪就打到我的脑袋上了。"安建英苍白的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应该是三八步枪的子弹吧!在我的胳膊上开了一个窟窿,子弹几乎没有旋转的穿了出去!不是么?"

"恩!你的运气不错!刚才卫生兵看了你的伤口!没有伤到骨头!"崔德永笑了笑!

"崔!这个人是你们的人么?"一个人慢慢的走到崔德永和安建英的身边,脚上的军靴踩着地上的干草嘎吱做响。

"美国人?"安建英听见来人说的是英语,"崔德永!你现在在哪支部队!我听哥哥说起你在后勤部队工作吧!"

"那是以前了!我现在在斩首队里担任副队长!这个是我们分队的美军顾问琼斯先生。"崔德永介绍着走过来的那个人。

"你可以叫我琼斯或者中士。"琼斯借着月光看着靠在大树上的安建英苍白的脸色。居然用有些生硬的韩语和安建英聊了起来。"刚才我听见崔中尉说你曾经是日军二战时期的特工人员?你碰到了什么情况?"

"你好!琼斯先生!"安建英仔细看着面前这个个子高高的美国人。白皙的皮肤,蓝色的眼睛。得体的军装穿在身上。不过在右脸的脸颊上有一条细细的红色伤疤!"我碰到了中国军队!"

"哦!中国军队!"琼斯并不显得很意外。"他们大概有多少人?武器装备如何?"

"他们大概几十个人,武器好象是美军的武器为主,他们还有电台。我曾经和他们两次打过交道!"安建英仔细的回忆了自己和那支小分队的经历。

"几十个人?武器精良?还是美式的?"琼斯听见安建英的介绍后仔细的密封着眼睛回忆起来,然后摇摇头!一付不得其索的样子。

"看来应该是中国军队的侦察部队了。"琼斯摸了摸自己高耸着的鼻子。"崔中尉!把地图给我看看好么?"

"好的!中士!"崔德永把地图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琼斯。

"谢谢中尉先生。"琼斯笑了笑,把地图铺开,"这里距离熙川城还有大概不到半天的距离。而熙川驻扎着南朝鲜8师的部队,如果敌人要进攻着里估计要派侦察部队来这里确定对手的情况。"

"那么琼斯先生!你怎么确定来的就是中国军队呢!莱特森上尉说中国人这个时候是不会参加朝鲜战争的!我想这也是美军的普遍想法!"

"那是他们的想法!"琼斯笑了笑,再次把注意力放到地图上,"中国人做事是不讲究什么套路和规则的!那是一支没有任何常规的军队。"

"呵呵!中士先生,看来你还了解中国军队!的确!中国军队是我见过的最神秘的军队,当然是他们做事情的方式。可以说当年日军在中国很大的因素就是因为正面战场背后的中国军队特别是中共军队、八路军的作战方式绊住了脚步。"

"呵呵!日本人打仗确实没有什么大的本事。"琼斯对日本军队显得没有什么兴趣。"刚才8师的那边有什么情况?"

"8师那边说熙川地区发现了北朝鲜军队的残余部队。现在因为情况不明,熙川的部队还没有继续进攻,天亮以后大概就可以展开进攻了。不过是些溃散的北共部队而已。"崔德永想了想,然后看着琼斯。

"恩!不过我感觉中国军队马上就要冲到这里来了。而且是中共的头等主力部队。"琼斯站起来,看了看正在休息的队员,几十个人都在抓紧时间进行休息。

"您的理由是什么?"崔德永虽然也同意有中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的说法!但是还是不能判断中国军队到底用什么规模的部队投入到朝鲜战场上来。

"因为我是来自未来!"琼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启明星。又看了看崔德永。"因为这将是历史上必然发生的事情。中国军队已经进入朝鲜了,在两水洞和韩国六师交手的就是中国军队!来自中共40野战军的一支部队。"

"呵呵!琼斯先生却是幽默,如果你来自未来,那么你应该去司令部!"崔德永笑了笑"那里如果有你的话也许战争早就结束了!"心里暗自笑着美国式的幽默。

"也许吧!"琼斯见崔德永对自己说的话当成玩笑也无可奈何。幸好崔德永有着东方人的收敛,真是不知道如果自己对自己的美国爷爷辈的战友们这么说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群大兵来嘲笑自己的说法!

"收到消息,莱特森上尉的队伍已经按照新的命令撤回去了!他们据说要经过集中训练以后和187团有新的任务。"崔德永拿着刚刚从电报员手里接过来的电报对发愣的琼斯说"他们现在已经撤回平壤了!"

"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放弃大榆洞的任务?!"琼斯几乎惊讶的不能再惊讶的表情看着崔德永。"那里可是一个大目标的!"

"莱特森上尉发来的电报说187团要进行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目标可能是这里!"崔德永边说边用手指点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他说这里才是他们在战争该出现的地方!"

"哪?"琼斯看过电文!然后又看了看地图。崔德永手指的位置正是地图上朝鲜北部上去江界位置。"是江界?"

"恩!根据情报!北朝鲜的共产党政府正陆续向那个地方集结。可能要把那里临时作为他们的临时政府所在地吧。"

"他们会为他们的做法感到后悔的!"琼斯几乎抓狂一样的骂道,"那里是中国军队的司令部。"

"琼斯先生,我知道我们被安排到这个地方你也不情愿,但是如果说那里是中国军队的司令部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你看,这个地方的大概位置,北有韩六师切断退路,南有几乎整个韩6师的其余所有部队!那里会是司令部么?敌人的团部还差不多。"

"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琼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们不去我们去那里!我们会得到勋章的!"

"我是副队长!中士!"崔德永看着这个自从自己认识的几天来都很谦虚的美国士兵,只所以和他相处的比较好以外是这个美国人很少有自己见的大多数美国大兵没有的谦虚、谨慎和博学,他自己也深深的感觉这个士兵佩带中士军衔也是屈才,不过刚才就因为另外一只斩首队的任务取消就大发脾气确实让他很不理解,至于提到去大榆洞的事情就让崔德永感觉到不理解了。

"我有权利取代你的指挥!我们必须要去大榆洞!相信我!中尉先生!"琼斯几乎在命令在崔德永!"莱特森上尉说过我可以有权利取代你的指挥权!"

"琼斯中士!莱特森的命令是如果我指挥有问题的时候或者受伤的时候你可以接替我指挥,但是现在我没有问题!请你不要错误的理解上级命令。"崔德永看见突然态度大变的琼斯有些生气了。

"那算了!"琼斯看见崔德永对自己的意见并没有什么苟同的时候,也没有办法的保留了自己的意见!"我向上帝发誓!你们会后悔的!肯定!"

"我不信奉上帝!即使你向他发誓!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我也相信中国军队肯定到了朝鲜,但是我认为那里绝对不是你说的什么司令部!最多是北朝鲜军队师一级别的指挥部而已!"崔德永也方寸不让起来。

"可是!为什么把我们安排到熙川,居然把我们从汽车里赶出来然后空投到这个地方!"琼斯不满的发泄自己的脾气。

"原来定的是我们乘坐汽车到温井,但是情报说温井已经遭到了袭击,参加袭击的部队番号不明。只好把我们安排到更南一点的熙川地区,等情况摸清楚以后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那里是中国军队!"一直一言不发的安建英突然大声的喊到!"我听见了他们的喊杀声!"

"他们装备怎么样?"崔德永问安建英。

"枪支很杂!没有什么重型武器!我不敢离他们太近!只是从枪响上判断出来的!最多只有迫击炮!"

"那就肯定是中国军队了!"琼斯心里明白中国军队仓促进入朝鲜,本来就少的可怜的重装备根本跟不上部队的速度。

"不去管那么远的事情了!我们还是等着我们的任务吧!"崔德永摆摆手问电报员"跟熙川八师联系上没有?"

"刚刚来了电报,让我们配合他们清剿熙川以北的北朝鲜军队参与分子。

"天亮我们就出发!"

"是!"

"崔中尉!我们的装备都在肃川换成飞机的时候放在了机场,随身携带着的枪支弹药也不是很多。我们不能就这样去和敌人交手。"琼斯摸了摸自己身上口袋里的几个冲锋枪弹匣。

"装备已经空投到了熙川了!我已经派了十几个人去取了!我看现在我们的弹药应该够支持去清剿一些残余分子了。"

"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们准备出发吧!"琼斯看了看天色已经开始亮了起来。"情报说敌人在什么位置?"

"大概在熙川的东南方向,原来敌人溃败的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开始抵抗了!而且顶的很凶。"

"因为中国军队仓促进入朝鲜,需要战略空间展开部队!如果北朝鲜的军队一再溃败下去,中国军队将被压缩在很狭小的空间里,那样胜利的天平将朝着火力强大而且有海空军绝对优势的联合国军方向倾斜!"琼斯略微判断一下就知道北朝鲜溃败的军队为什么突然拼死抵抗就能理解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战争的结束时间就又要延长了。"崔德永突然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战争才能结束!"

"三年以后!如果你和我能活下来!"琼斯也为自己的意见得不到理解而感到有些泄气!"如果我们能去大榆洞的话!也许我们还能提前改变!"

"够了!中士先生!军人只要服从命令就可以了!"崔德永对琼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带部队去大榆洞的事情表示反感!粗暴的打断了琼斯的话。"我们出发!安建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和我们一起出发还是去熙川休息?"

"我跟着你们行动!请给我一个武器!"安建英经过包扎和短暂的休息、又补充了点食物和水以后也慢慢的恢复了体力。

"这个给你!跟上队伍!如果拖我们的后退!我就替你哥哥好好的教训你!"崔德永拔出自己的手枪扔给安建英。

"全体集合!出发!"琼斯没有办法!只得集合队伍准备出发。


天色已经开始微微的亮了起来,崎岖的山路上,斩首队的队员们都在警惕的着前进。几个充当尖兵的南朝鲜军人在前边大概200多米的位置警戒前进。虽然知道对手是溃败的北朝鲜军队残余分子,但是情报上敌人的抵抗突然加强还是让这些老兵们显得比平常更加小心翼翼。

"崔中尉!"琼斯短着冲锋枪一边四下认真的搜索着灌木丛和可能有敌人潜伏的位置,一边跟身边略微有些放松的崔德永说着什么

"什么事情?"崔德永对琼斯的表现越发有些不理解,"你很害怕么?"

"不是!"琼斯暗自嘀咕,不怕才怪,38军的侦察兵现在不一定就在什么地方看着自己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上帝也是够能开玩笑的,既然把自己送到朝鲜来,为什么不直接把自己放到东京去当一个高级参谋或者起码放到平壤的第八集团军司令部里去当个普通参谋。在最前线不一定那颗子弹就把自己结果了!自己知道再多也只能和上帝去唠叨了。

"…………"崔德永纳闷的看着这个自从平壤训练地出来就反常的家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对了!我那些黑人士兵呢?"琼斯看见前边端着机枪前进的黑人士兵!突然想到了黑人团的事情,现在的情况上来看,熙川的美军士兵哪怕算上南朝鲜部队里的军事顾问的话,黑人士兵也是屈指可数的!到底怎么搞出来这一个团的人来?

"我安排他们去熙川拉装备了!怎么了?"

"哦!没有什么!"琼斯慢慢的停下了步子!然后走到被着电台的南朝鲜士兵身旁,取下话筒。

"呼叫一班、二班"琼斯突然觉得有必要和那几个黑人士兵联系一下,

"收到!收到!"电台那边传来了英语的对白。"我是上士卡尔!"

"卡尔上士!"琼斯略微思索了一下。"我是琼斯中士。"

"你好!小伙子!"对面的传来几声嬉笑的声音。"不!我的长官先生!你什么吩咐!"

"装备怎么样了!"

"已经取回!准备天大亮以后出发!你们怎么样?在什么位置?"

"我们在帮着南朝鲜的笨蛋们打游击队!"琼斯没好气儿的嘟囔着。"从现在开始,你们每隔半个小时和我们通话一次。每次通话都要报一下番号,不要说名字,只说自己黑人团,尽量变化自己的语气。"

"长官!我的中士!你在向一个上士下这样糊涂的命令么?"对方显然不理解!同时也认为琼斯有讥讽他们的意思。

"服从命令!这样对你们有好处!"

"那我们呼叫什么?这里的咖啡是凉的?这里的女人长的特别难看?"

"随便你们他妈的喊点什么!胡乱编一些情况也好!只要不断的用英语通话就行了。也不要管我们这边带电台的南朝鲜笨蛋是否听的懂!"

"好吧!你是头儿!你说了算!"对面显然懒得再搭理比自己还小一级的琼斯。匆匆的挂断了。

琼斯把话筒递还给南朝鲜的电台员。然后抬头看看面前一座大山,那座东西走向的大山。

"具体指挥我现在来安排,特别是这次清剿战斗!"琼斯走到崔德永面前,用几乎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到。

"那好吧!你是顾问!我们听你的!只要你不干违反命令的事情!"崔德永对清剿之类的任务实在没有兴趣,甚至还回忆起在中国的时候清剿游击队时的事情来,既然有人来承担指挥责任!何乐不为。

"全体都有!把背包里临出发的时候我让你们带上的黑色油彩涂到脸上。"

"干什么?"崔德永对这个命令有些不理解。

"执行!必须涂满!"琼斯命令斩钉截铁。

看着南朝鲜的士兵们极度不情愿的把脸色都涂的漆黑。相互尴尬的看着、笑着。琼斯也觉得没有别的办法了。

"黑大个儿!"琼斯一招手把端着机枪的黑人士兵喊了过来。"一旦发生战斗你要冲在最前边儿!同时大喊英语!骂他们的祖宗!越难听越好!"

"好的!长官!我喜欢这个活儿!"黑人机枪手笑着回答!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然后回头笑着看着那边一群东方黑人的样子。

"顾问先生有情况!"电报员把话筒递给琼斯,他知道琼斯简单的朝鲜语对话还是比较在行的!所以一般有事情也不需要翻译!"很抱歉!我听不懂英语!"

"喂!黑人团三营琼斯中士!"琼斯听见有情况赶紧抓起话筒。

"啊哈!我是黑人团E连卡尔上士!我们这里刚才临出熙川的时候在大街上发现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娘们儿!特次通知一下!"话音刚落,话筒那边传来一阵轰笑和口哨的声音。

"好就这样!家伙们!"琼斯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应付道

把话筒扔给通讯兵,然货琼斯略微考虑一下一脸坏笑看着通讯兵:"你!会英语么?"

"不会!长官!"

"我教你一句!再有这个频率的家伙和你通话!你大声的回答!fuck you!"

"是!fuck you!"

"恩!不错!"琼斯听见那个南朝鲜士兵嘴里蹩脚的英语冒出来的时候!也偷着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轰!"

"轰!"

"轰!"

"轰!"

就当琼斯在电台边磨蹭时间的时候!对面的大山侧面仿佛突然商量好一般,密集的枪声和迫击炮的炮弹爆炸声突然响了起来,前边也响起了几声枪响。整支小分队马上分散开隐蔽了起了来。好象自己的尖兵和敌人遭遇了!不过仔细听枪声更密集的地方并不在自己要上山的位置上。

"准备战斗!"崔德永大声的喊着。

"见鬼!不知道是北朝鲜的军队还是中国38军的侦察兵!"琼斯也同样不敢怠慢,拉开冲锋枪的保险。一个跟头翻进草丛里。仔细的看着对面的情况。

枪声依然很激烈,不过显然不在琼斯和崔德永他们这只小部队身上。

"肯定是8师的部队和敌人交火了!"崔德永大声的冲琼斯的方向喊了几嗓子!然后端着冲锋枪向大山的方向开始冲锋了,"全体都有!冲上山顶!切断他们的后路!"

"GO GO GO GO !"黑人机枪手按照琼斯的命令!已经嚎叫着端着机枪冲了上去。

"GO!"琼斯也下了命令!可是看着自己周围的南朝鲜士兵,自己有点尴尬的又用朝鲜语喊了一句"前进"

整只小部队向着大山的方向冲了过去。

战斗依然在枪声传来的方向激烈的进行着,琼斯和崔德永这边倒是显得突然有些安静了许多!

因为都是老兵的缘故,斩首队的队员们都很经验老到的排成散兵线快速的向山顶前进,按崔德永和琼斯的想法,只要到了山顶,就可以延着山顶的山梁向东把那边山上的敌人后路切断并且从背后给敌人致命打击了。

散兵线刚刚冲到半山腰,突然从山上扫下来一片子弹,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南朝鲜士兵被击中后嚎叫着倒了下去,整个散兵线突然停滞下来然后分散隐蔽下来。

山上的敌人好象并不是很多,最多不超过一个排的兵力。步枪稀稀拉拉的射击压制着斩首队的士兵们。

"见鬼!如果有防弹服的话!我们肯定就能发起冲锋了!"琼斯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前胸,平时训练的时候都是穿着防弹背心的,现在到了朝鲜还没有了,当时就不应该匆忙中只想着带涂脸用的油彩而把刚刚发下来的防弹服扔在背包里。现在八成还在卡尔的卡车里刚从熙川里拉出来。

"轰!"

"轰!"

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山的另外一边传了过来,可能8师的榴弹炮已经开始轰炸山头了。

斩首队的队员都静静的爬在树丛里等待着炮火轰炸完毕,虽然离敌人的阵地还有大概150多米的距离,但是炮弹的爆炸声还是震的耳朵里嗡嗡做响,琼斯甚至怀疑以南朝鲜军队那些笨蛋们的水平会不会把炮弹扔到自己的脑袋上,只能自己蜷缩着身体尽量把面积缩小,双手护着脖子,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


"呼叫琼斯!呼叫琼斯!我是黑人团E连卡尔上士!"

刚刚才帮崔德永联系完8师的通讯兵正爬在地上听炮响。听见话筒里传来了英语的呼叫声。连忙把耳机扣到脑袋上,仔细的听着。

"呼叫琼斯!我们遭受了袭击!"

通讯兵听到是英语呼叫,赶紧现学现用。"FUCK YOU!"

"他妈的!你说什么!我是黑人团E连卡尔!让琼斯给老子通话!"

"FUCK YOU!"

"我是黑人团!我是……"一阵小小的杂音过后,那边儿没有声儿了。

"FUCK YOU!"通讯兵赶紧忠实的按照琼斯安排的方法认真的回答了以后,忙不迭的继续卧倒隐蔽了。


"再等等!炮火一延伸就能炸到这边的山头了!"崔德永大声的喊着通讯兵。"呼叫8师!让重炮延伸500米射击!掩护我们!"

"是!"

联系完8师以后不到五分钟,榴弹炮的炮弹就落到阻击斩首队前进的阵地上了,偶尔能看见人民军的士兵被炸以后四肢高高飞起的样子,也能看见被炸飞起来的枪支。

"冲锋!"崔德永看见炮火已经停止射击了!马上站起来端枪冲锋了。

"GO GO GO !"黑人机枪手也嚎叫着端机枪一边扫射一边冲了上去!斩首队的士兵们都黑着脸向山头冲了上去。

也许是炮火过于猛烈了!也许是敌人退了下去。第一次冲锋居然出奇的顺利,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顺利的冲到了山顶,同时,另外一只南朝鲜军队也冲到了同样的位置和他们回合了。

琼斯来不及看战场上情况,端着望远镜延着山梁向西看去,十几个朝鲜人民军的士兵慌张的沿着山梁的灌木丛撤退。

从望远镜里看见一个军帽上带着红箍的军官被几个人民军的士兵架着在走。只是看不清楚他肩膀上的军衔是什么职务。

"消灭了300多北朝鲜军。"崔德永略微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战场,然后和另外一只南朝鲜8师的上尉简单沟通了以后走过来对琼斯说到。"看来这股顽固抵抗的北朝鲜军队已经被大部歼灭了!跑掉那几个也没有什么大能耐了。"

"也许放跑了一条鱼!"琼斯指着那十几个人民军消失的树林。

"从部队的人数上来看。敌人不过一个营左右!他们的长官在这里。"崔德永指着一具尸体。

"是么?"琼斯仔细的看了看那具尸体,可能在刚才的炮击中被弹片飞进了前胸,那个朝鲜人民军的军官胸前开了一个大窟窿,血正不断的汩汩留出来,不过人已经早就断气了!再看看肩膀上的肩章,少校军衔。应该是个营长的职务。

"有俘虏么?"琼斯看着面前少校的尸体,还是有些置疑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可能已经跑掉了。

"有!抓到一些伤员!"崔德永向身后招招手。两个斩首队的队员架着一个被炸断了一条腿的人民军伤员。

"你的部队番号!最高战地长官军衔!"琼斯看着满身血污的伤员问了一些问题。"这个人是你的长官么?"

"我是人民军第3军团某师某团的!"伤员嘶哑的声音无力的回答着。"死的是我们的营长!我们团长已经撤退了!"

"团长?"琼斯感觉刚才被十几个人架着掩护走的肯定就是伤员所说的团长了!"你们为什么要顽固的抵抗!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本来是要…打下去的!以为你…们是…伪军!没有想…到是…黑人!所以要回去报……"伤员断断续续的没有把话说完就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可惜了!放跑了一个团长!"崔德永看着远方的树林,颇为遗憾的说:"要不然这次行动就很圆满了!有点遗憾!不是吗!中士先生1?"

"他跑了才不遗憾!"琼斯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容。

"中士!我们要回熙川城里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崔德永把话筒换给通讯兵,转过身子对琼斯问着下一步的计划。

"现在战斗结束了!指挥权换给你!"在崔德永看来。琼斯对放跑了敌人的一个团长这条不大不小的鱼儿并不在意!"取装备的人联系一下!让他们不要着急出来!我们回去就行了!"

"已经三十多分钟没有联系了"通讯兵抬头看着琼斯。

"这群混蛋!到底玩儿什么地方去了?"琼斯抓过话筒。"我是黑人团三营琼斯!呼叫卡尔!"

对方没有马上应答,在停顿了大概一分多钟以后的样子,才从里边传过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我是黑人团E连卡尔!一切正常!完毕!"

"注意安全!返回熙川团部待命!完毕!"琼斯听见那边有了回答以后也放下了心!把话筒扔还给通讯兵。

一转身的功夫!琼斯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头的地方。卡尔的口气好象有问题,口音也有点不对!连忙把话筒再要回来。

"我是黑人团一营琼斯中士!呼叫E连卡尔!"

"…………………………"

"我是黑人团一营琼斯中士!呼叫E连卡尔!"

"…………………………"

任凭琼斯喊破喉咙,对面也没有人回答自己了。

见鬼!是出了问题还是懒得回答老子!这些婊子养的!琼斯很不得把话筒踹了!

"还有两三天的时间!我们先回熙川!"

"恩!还有两三天干什么?"崔德永好奇的问琼斯!

"我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琼斯一脸严肃的看着崔德永。

"莫名其妙!"崔德永心里暗自骂着这个说话神秘的美国大兵。

"中国李!如果你知道我来到这个时空的朝鲜有什么表情。可惜!你只能在军队里当着一个小小的军官,拿着微波的工资了!哈哈!"生气之余的琼斯想起了自己在中国留学的时候的同学李成龙来。


熙川城外十几公里外。

穿着南朝鲜军装的扬帆摘掉话筒!满脸舞水的看着谢志涛。

"政委!对方的番号是黑人团三营琼斯中士!我不敢再和他通话了!说多了传帮了!"

"黑人团三营!?"谢志涛同样皱着眉头,抬头看了看身旁的康健。

"这个是E连的!应该是黑人团的二营!"康健看着满脸疑惑的谢志涛。"那就是说……"

"那就是说起码得有两个营?"谢志涛的脑袋嗡嗡了起来。面前七八个黑人士兵的尸体和三个黑人俘虏就在这活生生的存在着。

"到底有没有这个黑人团啊!"扬帆小心的整理着缴获的几部步谈机和电台。

"到底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那个人民军的狗屁团长在哪?再走我们就进熙川城了!"区翔在汽车上冲谢志涛问到:"我们还进去吗?"

"先回去!好好审问审问俘虏再说!"谢志涛也打不定主意了!决定先回去把俘虏问明白再说。

"发财了!发财了!"丁建伟从汽车那边跑过来。"我们发财了"

"你又拣到啥好东西了?"康健从三、四个黑人俘虏面前走过来。

"这个!"丁建伟把手里的东西展示给大家看!

"巴祖卡?打仗还带乐器?"扬帆抬头瞄了一眼!又低头继续整理缴获的步谈机和电台。

"巴祖卡火箭筒!我们这次不用怕坦克了!"丁建伟乐的嘴都撇到腮帮子上去了!"哈哈哈哈哈!"

"别乐了!再乐都赶上它的口径了!小心把嘴咧开了!"康健虽然对火箭筒很感兴趣!但是还是更关心黑人团的事情。

"撤!带上尽可能带上的装备!"谢志涛郁闷的背上挺机枪,扛着一箱子子弹调头往北走去。

"肯定是娘家打熙川的时候没有这个团!但是眼前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啊!"

丁建伟让区翔带着李羽尘扛着几箱子火箭弹走在前边,自己回头看看车上还剩下不少的弹药那个心疼哦。没有办法!忍受有限!每个人带着一个背包还得扛着弹药就十几个人!那可是几乎够全分队每人一身的好东西啊!

光顾着想着心疼东西了,丁建伟不知不觉中落在了小分队的后边儿大概70多米的位置。

"下次一定多带点人来!这东西不花钱不走帐当然越多越好!打着过瘾!"丁建伟还在算着自己的小九九,突然感觉脑后一疼,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几个人从路边快速的跑出来,把丁建伟捆结实以后架着跑进了树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