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名侦探 第四回 楔子

jacky7911 收藏 2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0/[/size][/URL] 在结识孔秋和陈敬东之前,我的生活平淡如水。 从小我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家听家长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家长和老师经常引用周总理的名言,让我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于是我带着神圣的使命感,”听话”地读完了大学。毕业那天,我仰望着五星红旗心潮澎湃,琢磨着下一步终于该轮到听党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0/



在结识孔秋和陈敬东之前,我的生活平淡如水。

从小我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家听家长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家长和老师经常引用周总理的名言,让我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于是我带着神圣的使命感,”听话”地读完了大学。毕业那天,我仰望着五星红旗心潮澎湃,琢磨着下一步终于该轮到听党的话为人民服务了。

我的简历化作漫天花雨,纷纷洒洒投向用人单位。无奈对方接暗器的功夫更加了得,一封封求职信挟着劲风发射出去,统统打进字纸篓里。有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我的一腔报国热情被现实迅速冷却,开始慨叹生不逢时,命蹇时乖。

我赶上的是一个大学生成为垃圾的时代。狗娘养的扩招制度让大学生们毕业即失业。我们疯狂地投递简历,救活了好几家濒临倒闭的造纸厂。造纸厂当然要配污水处理公司,科学发展观嘛,要讲环保,讲接轨的。污水处理公司进行国企改制,又成为私人产业,造就了许多新时代的经济英雄。经济英雄们为了赎买自己的罪恶,拔下一根比我腰还粗的汗毛捐助给希望工程。十几年后,受益于希望工程的孩子成为新一代大学生,高高兴兴上大学,平平安安待业去。一个循环就此完成。

想明白了失业率狂高与GDP狂长之间的矛盾,我的心情好了一点。不过这个狗屁循环理论于现实生活却是毫无助益的。理论我肚子里多的是,每个大学生说起理论来都一套一套的,但是理论当不得吃,也当不得穿。眼下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是:毕业以后我住哪儿?

就在我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一个苦海明灯出现在眼前,那就是房屋中介。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顺着这盏明灯的指引,刚被赶出寝室的我来到了学校附近的贝壳街221号公寓。就是在这个公寓,我结识了本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孔秋和陈敬东。

孔秋和陈敬东是传说中的”校漂”一族。和我一样,也是毕业以后找不着工作,寄居于学校附近等待机会的苦命人。我们有相同的年龄和相似的际遇,一起同居自然方便许多。

“同居”这个词本来并不暧昧,但人民群众的语言是活的,用着用着就暧昧了。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管崇拜者不叫崇拜者,叫”粉丝”;管重婚不叫重婚,叫”包二奶”——头一回看见”包二奶”这个词,孤陋寡闻的我望文生义,直接理解成胸罩,委实脸红了一阵。鉴于中国语文的这种暧昧性,我必须首先郑重声明:我们三个人都是男性,纯爷们。

头回见面,两位纯爷们对我表示了真诚的欢迎,这种真诚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因为我的到来,房租多了一个人分担,经济压力得到了大大的缓解。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会对我不热情。

“我叫孔秋,秋天的秋,不是山丘的丘。我的名字跟孔圣人同音不同字。可千万别混淆了。早些年我因为这名字一直被人称为孔老二,心里很是不爽。这两年稍微好了点,孔夫子翻身农奴把歌唱,我也就跟着解放了。”孔秋大大咧咧地说道,豪爽的性情溢于言表。

“你好,我是陈敬东。以后大家就在一起住了,彼此多照应吧。”陈敬东性格稳重,话语不多。

“知道他为什么叫陈敬东吗?”孔秋主动帮着陈敬东介绍,“他爸爸是毛主席的铁杆粉丝。起名的时候取的是敬仰***的意思。他爸爸可不是俗人,经常上电视,没准你还见过——太极拳知道吧?”

“知道,上学的时候体育课教过。”我回答道。

“那是杨式的简化太极拳。太极拳分好几派呢,杨式是一派,相当于南少林吧,属于分支。真正的少林本院……”孔秋语带神秘,”……和张三丰没多大关系,本院是陈式。不瞒你说,敬东同志就是陈式太极拳的正宗传人。别看他个子不高,块头不大,内功可是相当了得。一拳打出,方圆百里之内,无论人畜虾蟹,苍蝇跳蚤,通通化作飞灰……”

“哎哎……打住吧。方圆百里太夸张了啊,您说的那是原子弹。别吹了,我谢谢您。”陈敬东挥挥手,打断孔秋的说话,转过头对我说道,”孔秋说话一向三分真、七分假,你别信他的。功夫我是练过一点,小时侯家长逼的。不过是个皮毛而已,没他说的那么玄乎。”

我是刚从简历堆里爬出来的人,奴颜婢膝的毛病一时半会改不过来,面对武林高手尤其心虚。听了二位的介绍,忙带着无比崇敬的语气说道:”小弟有眼不识金镶玉,不知道两位一个是孔子后人,一个是太极高手,实在是失敬失敬。小弟学历史的,名叫周汉明,周朝的周,汉朝的汉,明朝的明。”

孔秋和陈敬东脸上显出诧异的神色。看得出来他们认为我的名字有点怪。其实这里面是有渊源的。我祖上世代耕读传家,文风颇盛,光绪年间还出过进士。大小也算知识分子家庭,起名字的时候自然要区别于一般劳动人民,要有文化气息,有传统特色。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其实我除了姓名,还有字和号。本人字尚古,号解味道人,平生没有别的嗜好,唯读书而已。书读得多了,难免有点迂腐,说话的语法也不大正常。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我明明一身学者型气质,无奈世人愚痴,这种气质经常被歪曲成”闷骚”。荒唐嘛,闷则闷耳,何骚之有?不光不骚,简直是正经地一塌糊涂。要不是太过正经,以至于不肯在面试的时候自我吹嘘,我怎么会混到今天这个份上。

唉,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自怨自艾也于事无补。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像我这样的人才,假以时日,一定会找到大展鸿图的用武之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