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狼王 (四) (四)

火山王 收藏 2 1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9/


(四)

郝铭传当天晚上到了县衙张余三那里见了龟田说道:“太君,我收到情报,共产党指使无极会的狼王要来挑战太君。这个狼王很厉害,熊瞎子就是被他打死的```````”

话没说完,龟田狂妄的打断“好,我就是要让支那人见识一下大日本武士的厉害。我明天打倒他,你给我捆好,后天我亲自砍掉他的脑袋。哈哈哈``````”

“是是,一切听太君的安排。为了太君的安全,我明天加双岗,先使点计谋,保证让他被皇军打倒,让他插翅难逃!”郝铭传谄笑道。

龟田听完翻译后说道:“我们大日本皇军敬重的是堂堂正正的武士,你们这些支那人不行。明天比武前,你们不准用阴谋诡计,一切要照我的安排,否则通通枪毙!”

“是,是。我是担心皇军的安全,您知道我是忠心给皇军办事,上次皇军攻打潮水,我只有一百来条枪,可全体出动,在六十堡拖住了去支援的沈伯祥部``````”郝铭传话又没能讲完,龟田不耐烦的打断“你的功劳皇军知道,会奖赏你的!”

郝铭传出了县衙骂到“操你妈日本鬼子,不识好歹,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老子”柳滨插话问道:“大哥,明天怎么办?”

“明天你多带几个心腹警戒,把面子上的事搞好,日本人赢了抓王朗,日本人输了放王朗走。乱世呀,想吃香的喝辣的要多几个心眼!”

“高,大哥你就是高”柳滨真心的拍着马屁。

郝铭传确实狡猾,在六十堡稀里糊涂和国军沈伯祥部打了一场,死伤几个人。可是对日本人说拖住了增援的国军,对老百姓说是国军不让去增援,两面卖着好。

消息象风一样快,王朗要来挑战龟田的事,好多百姓都知道了。第二天头半晌龟田一摆好场子,老百姓围了上去,比平常多了一倍。是啊,日本人在自己祖宗的牌坊前摆擂台,蓬莱人早就看不惯了,可是自己没有那个本事打擂。这回有自家的好汉出头,哪有不来捧场的道理?

王朗这时在画河对面的拉面馆里,吃了两碗蓬莱阳春小拉面和伙计聊着天。近十点钟,店伙计说道:“哎-伙计——没事改日再来聊;今天狼王要挑战日本鬼子,我们要早早关门,去看狼王怎样收拾日本鬼子的!这样的事,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摇旗呐喊还能尽点力!”

王朗笑着走出去混进了人堆。

一个百姓说“狼王不知能不能来,这两天每天都有好汉折在这个日本人手里。这两个日本人的确厉害,不是狼王还真不敢说弄得了他们”另一个百姓说道:“不一定来,听说郝铭传和狼王是把兄弟,日本鬼子的场子是郝铭传看的,狼王能让郝铭传得罪日本人?”旁边有个教书先生模样得人说:“未必,郝铭传说狼王是他的把兄弟,狼王可没有说。”

人们在议论着,场中的翻译说道:“大日本皇军说了,在蓬莱再摆擂三天,能赢太君一招半式的赏十块大洋。太君说了,早听说中国武术门派众多,历史渊源,通过这几天比试知道,中国武术根本不值一提,只是徒有虚名。太君说了,太君是大日本合气道高手,只要向太君磕三个头拜师,太君会收他为徒教他正宗的大日本国术。”

人们纷纷议论着,有的说:“真不要脸,我倒要看看哪个不要祖宗的会去拜师!”还有个问:“他们是什么道?”有人回答:“放屁道!”引起人们一阵哄笑。还是那个教书先生说:“这个翻译也是忘尊典祖的东西,他是个高丽棒子。朝鲜被日本占了,不在自己国家想办法打日本,倒给日本人当狗来中国撒野!”王狼听到了这些,慢慢向前挤去。有个老百姓问:“这个高丽棒子和日本鬼子怎么身上披着麻衣,头上都带了孝,孝带中间还带个红点?”另一个说道:“这你都不懂,他们意思是他们是拿出死了爹得劲头和你拼命,那个红点是说他们是当真的死了爹,头都磕破了!”

王朗走进了场子,说道:“你们日本人的武术是从中国学的,今天竟敢到老师家里耀武扬威,可见你们真是忘恩负义的畜生。我今天就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

翻译说道:“报上名字;想和日本皇军比武要先过了我这一关!”

“你个高丽棒子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王狼刚听说他是朝鲜人,这么一说,揭了这个翻译的底,这个翻译脸色一红,怪叫一声,抬脚从王朗头上向下斜劈,脚一沾地双脚连环踢出。王朗侧身错步避开,那翻译回身又是一个鸳鸯脚。

王朗躲过站稳拿稳架势后,心想这个高丽棒子出脚够快的,要是拳上的功夫也是这样,自己可不一定对付得了。那翻译在王朗的门户外蹦蹦跳跳脚下像按了弹簧,看到王朗不动,怪叫了一声右拳击出,接着右脚袭来,瞬间又是三脚踢出。

王朗这时明白了,这高丽棒子就是脚快了一点,拳上没有啥功夫。要击败他太简单了,果然这次照面,王朗稍露破绽,翻译两脚腾空向王朗头部踢来,王朗低身一让,进步贴身一个肘击在翻译的臀部。翻译失去重心,落地时摔倒,翻译手一撑地鹞身而起,王朗没让他再蹦蹦跳跳,贴住一个过肩摔,翻译这次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王朗嘴里念着“玉环步、鸳鸯脚”重击在翻译的身上,最后一个鞭腿,正中翻译的面部。将翻译踢的一个后空翻跟头趴在地上,断了气。

王朗向龟田招招手,龟田站起来说道:“支那勇士,报上名来,皇军希望认识你是谁?”

那个教书先生把话翻译了,旁边的观众问:“王朗怎样说的?”

“还没说话呢!”教书先生说道。

王朗听龟田唧咕了几句话,没有听明白。以为日本人在骂他心里有点恼火,说道:“操你妈的,八格牙路!”王朗不懂日语,但是知道日本人常在中国说的骂人话,照着说了句。

教书先生翻译说:“王朗说了,操你妈的,滚你个祖宗日的!”围观的百姓哄的一声笑了。

龟田面色铁青,“呀”的一声怪叫,扑了上来,王朗沉着的迎上去。

合气道不过是空手道的一种,从中国偷学点气功加了进去就觉得非常了不起。这种工夫因为日本人个子矮小(俗称“萝卜头”),马步较大,发力幅度很大,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只能对付三十年代吃不饱肚子的农民。中国武术中任何一个门派,用摔法、低鞭脚,四两拨千斤等招法,几招之内都可以把东洋倭贼打残废。

王朗所练的是流传在烟台地区正宗的太极梅花螳螂拳,与一般拳法不同,这个拳法是明朝万历年间陕西淳化人王文成所创。他先习少林拳,后娶山东莱阳梅花拳传人之女赵氏为妻,拜访河南陈家沟太极名师陈王庭,学习了易理、经脉的奥义,后又得朋友赠送的狸猫拳谱,看螳螂与鸟、蛇争斗,从而悟出的拳法。讲究展转腾挪迅速,窜纵直往,臂疾如猿。手、脚、头、肩、肘、膝、臀、髋均为伤敌的力点,加上钩、搂、挂、粘、缠等内家劲法,刚柔结合,有八长八短之妙,瞬时象风摆杨柳,可突变弹弓飞丸之奇。

王朗和龟田接手几个回合,便知道龟田不是对手。可是看到龟田先前坐旁的八仙桌上放着一把武士刀,不由得想试一下龟田使倭刀的本事。避过龟田的一个辟掌,闪到龟田的身后一脚踢在龟田的臀部,龟田踉跄着将八仙桌扑倒。果然,恼羞成怒的龟田抓起倭刀。龟田先是一个反刺,他是怕王朗趁机攻击,接着转身高举倭刀“呀”的一声冲王朗奔去,好象是力劈华山的招式(反正是偷学中国的皮毛),当头劈下,看到一刀劈空接着变横刃向王朗胸部切来。王朗这次没有客气,贴身上前,双手把住刀柄,象是羚羊挂角,把龟田腾空仰面摔在地上。接着一推一转,将倭刀夺下,一手折腕将龟田翻转身,一脚踩住颈部,将倭刀插在龟田的眼前说道:“磕三个响头,喊三声中国爷爷,我饶你不死!”围观的百姓大声喊好。龟田是听的懂中国话的,不会说,叽咕了几句鸟语。围观的那个教书飞快的翻译了“敢侮辱大日本皇军,我一定将你大卸八块!”

这时郝铭传的二狼兄第柳滨急了,他知道江湖切磋比试出手没有留情的,只有一死或一方残废才能了结恩怨。王朗打死龟田也就罢了,可别想着活捉龟田,捉了龟田可麻烦了!这时王朗哈哈大笑几声说:“死不改悔,我成全你!”说着向龟田背上击了三掌,松开手,提起五尺长的倭刀双手发力,‘啪’的一声折断,扔到了龟田的面前,接着向人堆里闪去。人群围了上来将王朗掩护起来。“好汉子!”“他是狼王!”“蓬莱人的好汉!”人们称赞着``````

柳滨看到龟田嘴角流出鲜血,知道事情回到轨道,马上拔出匣子枪朝天‘当、当’两枪喊到“抓住他,抓住打伤皇军的凶手!”人群炸开了,柳滨的马弁心中有数,胡乱开着枪,任凭人群四散逃走,嘴里吆喝着关城门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