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独狼 正文 第十六章 送别

找爱的人 收藏 7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2/[/size][/URL] 当我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是彻底的亮了。陈丽此时也睁开了眼睛,看我已经坐了起来,她便将脸转了过去。然后伸手将贴身的衣裤拿进了被子,在里面捣鼓了一阵后,这才坐了起来,而此时我已经从洗漱间出来了,见她还没有下床,我便催促到:“喂,小姐,你的动作是不是也太慢了点啊。快点啊,今天上午可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2/


当我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是彻底的亮了。陈丽此时也睁开了眼睛,看我已经坐了起来,她便将脸转了过去。然后伸手将贴身的衣裤拿进了被子,在里面捣鼓了一阵后,这才坐了起来,而此时我已经从洗漱间出来了,见她还没有下床,我便催促到:“喂,小姐,你的动作是不是也太慢了点啊。快点啊,今天上午可以陪你购物,钱我出,下午你陪我去参加我那个战友的葬礼,晚上去我家吃了晚饭后,再送你回去啊。”见我这么说,陈丽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好了啊,我知道了,不过我要先和家里说下啊,毕竟我一个女孩子一个晚上没有回家,家里不担心才怪啊。”


正说着,陈丽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家里来的,便立即做了一个手势让我不要说话,然后就听见陈丽说到:“喂,妈,什么事情啊?哦,我昨天晚上喝多了点,所以就睡在了女同学家里了。他啊?没有啊,不过我今天不回来了。对,上午他陪我逛街,中午就在外面吃了,下午要他他去办点事情,晚上去他家见他的父母啊。恩,我知道了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拉,恩,就这样啊,挂了啊。”说完,就见她急忙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当她收起电话的时候,发现我站在那里捂着嘴是一脸怪笑的表情。


见到这里,陈丽故做生气的说到:“笑,笑什么笑啊。我接我母亲的电话就那么好笑吗?”


听她这么说,我继续笑着说到:“女同学,我在想这里除开还有女的吗?我没有做变性手续啊。”说完,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见我笑的这么开心,陈丽走到我面前说到:“就是你,我这是第一次欺骗我母亲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去洗漱去了啊。”说完,她便离开了卧室朝洗漱间走去。不过在里面没有待多久,就见她已经收拾好了,在看了一下房间是否还有拉下的物品后,陈丽便挽手和我离开了房间。


刚到楼梯口,就听见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号码,知道是弟弟宋羽打来的,便接通了说到:“什么事情啊?”


那边先是笑了下,然后说到:“哥,家里让你下午回去。说是为了你工作的事情和你商量。”


听到这里,我立即感觉头大了啊,不过我在思考了一下后便说到:“弟弟,你等下回家和我父母说下,就说我晚上一定回来,下午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啊。好了,就这么办吧。”说着,我立即把电话给挂了,陈丽此时似乎想起了还不知道我的号码,便把我的号码给要了过去,而我也将她的号码保存在手机里。


出了宾馆,我才发现时间已经是快中午了,我便和陈丽商定先去吃中饭,然后逛到下午三点在去参加我那个同事的葬礼,随便找了一个小饭店吃点了东西后,就算是自己的中饭了。然后陪着她先是逛了几家超市,然后就是几条购物街,最后是步行街,把我走的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样,现在我才深深理解到陪女人是一个多么麻烦而又负责的工作啊,这比我们搞侦察要复杂的多啊。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便对陈丽说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吧。”


听我这么说,陈丽没有说话,便点头把刚拿在手里的商品又放了回去,然后和我一起打车来到了殡仪馆。


肃穆的殡仪馆内不断传出哀乐,从我们进入殡仪馆门口开始,陈丽就感觉到这不是一般人的葬礼,陈丽便小声问到:“过去的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多警察都来了啊,看来这家伙的身份还真不一般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便立即说到:“这人是我师傅,也是我在前个案子上的搭档,她是为了她自己家的案子而牺牲的,因为这个案子,她全家都没有了,而她似乎已经想到了这点,而我则很幸运的成为了她的财产继承人。”


听到这里,陈丽立即敏感的问到:“男的还是女的啊?”


我知道这个肯定是瞒不住的,便说到:“是个女孩子,叫赵怀,我一直叫她为赵姐。”


见我这么说,陈丽似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而是很平静的说到:“如果她在,我一定也叫她一声赵姐啊。”


来到大门,有一警察拦住了我和陈丽前进的脚步,在检查过我的证件后,这才让我和陈丽走了进去。一路走过去,两边都是青松翠柏,一条不宽的水泥路直通殡仪馆的礼宾堂。来到礼宾堂门口,见我来了,李队长将两朵白花和两块黑布做成的臂袖让我和陈丽带上,走进去后,发现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来了,这其中也包括了我弟弟宋羽。彼此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毕竟那种环境下,谁也没有心情去说话,就更不要说开玩笑了。


此时我突然看见王将军正在那里看着我,我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但是脸上并没有笑容,我突然意识到我失态了,在这种场合是不应该笑的,至少现在的这种环境下是不能笑的。正当我准备走过去和他说话的时候,主持人却宣布仪式即将开始,要大家都站好位置,而我则站在了中间靠左的一个位置上,而陈丽则站在了我的右手边。


当主持人宣布仪式开始的时候,整个会场顿时安静了,音乐在这一颗也停止了。所有的人在听到主持人宣布默哀三分钟的时候,纷纷把头低了下来。而我头低下闭上双眼的时候,我的泪水在这一刻从眼睛中滑落了下来。而我的大脑此刻正变成了一部放映机,从我见到她第一眼,到最后她送我出家门时最后所留下的音容相貌,就如同一部不会结束的电影一样,始终在不断的放映着,而心里则有一种隐隐做疼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此刻我的心情,但是我知道赵怀的死对我的打击确实很大。也许从这一刻开始,我将彻底改变自己,或许是了她而去改变自己。不管怎么说从这一刻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邓志将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当默哀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大声宣布到:“第二项领导宣布给予赵怀的奖励。”


这时就见王将军大步走上主席台,然后大声宣布到:“根据公安部决议,现授予赵怀二级公安英模称号,此命令从发布之日起正式执行。”


听到这里,会场上响起了一阵掌声,王将军离开了主席台后,那个主持人继续宣布到:“第三项,生前战友讲话。有请赵怀生前搭档邓志同志上台讲话。”当我听到这个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会在她的葬礼上讲话,我一点准备也没有啊。见没有人动,主持人便再次大声宣读了一次,而我周围的人,包括陈丽也都小声的提醒着我。此时的我才意识到,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走上那个主席台。于是我便故意放慢脚步,而脑子里则不断的思考着我该怎么去说这个话。


这条不长的路终于走完了,而我脑子里面则始终无法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发言稿,我也开始感觉到自己有些急了,而脑子在这一刻也变的很乱,如同一团乱麻一般。不过很快我便先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在略微整理了一下大脑后,我便开口说到:“在这里我只能说很抱歉,因为事先没有人告诉我今天会要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来代表大家说几句。我和赵怀从认识到她离开最多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她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搭档。此刻我的脑子很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大家和我一起合唱一首歌,我们一起送她一程,好了,我起个头:送战友,踏征程,预备~~~~~起,”


此时就听见下面的人跟着唱到:“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驼铃声~~~~,”唱着唱着很多人都哭了,随着歌声的延续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就只有哭声,而歌声则变的很弱、很弱。当歌最后唱完那一刻,我朝大家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说了一声谢谢后,便走下了主席台。


在走完全部的程序后,仪式最终在哀乐声中结束了。当我走出礼仪堂的时候,我先是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刚准备和陈丽一起回家,就感觉后面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去,见是王将军的秘书,我便开口问到:“刘秘书,有事情吗?”


刘秘书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回到:“将军找你有事情说,请你跟我来一下。”我点了点头,然后刚准备和陈丽一起走过去的时候,刘秘书却拦住了陈丽的去路然后说到:“将军希望你单独过去啊。”


听到这里,我停了下便说到:“陈丽,你在这里等一下啊,我就过来。”陈丽答应后,我便和刘秘书一起朝将军那边走去。


来到将军面前,他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说到:“晚上有可能会走,你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自己注意点就是。好了,你去吧,其他的没有什么事情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一样,似乎我在那里做错了一样,但是自己又确实不知道是那里出了错误,这确实让我有些疑惑不解啊。


从里面出来,陈丽见我满脸的疑惑,便问了一句怎么拉?我摇了摇头,顺嘴就说到:“没有什么啊,工作上的事情而已,你不要多问啊。”见我这么说陈丽似乎有些生气,但是此时的我却并没有往心里去,便和她一起离开了殡仪馆朝我家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