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军旅生涯系列之"谁说海军不紧急集合"

随风而逝810601 收藏 45 11120
导读:自当兵之日起,就听老班长他们吹嘘海军有多好,海军伙食好、军装好、海军还从来都不搞什么紧急集合。比起老陆和武警整天紧急集合,搞得人神经过敏,晚上睡觉都不敢把被子打开、穿着衣服睡觉要幸福多得去了。   本来我也非常赞同老班长们的说法,自我感觉良好。的确,我们吃的是12元一天的海灶,每天饭后一个水果。穿得是油光正亮的水兵皮鞋,每晚睡得是踏踏实实的安稳觉。从来都不用担心什么紧急集合。   然而,事无绝对。记得那是我当兵后的第7个月的某天晚上。当时,我已经分到培训基地某大队学专业。那个时期的我们主要任务

自当兵之日起,就听老班长他们吹嘘海军有多好,海军伙食好、军装好、海军还从来都不搞什么紧急集合。比起老陆和武警整天紧急集合,搞得人神经过敏,晚上睡觉都不敢把被子打开、穿着衣服睡觉要幸福多得去了。


本来我也非常赞同老班长们的说法,自我感觉良好。的确,我们吃的是12元一天的海灶,每天饭后一个水果。穿得是油光正亮的水兵皮鞋,每晚睡得是踏踏实实的安稳觉。从来都不用担心什么紧急集合。


然而,事无绝对。记得那是我当兵后的第7个月的某天晚上。当时,我已经分到培训基地某大队学专业。那个时期的我们主要任务就是学习舰艇专业知识。白天就和学生一样,到了时间就背着书包集合,到教学楼上学,定期还要考试,还有期中和期末的区别。除了早上起床后的出操,下午放学后有一个小时的军体训练外,我们几乎丝毫感受不到是在当兵。虽然,那个时候体能训练不多,也不是很累。但由于白天坐了几个小时(比上学可惨了,坐在那一动都不敢动。)加上要学一些以前从来都没有接触的东西。所以,还是有点累,到了晚上,晚自习完后,战友们洗完漱就立刻上床睡觉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我们是28个人睡一个不到二十平房的房间里,上下铺的那种。一个房间到了晚上什么人都有了,磨牙的、打鼾的、说梦话的、就差没有梦游的了!而我在家的时候就因为睡眠不好,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醒的那种。在那种“无奇不有”的环境中,我几乎很少能倒到床上就睡着。而且房间又没有空调,只有在过道上有两个时好时坏的电风扇。上海的夏天异常闷热,我常常是睡觉前,拿快毛巾带进蚊帐中。出汗了、就擦,擦了再出,出了再擦。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一直能捣鼓到深夜才能入睡。


那夜也是一个异常闷热的仲夏之夜。几乎没有一点风。虽然那两台破风扇吱吱做响的已经开到最大了,还是酷热难忍。那天好像是我写了一天的稿子(那时当大队文书,连我们教导员的年终述职报告,都是我帮着写。而我们教导员是我们基地最爽的一个教导员了,几乎什么事都没有,整天组织人打勾级。呜呜!)超累。破天荒的倒到床上就混混入睡了。睡梦中,我隐约听到了累死消防车警报的那种声音。如果换在平时,我估计马上就会睁开眼睛,甚至于起床到窗口看个究竟。可那天确实太累了。我也懒得起床了,心想可能是我们基地后面的民房什么的失火了。不管他了,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东西要写。可睡着睡着,好像有点不对了,渐渐的听见一些人的声音,而且夹杂着一些急促的脚步声,而那警报声音好像一直都在,仿佛消防车开进了我们房间一样。那时的我还没有想到其他,心中还想:“后面的民宅倒霉了,不知道是那家!火很大!消防车来的不停阿!真倒霉!都快困死了,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了,遇上这该死的警报!”。于是,我把小盖被蒙到了头上,虽然很热,但心想这样声音可以轻点了。可奇怪的事发生了。我蒙上盖被后,警报声音继续,而我们房间里也开始骚动了。似乎有人在下床(那种角铁做的两层铺,上下都会发出嘎嘎的声音。)我当时心中一惊,该不会是我们这幢楼失火吧!我连忙睁开眼睛,发现房间外走廊上的警报灯亮了,一闪一闪的照得房间内一下红一下黑的,房间里的好多战友都已经起来了。有的在穿鞋,有的在穿衣服、有的在打背、还有的在翻箱倒柜的找背包带。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失火,应该是紧急集合!晕!谁说海军不紧急集合的!我连忙起床,穿衣服。一边穿一边问别的战友怎么回事。战友们都说不知道,我边问边往房间外跑,拿鞋(因为我们都是年轻人,容易出脚汗,二十多号人的鞋放在房间里,估计蚊子都不会有!太臭了!所以,当时我们晚上都把鞋放在门口)。等我跑到门口,发现走廊上只有一双鞋了。而那双鞋放置的位置绝对不是我的,可没有办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穿上再说。可恨的是那双鞋比我的脚码要小。穿了足足几十秒才穿上。等我穿好鞋,回来连忙拿出放在床头的背包绳把被子一裹,一边跑,一边在路上整理了。(我表哥教我的!呵呵)。等我跑到楼梯口时发现,很多战友和我一样从各个房间里飞快的涌出来,有好多都和我一样在一边跑一边整理军装或者背包的。那样子超级滑稽,有衣服纽扣没有钮对齐,造成衣服上下错位的。有一只脚穿袜子,一只没有穿袜子的。还有一个战友更逗,嘴里含着帽子,一个胳膊拐着背包、一个脚连崩带跳的穿鞋。反正那天如果有纠察,我担保没有一个军容风纪可以不被纠的。


我们继续在下楼。跑到二楼就看见教导员和队长也刚从房间出来。卫生员在后面帮他们拿背包。队长一边跑一边还问教导员:“老冯,到底什么事阿?”“我也不知道!”这时广播响起“所有人员立刻到枪械库集合”。我一听当时就反应“妈的!该不会是打台湾了吧?”


等我跑出大楼,就看见其他各大队的营楼中也涌出了很多战友,大家都十分狼狈的向枪械库方向跑去。路上有个战友问我到:“兄弟,知道怎么了?该不会是打仗吧?”,我边跑边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往枪械库跑,估计是领武器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我的妈阿!真打阿!还真我碰上了?”


“别说了,赶紧跑吧!”


等我急急忙忙跑到枪械库门口时,发现那黑压压的最少站了几千人,而枪械库门口早就挑起了两个很大的灯,把枪械库门口照得如同白昼。这时,我突然发现枪械库的大门是紧闭的。这下,我心中略微放松了些。


这时就看见训练基地的一个干事拿着扩音器在那叫到:“个大队按照由东向西的顺序排列。最东面是一队”


“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司令同志,训练基地全体官兵集合完毕,请指示!”


“稍息”


“稍息”


“同志们,今天我们为响应上级领导关于抗洪抢险的重要指示,依据我们基地情况,临时组织了这次紧急集合。我们从警报拉响到集合整队完毕总共用了8分14秒。同志们啊!8分多钟啊!我们的速度太慢了,虽然我们从来都没有搞过紧急集合,事先也没有和队领导通气。司令部的意图就是检验检验看看我们拉动一次需要多久。可事实说明,我们的动作还是太慢了!相对与陆军来说,8分钟应该是一个正规师整体集合的时间了。而我们一没有装备,而不需要连动。居然也要这么久,希望各大队领导引起重视。完毕!”


“稍息!立正!司令员同志,请指示!”


“各单位带回,继续休息”


“是!各单位带回!”


“一队都有,向后转,跑步走!”


“二队都有,向后转,跑步走!”~~~~~!!


这时,我们在队列中好多战友嘀咕到“娘的,吓死了!搞了半天是个演习。我还以为打台湾了!”


“是啊!我也以为打台湾了!”


“幸亏我晚上睡得晚!呵呵”


“娘的!害我的鞋也穿错了!不知道拿的谁的了!”


“我的衣服也不对!”


大家在一片嘀咕中跑步回到大队楼。这时队长说道:“回去后,十五分钟内就寝。解散!”


大家一听,哦的一声涌上了楼。


回到房间,打开灯,大家都笑了!房间内一片狼藉。蚊帐掀起的,内务柜打开的,被单调在地上的、洗漱盆打翻的,什么都有。就像被小偷扫荡过的一样。不仅如此,战友各自看看各自身上的军装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有穿袜子的,衣服纽扣上下错位的、帽子太大压下来的。不知道是谁拿出了照相机,要求合影。我们大家都同意了!就这狼狈像拍一张。


拍完、整理、洗漱、熄灯、睡觉。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十分钟之前不是我们制造出的声音和混乱一样。


顺便说一下,我的鞋子后来找到了,我把那晚穿错的鞋放在门口,第二天,起床时,我去找,发现我的鞋子又回来了。哈哈!不管是谁穿了它一晚,至少,它又回来了。


这就是我5年军旅生涯中唯一的一次紧急集合!谁再和我说海军没有紧急集合,我和谁急!哈哈!


系列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