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剽窃何其烈?

qiujingwen 收藏 1 176
导读:[center]北大剽窃何其烈?[/center] [center]作者:林江仙[/center] 在全社会反对学术腐败的声浪一浪高高过一浪的情况下,为什么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北京大学,剽窃造假之风反而愈演愈烈?   先简单列举几起最近几年北大发生过的学术剽窃或造假事件:   1、 社会学系王铭铭剽窃案——此事曾被炒得沸沸扬扬,并且北大对其作了处理,免去了王铭铭的一些学术职务。   2、 社会学系蔡华剽窃案——此案比王铭铭案性质更加恶劣:蔡华在其法文著作《一个无父无夫的社会——中国的

北大剽窃何其烈?


作者:林江仙


在全社会反对学术腐败的声浪一浪高高过一浪的情况下,为什么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北京大学,剽窃造假之风反而愈演愈烈?

先简单列举几起最近几年北大发生过的学术剽窃或造假事件:

1、 社会学系王铭铭剽窃案——此事曾被炒得沸沸扬扬,并且北大对其作了处理,免去了王铭铭的一些学术职务。

2、 社会学系蔡华剽窃案——此案比王铭铭案性质更加恶劣:蔡华在其法文著作《一个无父无夫的社会——中国的纳人》中大量抄袭中国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以为国内学者一般不读外文著作,外国学者一般不读汉语著作,发现不了他的抄袭行为,但最后还是被人发现了。(见《西北民族研究》2006年第3期)。北大至今未对蔡华做任何处理,蔡华依然是北京大学人类学教授、博导,人类学教研室主任、北京大学人类学和民俗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人类学重点学科负责人。

3、 历史系教授何顺果剽窃案——何著《美国“棉花王国”史》抄袭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李道揆《美国政府与美国政治》的部分内容。北大至今未对何顺果做任何处理,何依然是北大历史系教授、《北大史学》执行主编、全国教材审定委员会专家。

4、 英文系副教授黄宗英剽窃案——黄著《艾略特——不灭的诗魂》大量抄袭Peter Ackroyd所著《艾略特传》。北大外国语学院已将黄宗英解聘。

5、 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刘晓为博士学位造假案——刘自称曾获欧洲南方天文台的博士学位,其实欧洲南方天文台根本不授予博士学位。北大未对此造假事件做过任何处理,刘至今依然是北大长江特聘教授,并于今年3月被任命为北大科维理天文与天体物理研究所副所长。


以上这些例子不过北大学术腐败的冰山之一角,其他更多、也许性质更恶劣的腐败事件依然被掩盖在黑幕中。即便对暴露出来的这几起事件,除了职位低微的黄宗英被解聘,算是做了严肃处理;由于王铭铭事件已是举国皆知,不得不做轻描淡写的处理外,对其他人根本不做处理。

北大剽窃、造假之风为什么会象越扑越旺的野火,北大校方为什么对这类事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视而不见还是熟视无睹还是故意包庇?

究其原因,一则北大校方怕公开后影响北大声誉,以致影响自己仕途;二则这股歪风的源头即在北大党委主要负责人身上,他们自己就带头剽窃、造假,上梁不正下梁歪。如十多年前,时为北大副校长的陈章良就带头剽窃过外国学者的成果(见《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1996年第4期李佩珊的文章《是英文问题,还是道德问题?》),陈章良不仅未受任何处理,后来还继续升官。

再如北大现任党委书记、贵为我党副部级高干的闵维方同志,在自己的简历上说曾任德克萨斯大学校长助理,其实他在校长办公室做博士后不过相当于实习生而已,他居然把自己升格为校长助理!如果闵维方同志是校长助理,那么北京市政府办公厅的秘书们都可以称自己是市长助理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闵书记敢自任校长助理,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傅军教授也就敢于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Harvard Fellowship, Harvard Yenching Fellowship”之类的东西当作“学术奖”,并称曾“执教于哈佛大学”——所谓“执教于哈佛大学”就是拿了助教奖学金,曾帮老师干过活而已。按照傅军教授的这个标准,所有拿了哈佛TA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都可以自称曾“执教于哈佛大学”——哈佛真可谓“老师满天下”啊。

最近发生的事更堪称学术腐败的“先进典型”:北大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北大***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夏文斌,2006年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公平、效率与当代发展》一书,其中至少有70%以上的内容是他2004年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走向正义之路》一书中的,增写部分又有大量剽窃,如整段整段照抄中宣部理论局组织编写、由学习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理论热点18题》一书,此外还抄袭了中央党校吴忠民教授和其他一些人的著作。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把《走向正义之路》的内容搬到《公平、效率与当代发展》一书时,所作的一些变动几乎都是把原本引用人家的东西,统统改成了自己的东西——去掉了原作者的姓名、引文前后的引号和脚注,如对原来引用的王锐生等好几位学者的著作就是如此。令人更不能容忍的是,这一本仅20多万字的小册子,前后竟骗用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十五规划项目”、“北京市社会科学出版基金”和“北大***理论研究中心的资助”,这是在赤裸裸地利用权力公然侵吞国家财产与人民的血汗!

北大领导对以上情况是因为太忙不知情吗?不是,是蓄意包庇!对夏文斌的剽窃、骗取基金的事,我曾于一年前就给北大党委书记、副书记等多位领导写过信,他们不但未对夏文斌的败德行为作适当的批评与处理,使夏文斌不仅还当着北大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北大***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最近还堂而皇之地成了教授、博士生导师(见《光明日报》2007年4月9日第3版夏文斌署名文章)。

在北大,行政和党务官僚高高在上,几乎控制着一切资源。北大党委书记有了一点“贵恙”,又是到美国,又是到日本,小病大治,小病大养,这得花多少钱?花的又是谁的钱?北大多少在国际国内知名的教授,哪一个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不比他大?有哪一个享受过他这样的待遇,生了病可以到国外去医治?

在北大,“学而优则仕”未必能做到,“仕而优则学”则一向贯彻得很好。原北大党委书记、前江苏省委副书记任彦申同志政工出身,最后也成了教授。夏文斌的顶头上司、原北大党委副书记、现北大***理论研究中心主任赵存生,本科毕业后一天书也没教过,一直做行政工作,在位时走政工系列给自己弄了一顶“研究员”的桂冠,快退二线前摇身一变居然也成了“博士生导师”。这还不说,赵存生早过了北大规定的退休年龄,还一次次延长,赖着不走,这样好不断按在职领高工资和津贴。不独赵存生,哪一个北大领导按他们自己的规定按时退休过?北大又有几个真正的学者能像他们一样?

无需更多事例了。事实表明,北大剽窃、造假之风越刮越盛,根子在北大党委党风不正,他们的行动与主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中央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他们已成了一个靠北大为自己捞好处的利益集团。

为了北大,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我亟盼党中央、国务院派人到北大来调查,同时也希望一切真正热爱北大、关心北大未来,同时又了解北大情况的人,实事求是地向中央反映情况,帮助党和政府把北大情况搞清楚,赶紧扭转北大当前的不正之风,并从北大发轫,逐步扭转中国教育界的不正之风。


【作者授权发文,欢迎转载转帖。】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