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往事----洗衣记

学会洗衣服是我新兵连的一大收获。18岁离家的我会炒几个菜,会做饭,会修自行车,甚至会用刷子刷鞋子,唯独不会洗衣服,而且从来没洗过。家里很早就买洗衣机了,所以用不着人工洗衣,而操作洗衣机则是我的特长。原来18岁之前我的衣服都是妈妈和洗衣机洗得。今天想来有点惭愧。


记得刚到新兵连时穿着作训服,那是在老家发的,这套衣服直到现在依然在家里放着。没想到的是这套衣服第一次穿就穿了一个月。1992年冬天的青岛除了经常看见的松树是绿的以外,基本上是土灰色的,风一刮就是满天飞沙走石。现在才知道那就是沙尘暴,只不过小一点而已。到青岛一个月以后,男女兵是能够分清了,但这二者之间也多了一个共同点——黑亮的军装。由于就只有一套军装,所以没得换,加上冬天虽然日头很大却依然很冷,所以衣服洗了也很难干。所以我们一直没洗军装,再说班长也没让换洗军装,谁也不敢向他提议。


有一天好像是领导来看望部队了,在他走后的那个星期六我们就被通知要把军装洗干净。现在想来是领导对我们的军容提出意见了。但在当时洗衣服对我来说是个无论如何无法克服的困难。天很冷,洗好的衣服只要放在脸盆里,2分钟后拎着衣服就可以带走脸盆。水房那张洗衣台上滴着水,脸盆放上去,一会儿就拿不下来了。热水当然是一种奢望,连喝的水都不够。新兵连3个月,我的杯子除了刷牙基本上就没沾过水。平时全靠吃饭的时候喝点汤,所以我的嘴唇很快就裂开一个大口子,再加上菜汤在伤口上染了色,至今我的下唇中间还有一道黑疤。


蓝军装成黑的了,怎么洗?最后向妈妈的同学,住在青岛的阿姨求救。阿姨接到电话,很快就赶来了,还给我带来了一些鱼块之类的海产品,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极大地改善了我的生活。看着我的衣服,她答应帮我带回去洗。第二天下午她把我的衣服送了回来,洗得很干净。等我以后在青岛待长了才知道,原来从她家到新兵连,在当时要倒3次车,花1个半小时。她家的收入很低,在当时那些鱼块也不是他们餐桌上常见的菜。至今我依然对此很愧疚,好在只此一次。


就在集体洗军装的那个礼拜六,我们第一次集体到李村镇上洗澡。那个澡堂在二楼,上午女的洗,下午男的洗,每周六开放。里面的设施让我不能接受,勉强能洗而已。于是我们由班长带队,排着队向李村镇走去。当时的装束是头戴棉帽,身穿一套棉衣棉裤,脚蹬一双黑棉鞋,身上斜挎着我们的军用挎包——红卫兵用过的那种。我们走在路上不断吸引着路人的目光,回头率至今没人能突破——100%。同时我们也听到了路人的小声议论:


“劳改犯吧?”


“不像,带队的是海军,不是武警。”


“那怎么回事呢?”


“不知道!”


这一点暴露了镇上居民对国防知识的缺乏。按照当时我们的装束,怎么猜也应该是志愿军而不是劳改犯,劳改犯都在胸前印有“劳教”二字,我们没有!其实我们和当年的志愿军也就是颜色不同,我们穿着一样的棉衣,只不过他们是土黄色的,我们是土蓝色的。


在经过洗澡游街的考验后,又一个考验迎来了——洗衣服!当时的内衣已经穿了一个月了。由于没有热水,晚上很少有人在冰天雪地里用冷水洗脚,加上由于天冷也很少出汗,所以脚也不用洗了。产生怪味是当然的,但都是如此,时间一长也就审美疲劳了。由于冷,被子太薄,盖上大衣依然不够,于是睡觉就经常穿着袜子。所以当穿了一个月的袜子要洗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已经硬了。洗这样的衣服,在当时的我来说就是灾难!幸好我的对床有一个来自山东荣成的小伙子,是个从小在家干活的孩子,他主动帮我洗了。而我只能在一旁看。不过我也留心学了怎么洗衣服。经他传授,我知道了洗衣服要先用洗衣粉泡一个小时左右——当时青岛的洗衣粉叫红花牌,很像老家的去污粉——然后放在水房的洗衣台上用板刷刷,领口袖口要重点刷干净,衣服的口袋和扣眼也是重点洗刷部位。于是我明白了,洗衣服就是先泡,再把整件衣服用刷子刷一遍。当年离开家的时候,妈妈给了我一套纯棉内衣,三枪牌的,好几十块钱呢,我穿着一直很得意。这样洗过两次以后,领口已经比腰围都粗了。这套衣服至今仍在家里的衣柜里,我的体重比新兵连时增加了70多斤,但仍然无法穿它。估计这辈子也穿不了了。


那天洗完衣服以后,发生了很意外的事情,就是不少新兵找不着自己晒在外面的军装了。尤其是我们那些老乡,大概都没想到军装还会被偷,于是就被现实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我很庆幸,衣服让阿姨洗了,否则我也和他们一样。从此以后,洗完衣服又多了一项营生,就是拿个小马扎看衣服。


在后来新兵连结束以后,我依旧留在训练队学习报务技术,直到 1993年7月离开那里。在新兵训练的这半年多时间里,洗衣服终于被我克服了,还洗过两次被子,只是缝被子的事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学会。再后来,我看到有女兵在洗衣台上用搓板搓洗衣服,心想她们洗衣服的水平比我们高,她们的办法也一定比我们的强,于是自己也开始在上面搓。没想到第一次搓板生涯居然是搓在自己的手指头上,还搓出两个大口子,血流不止。


不过我是聪明的,喜欢动脑子想问题。我仔细想了整个搓衣服的过程,终于解决了操作中的问题。从此搓衣板成为我的必备物品,从青岛到我求学的南京,再回到青岛,我都会备着这个宝贝。


如今搓板已经成为了过去,洗衣服也成了老婆的工作,我又回到了不洗衣服的状态。回想起来,我的洗衣经历是这样的:18岁以前由妈妈和洗衣机洗;18岁以后30岁以前由别人洗再过渡到自己洗,由用板刷刷过渡到用搓衣板搓再到后来学会用手搓以免伤衣物;30岁以后开始由老婆和洗衣机洗。好像这也是轮回。因为老婆又会变成别人的妈妈,别人还会一如当年的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