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苏德第一狙击手之间4天的猎杀较量

chenxu_52 收藏 18 20779
导读:“我们遇上了一位非同一般的德军狙击手;我断定敌人就藏在那块废铁板下;我立即瞄准他的头部扣动了扳机。他向后倒了下去……” 2001年,由英国曼德雷公司制作、美国派拉蒙公司发行、耗资8000万美元的影片《决战中的较量》(又译《兵临城下》)在当年的柏林电影节上一炮打响,随即在全球热映、票房成绩骄人,并掀起了一股“二战片热潮”。该片情节的主线是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神枪手瓦西里与号称“德军第一狙击手”的柯尼格少校之间进行的一场殊死较量。然而,关于影片中这场苏德第一狙击手之间的对决却引发了几点疑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遇上了一位非同一般的德军狙击手;我断定敌人就藏在那块废铁板下;我立即瞄准他的头部扣动了扳机。他向后倒了下去……”


2001年,由英国曼德雷公司制作、美国派拉蒙公司发行、耗资8000万美元的影片《决战中的较量》(又译《兵临城下》)在当年的柏林电影节上一炮打响,随即在全球热映、票房成绩骄人,并掀起了一股“二战片热潮”。该片情节的主线是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神枪手瓦西里与号称“德军第一狙击手”的柯尼格少校之间进行的一场殊死较量。然而,关于影片中这场苏德第一狙击手之间的对决却引发了几点疑问。


影片中的瓦西里确有其人,其原型就是卫国战争时期苏联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瓦西里·扎伊采夫 (VassilyZaitsev)。扎伊采夫出生在乌拉尔山区,从小就跟随祖父学习狩猎技巧,练就了一套超群的枪法。不过,要想成为一名狙击手光靠枪法准是远远不够的。合格的狙击手必须拥有超凡的勇气、毅力、耐心、镇静、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快捷的反应,时刻准备完成艰巨的使命。


扎伊采夫不仅具备所有这些条件,而且还拥有十分高超的隐蔽技巧。他有时伪装成布满苔藓的石块,有时躲进捆扎起来的谷堆,有时藏身于一截烟囱之中。因此,不光德军士兵,甚至连他的战友有时候都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1942年9月,已经开始了1个月的斯大林格勒战役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苏德双方对斯大林格勒市内的每寸土地都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扎伊采夫就在此时被编入了苏联红军第284步兵师,隶属于由崔可夫中将指挥的第62集团军。10月,扎伊采夫所在的班奉命消灭一个德军炮兵观察哨所的观察员,德军炮火在他们的指引下对苏军防御工事和火力点构成了巨大威胁。经过艰苦的潜伏与漫长的等待,扎伊采夫终于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扎伊采夫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引起了所在团指挥官梅捷廖夫中校的注意。他亲自授予扎伊采夫一支带瞄准镜的莫辛—纳干狙击步枪,并要求他负责训练枪法好的士兵组成狙击小组,专门猎杀德军军官、炮兵观察员以及所有零星出没的德军士兵。此后,扎伊采夫越战越勇,曾在10天内接连射杀40名德军。在整个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他取得了击毙149名德军的战绩。至二战结束时,他总共消灭了400名德军。苏军政宣部门将扎伊采夫的事迹广为宣扬,极大地鼓舞了苏联军民战胜德国法西斯的信念。


相比之下,影片中的柯尼格少校在现实中是否存在却令人充满疑惑。首先,苏军政宣部门曾先后使用过两个名字来称呼被扎伊采夫击毙的所谓“德军第一狙击手”。出现得比较多的是欧文·柯尼格(ErwinKonig)少校,但在部分资料上又将其称作海因茨· 托瓦尔德(HeinzThorvald)少校。这到底是两个根本不相关的人,还是同一个人而其中一个名字有误呢?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名字都是当时极为普通的德国人名,会不会是随意编造出来的呢?


其次,根据苏军的资料记载,他们最早是在对一名德军战俘进行审讯时,从其口中知晓德军派遣了措森 (Zossen)德军狙击手学校最高教官柯尼格少校到斯大林格勒前线来对付扎伊采夫的。所有这些都是苏军的一面之词,实际上寻遍德军有关斯大林格勒战役参战部队的记录,都无法找到欧文·柯尼格少校或者海因茨·托瓦尔德少校这两个名字。


最后,根据扎伊采夫自己的战斗日记显示,他在击毙敌方狙击手后,通常会检查尸体并取走其使用的武器。但是在其战斗日记中从未提到过柯尼格少校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过击毙德军少校军衔狙击手的记录。


军事作家艾德里安·吉尔伯特(AdrianGilbert)在其所著的《狙击手》一书中披露了大量瓦西里·扎伊采夫在战后的回忆。其中,扎伊采夫对自己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与一位德军一流狙击手进行的战斗是这样叙述的:


“……那一回,我和朱里科夫搭档,莫洛佐夫(Morozov)和舍伊金(Sheykin)搭档,我们两个狙击小组奉命到红十月兵工厂附近执行任务。短短两天之内,莫洛佐夫牺牲、舍伊金身负重伤,他们俩都身经百战,曾经干掉过不少德军狙击手。但这一回,他们连敌人在哪里都没发现就被击中了。我立刻意识到我们遇上了一位非同一般的德军狙击手。


我和朱里科夫花了大半天时间一动不动地趴在伏击地点,细细地查看周围的环境,试图找出敌人身在何处。从先前莫洛佐夫和舍伊金中弹的情况分析,敌人应该在我们的正前方。我反复观察前面的情况:左边是一辆被击毁的坦克,很难隐蔽;右边是个碉堡,但枪眼已经被堵住了。在它们当中有一大块废铁板和一堆碎砖块,敌人会藏在这里吗?如果换了是我,一定会选择这里。但那块废铁板已经在那里整整两天了,难道敌人不用更换伏击地点?还是我的判断有误?为了试探一下,我用木棍撑住手套伸了出去,手套当即被一枪射穿。从弹孔上可以看出射击位置就在对面,我由此断定敌人就藏在那块废铁板下。


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把敌人引出来。由于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我耐心地等待天黑后进行转移。在此期间,我仔细琢磨着对手:他的伪装相当出色,枪法也异常地准,最与众不同的是他居然能在同一个伏击地点待上这么长时间。直到夜里,我才和朱里科夫悄悄地转移到另一处伏击地点。天亮后,整个上午我们纹丝未动。因为在阳光直射下,狙击步枪瞄准镜的反光会暴露我们的位置。等到午后,我们终于处于阴影之中,阳光直射到了对方狙击手的位置。在废铁板的边缘,我们隐约看到一道反光,好像是对方狙击步枪的瞄准镜。


就在此时,朱里科夫以十分老到的方法来引诱敌人:他把自己的钢盔缓缓举起,速度不快不慢,就像探出头一样。敌人迅即开枪射中了钢盔,在钢盔落地的同时,朱里科夫配合发出了一声惨叫。敌人终于上当了,他以为干掉了对手,于是从废铁板下露出了半个头想看看自己的战果。这正是4天来我期待已久的一刻,我立即瞄准他的头部扣动了扳机,他向后倒了下去……”


从宏观方面讲,早在一战时德军就曾成功地运用狙击手在阵地战中消灭了大量协约国士兵。纳粹疯狂扩军时,德军尤其是武装党卫军中就编入了一定数量的狙击手,只是二战初期“闪电战”的迅速胜利使得德军狙击手们英雄无用武之地。直到在斯大林格勒前线遭遇到苏联红军的大规模狙击战后,德军才开始组织自己的狙击手实施反狙击战,以恢复前线德军部队的士气。为此,德军特意从其他战线和后方调集了一批优秀的狙击手,专门负责猎杀像扎伊采夫这样的苏军狙击手。而且,苏军和德军都有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双方狙击手之间进行战斗的记录。


微观方面,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扎伊采夫的确消灭过不少德军狙击手。其中一些拥有高超的隐蔽技巧和精准的枪法,扎伊采夫曾经同他们进行过苦战。根据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扎伊采夫的搭档尼古拉·朱里科夫(NikolaiZulikov)的回忆,他们俩曾经遇到过一名相当难对付的德军狙击手,并与其进行过一场持续4天的战斗。


根据这两方面情况可以推断:影片中瓦西里与柯尼格少校之间的对决在现实中的确存在,它就是扎伊采夫与一名德军高水准狙击手之间的较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