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的日子

康浩 收藏 18 1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一直都有个想法,就是将自己当兵时的一些故事写出来,而在这里,相信很多人都曾有过当兵的经历,也有很多人回忆过自己那段历史。今天借这里的一席宝地,我也来说说自己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也算是重温那段难忘的经历。

新兵连的生活无疑是最艰苦的,现在想起来,那简直是对人体各种极限的折磨。我因为是工作后去当的兵,年龄要比班里的战友们大了很多,甚至比我那班长还要大。好在我学校时的各项体育成绩均很优秀,所以,我的军体相当的棒。

不过也出过洋相,刚到新兵连,年轻人都好勇斗狠,喜欢比试,当然是文斗。那时每天的军事科目结束后,晚上就寝前还必须再完成两个双百,就是100个俯卧撑和100个仰卧起坐。大家在一起就起哄,看看到底谁坐得最多。我也不甘示弱,和二班一个浙江永康的、一班一个河南安阳的兵斗上了。安阳的兵赢了俯卧撑,我赢了仰卧起坐。第二天新兵连搞军体测试,我躺在那一个仰卧起坐都做不了,肌肉也不疼,就是一点力都用不到那。那一班的安阳兵更好,直接就休息了,原因是胸部肌肉严重拉伤。

好日子不久就在魔鬼般的哨音中结束了。一日晚间,熄灯号响过,寝室里照例很快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大约凌晨1、2点,正值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骤然响起,终于来了,传说中的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狼狈不堪地冲出门口,东倒西歪的排好队。连长一旁掐着表,看着我们这群盔甲不全的逃兵模样,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你们这群猪,他妈的连猪都比你们跑得快,瞧你们这副怂样儿,不知道的还当老子带你们打了败仗呢。下次动作都他妈的给我快一点,别一个个都跟他妈的娘们儿似的,滚回去睡吧!

后来大约3、4点的时候吧,我们又被叫醒了一次。这回二话不说,集合好了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一处高地,一声令下,就地宿营。铺雨披、垫草席,有的地势好,碰到边上有树的还挂上了蚊帐。这一觉酣畅,不再有紧急集合,连长他自己也不轻松。早上一睁眼,才发现我们是宿在营区护城河边的圩堤上,原来我们昨晚15公里越野并没能跑出营区。后来听老兵说,我们营区原来是某坦克师的训练基地,营区有多大可想而知了。

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大约10公里左右,而且是白天,脚下看得清楚。跑回营房,简单漱洗后整队集合去吃饭。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在饭堂前的赛歌,哪个班唱的最响哪个班最先进去吃。那一般都不能算是唱,都是在喊,一个个声嘶力竭,我看用“嘶嚎”来形容似乎更准切一些。可惜了那许多好听的军歌。《打靶归来》、《咱当兵的人》……

此时,我一般是只张嘴不出声的,我怕糟蹋艺术。因此,我们班基本上总是最后进去吃饭,当然,多数情况下是无法吃得饱的,这也连累我们班长一块挨饿,他总是大发雷霆,可也没辙。他对我平时倒挺客气,可能是我年龄比他大,也或是他知道,将来考军校需要我帮他补习吧。

我们新兵连的连长似乎对搞紧急集合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0公里。要不就围着操场跑,直到他喊停。因此,每次紧急集合,我们都把背包打得结结实实,要不,跑到最后,就会见你狼狈地拎着散了背带的背包、光着丢了鞋子的脚,手里拿着碗筷、腰带、挎包等一些跑掉了又拣起来,怎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在跑。规定距离要跑完,跑不完不停;规定时间跑不到,继续,跑到为止,把我们一个个折磨得几乎断气。

军体训练是严酷的,共同科目是繁琐的。那时候征兵,要求是高中以上学历,但大多数兵其实还只是初中以上水平。有一次考试卷题,一本厚厚的教材,足足有一本《康熙大词典》那么厚的内容,每人上去任意抽取其中一个问题回答。大多数人无所适从,惶惶不可终日。我只看了两节,初略弄懂了两个问题,上去抽题。运气贼好,竟然是两题中一,当下朗朗作答,一挥而就。

由于军事素质、文化素质(不敢夸口,但我们连那时还没有几个是上过大学的)过硬,在我们新兵班班长被送去训练大队后,我被提升为新兵连二班班长。说是班长,还是一个列兵。三个月集训结束分下连队,我被分在一营一连三排九班。班长是个志愿兵,副班长是一个上士。要说老兵就数我们一连最多,光四个兜的志愿兵就有11个,一排长是一老志愿兵代理的,当时快转干了,九个班长也都是志愿兵,还有一个司务长也是志愿兵,一共11个。可这要搁二营,特别是五连,那是绝不可能的,他们那第二年提班长,授下士,第三年要么提干,要么走人,没转志愿兵的,也没见过中士以上的(事关部队机密,这里不细说)。

在部队的人一般都有过帮厨、养猪的经历。帮厨大家都挺乐意,因为可以改善伙食,养猪那就不一定了,除非你特别想进步。我没有养过猪,但去打扫过猪圈,那味道大啊,回来我楞是在水井边上洗了一下午。十一的天了,一桶一桶的井水兜头往下淋,怎么洗都觉得鼻孔里还是那厮的骚味。身上的衣服也是从里到外全部换下,整整一块新肥皂,全部用完。后来这事不知道怎么被连里知道,还专门在大会上给予批评,说是很批作风问题,这不扯吗,我就是不能忍受那味儿,干吗要上纲上线?不过由此可知,这部队里打小报告的还真不少。

我们是直属特种团,单独驻扎在外,营区外由壕沟将我们与世隔绝。壕沟窄处2、30米,宽处近100多米,中间蓄水,只有正门可供进出,平时双岗,等闲不得靠近。营区里老兵间流传着“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禅”的名谚。开始不信,没出半年,就觉得心里痒得不行。半年里真没见过一个女的,连军人服务社里都是后勤的男兵负责售货,这日子过的,干熬啊!半年后第一次出营门,天啦!见到女人的那一瞬间,我的眼睛都绿啦。至今也没人告诉我当时自己的德性,恐怕那副贪婪足以吞得下任何的美味,虽然当时我见到的第一个女性绝不会比“芙蓉姐姐”强到哪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