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二章 世界警察

yuertou 收藏 30 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美国,华盛顿。 夜色再次降临了下来,但是白宫仍然是灯火通明,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其实这并不是在举行什么宴会,恐怕还没有什么宴会是连续举办三天的吧!在白宫里面出入的都是胸前别着工作证件的官员,以及他们的秘书。几乎每个人都一样,连续三天的工作,出了让白宫的厨师每天要多做很多饭菜之外,这些官员也都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美国,华盛顿。

夜色再次降临了下来,但是白宫仍然是灯火通明,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其实这并不是在举行什么宴会,恐怕还没有什么宴会是连续举办三天的吧!在白宫里面出入的都是胸前别着工作证件的官员,以及他们的秘书。几乎每个人都一样,连续三天的工作,出了让白宫的厨师每天要多做很多饭菜之外,这些官员也都累得快要支撑不住了。

一辆车在宾西法尼亚大道上快速的行驶着,一辆值勤的警车刚启动想要去追赶这辆超速轿车,一看到那个显眼的车牌,两名警察就停了下来。那可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那是NAS是专用车,即使追上了,恐怕不是他们抄人家的牌,而是人家炒他们的鱿鱼吧!

“快点……”艾迪逊很不耐烦的催促着前面的司机,但是这辆车在市内的道路上也就只能开到这个速度了,再快,再快就去坐直升机吧!

旁边的秘书兼助手看了眼焦虑的局长,又埋头继续整理他手中的文件,那是一叠油墨还没有干的文件,刚从国安局的打印机中拿出来。

看到车速无法再提高,艾迪逊看了下手表,目光转向了车外,显然他焦虑的心情一点都没有得到好转。

三天前的那个清晨,当艾迪逊脚一跨进国安局的办公室时,就收到了一份印着红色加急标志的情报,而就从那一刻开始,艾迪逊开始了整整三天连续不停的忙碌,而在2个小时前当国安局的专机降落在华盛顿机场上的时候,原本计划来接他们的直升机却出了点故障,所以只能临时改成乘汽车前往白宫,这让艾迪逊感到很懊恼,都什么时候了,直升机出故障,这十万分之一的机会都被碰上了!

对哈国的突然变化,虽然艾迪逊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情报,但是怎么说,这都是国安局的一次失败的情报行动,不然的话,中国的特工怎么能够得手,科克将军也不会被逼在准备工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发动政变了。虽然情报工作是失败了,但是艾迪逊并不是很紧张,毕竟这不是国安局一个部门的工作,CIA在其中也担负了很大一部分的职责,看来亚历山大那个胖家伙心情也好不到哪去吧!

艾迪逊为自己幸灾乐祸的想法尴尬的笑了下,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两个主要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还在想这些事情!其实这也难怪,本来美国就是一个崇尚竞争的社会,而这种竞争意识也就被带到了政府机构中,不但他们情报部门如此,几乎所有部分都有职能重叠的问题。这在提高了政府部门之间竞争意识的同时,当然也间接的花费着纳税人的大笔金钱,也只有美国才能够这么做,毕竟他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

虽然还不知道中国情报部门是怎么策划这次在哈国的行动的,但是可以想象,这是一次非常完美的行动,可以说是情报战中非常经典的一次行动了。艾迪逊舔了下嘴唇。从内心讲,这位与中国特工交手十多年的老特工,心里还是非常佩服中国那些特工人员的,如果有道选择题的话,他会选中国特工是世界第一,正如他们的特种兵一样。虽然没有华丽的外表,也没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装备,但是他们却有着最强悍的力量!艾迪逊苦笑了一下。美国的特工就如同美国的军队一样,虽然背着世界第一的名号,但要是除去他们使用的各种先进设备,恐怕就什么都不是!

在艾迪逊胡思乱想的时候,轿车终于顺利的到达了白宫外面,经过了警卫的检查之后,才被放了进去,而这时候,已经在会议室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希拉里他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艾迪逊局长已经在路上了,相信很快就到!”总统助理在他的主人耳边说完这句话,就悄悄的站到了一边,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内,他第六次说这话,总统每五分钟一次提出同样一个问题,显得很有规律性。

希拉里皱了下眉头,继续转动着手上的圆珠笔。为了平衡各州的利益,也是前面那些在任总统为了赢得更多州的支持,美国的中央政府机构并不像别的国家那样,是集中在首都的,而是很多职能性部门都被分到了另外的州,相隔的距离还不算远。好象有个什么大气物理局就被搞到了阿拉斯加去,那还真是挺远的。以前希拉里也并不反对这么做,毕竟一个政府部门给地方带来的收入是非常丰厚的,至少能够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为部门所在地提供了巨大的发展动力。但是现在看来,必须要改一改这个习惯了,只遇到紧急重大事情的时候,不要说现在科技再发达,要这些部门投资聚个头开个会,那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希拉里手中的笔转动到第三圈的时候,门终于开了,大家都在“期盼”着的艾迪逊大步的走了进来,但是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更多的是一种埋怨与责备。

“真不好意思,直升机出了问题,所以只能临时坐汽车了!”艾迪虚拟尴尬的笑了下,坐到了那个属于他的位置上。这个问题他也不能怪别人,那是他们国安局的直升机,所以他也只能回去后找负责后勤交通的主观发发火,消消气了。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希拉里等到艾迪逊一坐好,就急不可耐的宣布会议开始,她得实在是有点不耐烦了。

坐在艾迪逊旁边的亚历山大动了下肥胖的身体,最后还是没有能够站起来第一个发言,看来他是铁定了主意,绝对不做出头鸟。而艾迪逊的神色有点难堪,看到所有官员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这边,这才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

“那还是我先开始吧!”艾迪逊点了点头,示意助手将那些才打印出来的文件交给在坐的每一位官员,而他还趁着这个机会贪婪的喝了几口水,“事情是这样的,三天之前的凌晨4点,哈国南部驻防司令科克中将发动了军事政变,并且迅速的调动军队向北进攻,目标直指卡拉干达……”

艾迪逊尽量的选择重要的部分,而且回避了这次突发事件中中国特工所起到的作用,显然他并不想引出这个敏感的话题,而且也是给自己留了条退路,给那个胖亚历山大留了道难题,总不能责任就他一个人承担吧!

“艾迪逊先生,事情并不完全是这样吧?”希拉里显然早已经知情了,目光转向了正想逃避的亚历山大,“根据我们的了解,NAS与CIA在好几年前,就已经策反了那位中将,而这次的政变只是提前了,并不是那么突然。那么,在这起事件中,我们的情报部门都在做什么呢?而到底又是谁逼科克中将提前发动了政变呢?”

艾迪逊坐了下来,斜着眼看了下旁边的亚历山大,在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再继续为总统解释了,责任是需要大家来分担的。而现在看来,艾迪逊提前做报告,似乎处境更好一点。

“我承认,在这次的事件中,我们的情报人员出现了失误!”亚历山大擦着汗水站了起来,但是他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就是将责任归咎到底层的特工身上,而推卸了自己的责任,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让总统接受的解释,而亚历山大也立即认识到了这个错误,“其实,这也是我们情报工作上的失误。在此之前,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并不知道中国特工在做什么。虽然,中国情报部门对这次行动采取了极为严密的保护措施,让我们无法提前获取到情报,但是我们也得承认,这是我们情报工作上的失误,一个重大的失误……”

亚历山大即使改变的态度,虽然为他挽回了一点总统的好感,但是却不能让希拉里完全满意,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希拉里就挥手打断了:“亚历山大先生,现在不是总结失误的时候,我们需要知道事情的前后经过,我们手中掌握了多少的情报,以及我们今后到底应该怎么做!”

亚历山大一愣,赶紧改变了语调,将他们手中掌握的关于中国特工在哈国军事政变中所起到的作用都如实合盘的拖了出来。虽然亚历山大想说得尽量的详细一点,但是由于手中掌握的情报非常有限,所以,最后仍然没有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这让希拉里非常的不满。

“好了,你先坐下吧!”希拉里很厌烦的摆了摆手,想了下,又对着艾迪逊问道,“据我所知,你们NSA是最先作出应急行动的部门,那么艾迪逊先生,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这……”艾迪逊一愣,该来的还是来了,“按照我们的计划,在哈国军事政变发生之后,我们已经动用国安局的秘密资金,资助科克中将,现在已经为其提供了2万支自动步枪,5000挺班用轻机枪,1000挺重机枪,以及200万发子弹。同时,我们也为科克将军提供了情报方面的支持,帮助他们制订进攻计划。另外,更大数量的轻武器正在准备之中……”

艾迪逊原本以为希拉里总统对这种早已经由前任政府就制订好的计划不会反对,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希拉里打断了:“请问艾迪逊先生,在做这些之前,有申报我批准吗?”

艾迪逊一愣,赶紧解释道:“这种已经制订好的计划,按照以前的规矩,并不需要临时通知……”

“对不起,我是说的‘申报’,而不是‘通知’!”希拉里显然是一个非常有权力欲望的总统,绝对不容许部下背着自己做出决定来,“那么请你回答,你有到我这申报吗?”

这下,艾迪逊知道这位看起来很温柔的女总统与前一任,小布什总统完全不一样了。希拉里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素质很高的总统,她并不像布什一样,什么都需要由幕僚,有智囊团来出主意,她自己就有很强的分析判断能力。所以,她绝对也不会容许部下擅自做出决定,就如同60多年前,那一个在任时间最长的美国总统,也是民主党历史上最厉害的那位总统一样,将权力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说中,容不得别人来与她分享!

“好吧……”看到艾迪逊摇了摇头,希拉里很温和的示意他可以坐下了,但是艾迪逊的屁股还没有坐稳,就被希拉里后面的话吓得冷汗直冒,“今天的会议结束之后,艾迪逊先生可以准备辞呈报告了,明天我会派人去接手你的职务,而在过度期之后,我会重新指派国安局局长!”

听到这无情的宣判之后,不但艾迪逊是万念具灰,就连他旁边的亚历山大都打了个冷战。他没有受到惩罚,也只能说是幸运,因为当初在确认哈国行动的主要部门时,亚历山大输给了艾迪逊,没有捞到当时看起来很诱人的这块蛋糕,而现在蛋糕变成了地雷,亚历山大也不得不为自己的运气感到庆幸。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希拉里解除了一位重要官员的职务之后,像是没事一样,继续说道,“既然错误已经无法挽回,那么我们就得想办法补救,各位,你们有什么好的意见,都说出来吧!”

会议室内的气氛很沉默,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发言,谁在这个愤怒的女总统面前出头,那艾迪逊就是他们的榜样,这是所有人的心态,而希拉里显然不满意这样的情况。

“哈本将军,难道你没有一点意见吗?”希拉里微笑的样子看起来很温柔,但是就连那位老将军都不敢怀疑总统微笑背后的巨大杀伤力。

“我……我有点意见!”哈本转身从秘书的手中接过了一份文件,其实他并不需要这么做,因为需要的话,秘书自然会交到他的手里,而他只是想借个机会松口气,等他转过头来的时候,表情已经变得很镇定了,而拿过来的那份文件也被他放到了桌子上,并没有打开,“现在哈国的局势已经很明显。科克将军的部队已经占据了主动,前锋已经到达了哈国首都卡拉干达难免约100公里的地方。由于战线的延长,以及哈国政府军防区的缩小,所以科克将军的进攻已经显出了疲态。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提供更大规模的支援,科克将能够很轻松的攻占卡拉干达,完成对哈国的控制,宣布组建一个新的政府,到时候,只要新政府发出邀请,我们就有了正当的出兵维持哈国秩序的理由……”

“好了,那已经是不属于你负责的范围了!”希拉里无情的打断了哈本的话,目光转向了国务卿奥斯,“奥斯先生,那么你认为我们现在可以扩大对哈国内政的干预行动吗?”

会议开始的时候,奥斯就一直竭力的保持着低调,因为他很熟悉希拉里,知道现在希拉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怒火却很大,如果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成了出气筒。艾迪逊已经倒霉了,而他绝对不想在这个时候成为牺牲品,所以很小心的站了起来,开口之前还想了一会。

“昨天,在安理会上,我们暂时搁置了对哈国叛军的谴责议案,压制了派遣联合国军队到哈国维持秩序的提议!”奥斯并不想直接谈论他的意见,因为个人的意见,就代表着与总统的分歧,而是很委婉的表达了出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显然也不希望联合国的力量介入,因为这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好处。但是现在新一任联合国秘书长还没有确定下来,我们也应该利用这次的机会,为我们找到一个更好的代言人。所以,我们暂时搁置了联合国关于哈国的任何议题。而从中国在这次事件中起到的作用来看,中国肯定会在短期内动手,全面干预哈国国内局势,支持政府军战斗,甚至有可能直接派遣他们的部队进入哈国,帮助哈国政府军对抗叛军。而从双方的实力上来看,只要中国的军队进入哈国,那么科克将军没有一点胜算,将在5到10天内彻底的失败!所以,我希望总统能够慎重的考虑现在的局势,再做出决定!”

希拉里看了眼这个从选举开始就一直支持自己的老政客,显然奥斯的话很得体,在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的同时,也顾全了总统的面子。当然,奥斯的意见也极为重要,因为在白宫里,出了总统与副总统之外,国务卿就是权力最大的官员了,而副总统出了在总统出现意外的情况下,平时都是被架空了的,几乎没有任何一点作用,只能算是一个后备总统。所以,在平常的政府决策中,国务卿无疑成了总统之外的最高发言人。

“很感谢奥斯先生的努力!”希拉里也对奥斯笑了一下,但是与开始对艾迪逊的笑容完全不一样,“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就应该马上行动,阻止中国控制哈国,将中国即将伸出的力量挡回去?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虽然这个问题没有直接指明由谁来回答,但是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奥斯必须要做出一个回答来,而且还应该是一个让总统满意的回答。

“哈国在我们挟制中国的战略部署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奥斯又站了起来,说实话,他希望自己这时候最好不用说话,但是显示不容许他保持沉默,“我们都知道,现在世界能源中心是在海湾地区,出了海上运输线路之外,中国就只能穿越中亚地区,想办法联系上伊朗,达到进入海湾的目的。当然,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奢望在海上战胜我们,保护住他们的海上交通线的。所以,他们必然会谋求一条安全的陆上通道,而哈国就是这条通道上最为重要的一站!另外,现在里海地区已经发现的石油储备量超过了150亿吨,将在未来10年之内,达到与中东地区同样的石油产量,而且这里距离中国更近,更适合中国将其变成自己的能源输入地。所以,中国控制哈国将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只要中国能够获得足够的能源,我们就再也无法阻止与拖延其崛起的速度了!”

希拉里点了点头,接着思考了好一会,才又问道:“难道就非要我们出手吗?”

奥斯一愣,理解了总统的意思之后:“虽然俄罗斯也绝对不希望看到哈国落入中国手中,但是以现在俄罗斯的实力,以及他们在哈国的地位,恐怕就算再不情愿,他们也无法阻止中国。而且俄罗斯人绝对不是笨蛋,他们也知道哈国对我们的重要性有多大,所以必然会等着我们先出手,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的话,俄罗斯人也不会行动!”

这下希拉里算是明白了过来,其实她也想到了这点,只是在别人嘴里说出来,更有收复力而已。而在奥斯为美国出面干预的辩护中,他忽略掉了一点,那就是里海的石油对美国同样非常重要。在里海发现了大大规模的石油储藏之后,美国迅速的转移了自己的战略重点,将中亚地区列为了中东,东北亚之后的第三大热点地区,而且也开展了努力的渗透工作,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现在,美国已经完成了对外高加索国家的控制,而通过土耳其这个盟友,他已经能够从西面很好的介入里海地区的石油争夺战中了。但是,在里海所有发现的油田之中,超过60%是属于哈国的,而且估计在未发现的油田中,哈国的占有量超过了80%!但是,哈国却投入到了中国的怀抱中来,这无疑是美国在中亚地区政策的一个巨大失败,即使他们在阿富汗的精彩行动仍然无法掩饰这个失败。现在,东北亚的才朝鲜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日本也失去了对世界能源的争夺能力,那么摆在美国面前最大的对手就剩下了一个-中国。而且随着中国的崛起,能源已经成为了世界头号争夺对象,美国当然不会放弃里海的石油,所以,即使不为了挟制中国,他都不会罢手!

“从上个世纪50年代的那场战争之后,我们就还从来没有与中国人正面交过手吧?”希拉里突然拉开了话题,而在那场战争爆发的时候,她还没有在娘胎里落下种呢,“经过这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虽然我们的实力得到了尽一步的加强,但是中国的实力也得到了增强,而且进步的幅度远远的超过了我们。如果在这个时候与中国在陆地上打一场战争,我们能够有多少胜算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以哈本上将为首的军人身上。虽然,战争也是经济实力的对比,但是这些非常了解美国历史的政客都知道,与中国的战争,绝对不能以经济实力来衡量,如果那么做的话,就又犯下了50多年前的那个错误!

当时新中国才成立,如果仅仅比较经济实力的话,暂且不算别的那些参加了联合国军的国家,就以美国来计算,其经济实力超过了中国数百倍。但是到最后,联合国军仍然被中国志愿军打会了“三八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场战争双方打平了,成了一个死局。但是谁都知道,美国胜的是朝鲜人民军,是把朝鲜人民军赶到了鸭绿江边上。而中国志愿军战胜了联合国军,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了“三八线”。真正的胜利者是中国,是那个一贫如洗的国家。

而现在,中国在经过了半过多世纪的发展,有着近30年改革开放的基础,而且挟台湾统一战争之威,美国还能够在地面上挑战中国吗?不但那些政客的脑袋中充满了问好,就连那些将领的脑袋中都画满了问好。

暂且不说这场战争最后会发展到什么规模,但是仅仅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中美双方即使发生冲突,那也只是常规冲突,绝对不会扩大到核战争,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很理智的国家,而不是那种只寻求实力,而不在乎实际利益的流氓国家。在美国的国家弹道导弹没有建成之前,即使建成了之后,美国有信心抵挡住中国数千枚的核弹头吗?这不用怀疑,恐怕用来防御的导弹数量也没有这么多吧!所以,现在要决定是否与中国进行一场正面对抗,这些美国政客与将领一时无法做出决定。

“怎么,大家难道都觉得很难开口吗?”希拉里才消下去的火,一下又窜了上来,在她看来,这些幕僚显得太无能了,“哈本将军,难道你们军队就没有信心吗?”

一直在小心回避着希拉里目光的哈本终于避无可避了,只能勉强的站了起来:“我们不是没有信心,从上界政府开始,我们的新战略改革已经进行了近十年,现在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实力。而且,随着新一代武器装备的服役,我们军队的战斗力也得到了质的提高。所以,我们是有信心与中国进行一长小规模地区性战争的,只是,我们还是希望总统能够再多考虑一下,再做出决定!”

“当然,我肯定会仔细考虑的!”希拉里笑了起来,“既然军队有信心,那么我们还怕什么呢?而且,我相信,中国这时候也肯定不愿意与我们进行一场大规模战争吧,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只有一场合适的战争,让我们双方了解到对手的实力之后,这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

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总统。虽然,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当总统的意见说出来的时候,大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按照近几十年来的历史,民主党总统都是比较保守的,并不喜欢发动战争,而是专心于国内的经济建设。希拉里政府在上台之后,也确实是在这么做。首先低调处理了台湾与日本问题,与中国在西太平洋的势力划分上达成了默契,接着在解决朝鲜半岛的问题上,美国仍然保持着忍让的姿态,放弃了这里的利益。而这一切,换来的都是国内经济的恢复,以及与中国关系的正常发展。但是现在,希拉里却做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决定,走上了与中国对抗的道路。别的不说,即使赢得了战争,美国也将失去中国市场,显然一场小规模的地区战争是无法动摇中国的根本的,而中国仍然会是世界上发展得最快,也是世界上第二大,更是世界上最受关注的市场。所以,很多人并不理解为什么总统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与她一贯的作风完全不一样!

“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我们也应该为此事做出个决定了!”希拉里看到没人想再发言,就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哈本上将负责物色这次行动的负责人,然后提交我批准,另外,你们还需要制订出详细的作战计划来,在送交参谋长联席会议讨论与通过之后,再送到我这来。最后,动员国民警卫队,征召近5年的退役军人,将我们的舰队调到阿拉伯湾去,同时预制舰队也要开始行动,调动所有战略运输力量,向阿富汗增派2个师的作战力量,大家开始行动吧!”

会议到此结束,当这些官员与将领走出总统的会议室的时候,心情一点都不轻松。这并不是当年炸南联盟,也不是去对付塔利班与萨达姆那样的敌人,而是与中国,这个拥有公认的,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国家交手,对于最后的结果,谁都不抱任何一丝幻想,甚至很多人这时候就很悲观了!


在美国政府这边做出决定的时候,先后不等,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家也在密切关注着中亚地区的变化,同样的重要会议也在他们的首都进行着。甚至连已经伤痕累累的日本北方政府,以及还在为解决国内人口危机的印度等国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里来。所有人都预料到,在这个充满了黑色金子的地方,一场二战之后,最为引人瞩目的冲突就要爆发了。一方是现在的世界警察为了维护他对全世界的控制,为了保住其地位,而参与了进来。而另外一方,是一个正在迅速的崛起,而且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第二号国家,而且其发展潜力不可限量的国家,为了争夺世界警察的位置,为了让自己站到最高的地方,也参与了进来,那么,这就绝对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竞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