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史上中国周遍国家去中国化汇总

灭世之雨 收藏 3 353
导读:谈中文在近代史上的一些事件: 在50年代到90年代这段时间,中国周遍的很多国家都在去中国化。当时的中国都受到其他国家的歧视,认为我们中国是劣等民族,并且中国周遍国家有些政府仇视中国,还有的不承认历史,颠倒历史,我最讨厌这样国家 泰国:50-60年代曾经禁止过华语! 整整2代人了,导致很多华人不会华语啦. 谈到吞武里王朝这个华人建立的国度,偶先介绍一下中泰交流史!      中泰的交往,始于西汉,此后不断有中国人迁居泰国。明代,中泰交往盛极一时,形成华人华侨聚居区(郑和七下江南,四次途经

谈中文在近代史上的一些事件:

在50年代到90年代这段时间,中国周遍的很多国家都在去中国化。当时的中国都受到其他国家的歧视,认为我们中国是劣等民族,并且中国周遍国家有些政府仇视中国,还有的不承认历史,颠倒历史,我最讨厌这样国家


泰国:50-60年代曾经禁止过华语! 整整2代人了,导致很多华人不会华语啦.


谈到吞武里王朝这个华人建立的国度,偶先介绍一下中泰交流史!


中泰的交往,始于西汉,此后不断有中国人迁居泰国。明代,中泰交往盛极一时,形成华人华侨聚居区(郑和七下江南,四次途经泰国,大大大促进了华人移民潮)。泰国的吞武里王朝(1767—1782)建立后,中泰交往更加密切,使华人华侨人数剧增。


泰国华人华侨中,祖籍为潮汕地区的人士最多,约占70%,他们多数居住在曼谷、清迈、合艾等大中城市.南宋末年,潮汕人开始移居泰国。他们的兴衰跌宕起伏。1278年,元军进攻潮州城,潮州知州马发率领士兵英勇抵抗,失败后残存者纷纷逃难海外,其中不少人到了泰国。明朝中叶,出生于饶平苏湾都(今属澄海),后为潮州小吏的林道乾,聚众起事,反抗明统治,拥有武装在海上活动30多年,最后于1578年(明万历6年)率部众2000多人到达泰国南部定居。泰国北大年国王将女儿嫁给他,并划去所属之地若干,给林道乾半众居之。林道乾在当地建立了功绩,当地人民将北大年港改为“道乾港”来纪念他。这是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群体迁移泰国的纪录。第二次移民潮出现在郑信建立的王朝时期.


据史料记载,郑信的父亲郑达(后改名郑镛)是澄海市华富村人,年轻时远赴泰国谋生,1734年在泰国生下郑信。郑信年少时被大臣昭披耶节基收为义子,13岁入宫成为泰国宫廷侍卫,后任太守。17X4(X为6)年,缅甸军队大举入侵泰国,郑信率领军民英勇抗敌,立下汗马功劳。


1767年缅甸军队终于攻陷大城(王朝首府)。缅甸人烧杀抢掠,把佛像上剥下的金子溶铸在一起,将皇室成员以及九万多俘虏与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如数送往缅甸。仅仅一年,大城就变成一座鬼城,人口从一百万骤减为几千人。最后缅军把整个城池付之一炬,泰国四个世纪以来的文明顷刻间烟消云散。


王朝被缅甸军消亡后,郑信在泰国东部招兵买马击退缅军,并平定了各地的割据势力,统一了国家并迁都吞武里,建立吞武里王朝,于1767年12月28日被拥为泰王,历史上称郑皇。这是历史上首位在海外当皇帝的华人。


郑信在位15年,于1782年亡故。因其对国家民族贡献巨大,泰国人民对他十分敬仰。泰族立国共历4个王朝50位皇帝,其中只有5位业绩卓著者被谥为“大帝”,郑信便是其中之一。1950年,泰国政府在曼谷市吞武里广场中央建立了“郑皇达信纪念碑“供人瞻仰。政府还规定每年的12月28日即吞武里大帝登基之日为“郑皇节”,以示以这位民族英雄的怀念。


19世纪30年代,曼谷主城的40万居民中,华人华侨占3/4。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泰国华人华侨总数已达百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批中国人再次涌入泰国。1983年,政府公布在泰的华人华侨630万,占泰总人口13%,目前,估计在泰华人华侨700万左右,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2%。 (实际上中泰混血儿已占全国人口近四分之一,只是许多人已不谙华语,另:华人移民多以潮汕移民为止,泰国最流行的华语是潮汕话(属闽南语),偶表哥娶了个老婆移民去了泰国,04年回国探亲,告诉偶,他不会泰语,但只学会了潮汕话,因为在泰国,只要会潮汕话就能行走半个泰国,偶晕!)


在泰国历史上有段时期泰政府禁止泰国国民与外族通婚,但华人不在受禁之列,呵呵,从中可见中泰人民实为一家!




韩国:奥运会时不准帖中文标志 ,并且去掉了小学和中学的1800个汉字,到1998年,韩国政府又做出决定,恢复在公文中的汉字,取消了20多年前不使用汉字的规定。随之路牌、路名、地名、景点名都加上了汉字,时至今日,韩国政府还是如此在他们国家宣传我们中国那么多的不是,就韩国人赵XX事件,在没搞清真相时,韩国外交部妄下结论。韩国外交部当时对此事件表示谴责。老是鄙视我们中国人。



印尼:

国籍法只是当时的苏哈托政权排斥华人的其中一项措施。在他执政期间,政府制定一系列歧视性法令,系统地边缘化华人,限制华人的生活,削弱华人的竞争。在文化上,政府试图通过禁止使用华语,砍断华人的根,从而达到同化华人的目的。如全面禁止华语教育,禁止庆祝华族节日,禁止出版或进口华语书刊。印尼是东南亚少数禁止华语书刊进口的国家,当时,华语书刊与毒品一样被列为禁品。此外,苏哈托政府也禁止华人学习华语,所有华校被令关闭,华人失去学习母语的机会,中文老师也在一夜间失业。


音乐家张匀指出,在那段黑暗时期,大部分家庭为了让孩子学习华语,偷偷聘请老师到家里教中文。她表示,不仅学习中文很艰难,中文老师教导中文也有风险。她透露曾发生过印尼邻居发现华人家庭学习中文后向村民投报,以致老师在离开时被村民殴打。


被禁几十年后,中文的学习基本上已经断层,40岁以下的印尼华人几乎都无法掌握中文。苏西洛执政后,中文书籍得以再次自由进入印尼,为热爱华语的人们提供精神粮食与学习华语的机会。作家杨兆骥在雅加达唐人街开设雅城规模最大的书局——联通书局,定时从中国进口书籍,这在旧政权时期是不可想像的事。联通书局也获得印尼教育部的授权,与中国相关部门合作编写供印尼学校及实习班使用的华语教材。1998年苏哈托倒台后,报禁及党禁随即解除。在苏哈托执政时期,印尼只有一家华文报《印度尼西亚日报》。解禁后,雅加达、泗水及棉兰等各主要城市相继出现多份华人报纸。2006年12月,《印度尼西亚日报》出售股权给马来西亚行销量最大的华文日报《星洲日报》,并易名为《印尼星洲日报》。



华人地位逐渐提高



新法通过,也有助经济发展,尤其是吸引中国资金。苏西洛2004年上台后,印尼政治局势便趋向稳定,这使政府得以集中精力搞好国内经济,同时吸引外资。去年,印尼就已经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东南亚第二大吸资国,其中中国大陆的资金投入更值得关注,从2004年的10亿美元增加到20亿美元,上升了一倍,大陆的投资也从过往的制造业扩展至石油业。


华人在印尼的经济体中向来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新国籍法通过后,相信华商在印尼的发展将更蓬勃。华人对印尼的经济贡献到处可见。他们的投资资金大,包括具战略性的基建、港口、采矿、石油开采、能源等领域。


新国籍法修定也为华人解决了不少工作和生活上的困扰。在电台担任主播的傅一倩是台湾人,在印尼工作已有7年。虽然傅一倩之前已顺利加入印尼国籍,但到国籍法修正案通过后,许多因国籍证引起的不必要麻烦才相继消失。她表示:“外国人在印尼工作很麻烦,申请更新工作证更是费时费精力。成为真正的印尼公民后,我再也不需要每年为此事烦恼。”


现在印尼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掀起了学习中文的热潮,中文讲习班处处林立,私立大学纷纷开办中文系,政府甚至决定今年开始将中文列为中学必修课之一。私立建国大学中文系主任林雪莹对本刊说,该校目前有逾400名中文系学生,其中大部分为华人。她指出,懂得中文的学生目前在市场上非常抢手,一些学生还未毕业就有工作等待。据了解,印尼一些商行也规定,懂得中文的员工比一般员工的薪金更高,这种现象无疑为中文的重要性加分,同时鼓励更多印尼人学习华语。




新加坡:


到过新加坡的人都知道:这个国家虽然统治者是华人,但文化上绝对是“去中国化”的。它虽未明说,但实际上实行的文化政策是:“承认英马华印四元文化,以英为首,马华印平等居次”,绝不承认华文化有任何特殊地位。新加坡承认四种合法语言,但实际上只有英语是“官方语言”,占人口80%的华人与占人口不到10%的印度人的母语一样只有民间语言的地位。新加坡的正规教育几乎是英语教育一统天下,政府与公共服务系统基本都使用英文。新加坡的公共传媒也高度英语化,中文媒体几乎只有《联合早报》硕果仅存。殖民时代一直存在的中文大学(南洋大学等)在李光耀时代反被取缔。如今在新加坡只有“牛车水”这样老华人聚居的社区华文华语还像“小印度”这样的社区中的泰米尔语文那样流行,而在主流社区,例如国立大学一带,即便人口构成上华人仍绝对居优,也几乎看不到中文、听不到汉语。其“中国文化”的色彩绝不比韩国的首尔或越南的胡志明市更浓,而绝对比台港乃至欧美各地的华埠淡得多。即便在保留传统中国道德伦理方面,新加坡也远远不比台港,只是与大陆文革式的“传统毁灭”相比,新加坡华人的传统道德还算有所保留,但也未必比该国马、印人对自己的传统保留得更多。


显然,独立后的新加坡掌权者虽然是华人,但文化上的“去中国化”绝对比殖民时代走得更远。也许在制度上李光耀的家长式政体具有中国传统渊源,但是马来、印度乃至欧洲人在中世纪时代不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吗?说李光耀搞的是专制资本主义还可以,说它是“法家资本主义”(秦始皇式的而不是孔孟式的资本主义)也还有点像。但说这是“儒家资本主义”,除非你认为专制就是儒家、儒家就是专制两者完全是同义词,否则新加坡的资本主义怎么会比“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浸浸乎三代之遗意矣”(晚清儒臣徐继畬评论美国的话)的民主国家更“儒家”?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在这里批评新加坡而只是在陈述事实。也许新加坡的这一套对其国情而言是有道理的。作为一个经历过长久殖民统治、立国后又一直在周边具有排华历史传统的世界中生存和发展的华人孤岛,新加坡的选择可能是“最不坏”的:那里的华人之所以接受了家长式统治,与其说是基于“儒家传统”不如说是基于在排华的世界包围中为安全牺牲自由的考虑——这种考虑倾向于认可铁腕强人以抗衡外部威胁。而


李光耀之所以搞“去中国化”与其说是因为他对汉语汉文有成见,不如说是他在有意淡化这个国家的华人色彩以降低周边世界的敌意与猜忌。而且它这个“专制”的程度也无法与中国本土曾经有的专制比,说是开明专制也可以吧。开明专制的治绩也许是可以肯定的。但它与儒家究竟有何必然联系?开明专制并不等于“儒家”,正如俾斯麦、叶卡捷琳娜等人不是儒家一样。李光耀的确是个杰出的政治家,但说他像孔孟,绝对不如说他像俾斯麦更合适。[/color]


越南:

越南拼音文字虽然已问世一百多年,但全面实行拼音化文字的历史并不长,直到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汉字仍然在越南民间适用。作者曾在河内一朋友家中,看到1942年用汉字书写的土地和房屋买卖契约。


1945年9月2日越南成立民主共和国后,作为民族独立的象征,拼音文字才逐步法定化为“国语”得以全面取代汉字而成为惟一应用的文字。文字是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和表现形式,同时其本身也是民族历史文化不可分割的部分。这个道理已经为越来越多的越南人所认识。


越南国家大学教授范维义在他的新著《经济法专论》中认为,自从拼音文字取代汉字之后,一些词汇如律、例、契约、判官等等,现在只在书本上才偶尔见到。在越南大学里,选修越南历史的学生只能读到那不多的经过历史学家翻译加工的教科书,而大量的汉字历史文献却只有很少的人能读懂,没有办法翻译整理。长期以来越南培养历史学研究人员的模式是学汉语、到中国留学。多年来,中国人民大学接收了大量越南史学研究人员。


越南的历史文化与中国文化密不可分。所有庙宇、祠堂和村社古迹都有精美的汉字诗词对联相衬托,孔子、关公受到顶礼膜拜。走进政府机关、学校、公司、宾馆,经常可以见到汉字书法的挂匾。随便走进越南人家里,经常可以看到汉字书写的祖传对联和牌匾,其书法之精美、对仗之工整、蕴意之深刻每次都令笔者驻足流连。笔者曾应邀到河内一阮姓朋友家作客(其女儿在笔者所在的广西民族大学留学),主人有收藏古物的爱好,其堂屋三面柜台摆满数十件中国历代瓷器,正面墙上高高悬挂着书写“江山豪气”的金色雕花横匾,横匾两边有两条长长的黑漆柚木词牌相衬托,上面的唐宋诗词以螺壳釉彩书就,闪动着彩色亮光。最打动我的是那“江山豪气”四字行书横匾,字体洒脱而苍劲,令人顿生指点江山的豪迈之气。横匾为柚木质料,四周为精湛的雕花手工,刻有左凤右猴上雀下鹿,喻公侯爵禄之意,表面为金黄色,主人说那是用金粉覆盖而成,其艺术和文化价值足以作为传家之宝。


在越南读书期间,经常有越南朋友拿来发黄的家谱或祖辈遗留的文书请笔者翻译给他们听。其中的文字只有极少数笔者看不懂,那是越南独创的“喃字”。这样的事情碰到的多了,笔者就把它作为一个问题不断地跟越南人讨论,我问他们看不懂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字记录不感到可惜吗?他们有的面露尴尬之色,有的于嬉笑之中叹息对不起祖宗。我问他们想不想恢复使用汉字?他们说那也难,因为汉字太难写了。这是事实,让成年人重新学会一门语言文字是很困难的,但从幼年开始学就不见得难。他们的祖先就是伴着汉字长大的!


日常生活中越南人也离不开汉字。如结婚时必用红双“喜”字,年画挂历上常见有“福”字,红灯笼上有“安”、“顺”、“泰”等字。冥钱模版要用汉字刻制,上香祭祖或拜佛时也要用汉字。曾有一个中年妇女要笔者写一“心”字给她,说将它放在祖宗灵位上会得到祖宗的保佑,或上庙拜佛时带上将会更灵验。新建寺庙都用汉字来装饰,但那汉字写的跟古寺庙里的相比,书法水准就差的远了。随着中国经济和文化影响力的不断提高,在越南学汉语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外资集中的城市如河内、海防、胡志明、岘港,大大小小的外语培训班层出不穷,其中要数学汉语的人最多。

日本:在侵略中国东北后,强行对东北人进行殖民教育。


那个时代在外的华人,真是悲哀,还有在中国国弱的时候受到列强的压迫。死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冤死的不少,惨死更是多不胜数,中国必须强大起来,保护我们的汉语


资料整理的还不是很完整,有错就请大家提出来,我好改正错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