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巴渝 收藏 2 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江薇两岁半的时候,江海洋从学校毕业回厂。没过多久,刚从部队转业下来的党委书记段志清和厂长助理毛重任代表党委和厂部找他谈话,要他担任车间主任,肇主任则退居二线,协助他管理车间工作。对于面前这副重担,江海洋并没有丝毫思想准备,他认为自己在车间全面管理方面还存在着经验不足,最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江薇两岁半的时候,江海洋从学校毕业回厂。没过多久,刚从部队转业下来的党委书记段志清和厂长助理毛重任代表党委和厂部找他谈话,要他担任车间主任,肇主任则退居二线,协助他管理车间工作。对于面前这副重担,江海洋并没有丝毫思想准备,他认为自己在车间全面管理方面还存在着经验不足,最好是能先当副职过度一下。他委婉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后,谁知段书记不高兴的问道:“你是不是共产党员?”

“是啊,七五年入党的布尔什维克。”

“那还犹疑啥子?上啊!没得二话可说。”段书记说。

“老弟,任重道远,好好干吧。我还不是跟你一样,被他们赶鸭子上架。”毛重任在一边帮腔道。他原是五金工车间的调度员,没想到局电大一毕业就坐上了厂长助理的交椅。

后来江海洋才知道,去年底胡耀邦总书记视察江都市时,提出“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革命化,现代化。”即所谓“四化”干部,但也强调既重视文凭但又不唯文凭,要认真处理好这个关系。胡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一但基层贯彻落实执行起来,政策水平就发生偏离,要吗一刀切,要吗统筹兼顾做的不好,让一些人成为政策的不幸牺牲品。这跟打仗一样,那怕是一场小小的遭遇战,也有伤亡和牺牲。


江海洋坐上三金工车间主任的头把交椅后,时逢工厂效益最好的时期,这种难得的好光景连续持续了好几年。他上任的“三把火”没有像许多跟他一齐上台的少壮派一样,来不来就是率先整顿劳动纪律,他深知现在的工厂在机制上没有得到根本转变,工人的观念也未得到转化改变之前,要想工人们像“卓别林”一样成为机器的奴隶,那是不可能的。即使你采取最强硬的行政措施和骇人听闻的经济制裁,未必能收到预期效果,最多就是比前一阵要好一点。

江海洋则比较欣赏“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的管理方法,他知道人不是“永动机”,工作之余需要休息娱乐,大战之后需要调整。尽管他无法预测这种管理方法能否适应今后那种集团化的规模生产,但至少现在来说还是比较合理化,比较适合厂情,也很人性化。这是因为企业改革的洪流还没真正的到来,如果真的一但到来,恐怕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所有国企都将面临一场生与死的革命。正是基于这点,江海洋则别出心裁的把第一把火的点着点,放在了“定质管理”上。

他经请示厂领导后,得到了干过质量科长的喻德才厂长的支持同意。喻德才也是个幸运儿,他压根没想到四川矿院的文聘帮了他大忙,让他坐上了厂长的宝座,使几个与他竞争厂长位置的对手中箭落马。他指示江海洋取经回来以后要以点带面,并指派总工办主任李克思挑选质量、设计、技术三部门的三个工程师,汇同他车间的几个班组长骨干,起程赴当时机械部的“定质管理”试点单位——泸洲长江起重机厂。

一行十人在长起厂学习了三天,开了眼界,取得了“真经”。回来后向有关领导汇报后,便在三金工车间搞起试点来,成功后便向全厂推广。

一开始许多职工并非理解,认为这真是多此一举,嫌麻烦。因为定质管理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要改善机床周围的自身环境,统一工具箱,清理收缴个别职工多余的工具柜,中小零部件一律要放在工位器具箱里和器位架上。操作者不得像原来那样,工件下机床后随便往地上一摔,再由转运工来二次费力把它们搬运走。仅这一点就让好多职工不习惯,抵住情绪相当严重。

江海洋除了大会小会上作宣传解释做工作以外,同时还适当补助每个操作者每班四十分钟的劳动定额。除此而外,他决定恩威并重,对做的好的职工和班组进行奖励,对做的差的和屡教不改者实施“杀一儆百”。

一天上午,江海洋带着车间劳工员、调度员到各班组检查定质管理情况,在中车组就检查到了张忠亮没按要求摆放产品零件。劳工员白志强当即就按制度办事,拿出笔来就在本子上作起记录,以便月底“秋后算帐”。

这一下惹毛了外号“蛮牛”的张忠亮,只见他把车床一关,指着白劳工就破口大骂:“说你龟儿是杨白劳唛,你又偏偏要当穆仁智,你以为有黄世仁给你撑腰当后台就妖不倒台唆。老子从进厂起,十年了都是恁个,车好了生活就往地上一扔。老子技工未必还要做辅助工的事唛?”矛头直指推行定质量管理的始作俑者江海洋。

听见吵声,周围一下围了二三十人,有的指责劝说张蛮牛不要肝火太旺,拿鸡蛋去碰石头。有的只是看笑事,还有一部份人是专门想看主任遇到棘手之事如何下台。

白劳工受了辱骂气的是脸上一阵青来一阵白,当着主任面又不好与他对骂,他知道那样有失干部身份。他平时对张蛮牛这种横人,就像是驾驶员看见了红灯绕道而走,生怕和他发生摸擦,惹他耍横泼痞。今天有主任在一起,自然不敢临阵退缩,不想惹来张蛮牛一阵臭骂。

“张忠亮!我告诉你,今天不管是杀鸡给猴看,还是杀牛给虎看,我都要执法如山。定质管理不是针对那一个人的事,是针对车间乃至一个企业的。工人没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会让国人看了产生对我厂的产品是粗制滥造的印象,让外国人看了会对我们的产品质量发生严重的怀疑。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你连这点基本素质都没有?!何谈振兴中华!要是你到外企或私人企业去打工,怕是早就被开除了,不信你去试一试?另外,中午我约几个人到你家去吃饭,我请客。”江海洋说完对围观职工挥了挥手,“大家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

江海洋没有给张蛮牛留下争辩的时间,便领着手下两员大将分开人群向大车组走去。留下摸不着头的张蛮牛摇着脑袋想了好一阵,也搞不清江主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中午下班前,江海洋掏出二十元钱,叫白劳工去厂后门的农贸市场买点熟食品,自己在办公室等着下班后就来他这里报到的几个班组长骨干。看到白劳工提着东西走进办公室,江海洋便招呼大家一起朝张蛮牛家走去。路上,他如此对几个班组长吩咐一番,几人不住点头称是。

一拨人来到张蛮牛的家门口,一个班长伸手便敲响了他的门。

“吔,硬是说来就来唢,没得饭给你们吃,只有下小面招待哈。”张蛮牛开门一看,来了五六个,有两个还是自己的师兄,也就不好不给面子。

“娃儿呢?”江海洋进门后问道。

“在厂托儿所,哎,跟你娃儿江薇在一个班噻。”张盅亮答道。

“屋里收拾得很干净整洁嘛?”江海洋坐下后夸奖道,说着摸出烟来散给大家。

“哎嗨,都是老婆的功劳。”张忠亮一边说,一边找出一个当烟缸的玻璃罐头瓶,里面还装有少许的水。

几个班组长点起了烟,屋里顿时烟雾弥漫。张忠亮在厨房把水烧起来后,就又回到卧室兼客厅来陪大家说话。他看到哥几个好像是有意无意的把烟灰抖在地上,而不往烟缸里抖。在小车组当班长的大师兄,还把烟屁股随便的往脚下一扔,再用劳保皮鞋使劲一碾,那黄色的烟丝便变成一块黑色的脏物贴在干净的地上,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在钳工班当副班长的二师兄更怪,还放肆的当着他的面吐了一口痰在地上。

“你们还是要有点环保意识嘛,一哈儿老婆回来看到了又要跟我大吵大闹了。”张忠亮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出言干涉道,说着还起身去拿拖帕来拖地上的污垢。

“哎呀,拖啥子拖嘛,又不是在车间乱堆乱放要罚款。各人坐倒起,一哈儿水开了好下面给我们吃。”大师兄一把拉住他说。

“是噻,你龟儿一惯天不怕地不怕,还怕老婆唢?”二师兄故意激他。

“哎呀,你们又不是不晓得,我那个‘母老虎’凶得很,我都怕她三分。再说了,她最看不惯一个屋里脏兮兮乱糟糟的了。

“对了哦,你啷个不把自己车床的周边环境搞好一点呢?下了生活就乱甩。”大师兄批评他说道。

“好!老子明白了,你几爷子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幕后策划者和指使者,肯定是江大主任。我算是服你几个了,今天上午是我的不对,白劳工不要放在心上。从今往后,我不会对定质管理有抵触情绪了。”

“这还差不多,去煮面,水都开了,吃了我们好上班。”大师兄笑着说。

其实江海洋对张忠亮非常了解,他的言行代表了车间一部分人的思想,只是很多人不敢像他一样敢打冲锋,有炮就放。因此把他降服了,会使车间长期有效的推行定质管理工作,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