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无名的第五大队 第十五节 南京城在哭泣,长江在哭泣

北宋杨六郎 收藏 19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总撤退的命令终于下达了,失去指挥的部队纷纷沿着还算安全的中山路向下关撤退,而挹江门的左右门洞早就被堵死了,只有正中的城门可以通过,各部争先恐后,你争我夺,蜂拥而过,惨剧在此发生,率部在光华门杀伤无数日军的教导总队谢成瑞团长和几百名士兵被践踏而亡,英雄这种死法令人扼腕亚。   因为船只太少,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总撤退的命令终于下达了,失去指挥的部队纷纷沿着还算安全的中山路向下关撤退,而挹江门的左右门洞早就被堵死了,只有正中的城门可以通过,各部争先恐后,你争我夺,蜂拥而过,惨剧在此发生,率部在光华门杀伤无数日军的教导总队谢成瑞团长和几百名士兵被践踏而亡,英雄这种死法令人扼腕亚。

因为船只太少,各部队争相上船,许多船在航行了一段之后纷纷沉没,落水将士奋力呼救,其状惨不忍睹,还有一些人见无船可渡,就使用门板和铁锅自行渡江,结果到了江心纷纷沉没,葬身江底。

74军各部按照命令组织人力突击城南的日军,由于日军兵力不足,51师付出了惨重代价后突破了日军包围,后续的军部和58师相继杀出了重围,,到达了双闸镇,汇合了这里的一部分部队后,再次收复了中华门,肃清了突入中华门的日军一个中队和炮兵一部分,但是51师此时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74军军长俞济时及时调整部署,由58师担任先头突击任务,带领全军突围。74军转战赛虹桥、新河镇、北河镇,激战连连,伤亡惨重,但是部队建制齐全,指挥机构完整,各级长官的命令可以得到执行,这些都是74军能够突出重围的保证。74军在离开赛虹桥的时候,还留下了302团的徐景明1营殿后,该营用鲜血和生命上演了南京战役最壮烈的一幕,13日,南京全城沦陷,但是1营官兵在徐景明少校的指挥下继续孤军奋战,打退了日军7次进攻,剩余的20多人在徐少校的率领下继续在城内坚持战斗,杀伤了大量的日军,他们捡拾日军弹药,以寡敌众,充分发扬了中华民族最优良的品质,没有一个人向日军投降,转战至16日夜晚,终于弹尽,徐少校和剩余的3名战士放火点燃了自己据守的房屋,用自己的生命点燃了南京城永不磨灭的斗志,日军旅团长国琦少将命令部下厚葬阵亡的1营官兵,他悲哀的说道:“今日的中国军队,不像打内战时候那样软弱了,那样的不堪一击了,面对我们的进攻,他们寸土不让,他们的旅长甚至都端着刺刀冲锋,这样的军队,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让我们吃亏的。”

当部队到达江边的时候,俞济石军长已经实现请求他的叔叔,交通部长俞鹏飞准备下了小火轮运送部队,而日军田中大队以20辆坦克为先导,全力突击74军江边阵地,空中还有十几架飞机盘旋轰炸74军火轮,幸好此刻欧阳格中将指挥鱼雷艇中队赶到,用全部火力掩护火轮转运部队,而且江北的中国军队用残存的2门105毫米榴弹炮轰击日军坦克,阵地上的中国军人冒着日军坦克的枪林弹雨做绝死冲击,炸毁了3辆89式坦克,2辆97式轻型坦克,此时,87师一部也突围过来从后方袭击田中大队,田中以为被包围了,急忙指挥部队撤退,直到74军和87师残部全部撤过了长江,在也没有发起进攻。

74军在撤退的战斗中以6000人的伤亡为代价毙伤了日军3700人,阵亡团长2名,负伤4名,阵亡营长8名,负伤营长7名

唐生智的戏唱到头了,夜色中的南京城已经多处都燃起了大火,不时传来枪声和炮声,更多的是惨叫声,唐生智此刻十分后悔自己当初要力守南京,出什么风头,这下子好了,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南京的百姓和这么多的将士,他追悔莫及,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警卫营长和宪兵2团的团长曹达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司令,车辆已经准备好了。”曹达也劝唐生智“司令,快走吧,再晚日军就打进来了,现在走,还可以渡江。”

唐生智抓起了帽子,看了看杂乱的司令部,看着洒落地上的文件地图,走出了指挥部,头也不抬的坐进了自己的轿车,警卫营长一只手把住车门,一只手举着一支冲锋枪在空中晃悠,嘴里面喊着:“闪开,都给我闪开。”挂着上将旗的黑色轿车和一长串的其他司令部车辆,不停的鸣着喇叭,缓慢的挤开撤退的军民,直奔下关而去,他从车窗看着两边步行撤退的兵士和市民,他从他们脸上看到的是绝望、沮丧和悲观。

轿车到达下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宋希廉亲自在码头迎接唐生智。

当唐生智从轿车中走下来的时候,唐生智上前一步:“唐司令,火轮船已经准备好了,您什么时间渡江?”唐生智缓缓的回过身来,再一次注视着这座悲惨的城市,在码头周围是36师的部队在维持秩序,无数的溃兵伤兵和市民无奈的围在警戒线上,推搡着36师的官兵,希望能够挤进码头坐上火轮船撤到对岸,但是36师的士兵也毫不退让,奋力向外推挤溃散的官兵,谩骂声,哭泣声,惨叫声,枪声充斥着唐生智的大脑,他再也看不下去这人间惨剧了,登上了火轮船,码头不远处的房屋也燃起了大火,借助火光,2架日本飞机俯冲了下来,投下了2颗炸弹,冲天而起的水柱溅了唐生智一身水,警卫营长和曹达把唐生智挡在了身下,唐生智气恼的喊道:“你们让我被日本飞机炸死算了。”曹达:“司令,留得清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唐生智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这次只怕再也没有希望东山再起了。江北的岸边慢慢靠近了,唐生智踏上了江北的土地,再也没有看南京一眼,他也不会有机会再看南京了,38年7月,经过军事法庭审判,他和其他十几名在南京战役中渎职的国军将领一起被处以枪决。

唐生智逃跑以后,36师师长宋希廉随即乘坐火轮船渡江,而36师的士兵也多数乘坐火轮船渡过了长江,损失不大,但是有2艘火轮船在横渡的时候,遭到了日军飞机的轰炸扫射,中弹沉没,搭载的士兵全部阵亡,而码头上苦苦等待的军民最后遭到了赶来日军的残忍杀害,遇害者多达5万人,鲜血染红了江水,尸体飘满了江面,顺流而下,其惨状无法言表。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无名大队用光了所有的燃油,再也无力掩护撤退的部队了。

11时左右,日军岸头大队重新占领了浦口,堵住了南京守军最后的撤退路线,南京的最后时刻无可避免的到来了。

曹磊的坦克部队还有4辆一号坦克和1辆二号坦克可以使用,他们驾驶坦克到达了下关,参加了下关的最后战斗,打光了子弹后,幸运的遇到了欧阳格中将,随同他们撤到了下关附近的海军锚地,准备指挥鱼雷艇突围,曹磊向欧阳格通报了敌情,欧阳格决定各艇排成一字纵队,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敌人火网到大通沙洲待命。日军机枪和火炮为了堵截鱼雷艇突围,进行了疯狂射击,试图阻截鱼雷快艇,虽然多人中弹伤亡,但是各艇竭尽全力压制日军火力,冒着日军的炮火,向上游驶去,此时南京城中的火光正阵阵冲天,欧阳格中将发电给重庆最高军事委员会,称触目所及,

“一寸山河一寸伤心泪。”

南京城此刻遭受了最大的劫难,无数的中国军人和市民落入了残暴的日军手中,遭到了残酷的杀害。

“命令,凡是在南京地区作战的日军各部队,在今后的战斗中,我中华民国所管辖和指挥的军队决不允许俘获容留其兵士、官佐,有违此令,军法处置。中华民国最高军事委员会。”

中国军事史上第一条必杀令颁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