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海盗 第二十九节 无妄之火

youhunchujiao 收藏 12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无妄之火


公元1833年12月23日主张清终于离开广州码头,(清朝不允许外国人在广州过冬,他也没兴趣在广州呆)灰溜溜的回到了安波那岛,把陈大牙要买的货物交到陈大牙的大徒弟李二贵的手里,张清先到皇宫去见过陈大牙一后就忙着先到亲兵营去查看了一下训练的情况,才放心的回到家里,陈大牙现在心情非常的好,虽然他是客家人,但是作为国主就不能完全的按着客家的风俗结婚了,而是要按着清朝皇家的风俗完成结婚大礼。

作为一个弹丸小国当然不可能做的和大清国一样的风光,大多数礼仪走的也就是个形式,比如用的图案是8条龙(皇帝是九条),9条就“越制”了,虽然说在这里就算用99条龙也没有人管,但是所有的华人心里都还是把中原大地作为正统,陈大牙也是一口咬定,自己做个“千岁”的国主也就行了,礼仪都是按“千岁”的标准办的。

即便是这样也不是张清这样的现代人可以接受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图案花纹,甚至是走几步路打什么手势都有严格的规定,经过一个多月的婚礼总算是“完事”了,这期间张清几次对陈大牙说把婚礼简化一点,可陈大牙说:“兄弟啊!这是一国之礼不能荒废的,你是方外之人看世俗多有不惯,以后就慢慢习惯了。”话都说到这样的份上张清也只好“闭嘴”了。

1834年3月婚礼终于完成,陈大牙也累的头昏眼花,可就在新婚礼洞房的第三天晚上,张清被亲兵叫醒,怀着12分的不情愿,问到:“什么事情!”亲兵忙说:“报告国师!王宫失火了!”,“什么?”张清也被着突如其来的事情搞楞了,连忙拉上一件衣服就“撒”着鞋冲了出来,门外早有亲兵准备好了马匹。张清带上30人的一队亲兵就赶往陈大牙的皇宫。

现场的情况非常的混乱,李二贵、万海生、李富贵几人已经带着各自的亲兵赶到了,现在正在指挥众人灭火,陈氏王国的皇宫其实就是原来张氏王国的皇宫,面积和规模都不是很大,相当于一个大地主的房屋规模,有8个小园子88间房屋,作为住商品房的现代人来说是大的难以想象了,可要是比当时大清国的豪门大户,还是小的很的。

张清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把万海生他们几个叫了过来:“你们说说看这是怎么一回事?”李富贵吞吞吐吐的在那里欲言又止:“这个、、、、不好说啊!”“不好说个屁!肯定是有人放火!”万海生快言快语的接了口,这时候李二贵不知道怎么听到了这一句,跳了过来:“谁放的火?说!!”

万海生和张清的关系比较好,不管怎么说也是张清直属舰队的舰长,但是他们几个舰长都是陈大牙一手带出来的,跟随陈大牙的时间最少的都在6、7年以上,张清才到一年半的时间,虽然干出了几件“大事”人也好处,所有的海盗还是对陈大牙更亲近些,这是长时间生死于共结下来情意,张清自然就成为嫌疑最大人了。不过万海生也没有什么证据,只好闷着“恩”个不停,张清没有什么避嫌的觉悟,他是个军人做事情就按军人的干脆劲去做:“好了!你叫破天有个屁用!现在马上戒严,同时把码头封锁,所有船只都不得出海,违令出海的全部抓起来,严加审问!陆地上谁要是乱跑也都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李二贵你带人马上落实皇宫里的人,同时负责现场救火,尽快找到国主。”

“万海生你现在就带人封锁码头,同时带舰队巡逻,防止有人跑掉或者偷袭我们。”

“李富贵你带人对全岛戒严,违令者都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牛二胖你带领亲兵营作为机动部队,准备随时援助。”

“王发仔你带上一个营的陆军作为预备部队,随时准备战斗。”

“这场大火绝对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有人在对付我们,快点行动去吧!我到要看看是谁有这样的胆子!”张清下完命令以后自己对着自己说到。

几个舰长见张清安排的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按着任务安排各自忙去了,这时候一个亲兵混身是血的冲到张清的面前单膝跪地:“报告国师,有一伙人偷袭国师府!”“好!果然是有人惦记我们了,有多少人?”“晚上太黑,看不清楚有多少人,到处都有他们的声音,怕不会少于两、三百人!”。大家向张清的国师府的方向看去,果然可以看到有点点的红光,看样子也是烧了起来。

“通知牛二胖包围国师府,一个也不要漏掉,我到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暗算我们!走”,就在张清走过这个报信的亲兵的时候,这个亲兵突然扑向张清,手里赫然是一把牛耳尖刀!

这个亲兵眼里散发着狂热的火焰,死死的盯着张清的眼睛,身形却一点也不耽搁尖刀眼看就要挨上张清的身体了,但是他却发现张清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露出了一点笑意,那是一种自信的或者说带着一点得意的笑意。亲兵现在已经来不及考虑张清为什么会笑了,他把精力都已经集中在手上的牛耳尖刀上,就等着刀上传来刺中敌人身体的快感。

“轰”的一声巨响,打断这个“亲兵”的动作,张清已经在原来的位置上后退了一步,手里拿着的是一把还正在冒烟的燧发手枪。3个亲兵已经把这个冒充亲兵的刺客按翻在地,使用反关节动作把他的两条手臂拧脱臼,这时候疼痛的感觉才从腹部和肩关节传到他的身上。

张清在亲兵营对亲兵们进行训练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时代的人身体高度虽然没有后世的高,但是在这个靠体力吃饭的时代确实是有不少人会武术,他们虽然不象武侠电影的人那样的“变态”,但是经过10多20年的武术搏斗训练的“侠客”,搏击的能力也是强大的可怕,绝对不是他这个在部队里才接受训练两年时间不到蛙人战士能对付的。所以张清的身上总是有一把燧发手枪,刚才看到这个亲兵全身是血,但是说话的声音很稳定,没有出了什么意外事情的焦急,也没有失血过多的虚弱。

更何况几百人围攻国师府,笑话!几百人的行动,自己这边的人都是瞎子吗?可能性不大,再加上这个亲兵报告的时候没有把头抬高,而是半低着让人不能清楚的看清楚他的眼睛。所以张清说走的时候已经悄悄的把手枪拿了出来,暗暗的对准了这个亲兵,你是真报信的那就算了,要是有问题就是一枪,你武术再强也顶不住我的子弹吧!

看到刺客的突袭,张清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欣慰,一丝得意和自信的笑容就自然的表现了出来。“押下去,好生审问,走我们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来暗算我们!”,还没有回到国师府就遇到李富贵压着7、8个人走了过来,一问才知道这些人把张清国师府边上的几处民房点着以后就跑,被戒严的部队发现给抓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