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又见绿罗

妙心幻玉 收藏 0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黎明前的黑暗。 隐玉躺在干草上,昏昏沉沉中又似乎看见那个金黄色的沙滩,蔚蓝色的大海,成群的小鸟以及与小鸟嬉戏玩耍的孩童。 她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那小孩的模样,但越想看清楚,眼前就越是模糊。 突然之间,她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死死压住,好似一张无形的网瞬间将她罩住,使得她手脚不能动弹,也发不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黎明前的黑暗。

隐玉躺在干草上,昏昏沉沉中又似乎看见那个金黄色的沙滩,蔚蓝色的大海,成群的小鸟以及与小鸟嬉戏玩耍的孩童。

她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那小孩的模样,但越想看清楚,眼前就越是模糊。

突然之间,她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死死压住,好似一张无形的网瞬间将她罩住,使得她手脚不能动弹,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她拼出全力挣扎,想向她挂念的那个人求救,但是,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终于,她感觉到了一股暖风缓缓吹向她,轻抚她的面颊。她立即充满了安全感,情不自禁地靠向那股暖风的源头。

这是一个温暖又安全的港湾,她放下心来,轻轻叹息一声。

良久,她猛然睁开眼睛,却见眼前一片漆黑,她不禁坐直身体。

突然一点火光在她眼前骤然打亮。

借着火光,她看清吉福马正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她长长舒了口气。

吉福马轻声道:“你刚才被噩梦惊醒了?”

隐玉点点头,道:“我总是做同一个梦,却又看不清梦里的人。”

“总是做同一个梦,就表明梦里的事情有可能是真实的,只是你清醒时不记得了。”

“吉公子……”

“叫我福马,长醉也叫我福马。”他温柔地看着她。

隐玉轻轻嗯了声,她环视着四周,他们仍在那座被废弃的破庙里。

她道:“长醉怎么还没回来?”

“按照我们的计划,如果他在天亮之前还没来,我们就先行去丰蜀国。”

“和你一起去?”

“难道你只想和长醉一起去吗?”吉福马温和地问道。

隐玉咬了下嘴唇,道:“也不是。”

“放心吧,他会赶上我们的。”吉福马安慰着她。

沉默片刻,隐玉轻轻叹了口气,道:“到现在为止,我对驭鸟术还是一点不懂,又投师无门……”

吉福马将火折子插在落满灰尘的小香炉里,之后看着她笑道:“不用着急,凡事都有个过程,欲速则不达。”

隐玉背靠一根木柱坐着,支起双腿,两臂抱膝,将下颌放在膝盖上,垂着眼帘,道:“已经这么多磨难了,可想而知以后还会发生多可怕的事。”

“有我保护你……”吉福马忽然顿住,片刻,他改口道,“还有长醉,这几天你和他在一起,应该知道了他的能力。”

隐玉点点头,道:“长醉说你在保护东方珊瑚?”

“是。”

“她现在在哪儿?”

“被花筱莹带走了。”

“什么?”隐玉不禁抬起双眸凝视着他。

“花筱莹不会怎样她……”吉福马似乎欲言又止。

沉默片刻,隐玉道:“东方珊瑚是长醉的妹妹,花筱莹一定会利用这一点。”

吉福马凝视着她,笑道:“以长醉的能力,珊瑚会获救的。”

隐玉轻轻嗯了一声,良久才道:“长醉天亮之前会来吧?”

吉福马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好像很不放心我。”

“没有。”隐玉不自然地笑了笑。

“你再睡会儿吧,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呢。”

“好。”隐玉重新躺在干草上,背对着吉福马,将身体蜷缩成一团。

跟吉福马在一起,她总感觉不自在,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脑子里总有第五长醉的影子盘旋。

与第五长醉在一起,她从内心深处感到安全,感到放松,总能不自觉地信任他,依赖他。他就像一缕阳光一样温暖,又如一汪清泉般明澈,使人愉快,令人平静。

而吉福马,虽然温和可亲,风度优雅,但她总隐隐感到他内心深处藏着某些东西,就连他的朋友第五长醉都不知道的东西。

隐玉轻轻叹了口气,也许是自己多虑了,既然长醉都信任他,自己又怀疑什么呢?

吉福马并没有熄灭火折子,而是让这一点昏黄的火光驱走黑暗,他静静地斜靠在香案上,闭着眼睛。

隐玉忽然轻声道:“不将火熄灭吗?会有人发现的。”

吉福马睁开眼睛,微笑着轻声道:“有点亮光,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隐玉似乎被感动了一样,冲他微微一笑,漆黑的眸子映着火光。


天已放亮,吉福马凝视着隐玉年轻的脸颊,她正安静地睡着。

良久,他收起火折子,突听破庙外有声响传来,他坐直身体,提高警惕。

听这声音,绝不可能是第五长醉。

声响越来越近,显然已是进入破庙的院子里

吉福马站起身,悄悄走向门口。

果然看见一个纤细的人影牵着一匹马站在院子中。

一见那匹枣红色的马,他立即认出那是他送给绿罗姑娘的马。

他不禁皱了下眉,绿罗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扭头看了眼隐玉,她仍在睡着。

这时只见绿罗将马拴在一棵小树上,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便朝庙里走来。

吉福马暗自想了想,一闪身便已站在庙门口。

绿罗猛然看见庙门口出现一个人,似乎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几步。

但当她看清是吉福马时,脸上不禁露出惊喜地笑,她道:“吉公子,是你?”

吉福马微微一笑道:“绿罗,我们又见面了。”

绿罗的面颊浮起一片红晕,道:“上苍真是开眼,让我又遇见救命恩人。”

吉福马走到院子里,站在她面前,笑道:“你怎么会来这儿?”

绿罗沉呤一会儿,道:“那日与公子分别,我信马由缰,也是无意之中来到这里。”

“之后你想去哪儿?”

沉默良久,绿罗才道:“我也不知道去哪儿……”她咬了咬嘴唇,“就是想能再次遇见公子……”她声音轻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吉福马笑了笑,温和地道:“你一个姑娘家独自行走多有不便,不如在香州城找个好人家。”

绿罗将头垂得更低,十指不断绞动着衣角。这衣服显然是她新买的,一身男儿装。

良久,她轻声道:“如果不是公子,恐怕我早已……所以……”

她似乎就快要哭出来了,窘得连耳根后都红了。

吉福马凝视着她,那天绿罗头发散乱,衣衫破旧,眼中惊恐万状,如一只被人丢弃的病猫。而今天,她一身男儿装,整洁简单,却越发显得娇巧玲珑,惹人怜爱。她虽然每句话都只说一半,但足以表达出她的想法与感情。

面对一个少女的初春情怀,他竟情不自禁有些激动。

良久,他轻咳一声,道:“绿罗,我还有事要去办。”

绿罗忽然抬起头,双眸蒙着一层淡淡地雾气,轻声道:“我可以等,多久都行。”

“你并不了解我,你不能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

“你不是陌生人,我相信你。”绿罗似乎全身都在颤抖。

她垂下头,声音更轻地接着道:“我只相信你。”

吉福马沉吟着,他抬头看向天空。

淡蓝色的天空清爽高远,即将升起的太阳把丝丝朵朵的云彩照射得火一样红。

又是一个好天气。

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不是不愿带你走,我是不能带你走。”他尽量说得委婉些。

“我不要求什么,只要在你身边就知足了。”绿罗抬起头看着他,“真的,我什么都不要。”

“你是个好姑娘,年轻又漂亮,而我只是一介游子。”

绿罗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是绿罗没福份。”她扭头看向那匹枣红色的马,耳边一缕秀发轻抚她雪白的脖颈,良久,她缓缓走向那匹马。

吉福马看着她,心里一阵难过,不禁轻声唤道:“绿罗。”

绿罗听见他叫她,突然转身快步跑回来,一头扑在他怀里,轻声地哭泣。

吉福马僵直着身体,并没有抬手揽她住的腰,而是很不自然地说道:“绿罗,别这样……”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一股不祥地气氛正将破庙笼罩。

他猛然推开绿罗,一个健步冲进庙里。

却见隐玉正坐在干草上安然无事。

他暗中松了口气。

当他再次转身看向绿罗时,绿罗已经牵着马走到院门口,正站在那里回望他,满眼的凄楚。

他冲她笑了笑。

她也冲他笑了笑。

就在这时,突然几条人影窜进院里,一字排开站在马福马面前。

吉福马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他盯着绿罗,道:“你的演技不错,竟让我一时疏忽。”

绿罗凝视着他,嘴唇似乎动了动,随后转身牵着马走开了。

隐玉已冲到吉福马身后,道:“他们几人不是你的对手。”

吉福马苦笑道:“绿罗来之前是,绿罗走之后就不是了。”

“为什么?”

吉福马冲她微微一笑,道:“长醉说你对江湖之事一窍不通,果然如此。”

隐玉噘起嘴瞪他。

吉福马笑了笑,道:“我已经中毒了,就在绿罗扑向我的一瞬间。”

“你中毒了?”隐玉不禁惊呼。

“无色无味软香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