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为什么要杀掉许攸

roninwei 收藏 16 12583
导读:曹操,为什么要杀掉许攸

许攸是《三国演义》里的一个悲剧人物,这个人物开始并不得志,好不容易在袁绍的手下找了份工作,可是后来又跳槽,跑到曹操那里去了。按说,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最后却被稀里糊涂地杀了。


有人评价许攸,说他贪而不智。这是很中肯的话,大凡这种人,都是有了点权,就贪婪,有了点功劳,就骄傲。换句通俗的话说,这种人,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给个破筐就下蛋,穿件破袄就出汗。哪怕他有博士学位,当了博导,也没大出息。


书中交待,许攸跟曹操是旧相识。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呢。如果是这样,那他为什么一开始不到曹操的公司去上班,而来到了袁绍这里呢?应该有两种可能,第一,袁绍这个公司的待遇好。比如住房,比如年底奖金,比如安排出国考察什么的,肯定比曹操那里优厚实惠。否则,许攸这种聪明人,早就屁颠屁颠地跑到曹操那里去了,人往高处走么。脚在他身上长着呢,他什么时候跑不了呢,他绝不会死赖在袁绍这里。第二,袁绍重用他。知识分子么,不就是那么点儿自尊心么,让人尊重,总能在最高领导面前晃悠,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了。美啊。为什么说袁绍重用他?这里有一个证据,袁绍为跟不跟曹操开战这件事,一开始就犹豫不决,也是为这件事,他手底下的那帮参谋干事,都吵成一锅粥了。田丰,审配,沮授,郭图,都各执一词,唾沫四溅,吵得脸红脖子粗,谁也说不服谁。袁绍肯定也被吵得脑袋大了。正在这时候,许攸和荀谌出差回来了。袁绍赶紧问他们:“许先生,荀先生,这事儿怎么办呢?他们也统一不了意见,您二位给我拿个主意吧。”许攸说了:“袁老板啊,这明摆着呢,第一,咱们人多势众,曹操打不过咱们,第二,曹操是汉贼啊,您打他,媒体肯定都得向着您啊。打吧。”荀谌也说:“袁老板,许先生说得有理啊,我也同意。”袁绍高兴了,“行了,我就听您二位的吧。”


如此一看,便知道许攸在袁绍面前的地位了。


可是,这种人禁不住捧啊,老百姓讲话,狗肉上不了席面。没几天呢,他跟袁绍翻脸了。为什么,他提意见。提意见有什么不对么,这里边有事。


乌巢是袁绍屯粮食的地方,古代的军队打仗,其实往往打得是供给(粮草)。乌巢这个地方当然就十分重要了,可是袁绍用人不明,派了一个能喝酒的而且脾气坏透了的淳于琼看守。这能不误事儿么。其实,如果许攸没有马上叛变,也许就不会误事。曹操不知道这里边的情况啊。许攸为什么叛变呢?也是事赶事儿,许攸的部下,抓了一个曹操派出来送信儿的。许攸一审,得知曹操的粮草快断了,这可是大事儿啊,粮草一断,曹操肯定失败啊。许攸就忙着给袁绍献计来了,他看出来了,这是他在袁绍面前立功的时候到了。聪明人啊!知道什么时候能讨领导喜欢。他直接进了袁老板的办公室,见面就说,“袁老板啊,我可得到了一个绝密的情报,曹操现在粮草已经将断了,袁老板啊,如果您现在分兵,去攻打许都,也就是抄曹操的后路,曹操肯定完蛋了。这回您一定得听我的。”按说,这是好话啊,更是重要的话啊,可是赶上的时候不对,袁绍正生气呢,生什么气?正生许攸的气,许攸的儿子跟侄子,在冀州一带,仗着许攸的势力,贪污受贿了,让审配给抓起来了,正审着呢,口供都已经出来了。袁绍能不生气么,可是许攸还一点不知道他儿子跟侄子的事情已经发了。袁绍说:“许攸啊,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呢。你先别说曹操的事儿了,我问你,你侄子儿子贪污受贿的事儿是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这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呢?”许攸肯定蒙了,是啊,这件事怎么让袁老板给知道了呢,对了,准是审配那个王八蛋给告状了。许攸刚刚的高兴劲儿肯定一扫而光了,他能讲清楚这件事么?他得包庇他儿子跟侄子啊,他肯定得说,“袁老板啊,第一,我不知道这件事,第二,这事儿不一定是真的啊,我的儿子侄子,我了解啊,他们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来的,肯定是审配给他们栽赃陷害了……”可是袁绍不干了,“行了,快行了,他们都交待了,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包庇他们?看在你跟我多年的交情上,我先不杀你了,你他妈的先滚出去吧。我不愿再见到你。”


就是这么件事儿。许攸跟袁绍的关系就算完了。是啊,一个高级干部,都管不住自己的亲属,他们贪污腐化,你许攸没责任吗?哦,平常你总唱高调儿了,什么反腐倡廉啊,什么以身作则啊,什么严格纪律啊,这回可是轮到你头上了,大家都看你姓许的怎么办?如果我们这样分析,那么袁绍就是给许攸一次机会,是啊,事情都出来了,我看你许攸怎么处理这件事。是啊,如果袁绍真看不上许攸了,他肯定不会简单地把他轰出去,他肯定得说啊,“来人啊,把许攸给我关起来,审审他,看他参与贪污活动没有?”


写到这里,得说许攸这个人糊涂,这件事儿出了,你还能装聋作哑么?你许攸就算不去大义灭亲,你也得赶紧找袁老板承认错误啊,尽管责任不在你,可是你得负管教不严的责任啊。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么?没人相信啊!哦,你还以为你抓了个“舌头”,得到了情报,忙着给袁老板出个主意,就能把这件事儿给糊弄过去了?想什么呢?那么多人盯着呢。袁老板能不愤怒么?许攸不这么想啊,他还由此恨上了审配,这就更不应该了,审配这个人,心眼儿是小点,可是审理你们家的孩子的犯罪事实,人家也没有错啊。通观全书,审配是一个正派人。最后也没有变节,被曹操杀了。


由此,许攸跑了,据说,他跑之前还装模作样地表演了一番自杀的举动,被手下拉住了。唉,其实就是拉他,他也不会自杀的。他也就是找个台阶下罢了。行了!行了!袁老板不用我了,我去找曹操去吧。


写到这里,可以看出一些知识分子的毛病了,稍有不顺心,立刻就反水,你千万不要指望他们有什么政治立场,别看他们平常一讲一大套,什么理论都明白,什么高深的学问都知道,其实,他们稍稍不高兴了,就得把原来所谓为之献身的工作或者事业,都当屁一样放了。当然了,知识分子也不都是许攸这样的,看人家沮授,看人家审配,到死也没有给曹操低头。尽管他们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可是在人格上,他们与许攸这家伙,是有着天地之别的。许攸啊,不能算是一个正派人。


说着话,许攸就到了曹操那里,当然了,先得把袁老板在乌巢的粮库这件事儿讲了,叛徒么,得有见面礼啊。然后,就给曹操献上一计,他要曹操火烧乌巢。其实,这一计献得有些多余,重要的是你许攸把乌巢的情报告诉了曹操,就好比你逮了一条鱼,给了人家,至于人家是红烧还是清炖,那是人家的事儿,还用你献计献策啊?曹操听罢高兴了,“行了!老许啊,你可给我立功了,我正发愁这件事儿呢。行了,我听你的,我攻打乌巢去了。”其实,这是曹操给了许攸一个面子,还是举鱼的例子,人家曹操怎么吃?还用你许攸教啊?人家干嘛听你的呢?还不是满足你一下虚荣心么!曹操马上出兵,偷袭乌巢,放火烧了袁绍的粮草,袁绍啊,这就输定了。


反过来说,袁绍也是大意,许攸跟了你多少年了,这人什么毛病,你不知道么?你能让他带着这么重要的情报就跟了?袁老板也真够窝囊的了。就算是他儿子侄子的犯罪事实跟他无关,可是在调查清楚之前,你也得先把许攸“双规”了啊。他至少还有知情不报的嫌疑呢。可是袁绍就硬是让许攸跑了。


许攸到了曹营之后,一共给曹操献了两计,除了上边那条火烧乌巢的计策,还有一条水淹冀州的计策。其实,这也是曹操给许攸的面子,人家曹操之前早有过水淹下邳的经验了,还用你教导么?这也太小儿科了吧?可是,许攸就这么不要脸,冀州攻下来之后,曹操进城了,许攸还吹嘘呢,“怎么样,阿瞒啊,没有我,你进不了城吧?还是我的功劳吧?”曹操只是哈哈大笑,什么也没有说,曹操手底下的人可都生气了。是啊,这小子哪儿来的?什么东西么?


读书到此,细心的读者已经知道许攸就要大祸临头了。是啊,天底下哪有这么狂的东西呢?首先,放火或者放水这种计策,谁能不知道呢?还轮得上你许攸抢功劳?人家曹操那是跟你客气呢。你倒当真了?这不傻缺么?其次,你许攸凭什么叫人家阿瞒?那是人家领导的小名儿,也是你叫的?你真是敢张嘴啊?想起来当代的一件事儿。有一位市领导刚刚上任,要视察某工厂,这位市领导当年在这个厂子工作过,许多人都认识。之前,厂领导急忙把一些认识这位市领导的职工都找来了,厂领导嘱咐,市领导来了之后,大概要跟大家座谈一下,大家要客气,领导么。人家来了,他自己说什么都行,大家不要乱说。市领导来了,果然就在车间与工人们座谈,市领导说了,当年他在这个厂子干活的时候,条件是如何如何艰苦,他是如何如何奋斗,师傅们是多么多么爱护他。市领导自己说得兴致勃勃,好多当年熟悉他的工友都客气地笑笑,还真有会来事儿的说,“是啊,当年领导在工厂的时候,就显示出与众不同来了。”更有嘴甜的说,“哎呀,领导当年在工厂,非常能干,乐于助人。当年我们家困难,领导当时还总帮助我钱呢。”领导听了,连连摆手,“哎呀,过去的事儿了,我都忘了,就不要再提了么。”其实,这种事情很简单,领导么,故地重游,肯定要感慨一番么。您就上好听的吧。没错!可是就有不长眼的,给个梯子就敢往上爬,一个家伙挤进来了,名字就要提了,姑且叫他许二攸,许二攸嘴里还嚷嚷呢,“谁来了?好啊,让开!让开!我得进去看看,嘿嘿,不就是你么,哎呀,你小子当领导了,行!今后有事儿我得找你帮忙了。什么,你不认识我了?哎呀,你小名不是叫二狗子么。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领导脸就红了,当下就有些挂不住,可是嘴上也得客气啊,“哎呀,我一时想不起来了。”其实,领导已经烦了,可是许二攸这个家伙还不识趣呢,“哎呀,你小子真是没记性,你怎么连我都不记得了。你再想想!好好想想!”领导就有些恼火了,脸上却还算平静,“对不起,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好了,我们再看看别的车间如何?”按说,到了这个时候,那个不识趣的许二攸就应该明白了,可是他就是不明白,还跟在领导的屁股后边套近乎呢,“哎呀,二狗子啊,你怎么记不起我来了呢,瞧你的狗记性,当年如果不是我们培养你,你今天也不会……”领导突然转过身来,皱眉说道: “你这位同志是怎么回事呢?我这是参观车间呢,有什么话下来再说。”厂领导也愤怒了,这不是添乱么,一使眼色,就上来了几个干部,就把这个不长眼的许二攸推到一边去了。您想啊,这叫什么东西么?市委领导的小名也是你叫的么?后来有人分析这件事,许二攸也就是想显摆显摆,他跟领导的关系是多么近。可是这下完了,没显摆好,工厂的领导也烦他了。行了,过了些日子,许二攸下岗了。有人还笑话他呢,“哎呀,你怎么也下岗了呢?你不是跟市领导是老熟人了吗?你不是还培养过人家呢么?”许二攸苦着脸说:“是啊,我当然培养过他了。可是他忘恩负义啊!”其实,这里边没有市领导的错,错误都在许二攸身上,你凭什么啊?叫人家领导小狗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还培养过人家?你还认为你帮过人家的大忙了?或许你还真帮过。可那算数么?


许攸也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他觉得他给曹操出了大力了,曹操就算是欠下他的了。


曹操一笑,其中很有味道,也就是笑许攸不懂事儿,不知道轻重。如果聪明些的,就应该明白了,至少应该从曹操的一笑中悟出些什么来。可是,许攸就是这么没脑子,他还以为人家曹操喜欢他呢。继续来劲儿,他见许禇进城了,也是上边套近乎,“许将军啊,如果没有我许攸,你们根本进不了城啊。”许禇什么脾气啊,当下就恼了,“你鸡巴说什么呢?滚一边去。”许攸还接着来劲呢,“哎呀,许禇啊,你懂什么啊?没有我,你们这些傻当兵的现在也进不了城啊。算了吧,看在咱们两个都姓许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许禇更恼了,骂起来了,“他娘的,我们姓许的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我先替我们老许家清理门户吧!”得,手起刀落,就把许攸“咔嚓”了。


读书到这里,有人猜测,其实,许禇早就有了曹操的指示,曹操肯定说过,“许禇啊,许攸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你找个机会替我把他收拾喽。”或许根本不用曹操明白着说,努努嘴儿,许禇就知道怎么办了。这不是乱猜测。谈歌认为是这么回事。至少曹操有过这个意思,暗示过许禇什么。否则,许禇再愣点,也不能随便杀一个曹操身边的文职人员啊。哦,都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动不动就互相杀人?那不全乱了么!事情发生了之后,曹操批评了许禇几句:“哎呀,许将军,你怎么随便杀人呢?许先生再有什么不对,你也不应该杀了他啊。”许禇得说啊:“曹领导,这许攸也太气人了。他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尊严啊。我也不是故意的,一下子失手了,得,就真把他杀了。”曹操还得叹气:“行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算了,把许先生厚葬了吧。”(书上讲,曹操“深责许禇,令厚葬许攸”)曹操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许攸这种东西,曹操大概早就烦透了。


像许攸这样贪而无智的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从来不乏其人啊(当今是不是更多?谈歌没有统计过)。这种人,就是知识分子中的败类。这种人,无论别人怎么对他好,他也忘得干干净净。可是他如果对谁有过一点儿好处,就得总挂在嘴边上,比如,他曾经给过你一口咸菜吃,他敢说成他给过你一捆人参。袁绍对许攸就算不错了,他儿子侄子贪污受贿,袁绍就没有株连他,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感恩戴德,他还狠狠出卖了袁绍一回。曹操算是对他不错了,他也就是动了动嘴皮子,就敢把胜利果实都算在他头上了。如果曹操成立股分公司,他就敢张嘴跟曹操要百分之五十一的干股。如果曹操不给他,他就敢满世界嚷嚷曹老板忘恩负义没良心。


这种人,你最好离他远点儿

5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