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二章 仇 22 袭击铁路

仪云尖兵 收藏 0 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URL] “桑木君听说南昌的消息了?” 桑木崇明给小岛太郎斟上杯酒:“南昌的支那军败了,帝国皇军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小岛太郎没想到桑木崇明会亲自给自己斟酒,慌的起身至谢。桑木崇明摆摆手:“小岛君不必客气,我们这只是私人的谈话,你也是京都人吧。” “是的,鄙人很荣幸和桑木君是同乡。”小岛太郎把身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桑木君听说南昌的消息了?”

桑木崇明给小岛太郎斟上杯酒:“南昌的支那军败了,帝国皇军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小岛太郎没想到桑木崇明会亲自给自己斟酒,慌的起身至谢。桑木崇明摆摆手:“小岛君不必客气,我们这只是私人的谈话,你也是京都人吧。”

“是的,鄙人很荣幸和桑木君是同乡。”小岛太郎把身子做的直挺,木头人一般的:“要是桑木君率领110师团参加南昌的战斗的话,我想应该会有更大的战果。”

桑木崇明摇摇头:“虽然帝国的军队依然在进攻,却没有以往的顺利。支那人的抵抗越来越激烈,司令部把27师团抽调到南方战场就是弥补兵力的不足。我的110师团只是三等师团,比不上27师团的战斗力。”

“是啊,支那实在是太大了,帝国没有那么多的武士可以调动。”

桑木崇明不忿的顿顿酒杯:“从110师团和27师团换防开始,我就知道帝国军队遇到了激烈的抵抗,否则27师团不会调出保定。真不知道大本营的那帮老家伙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还想把摊子铺的更大吗?吃到嘴里的才是肉,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也不明白?应该先稳定支那北方,用雷霆手段肃清北方的游击队,至于南方国民政府,尽量分化就是了。汪精卫那家伙不是已经认清形势了么,偏偏大本营对蒋介石开出的条件太苛刻,把整个支那逼成了帝国的敌人。”

小岛太郎谨慎的说:“大本营正在进攻南方的行动好象很顺利哦,也许能把重庆政府打倒。”

“八噶。”桑木崇明很为自己下属的愚蠢感到生气:“这是蒋介石的阴谋,蒋在利用支那宽广的国土缓冲帝国的进攻,这你也看不明白?”

“哈依,,多谢桑木君是指教。”小岛太郎起身一个90度的鞠躬。

“对付支那就要象蚕吃树叶一样的一点点的进行,一口吞下整个支那的话,帝国还没有这个实力。”桑木崇明示意小岛太郎坐下:“可是大本营的那帮老家伙不这么认为,弃越来越恶化的治安于不顾,盲目的扩大战争,这样只会浪费帝国的战争资源。对支那的战争应该是迅速和稳定的,按照《东亚秩序纲要》用支那的资源把英美和苏俄的布尔什维克势力清除。”

小岛太郎还是不清除:“帝国的敌人是英美还是苏俄?”

“当然是苏俄,这也要问吗?”桑木崇明斩钉截铁的说:“可是大本营还在为这个问题争吵。”

“大本营的意思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小岛太郎想了想:“也许大本营是在等待机会,等待欧洲的变化。”

“欧洲?德国人吗?”桑木崇明出了一会儿神:“波兰已经和英国签订了互助条约,德国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唉,平汉线是支那北方的重要路线,运往满州国的很多物资都要从平汉线运输。作为帝国军人,我只要肃清支那的布尔什维克和保持平汉线的畅通就可以了. ”桑木崇明饮下杯中酒:“这次强化治安,发现游击队也在加强,有必要加紧进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这一次一定要加强对山区游击队的围剿,震慑摇摆不定的支那人。”

“哈依。”

桑木崇明话头一转:“听说你的弟弟小岛雄被捣乱分子伤了?”

“是的,”小岛太郎咬牙切齿的说:“捣乱分子在他汽车上安装了炸药,我的弟弟现在还在医治。”

桑木崇明想起小岛太郎那个肥肥胖胖的弟弟就想笑,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叫特务队去调查吧,宪兵队的事情很多,还要把劳工运到满洲去。”

“有一批棉纱,鬼子要运到北边,我想在铁路上干一票。”王书同敲着桌子。

自从收编了李大楼子的那几十号人马之后,王家大院儿的人们就都从北白搬到了南白。王书同自任“抗日救国军”的连长,张大来任副连长。

五十多个人儿的连队中都是官儿,李大楼子捞了个排长的职位,立刻安排了几个亲信做副排长。

银生和白包等人都是班长,韩时文做教官,训练这些扛着枪却不会打枪的庄户人。

银生的这个班长只管只俩人儿,一个是傻子大哥,一个是南白村儿的李二货,这李二货快四十岁的年纪,刚刚学会打枪却和傻子大哥一样的能吃,一顿可以把五个红薯干儿面子的窝头造进肚子。

“王叔儿送过来的消息?”

“嗯,今天晚上11点,火车在定县添煤加水,今天王叔儿他们正把棉纱运到火车站的货场。”

“棉纱咱们好象没什么用吧,王副官。”银生很奇怪王书同为什么要偷袭鬼子的棉纱而不是劫鬼子的军火。

“我打听好了,每节车厢只有俩鬼子,十几节车厢就有三十来个鬼子。咱们干了这一票不仅可以得些枪支,还可以打出咱们“抗日救国军”的名号,有了名声好办事儿。”

“那可行哩,咱们就干。”

“别人还有什么要说的么?”王书同扫一眼李大楼子,所有人都同意,只有李大排长没有言语。

“打鬼子的火车?这……是不是有忒大的风险?要不我把庄子上的几架车弄过去,到时候好把日本人的棉纱拉回来,兴许用得着哩。”

“不行,”所有人立刻否决了李大排长这个“守财奴”的贪婪想法:“棉纱全烧了,不能叫小鬼子追踪到我们。”

李大楼子看众人一致,只得同意,心中却为那多的棉纱白白的烧掉感到可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