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十八章 伊春(上)

找爱的人 收藏 2 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URL] 回到驻地后,郝猛德与唐迅立即将主攻师的师长万峰给叫到军部,万峰刚到军部,就见一师师长周顺和三师师长吴乾也跟着来到了军部,脸上都挂着一丝怪怪的笑容,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般,又好象两人已经商量好要一起做个某个事情一样,两人一起走进了军部,让人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回到驻地后,郝猛德与唐迅立即将主攻师的师长万峰给叫到军部,万峰刚到军部,就见一师师长周顺和三师师长吴乾也跟着来到了军部,脸上都挂着一丝怪怪的笑容,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般,又好象两人已经商量好要一起做个某个事情一样,两人一起走进了军部,让人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三人来到了军长郝猛德的面前敬礼后,便站在那里了那里,等着军长发话,军长郝猛德扫视了这三个宝贝一眼,然后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心里就在嘀咕着:这三个家伙怎么会突然一起来军部啊?以前都是我叫到三人,三人才一起来的,这次我只通知了二师长万峰来军部开会,怎么一师长和三师长都跑来了啊?看来这里面肯定有鬼,这两个家伙不是来给二师长帮腔的,就一定是和二师长来抢主攻任务的。除开这两个意外,实在找不出第三个理由了。见军长在站了那里半天没有说话,只是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们三个人,三个人心里也在寻思着:不会是军长就已经知道我们三人的约定了。

见这四个人都心怀鬼胎的站了那里,彼此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怪怪的看着对方,参谋长在心里寻思,这四个家伙是不是在比定功啊,不能再这样啊,不然就会要误事的。

想到这里,唐迅一脸笑容的开口说到:“喂,四位,你们比内功可以先等下再比啊,是不是先把内功比试放一下,先讨论一下作战的正事啊。”

听到这里,郝猛德微微一笑,然后用调侃的语气说到:“三位,你们先说说不请自来所为何事啊?”

听到军长这么说,万峰可不干了,立即开口说到:“喂,军长大人,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啊,他们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我可是你的副官通知我来的啊,什么叫我不请自来啊。”

见万峰说完了,周顺立即开口说到:“军长,你看啊,为了我们军能顺利拿下伊春,你不持劳苦的跑到集团军去开会。这不我和吴师长一商量,正好最近也打了一点秋风,所以便给你和参谋长送来了,一来算是慰劳军部的首长们,二来也想求军长一点事情啊,也不知道军长大人是不是能考虑下?”

听到这里,郝猛德心想:得,狐狸总算露出尾巴来了,然后用眼睛瞄了瞄周顺,然后便淡淡的说到:“我说周顺啊,部队这么多好的东西,你可要好好学学啊,别跟二师长万峰,还有那三师长吴乾一样,一个个都是老油条一样啊。好了,你周顺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何必拐弯抹角的来那些虚的,有什么事情直接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们这些人磨叽啊。”

听到这里,周顺依然是一副笑脸的说到:“军长听说你这次要来了不少的增援,是不是可以考虑给我们师增加点作战力量啊。我的要求不多,我就只要求一个营而已。”

听到这里,郝猛德微微一笑说到:“我就知道你们这两个家伙是夜猫子登宅,这是无事不来的主。耳朵到是蛮尖的,这消息还是蛮灵通的吗?我这才从集团军总部回来,上面就给了这么点作战力量,你也要,他也要我还怎么指挥部队。”

听到这里周顺略微的清了清嗓子继续厚着脸皮说到:“军长啊,你这次从上面带回来四个营的增援,我就要一个营,这不多啊,这才不过四分之一而已吗~~~~~~~,”

还没有等周顺说完,郝猛德便打断到:“四分之一还少吗?,你总不会准备把上面给的这点东西都要去吧,那这个军长你来当如何?”

说着郝猛德把眼睛一瞪,然后继续说到:“你周顺少在这里耍赖皮,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一套。你肚子里面那点小揪揪在我这里不管用。你的事情等下再说,先让我把正事给办了啊。”

说着他将眼睛转到了万峰这边说到:“好了,万师长,将你部的作战计划报上来吧。”

听到军长点名,万峰立即回答到:“攻击伊春作战计划已经完成,我这次来也是准备汇报此事的。”

听到这里郝猛德立即接话到:“那你还磨蹭什么,你就直接说下你们二师的作战计划啊。”

万峰接过话擦到:“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最新情况判断,敌人的防御重点放在城南,因为那里是的一个最主要特点就是山多,全城的制高点也在那里—平顶山也在那里,其海拔高度为一千四百二十九米,在那里敌人部署有约一个联队左右的鬼子,其指挥官为武田进苍,日陆军士官学校毕业。该人作战勇猛顽强,善于指挥防守战,特别是对于山地指挥很有一套。所以我准备用二十五、二十六两个团兵力来进攻此地,毕竟以前打的都是丘陵和低山地的防御、进攻战,这次打这种高山地的进攻战,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在军长面前说实话,到现在我的心里也没有个底啊~~~~~~~,”

听到这里郝猛德笑笑说到:“你万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有知道害怕的时候啊。”

听到这里,在房间里面的人都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也显得略微的轻松了许多,这时万峰笑了笑,然后继续说到:“是人就会有害怕的时候啊。军长,我继续了。因为我师两个团都已经投入了到了南面的作战中,所以对于其他三面的进攻兵力也就显得单薄了点~~~~~~,”

“等等,你在南面投入了两个团,其他三面你还有多少部队投入,预备队又有多少啊?”听到这里参谋长唐迅立即打断到,并且把自己关心的问题立即给说了出来。

听到此,万峰立即回答到:“在北面有二十七团的两个营作为主攻,在西面有二十七团的一个连在地方部队的配合下进行防守,在东面为师部特务团的一个营担任主攻,除开进攻部队,我手头还有一个团左右的兵力担任师预备队。我这次是准备拿下南面的高峰后,再进行主攻。”

听到这里,军长郝猛德和军参谋长唐迅都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见郝猛德说到:“我看这个计划行,不过你们的前锋团经过这次开路任务后还有多少战斗力啊?”

听到这里,万峰立即回答到:“这个团的团长说真的不怎么得,平平庸庸的一家伙,但是团参谋长可是一个懂作战,会指挥的家伙,所以我准备在这次战役结束后,就把团参谋长升为团长,至于团长,我个人认为还需要培训下。”

听万峰这么说,郝猛德到是对这个团参谋长发生了兴趣,于是便问到:“这个团的参谋长是谁啊?”万峰立即回答到:“军长,你不会就忘记了吧,这个人可是你亲自提升上去的就是以前的连长陈庆啊。”

见万峰说出了人名,郝猛德想了起来,那人确实是自己亲自提拔起来的,而且自己也很欣赏这家伙,准备在合适的时候让他出任更高级别的职务,只是现在还没有合适的时机,所以就只好先让他去担任团参谋长。见军长不说话,万峰以为军长在考虑什么事情,便站在了那里,眼睛则时不时的偷偷的瞄着军长的变化,怕军长一叫到自己,而自己没有听见,那就坏事了。

见军长郝猛德有点走神了,唐迅略微的咳嗽了一下,一来是自己的嗓子确有不舒服的地方,二来也是为了提醒走神的郝猛德,听见咳嗽之声郝猛德立即回过神来说到:“万峰,等下你回去的时候带两个营回去,至于怎么安排我不做干涉。但是你给我记住一点,那就是,务必在总攻发起前一定要把平顶山给我拿下来,军炮群这次由你师统一进行指挥,好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可以走了。”听到这里,万峰敬礼后,便离开了军指挥所。

见万峰走了,吴乾和周顺两人你看我,我瞅瞅你,谁也没有先说话,等两人转过脸来的时候,发现军长已经在盯着自己了,于是便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见两人没有说话,郝猛德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家伙,作战还不错,平时就不能少起点哄吗?唯恐天下不乱,好了,一人带一个连回去吧。”听到这里,吴乾立即说到:“军长大人,你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万峰一给就是两个营,我们两个一人才给一个连啊,这偏心也偏的太厉害了吧,我不干。我们好好的理论理论啊。”

说完把脸一甩,周顺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闹事的时候立即说到:“军长,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指挥部,只有吴乾还站在那里,这时突然见周顺要走,心里知道要坏事,刚准备要开口说话,就听见郝猛德说到:“怎么拉?吴师长,是不是也要走啊,不是说我郝猛德偏心吗?不是说要和我理论理论的吗?告诉你,吴乾,你在总司令那里怎么玩我不管,但是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你要是乱来,别说我郝猛德欺负你了,这次我就放过你,如果你这次没有打好,我连这次的帐和你一起算。别以为,你们以前在梁军长面前玩的那些花花肠子,我不知道啊。告诉你,那是老子懒的管你们。滚,现在就给老子滚,看见你们这些家伙就来火。”

听到军长发火了,吴乾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军部,边走还边嘀咕:看来这郝猛德比梁冲要难对付多了,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去招惹这家伙,这个该死的周顺,见事不好就知道跑,真没有义气,下次再不和这家伙闹了。

万峰回到师指挥所后,便叫来了二十五团的参谋长陈庆,二十六团团长余惠两人,把自己的作战意图和上面的部署以及意见都给两人做了详细的介绍、说明,然后说到:“这次你们两个老乡继续搭伙,二十六团主攻,二十五团辅助,明天早上九时发起总攻,二十四小时内必须拿下平顶山的主峰,因为我准备在后天上午十时发起全面总攻,所以这次进攻的成败就看两个团的了,作为团的主官你们应该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陈庆和余惠彼此对视了一会的时间,然后用肯定的语气回答到:“请师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这里,万峰哈哈一笑的说到:“就知道你们两个有把握,放心啊,有你们两个哼哈二将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对了,还给你们配属了一个营的增援,你们那个团接。”

听到这里,陈庆立即站了起来说到:“师长,你给二十六团吧,人家毕竟是主攻团,伤亡肯定小不了。”

见陈庆让,余惠也没有客气的说到:“陈庆,你小子不能这么做啊,小心回去了,下面的营长收拾你。师长,别着啊,这次陈庆的二十五团作为全师先锋团,负责开路,在路上可没有少和鬼子、五色军还有那些什么汉奸队伍交手,这损失也不在少数啊,师长,你还是给二十五团吧。”

听到这里万峰开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以前见增援就抢的事情,他可没有少见,自己也没有少在军长面前抢增援,现在自己这两个大将居然让起增援来了,这到是新鲜事,第一次见,见两人都不要,他万峰大手一挥说到:“好了,你们两人别吵了,我看增援就给二十五团,好了,就这么定了,你们现在回去都准备下吧,距离发起进攻可没有二十四小时了啊。”听到这里,两人敬礼后便一起迈步离开了师指挥所,朝外面走去。

武田进苍最近也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所以除开拼命找上面要补给和增援外,就是拼命加强自己的防守工事,因为他自己知道,如果要攻打伊春城,那么自己这里肯定是首当其冲的地方,也就是说:谁掌握着平顶山,谁就掌控着伊春,所以作为平顶山的最高指挥官他清楚平顶山的重要意义,他相信自己能想到的地方,对手就一定会想到,而现在的他除开加强防守外,还能做的就是尽量储备多一点的补给和兵员,这也是目前他武田进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回到驻地后,陈庆刚准备去向团长汇报这次去师部的情况,顺便和他商量下这次攻打平顶山的具体安排事宜,结果走进团指挥所却见所有的参谋和团长都站在了那里,当他走进团指挥所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直直的看着,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时就见团长走到他的面前说到:“小陈啊,二十五团就交给你了啊,以后二十五团就看你的了啊,交给你我放心啊。”

才发现团长卫兵的手里居然拿着一些日用品,而背上则背着被子。现在陈庆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有人告诉他,团长奉命被抽调去基地参加培训了,而他则已经被任命为代理团长,全权负责指挥这次作战。

听到这里,陈庆转身准备离开指挥部,就听见老团长在后面呵斥到:“陈庆,你小子给我听好了,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团长,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到你的岗位上去,要知道距离进攻开始已经不到二十四小时了,你难道认为这点时间够吗?好了,什么也别说了,我走了,替我好好指挥这一战,为了乡亲,也为了我们,更为了你自己,一定要打好这一战。”

听到这里,陈庆双眼含泪点头表示知道了,目送着自己的老团长离开了驻地,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在完成了最后的部署后,余惠指挥着自己的部队开始对平顶山的日军放起了第一轮进攻,他知道这次进攻试探多与实际,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其驻守日军暴露其所有的火力点,这样可以在下轮的进攻前,给于完全的火力摧毁。但是奇怪的是,在进攻发起后,所遇到的抵抗全是小规模的抵抗,这到是完全出乎余惠的意料,根据先前的情报,日军在此的驻守兵力为一个联队,估计人数在四千人左右,再加上随后的增调的兵力,余惠估计这总兵力绝对不会少于五千人,怎么会只出现小规模的抵抗呢?敌人又在玩什么花样?这些问题顿时成为余惠所考虑的重点。而此时担任助攻的陈庆也开始指挥部队进行展开,但是部队进攻不久就发现,敌人的抵抗非常顽强,加之炮火轰击的重点不在此处,所以陈庆的二十五团打的特别困难,进展也非常缓慢。

而在师部时刻注意着事态发展的万峰,此时也有点糊涂了,根据先前情报显示,敌人在余惠二十六团的正面部署有重兵集团进行防守,而在陈庆的二十五团只象征性的部署了约莫一千人左右的防守兵力,现在打起来了,怎么到变成陈庆那边成重点,余惠这边却~~~~~~~~~,这算是什么事情。万峰见到此种情况,立即叫来了参谋长,两人先是交换对事情的看法,然后做出一致的决定,既然敌人把进攻的重点放到了陈庆那边,那么相应的自己这边也跟着变,把兵力和火力象陈庆那边倾斜。只有这样才能转主动为被动,而就在他们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一常灾难正在向他们袭来,为此万峰差点没有丢掉姓名,不过这师长还是被撤消了,培训基地的文言知道后,便把万峰要了去,要其专门负责新兵培训事宜,最终在文言推荐下,成为培训基地新的掌门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平顶山的一个不小的山洞中,一群日军军官在忙碌的来回穿梭着,当他们听见炮弹已经出膛的声音,就意识到战斗已经打响了,便纷纷忙碌手里的工作来,在经过起初一段时间的忙碌后,大家开始逐渐进入了有条不紊的中,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熟悉和轻松。这时有日军官向武田进苍报告到:“联队长阁下,复国军已经开始象西线转移火力和兵力了,我建议立即执行:覆灭行动。”

听到此,武田并没有急于答应下来,而是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便又来到了地图前,在认真看过现在的敌我态势后,才慢慢的说到:“命令第三、第五大队立即对复国军第二十六团发起进攻,务必在三小时内结束战斗。”见武田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那个军官高声回答到:“是”便立即离开了指挥所。

这边按照师部的统一部署,原先配属给余惠的部队已经开始向陈庆部考虑,而陈庆在知道情况后,隐约感觉不妙。所以,他特意在自己与余惠的结合部位置部署了一个营的兵力,以此防范敌人从这里将两个团切开。而此时的余惠部,也因为先前进攻的大意,整个部队的战斗防范意识开始有所下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袭而来的炮火将余惠的指挥完全给覆盖在泥土中,而二十六团的前出部队也被突然出现的敌人给完全包围在其中,全团被武田分割为好几块,而团部则受到了重点火力打击,团长余惠,团参谋长裘新都在敌炮火袭击中牺牲或受伤,而整个二十六团则处于一种即将崩溃的状态之中。

而当师长万峰接到二十六团遭受打击,团长和团参谋牺牲的消息后,万峰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中了小鬼子的道了,当再一次冷静的走到地图前,将所发生的事情进行了一次演示后,他终于明白小鬼子为什么要放二十六团,而全力阻击二十五团了。但是现在明白一切已经晚了。他万峰算是开了复国军的头了,一次进攻作战损失一个主力团,这在复国军的思维中是无法想像的,也是无法接受的。而军长郝猛德在接到战报后,便在第一时间赶到万峰的二师指挥所内,在详细的听取事情的发生和经过后,郝猛德无奈的决定:立即停止战斗,将所有人员立即撤回。鉴于万峰在此次战斗中负有失职的责任,撤消万峰师长的职务,等战斗结束后,再送交总司令部予以发落,二师暂时全部撤出战斗进行休整,二师长由军参谋长唐迅兼任,五团长将以代理师参谋长的身份组建前进指挥部,负责指挥全师作战。二十六团暂时整编为一个营,并入二十五团。

新的战斗将在何时打响将根据情况而定,说完郝猛德在向唐迅交代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了二师指挥所,而唐迅则被留了下来负责进行善后,而陈庆也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师部内,等唐迅宣布完命令,陈庆第一次有种复仇的冲动,他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小武田,你小子别太得意了。等我收拾你的时候,老子一定要打的你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