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汤姆和努万只睡了一小会儿。

尼特安顿好队伍以后,马上向总部卡兰德将军作了汇报。将军听说他们已经在纳西里耶的萨尼亚湖畔时,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你们怎么到了那里?”

“一夜急行军,”尼特说。

“那里是一片沼泽据我所知,”卡兰德将军说。

“不,将军,是湿地不是沼泽。”尼特说。

“告诉我你下一步计划。”

“鲁特拜。”

“好,中校你要知道,在你的行动中我不加任何干涉,不过,你必须保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是,长官,谢谢您的信任。”

“我不喜欢用自己的命令牵着你们的鼻子转来转去,中校,你干得不错。”

“谢谢长官表扬,”尼特说。直到这时,尼特才感觉到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对自己的态度有所好转。

“你们那名队员呢?”

“我已经派人去联系他,有什么情况我随时向您报告,将军。”

“好吧,我提醒你,为了少跑点儿路,在希贾拉沙漠北面,距离鲁特拜西南一百公里,有他们一座秘密空军基地H3空军基地,你们可以顺便到那里参观一下。”

“谢谢将军。”

“我预祝你们此行顺利。”卡兰德将军说着关掉了电台。

坐在树林里,尼特望着自己的队员们。因塞尼在伪装电台,阿文仍在草丛里睡觉。他身上沾满了黑色的泥污。看着阿文尼特心中有些不忍。他叹了口气,如果欧文不能顺利地找回阿历克斯,尼科特决定将阿历克斯的任务交给阿文。这个年轻人虽然需要锻炼,但海豹现在人手实在不够。

尼特直到现在没有向阿文布置任务,他内心感觉也有一点点愧疚。其实,并不是尼特对阿文不放心,只有尼特自己明白,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难以言说的情结,他在盼着阿历克斯回来。他是多么地盼着阿历克斯回来啊,尼特一直暗暗地给他留着这个位置。在尼特这次行动体系中,阿历克斯的位置不可或缺。

侦察行军路线的汤姆和努万在天黑之前赶回来了。他们向尼特汇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底格里斯河大桥上虽然有驻守的士兵,但人数并不多。大桥两头分别驻着一个班,只有四名士兵,桥中间并无人员看守。经过底格里斯河大桥以后,河对面有一座兵营,据说是普通兵营,并不是精锐的共和国卫队。所以即使被发现也不会构成多大威胁。跨过底格里斯河之后,南行不远就是乌尔站,绕过乌尔站就可以进入希贾拉沙漠了。

“你们是说这条路线并不是那么难对付,是吗?”尼特问。

“是的,长官,”努万说,“我们的敌人远远比我们想像得更好对付。”

“我没有问你!”尼特粗暴地打断了努万的话,他看着汤姆道。

汤姆说:“据我观察,他们的把守并没有多严格,他们兵办不足。我们完全有把握冲过去。”

“那你有把握不惊动他们吗?”

“这……这很难说,长官。”

“你想过没有,如果开战,虽然我们可以脱身,但是,他们的大军马上就会追踪而来,在沙漠里,他们会像风卷残云一样将我们吃掉。”

“我倒有一个好主意……”努万刚刚将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他知道长官这几天一直在故意打击他。

“说来听听。”尼特说。虽然他眼皮没抬,但尼特的话还是让努万受到了鼓舞。

“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吃掉他们,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干的,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们的去向。”努万小心翼翼地一边偷偷看着尼特的表情,一边说。

“底格里斯河大桥有多长?”尼特突然问。

“一千四百米,”汤姆说。

“不错,”尼特说,“可是你要知道,两个哨所间每隔五分钟就要相互联系一次。”

“干掉他们之后,我们可以假扮成他们的士兵,冲到另一个哨所去。我们抢一部车,五分钟的时间足够了。最近一直有什叶派的人活动,我们可以嫁祸于人,”这时,汤姆说。

“你们是不是提前就商量好了?”尼特问汤姆。

汤姆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是个好主意,”尼特站起来,“我们就这么做,不过,我们如何才能绕开那个兵营?”

“过大桥以后,我们驾车折向南面,这样既可以绕开兵营,又能够绕开乌尔站。我们将车扔在乌尔站城南,这样他们会误以为我们向南逃去了。此时,我们再向西北方向,天亮以前,我们能够顺利进入沙漠。”汤姆说。

“好吧,你们去准备几把当地人经常使用的短刀,就是阿拉伯人常用的那种。”尼特说。他的意图很明显,海豹突击队要让伊拉克军方眼前产生这样一种假象,是阿拉伯人袭击了他们。

尼行对汤姆的计划十分满意,他没想到一向以爆破专长的汤姆会有如此精妙的战术构想。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汤姆和努万去准备武器,尼特回过头对阿文说:“小伙子,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战斗,我希望在这次行动后,你已经有资格佩带上三叉戟徽章。”

“谢谢长官!”阿文说。三叉戟徽章在阿文心中一直是一块心病,尼特的一番话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动力。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在经历了充足的休息后,尼特再次将队员们集中起来。此时,他身边只剩下了汤姆、努万、因塞尼和阿文四名队员。他对每名队员进行了严格分工,当远处的灯火一一熄灭,他们悄悄地从密林里出来,向底格里斯河大桥奔去。

前方不远的机动摩托化兵营灯火通明,他们必须绕过这里。这个兵营是为了设在纳西里耶的导弹防御基地的应急机动部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证导弹防御指挥中心的安全,所以,它们并没有一般常规作战的任务。

在尼特的命令下,五名海豹队员迅速地在草丛里闪过,没有留下丝毫动静。夜色如水,经过三十公里的急行之后,他们来到底格里斯河大桥。

尼特先是冷静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桥头的哨所里亮着昏暗的灯光,哨所门前停着一部军用吉普车。虽然不时有一辆辆汽车从桥上穿过,但在雪亮的大灯照耀下,哨所周围显得更加黑暗。还好,汤姆的计划不错。

尼特向身后的队员们挥了挥手,海豹突击队展开了行动。

首战一定要干得漂亮,因为这是他们在伊拉克第一次集中行动。

几个黑影迅速靠近了桥头。就在他们刚刚埋伏下,有一名伊拉克士兵出来撒尿,他嘴里喷浓重的酒气。他是个喜欢随地大小便的家伙,尼特向距离他最近的努万做了个一刀切下去的动作,努万点点头。只见那个家伙一边慢慢地摇晃着,一边解开裤子向暗处走来。努万从草丛里一跃而起,伸手抱住了这个家伙的头。

努万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一用力,只听见咔地一声,这名伊拉克士兵的脖子就被生生拧断了。这个可怜的家伙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努万怀里。

努万将他拖进草丛,利落地剥下他的衣服换在身上。尼特和其他两名队员赶过来,尼特冲阿文示意,阿文从腰里抽出刀子,割掉了伊拉克士兵的头颅。

“再在他身上补几刀,”尼特命令道。

阿文在死尸身上又扎了几刀,这时,努万已经换好衣服。他看了看尼特,尼特点点头,努万摇摇晃晃地向哨卡走去。

在他身后的黑暗处,尼特带领汤姆、因塞尼和阿文摸近了哨卡。哨卡有一个后窗,尼特让因塞尼和汤姆守在此处,他和阿文从左右两侧向正门包抄过去。

努万低着头推开哨卡的小铁门。这时,其他三名哨兵还在相对饮酒。其中一个人大叫道:“摩西你这个死家伙,你今天晚上死定了。老子非要跟你喝个没完,你说,你服不服气?”说着,他扶着桌子站起来。

努万暗暗一笑,原来他杀死的那个家伙叫摩西,他心中暗道:“他当然死定了,下一个就是你。”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另一名士兵接过电话,用当地话讲着什么。

“摩西,你小子服不服气?”这名士兵拍着桌子大叫道,“你怎么不说话,看看,摩西这家伙喝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那名接电话的士兵挂断了电话。这时,努万已经走近酒桌。他摸紧了背后的刀子。

“摩西,你个死小子……”那名伊拉克士兵此时已经叫不出声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对面站着的并不是摩西。

努万的刀子已经割断了他的咽喉。

一道鲜红的血溅出来。

另两名士兵发现情况不对,其中一人动手抄枪,努万哪能给他机会。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将他打倒在地。另一名士兵抄起桌上的电话,努万道:“不用打了,线已经被割断了。”

说着,他一刀结果了被打倒的这名士兵。那名要打电话的士兵犹豫了一下,这时,尼特和阿文已经冲进来。阿文将他刺倒在地。努万看了看他慢慢地说:“你不该相信我的话。”说着,他吹了吹刀尖:“阿拉伯人在这方面真是个天才,他们的刀子不错。”努万踩住倒在地上的士兵,转过头对阿文说:“你来吧,你来尝尝刀子刺中一个人的心脏发出的美妙声音。”

阿文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过来,他用刀子割断了电话线。

“干掉他努万,我们的时间不多!”尼特命令道。

“是,长官!”努万手起刀落,倒在地上的伊拉克士兵在惊恐中命丧黄泉。

门外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这时,守在哨卡后面的因塞尼和汤姆已经绕到前面,因塞尼切断军用吉普的供电系统,倒换了一下电路,在无钥匙的情况下将车子发动起来。尼特一挥手,大家迅速地冲出屋子跳上军车。

因塞尼打开大灯,一踩油门,军用吉普咆哮着向大桥另一头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