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二章 初战保定(五)

丁老大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南口一役,鬼子攻得很艰苦。汤恩伯也守得很艰苦。 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他听说东条英机的蒙疆兵团已进攻张家口,怕东条英机抢到头功,也急忙派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进攻南口。 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的旅团长是铃木重康。这个旅团有四千多人,原来是关东军下辖的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南口一役,鬼子攻得很艰苦。汤恩伯也守得很艰苦。

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他听说东条英机的蒙疆兵团已进攻张家口,怕东条英机抢到头功,也急忙派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进攻南口。

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的旅团长是铃木重康。这个旅团有四千多人,原来是关东军下辖的一个师团,七七事变后奉调入关,归第五师团指挥。编成为步兵、炮兵、骑兵、工兵、轻重兵。是关东军的精锐。

铃木重康第十一混成旅团首先进攻的是平绥铁路南口。

防守的是汤恩伯之第十三军王仲廉师。

王仲廉八十九师接替的是刘汝明部队防务。自清安堡起,沿永宁、延庆至南口,长达数百公里。他们接防后立即侦察地形、构筑工事,南口一带是崇山峻岭、关隘重叠,地形复杂,山石坚硬,时间又紧,只能挖一些简单的壕沟掩体,堆石为垒。他们在艰难的情况下依然配设了纵深阵地,缩小南口正面防御阵地,固守两翼高山,将南口车站、龙虎台、大红门等地改为前进阵地,将主阵地移至南口两翼山麓、山腹。第二六五旅的五二九团和一个工兵连守南口至居庸关及右翼苏村口、唐峪口,左翼关公岭等地;第五三O团两个营守得胜口;第二六五旅和第五三O团的一个营守青龙桥;第二六七旅两个团和骑兵连守延庆、永宁城、靖宁堡等地;第五三三团为总预备队,住在康庄附近。一个工兵连在右翼陈家堡子南山口,警戒白羊城。

王万龄的第四师位置在右翼的沙城及下花园,他们在夹河亘侯家堡、杨家山、黄羊山、清宁堡、黑岱山之线面向东北构筑阵地。是总预备队。

战斗从八月十日开始,十一日就进入白热化阶段,日军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主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支援下猛攻南口守军阵地,坂田支队向南口镇西侧地区的长城线助攻,并以一部在得胜口佯攻。八十九师第五二九团在南口车站和龙虎台高地,顽强抵抗,伤亡惨重。两天以后,日军攻占了南口镇。接着,日军沿关沟向居庸关攻击前进。中国守军利用山地有利地形坚强阻击,日军受挫。在南口镇西侧向长城线实施助攻的日军坂田支队也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下没有进展。打了五天,日军只能望着那些崇山峻岭和上面射出来的密集子弹暴跳如雷。却没有办法攻下来。

南口战役打响以后,汤恩伯的两个师防守南口就显得单薄,用兵也捉襟见肘,中国最高统帅部命卫立煌率第十四集团军北上增援南口;蒋介石又致电傅作义:“迅发所部,收复察北,以固绥围,一面援助汤军,以全公私,勿使其孤军受危、南口失陷。国家民族,实利赖之。”

傅作义率部赶到,立即投入战斗,缓解了防守部队的压力。但是,很快便传来刘汝明张家口即将陷落的消息,如果张家口一失陷,让东条英机的蒙疆兵团抄了后路,南口四面受敌,那就极其危险,防守南口的部队很可能被包了饺子。傅作义只得带两个旅回援张家口,没料想已经迟了,张家口已经被鬼子占领,他只得退守原来的驻地柴沟堡。

香月清司接到第十一军成旅团的战报后大吃一惊,想不到汤恩伯的军队竟这么顽强,他意识到,如果不能尽快消灭汤恩伯,那就大长了中国军队的志气,灭了大日本皇军的威风,大日本皇军的“无敌”形象就打了折扣,如果中国军队不怕日本军队,以后的仗就难打了。这是很可怕的事。因此,他立即下令给增援华北的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命其率第五师团于八月十六日驰援第十一混成旅团,并严令板垣必须在几天之内击败汤恩伯部,攻下南口,与东条英机的察哈尔兵团在平绥线会师。

得知日军增援,汤恩伯令预备队第四师的一部在长城线上的横岭城占领阵地,又令新到达前线的第九十四师第五六四团与第二十一师第一二二团合编为一个支队,由八十九师参谋长吴绍周率领,称为吴绍周支队,在石峡附近沿长城线占领阵地。十七日,日军进攻猛烈,汤恩伯又令第四师第十二旅加入战斗。

第五师团虽然在火力和士气上拥有明显优势,并且随时能得到重炮和空军的支援,但汤恩伯部将士用命,死战不退,导致第五师团的攻势进展也同样非常缓慢。板垣征四郎在香月清司的严令下拿不下南口,气急败坏,狗急跳墙,丧心病狂地下令施放毒气,攻击没有任何防化准备的中国军队。中国将士们在此情况下依然打出了气势,把第五师团紧紧的挡住。

见增加了第五师团以后依然进展不大,香月清司又调日军第二混成旅团前去增援第五师团。

一个师团两个旅团的进攻就相当厉害了。日军部队猛攻十三军阵地,部分阵地失守,于是,中日两军在南口一带的战线呈犬牙交错之势。

双方在黄楼院、禾子涧、沙锅铺等处反复争夺。一日之间,中国军队伤亡1200余人。日军也付出相当的代价。在居庸关方面,日军也倾全力攻击,并突入居庸关南门,后被守军击退。

到二十三日夜间,汤恩伯下令再次调整部署、紧缩战线、固守据点:居庸关为第1固守点,归第二十一师和第八十九师守备;横岭城为第二固守点,归第七十二师及第四师守备;延庆为第三固守点,归第九十师守备;怀来为第四固守点,归独立第七旅守备。并严令:非有命令不得移动或放弃!

蒋介石得到汤恩伯的退守各据点的报告后,于二十五日上午电告汤恩伯:“我军既退守各据点,务令各级主官激励所部死守勿退。”

二十五日,日军猛攻横岭城和居庸关。中日两军在这两点上展开激烈战斗。当日下午三时,日军坦克冲入居庸关。守军虽伤亡很大,但仍占据山岭有利地形与日军作战。当日占领水头村的日军攻击怀来城南之十八家。在该地防守的独立第七旅一部退守怀来。日军随即在飞机、炮兵支援下攻击怀来。这样,长城线上各点守军已处在日军前后夹击的态势下。

双方寸土必争,浴血奋战,日军不断用战斗机扫射,重炮轰炸,坦克掩护进攻,但是,直到八月二十四日,两军血战八昼夜后,汤恩伯部队尽管伤亡过半,但是仍固守着居庸关到八达岭一线的战略高地。

能守住阵地也与傅作义率队增援及时有关,傅作义把两个旅带走,防御立显单薄。

卫立煌的第十四集团军在傅作义驰援的同时也奉令北上增援南口地区的防御作战,因为距离遥远,沿途有日军的阻挠,虽然蒋介石命令平汉线的孙连仲部主动出击,牵制鬼子,掩护十四集团北进,但是效果不佳。

卫立煌的十四集团军在新乡一带遭遇了要迂回到汤恩伯军后方的牛岛支队一部分和二十师团,这样一来就迟滞了救援的速度。后来部队前锋虽然赶到大村。但是与汤恩伯没有取得联络,而这时候居庸关、横岭城已经告急。于是,汤恩伯于二十六日下午一时三十分下令全军突围。日军在追击的同时自然而然的占领了居庸关、横岭、怀来、延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