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第二章 惊蛰 20

兰晓龙_零 收藏 1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20 湖蓝的晨练接完毕,他在饭店门前勒马,跳下,身上流着汗水,头上冒着热气。 果绿早拿着一份电文在那等着:“老魁,西安来电。二号真回了西安老家,从昨晚进家门,至今再未出现过。” 湖蓝看了看电文,塞还给果绿,他显得有些疑惑:“他妈的,是他们的组织被拔掉,他们的人被杀了,他们的延安现在就是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20

湖蓝的晨练接完毕,他在饭店门前勒马,跳下,身上流着汗水,头上冒着热气。

果绿早拿着一份电文在那等着:“老魁,西安来电。二号真回了西安老家,从昨晚进家门,至今再未出现过。”

湖蓝看了看电文,塞还给果绿,他显得有些疑惑:“他妈的,是他们的组织被拔掉,他们的人被杀了,他们的延安现在就是瞎子。怎么他们倒好像都不着急,急的成了我们?一号还在睡吗?”

“是的。”

“想睡死吗?今天我不想陪他们耗这僵局。”他飞快地拔枪,开枪,对着零所住房间的窗户。子弹穿过窗户,斜射在墙壁,被打落的大块灰土落在零的身上。零霍然坐起,他被这样叫醒了。


当儿子的房间里传出第一声孩子的声音,卅四便睁开了眼。他光着脚在厢房的门口谛听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赶紧地回床边穿上了鞋,披上了衣服,拿好了他的两个糖活,出去。

卅四笑咪咪地在门前的台阶上坐下,等待,好像他天天都坐在这台阶上等待孙子孙女一样。

孙子先跑了出来,孙女被儿媳妇堵在门槛里穿鞋。卅四全心全意地打量着那两个孩子,脸上就如同开了花。孙子已经能跑能跳能流利地说话,孙女走路都还有些蹒跚,无一例外地被儿媳打扮得像全无品味的小地主崽子。

卅四在孙子还没看见他的时候开始舞蹈,难看得像一只老狗在转着圈找他的秃尾巴。

卅四在唱歌:“我有一双小小手,小手像个小蝌蚪。我和爷爷握握手,只能握他手指头……”

孙子惊喜地发现院里多了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不遗余力地冲过来:“爷爷!”

卅四抱着孙子,似乎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他亲了一下孙子的脸,但看着站在门边的儿媳妇的神情就不敢再来第二下。他把糖龙塞到了孙子手里,立刻引起了欢呼。

“爷爷从很远很远的地方给你带回来的!”他把手塞到孙子手里,这是他们从前玩过的游戏,孙子一手拿着他的糖龙,一手尽力地握着卅四的手。

“好厉害,都能握爷爷的三个手指头了。”

小孙女跑了过来:“要要要要要要。”

孙子很内行地说:“要就要叫爷爷。”

“耶耶!”小孙女话说得还不清楚,可卅四幸福得已快要爆炸,不仅把他的凤凰塞到孙女手里,还小心地帮她握住。他终于敢去扫了一眼儿媳,儿媳的脸色很可怕。

“孙女好漂亮。孙女就像她妈妈一样水灵。”卅四看了眼儿媳绝不水灵反而浮肿的脸庞拍着马屁,“孙女小名叫什么?”

儿媳僵死的表情强动了动:“啾啾。”

卅四乐了:“小鸡叫?好名字。”

儿子正扣着上班服装的扣子从屋里出来:“她妈取的。”

“难怪了。也只有小曼起得出这样好听的名字。”

儿媳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勉强可称为笑容的肌肉行为:“爹,洗洗该吃早饭了。”她立刻又嚷嚷起来:“就往嘴里塞!”

卅四忙从孙子嘴里抢下那个惹祸的糖龙,一边还要提防着有样学样的孙女:“我看着,看着。啾啾乖,不往嘴里放,这个不能吃,要生病的。”

孙子说:“甜的!是糖!”

“有细菌!”卅四说。

儿媳的冷脸让他甚是狼狈,“你们等着。爷爷有好东西。”卅四连忙想着自己还有什么能吸引孩子注意力的东西,忙跑回自己的屋去了,屋里立刻响起翻箱倒柜的声音。

儿媳立刻把两个糖活抢了下来,递给丈夫。

卅四拿着一本陈旧的《山海经》出来,他寄希望于上边的图画和故事。他刚好看见儿子把糖活扔进了装垃圾的簸箕,并且用垃圾盖住,以防小孩子再翻了出来。卅四站在房门口,一瞬间有些茫然。

儿子回头看见他,一时也有些赧然:“爹,我去上班。你跟啾啾他们吃饭。”

卅四茫然地说:“我去……我去要欠薪。”

“不那么急。”

“我去要欠薪。”他茫然地往外走,又茫然地想起衣裳不整,得回屋穿衣服。

卅四在几秒钟之间就显得苍老了。


湖蓝坐在西北大饭店的门外,往门阶上一盘,大马金刀地坐着。他象是在监视镇上过路的每一个人,但又更象在赋闲。

零挑着一担水桶去井里打水,成为他的注目点。

果绿来回跑着,一会儿一封西安组来电,全都是有关卅四的一举一动。内容之详尽让人咋舌。包括卅四的路程、神色、上下楼次数、接触的人数和姓名……甚至卅四的儿子去厕所和给科长沏茶等等,事无巨细,滴水不漏。

湖蓝在擦汗。

果绿面无表情:“最后……目标终于要到了钱。”

“要到了什么?”

“钱。”果绿翻了足足两页找到结尾,“他在延安任督导期间,教育部欠他十五个月薪水,共计……”

“绕了一百多个圈子就是在要钱?”

果绿精确了一下数字:“是上下楼十九次,和六十九人次交谈。”

“西安组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是要钱?”

“是我们要求西安组随时发送的,而且他们也说,有乱人耳目之嫌……”

“他们就是寄生在庞大机构里的酒囊饭袋,饱食终日早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那个死老头就是在消耗我们的精力!那个要饭的也是!直到现在我们还不能搞清目标!”湖蓝把电文抢过来,团成一团摔回了果绿脸上。

果绿木然地站直。

湖蓝现在很暴躁,他转头看着,零正挑了一担水从镇口蹒跚地过来。

果绿提醒他:“老魁,请你三思而后动。”

湖蓝压抑着他的怒气,转身,打算回他的西北大饭店,报务员又拿着一份电文过来:“老魁,电文。”

“我是邮差吗?”湖蓝恼怒。

“是总部电文。您要查的卅四属于绝密,需要先生亲自核准。但一号的资料已经详实。”

湖蓝拿过电文,看了一眼,他的心情看上去忽然好很多了。果绿按照常例去接那份电文,但湖蓝这回没扔也没交给他,他居然叠好了电文放进自己口袋。湖蓝回身,看着挑着一担水正要进阿手店的零,然后看了一眼果绿道:“我知道他是什么了。杀了他。他没有价值。”

果绿错愕了一秒钟,然后径直走过街道,他一边走一边拔出他的枪,单手打开了保险。果绿走到门边一脚踢在零的膝弯。零摔倒,水泼了一地,他扶住了门框,呈一个跪倒的姿势。果绿揪住零的头发,想用枪口顶住零的后脑。零挣扎着想要回头,果绿一枪柄砸在他的后脑上。零脑袋里轰的一下,就像是被人顶着脑门开了一枪,他并不确定身后的袭击者是不是已经开枪。视野里一片红色,零仍在昏沉中挣扎,他抓到了的手,死死咬住那只手。果绿一脚暴起踢将零踢倒,脚踏上了零的腰。枪口对准零的头,扣下了扳机。

“停!”湖蓝突然叫道。

果绿已经停不下来,他只能是将枪口稍偏了一下,那发子弹贴着零的耳朵打进了土里。果绿仍然用一只脚踏着零,回头。

湖蓝笑嘻嘻地过来,他从早上开始的无名火忽然无影无踪了。他看着果绿脚下踏的零说:“我这手下说你很会发脾气,这年头还会发脾气的人不大多见,所以我想看个稀奇。你没事吧?”

零从果绿的脚下挣扎出来,头破了,淌着血,脸上蹭的尽是黄土,太近的枪击让他耳鸣。

湖蓝耸耸肩:“没事了。回去吧,回去。”

零犹豫了一下,拿起那担水桶,他没躲回阿手店,他回去打第二担水。

湖蓝很有兴趣地看着他的背影:“这人有意思,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你看你差点没把他脑花都打出来,可他还去打水。”

果绿阴着脸:“是。”

湖蓝回头看看:“怎么啦?”

果绿说:“其实你也很有目的,你一直是在三思而后动。”

“当然。我又不是娘们,没那么些下床气。”

“你疑心我是三号。”

“是的。”

“现在呢?”

“我疑心所有人。不过跟其他人比起来,现在你比较可信一点。”

果绿默然一会,将他的枪插回腰间。

湖蓝心情很好地拍着他的肩:“你应该高兴。我用得上你才会试探你。”

“真是谢谢了。”果绿仍旧是没有表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