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二) 上篇(二)14

鹤鸣悠悠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不久后,在秦伟再三邀请下,吴明驱车去宏兴毛纺厂进行视察。秦伟自然盛情款待,返回时还给后备箱里装满了中华烟和茅台酒,还有各类土特产品。这些东西对于今天的吴明来说已然不放在眼里,但是在当时可称得上是极为贵重的礼品呀。 作为回报,吴明应允增加毛纱的订货量,同时要求宏兴毛纺厂必须扩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不久后,在秦伟再三邀请下,吴明驱车去宏兴毛纺厂进行视察。秦伟自然盛情款待,返回时还给后备箱里装满了中华烟和茅台酒,还有各类土特产品。这些东西对于今天的吴明来说已然不放在眼里,但是在当时可称得上是极为贵重的礼品呀。

作为回报,吴明应允增加毛纱的订货量,同时要求宏兴毛纺厂必须扩大生产规模,必须提高技术能力和质量管理水平。有了这样的承诺,秦伟开始筹措资金,购买设备,修建厂房,招聘技术人员——与此同时,他频繁地与吴明加深接触,三日一小请,五日一大宴;今天卡拉OK夜总会,明天桑拿洗浴按摩房……极尽殷勤。吴明有请必赴,流连忘返——美酒佳肴令人沉醉、轻歌漫舞令人心眩,热雾蒸腾令人神迷、小姐的温香软玉更令人消魂……他*,这才是人的生活!

这种生活对于今天的吴明来说已然有些麻木,甚至活动过多会产生厌倦。但是当时的吴明刚刚出道,所承受的感官刺激十分强烈,特别是那些春情荡漾的小姐们,一个个年轻香艳,狐媚妖骚,交易之中尽显风情万种,手段无穷;什么冰火世界,什么漫游全身,还有什么蚂蚁上树、倒挂金钟、深入浅出、生吞活吃……专业术语生动形象,放浪形骸花样翻新;令人晕眩痴迷,情欲涌动,性趣勃发,欲罢还求!吴明犹如闯进光怪陆离的色欲世界,如梦如幻之际产生无限的感慨——世间居然还有这般五彩鲜活的性事享受?相形之下,自己多年的夫妻生活就象只读了ABC的学前班,那种毫无激情的例行公事,那种苍白平淡的千篇一律,简直是对人性的泯灭!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也很无奈——是富人的精彩,穷人的无奈!

数月后,宏兴毛纺厂的扩建和整改工程完成,吴明拉着萧天雄前去视察。果然,整个厂区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扩大了生产规模,而且格局井然,工艺流程顺畅有序,车间环境和区域划分整洁鲜明,尽管某些标识的形状和色彩依旧表现着农民的审美意识,某些装饰性的点缀更显出人为刻意美化的多余,既土里土气又不伦不类。但是整体看上去已经焕然一新,象模象样了。看得出,这个秦伟为此没少投入,也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吴明心中十分满意,只有具备了如此的硬件设施和软件环境才能有依有据地提出转移毛纱的采购途径,否则萧天雄那一关是过不去的。吴明兴奋之际,决定乘热打铁,干脆搞个现场办公。

在同样装饰一新的会客室里,吴明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高翘着二郎腿,抽着秦伟特意准备的中华烟,满脸笑容地连声说:“不错,搞得不错,这才象个正规企业嘛。”

“您多指正,您多指正。”秦伟晃动着圆亮的脑袋谦卑地迎合着,然后从茶几上拿起中华烟双手递送到萧天雄的面前。

萧天雄摆摆手,从衣袋里掏出自己的“万宝路”,点燃之后笑着冲秦伟道:“你这家伙受了哪位高人的指点,令人刮目相看呀.”

秦伟有些受宠若惊:“这都是从您那里学来的,您和吴总都是搞企业的高人,还有何部长也是经常指教的。”

“秦老板,你有没有搞错?”坐在一边的何小兵嗔怪,“你们都是老板,别把我这个马仔扯进去呀。”

众人一阵笑声。

吴明侧过身,对萧天雄道:“天雄呵,既然秦老板如此积极进取,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予鼓励呀?”

萧天雄似笑非笑地望着吴明,目光中明显地流露出已然识破了眼前的迷局,只是碍于情面不便说破,又因为设局的周全令人难有藉口反对。他不无揶揄地表示,“你是大老板,由你拍板就是了。”

“那好。”吴明就势摆出一把手的权威,一脸正色地对秦伟说,“我们今天来考察,结论是基本满意的。鉴于你的努力,我们决定把你的公司列为我们公司的重点供应商,也就是说,我们公司全部的毛纱订单都交由你的公司生产供应。具体的业务,由我们的何部长负责。”

秦伟兴奋得倏地站起身,双手抱拳,连连躹躬作揖:“多谢两位老总关照!多谢两位老总关照!”

“你先别激动。”萧天雄冷着脸色,“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你必须确保产品质量和供货数量,如果投机取巧可别怪我不客气,这顶‘重点供应商’的帽子可是说摘就能摘掉的!”

“请萧总放心,我保证!一定保证!”秦伟言之凿凿。

“是呵,要讲诚信嘛。”吴明附和着说,继而话锋一转,“我希望我们两家企业能够结成紧密型的关系,长期合作,共同发展。”

“共同发展!共同发财!”秦伟—双绿豆眼笑成了一条缝,满脸的横肉也乐开了花。

一切都是按照吴明的精心运筹而如愿己偿,这也是对秦伟数月以来所表现的殷勤和慷慨做出的回应,最重要的是这种礼尚往来的方式可以同秦伟之间建立一种心照不宣的黙契,为最终更深层的交易埋下了决定性的伏笔。吴明非常清楚,萧天雄的心里肯定不那么顺畅,这家伙总有一种理念上的清高,喜欢同名牌企业合作,根本不屑于同乡镇企业打交道,更不屑于同秦伟这类的土财主交往。吴明何尝不知名牌企业诚信可靠,也知道秦伟这类企业惯于投机取巧,就公司的利益而言肯定是首选前者,但是渉及个人利益的运作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了。当然,关键是要做好表面文章。吴明根本不理会萧天雄的心理是否顺畅,自己拥有一把手的权威,又把事情做得那么顺理成章,你如何“常务”也毕竟还是副职,没有充足的理由是不能公然提出异议的。只要你说不出来,就只得按照我的指令行事。至于那些产品质量和数量的具体事宜,恰恰正是你常务副总的份内之责;既使出现问题,也是要因时因事而议了。自己身为总经理就是负责拍板,只要在秦伟面前表现出一言九鼎的权威,就可以稳坐钓鱼台,迫使这个土财主乖乖地上钩!

从此,秦伟表现得愈发殷勤,几乎成了吴明办公室的常客,变着花样奉献各种吃喝玩乐。吴明在享受的同时心里暗暗发急,土财主就是他*土财主,老子费尽心机难道就图你几口吃喝么?况且,如此频繁的接触会造成负面影响,长此以往肯定会是没逮住狐狸反弄一身骚。这个秦伟,必须点醒他!

一天,临近中午时分,秦伟又晃晃悠悠地走进吴明的办公室。这家伙现在来到东方地毯公司已然不再是过去的那一副猥猥琐琐的模样,而是挺着小胸脯,摇头晃脑,神气活现,仿佛有了吴明的靠山之后也随之长了身价;只是在萧天雄的面前仍旧不敢造次,还是一副低声下气,顺眉顺眼的乖巧之态。

吴明故意没有表现出往日的客套,沉着脸冷冷地望着这个不开窍的土财主。秦伟浑然不觉,很随便地坐在了沙发上,笑嘻嘻地开口道:

“吴总,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好歺馆,全驴宴,中午我请您去品尝品尝。”

“什么驴呀马的,我没功夫。”吴明没好气地拒绝。

秦伟有些诧异:“您今天这是咋的了,不顺心?”

“看你我就顺不了心!”吴明表现出恼恨的神态。

“我……?”秦伟用手摸着亮亮的光头,讪笑着不知所措。

“你呀,不能总往我这里跑。”吴明耐心地开导,“我们是国营企业,是要注意影响的。”

“都什么年代了,啥影响不影响的。”秦伟不以为然。

“你蠢!”吴明板起面孔,“具体业务由何小兵负责,我是总经理,直接联系太多不正常,人言可畏懂么?”

“您是老总,怕啥呀?再说,我这个人是知恩图报的!”秦伟似乎理直气壮。

“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你我之间的关系不要表面化,彼此心照不宣最好。”吴明说着撕下一页便笺,提笔写了几下递给秦伟,“这是我家的电话,有事去家里说!”

秦伟豁然醒悟,双手接过便笺连声道:“我明白——明白了!”

“还有,你做事要聪明些。”吴明继续点化,“要搞好方方面面的关系,特别是萧天雄!别忘了,他可是常务副总,这家伙要是找你麻烦,我也不好为你开脱。”

“难呐,我的吴总。”秦伟一脸的无奈,“这位萧大人实在不好对付,请他吃饭不去,给他送礼不要,横竖近不得身,一见面就是满脸的官司,真让人头疼!”

“哈哈……”吴明笑了,笑得意味深长,“是要有这样一个人呀,不然的话,你就会有恃无恐了。”

“他卡得也太死了。”秦伟苦着脸说,“每次送货都又查又验,稍有问题就抓住不放,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就对了!”吴明也一本正经,“做事情嘛,就要讲认真。我可告诉你,千万别再搞投机取巧的勾当,一旦被萧天雄抓住,撕了你的合同,我也救不了你。”

“哪敢呐,就冲您的这位萧副总,借我两胆也不敢呀?不过——”秦伟话题一转,可怜兮兮地说,“现在给我的价格也太低了,要求又这么苛刻,没钱可赚呀!”

“你不要得寸进尺,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刚刚把合同转给你,不能一步登天呀。”吴明含义深刻地望着秦伟,一语双关道,“价格问题我心中有数,就看你的表现了!”

“我懂了。”秦伟象吃了定心丸,心领神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吴明点到为止,然后低头看看手表:“己经中午了,你去请何小兵和相关业务人员吃那个驴宴吧,我就不参加了。告诉你,同具体办事人员搞好关系也很重要,有些事情民不举官不究嘛。”

“明白。”秦伟站起身,暗有所指地说,“到时候,我一定去您家登门拜访!”

吴明会意地点点头。

秦伟走后,吴明心里又恼又笑。恼的是这个土财主揣着明白装糊涂,以为用吃喝玩乐就能把自己套住,真是十足的农民式的奸猾,非得用话点明才肯认头。笑的是自己轻而易举地就掌控了局面,既让秦伟服服贴贴地认靠了自己的码头,又弄得萧天雄有话说不出来,还得为此付出更大的努力去履行职责。下一步就要看秦伟的表现了,不管这家伙如何奸猾,主动权在自己手里,给你订单是一句话,收回订单也是一句话,况且还有价格的巨大诱惑,不怕你这个土财主不出血!与此同时,还必须大力支持萧天雄的严格把关,萧天雄施加的压力愈大,秦伟就会贴靠自己愈紧。再者,在萧天雄的压力下秦伟不敢投机取巧,毛纱的质量和数量就有保证,双方的合作就能长久,自己同秦伟之间的交易就会绵绵不绝,如此良性循环,结果肯定是两全其美!吴明暗暗为自己的心智喝彩,这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不仅公私兼顾,还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秦伟的表现没有让吴明失望,数月以后,也就是临近年终快该签订新年度合同之际,这家伙夹着一个鼓鼓的黑皮包扣开了吴明的家门。选择这个时机登门拜访自有土财主的心计,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产品价格充电铺路。不图利不早起,这是农民式的千古信条。

秦伟坐定之后,双手把黑皮包递送到吴明面前,表现出一副很江湖的样子:“吴总,我的公司能有今天,全是靠您的关照。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是我的心意,10万元,您别嫌少!”

吴明的心跳骤然加快,尽管是图谋已久,但钱财如期降临依然有些无措,既惊喜又是心悸,毕竟是第一次,还是10万元呐!这些钱对于今天的吴明来说不过是区区之数,但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笔巨款呵!吴明工作数十年,家中存款不过万元,这10万元简直是天文数字!

吴明凭借自己多年的修为迅速调整好神态,脸上露出坦然的笑容,装作很随意地样子接过黑皮包,顺手放置一边。然后赞许道:“很好,很好呵!从第一次交往我就看出你秦老板是个明白人,我这个人最喜欢同明白人打交道。”

吴明十分坦然地接受了秦伟的孝敬,没有丝毫的客套和谦辞。他心中非常明白,同秦伟这类人交往千万不能客气,你一客气他马上会顺坡下驴,反而能把自己弄得进退两难。实际上,与之所谓的合作不过是利益上的相互利用,因此必须要把利益关系明朗化,公开确定双方各自利益的属性。也就是说,要让对方建立清楚的认识——你的利益是我给予的,我的利益也在其中,我的所得是应该的,也是你获取利益的前提。否则,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秦伟虽然有着农民式的奸猾,但也有着农民式的聪明。他似乎从吴明的表现中感受到了某种信息,不但没有为流失的钞票痛惜,反而产生了跃跃的兴奋。闲谈几句之后,他不再转弯抹角周旋,而是直截了当地说:

“吴总,新年度的订货合同快要签了,您看这毛纱的价格……?”

吴明心中早有预料,欲擒故纵地问:“你想长多少呀?”

秦伟回答:“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长到爱德毛纺公司的相同价位就知足了。同样的产品,本来就不该有价格歧视。”

吴明笑了,这个土财主还是有些分寸的,并没有狮子大张口。客观地说,秦伟的要求还算合理,理由也较为充分。但是在生意场上并没有统一的价格尺度,全凭合作双方的认同。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买方则占据着绝对的主动。不过,只要自己应允,用秦伟的理由去说服萧天雄还是名正言顺。他思忖着,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点头应允,一定要把利益关系讲清楚!

吴明收住笑容,目光直直地盯着秦伟,毫无遮掩地说:“秦老板,你我已经是合作伙伴了。我想知道,这增长的价格收入你如何处理?”

秦伟似乎早有心理准备,眨动着一双亮晶晶的绿豆眼,慷慨地表示:“吴总,咱们明账明算。我现在的毛纱价格是每吨4万2千元,爱得毛纺公司的价格是4万5千元,每吨相差3千元。您如果把这3千元给我长上去,每吨毛纱返您1千元。结账之日,我把钱给您送到府上!”

吴明暗暗盘算,1吨毛纱1千元,每年的采购数量500—600吨,也就是有50—60万的进项。尽管秦伟占据了大头,但人家还要具体操作哩,自己不过是点点头而己,如此基本合理。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连声道:

“够朋友!够朋友!”

秦伟也显得异常兴奋,继续表白:“吴总,您是大树,我是靠您乘凉的。有钱大家一同赚,共同致富!”

“说的好!说的好呵!”吴明十分受用,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乘兴之下,他大包大揽地表示,“价格问题你放心,我负责搞定!”

秦伟大功告成,吴明目的达到,双双皆大欢喜。

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利用都是相互的,当共同利益决定个人利益的时候便达成了合作。吴明与秦伟之间从相互试探到心照不宣,从投桃报李到联手结盟,完全是个人利益的驱使,也是权利与金钱置换的交易!

吴明没有食言,在签订新年度订货合同的时候,他力主之下让秦伟达到了满意。尽管萧天雄对此耿耿于怀,但是一把手已经明确表态,又是前有车后有辙的因果情由,无论心中多么不快也只能无可奈何。

秦伟也没有食言,新合同签订之后,每月结账之日便将4—5万元现金送至吴明的府上。从此日积月累,至今已有10余年的时间,细算起来总计约有500余万元了。这笔款项为吴明在改制之时占有50%管理股权奠定了投资实力,也是改制后连续三年收获大额分红的原始启动基金。吴明久久于心的富人之梦,就是从那时起才一步一步得以实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