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红蓝箭头(三)

iji5000 收藏 16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红蓝箭头(三) 东北,国内某军分区民兵训练 "同志们!"军分区的政委看着面前站成方队的民兵骨干。"欢迎你们来军分区参加民兵骨干训练!在这里你们将跟着我们野战军的同志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为消灭作恶多端的土匪、保卫我们的人民和胜利果实锻炼出一身的本领。" "保证完成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红蓝箭头(三)

东北,国内某军分区民兵训练

"同志们!"军分区的政委看着面前站成方队的民兵骨干。"欢迎你们来军分区参加民兵骨干训练!在这里你们将跟着我们野战军的同志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为消灭作恶多端的土匪、保卫我们的人民和胜利果实锻炼出一身的本领。"

"保证完成任务!"

"坚决完成剿匪任务!"

"替被土匪欺负的乡亲们报仇!"

虽然穿着各种各样服装的民兵队列显得略微和野战军有些差距,但是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和响亮的口号同样让政委感到兴奋。正因为有这样的群众基础,有这样勇敢的民兵队伍,才给队伍特别是野战军提供了充足的后勤保障和充足的兵员。

"好啦!"政委挥了挥手,"同志们!虽然你们没有和我们一样穿着军装,但是这几天来的训练来看!你们同样是优秀的革命战士,手中的武器一样是打狼驱狗的好家伙!我希望你们在这结束骨干集训以后!回去带领民兵同志们坚决的和敌人斗下去!彻底的消灭他们!"

"勤学苦练!勇敢战斗!"

"向部队老大哥学习!"

"继续训练吧!"政委回头对骨干集训的队长满意的下了命令!

"是!"皮肤漆黑的队长敬礼然后转身要安排今天的训练了。

"等一下!"政委嘴里的烟刚刚点上,"前几天你跟我说有个女民兵的队长有事情来找我?"

"对!"队长笑了笑。"她是我们这次民兵骨干集训中仅有的几个女民兵,还是一个队长嘞!"

"哦!找我什么事情?"政委转身看了看已经开始队列训练的民兵队伍。民兵们正整齐的排着队列在战士们的指导下进行着队列训练。虽然服装很杂,但是口号很响亮,步伐很整齐。"哪一个是她啊!叫什么名字?"

"她叫魏书蓓,恩……我看看!"队长弥封着眼睛看着对面的队列里。"那个穿着工人装带军帽的女的就是!小魏!过来一下!"

"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队列里传了出来。然后是跑出一个步伐很敏捷的民兵来,直接跑到队长和军分区政委的面前。

"队长好!政委好!"来人很标准的一个立正然后给面前的两个首长敬礼!

一根长长的辫子在身后,穿着蓝色带背带的工人裤,白色衬衫,脚上蹬着黄胶鞋,两只袖子挽了起来半截,身后背着一只三八步枪,站的笔直,显得整个人都很精神,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利索劲儿。

"你就是魏书蓓?我们的女民兵英雄?!"政委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女民兵。"我们的大英雄找我干什么啊"

"政委好!我找您是想让你帮我找个人!他就是你们队伍上的!"魏书蓓说话起来节奏很快也很干脆!

"哦!找谁啊?"

"找……找……"魏书蓓的脸突然泛起了一点红晕。看了看队长和政委身后的警卫员以及通讯员,突然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哦?!"政委顺着魏书蓓的眼神看了看身边的警卫员!"呵!我们的女民兵也有这个时候啊!好好!我把他们都撵走!"

然后笑着挥手示意队长去继续参加训练,让警卫员和通讯员也走到十几米以外。

"这下行了吧!说吧!有什么事找我!是不是想参军啊?"政委看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这是一方面!另外……"魏书蓓还是显得有点拘谨。"我想问问队伍上的一个人!"

"哦!谁!"

"恩……!李成龙!他们是你们队伍上的吧?"魏书蓓在确认没有别人以后,红着脸小声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噢!李成龙!"政委笑了笑!"这个小子我也听说过!三团的一个剿匪分队的队长,还是新参军时间不长的新同志啊!枪法不错!我听下边的同志提到过这个人!你找他?"

"是!我是找他!"魏书蓓还是显得很不好意思。

"前一段时间他在苏联教官带领下参加剿匪分队,然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上了!"政委看看天,然后想起了前一段时间第二分队集体失踪的事情来。"怎么你们是亲戚?"

"我和他……"魏书蓓的脸更红了。"我和他是娃娃亲!"

"啊?"政委乐了。"我说小魏,你不是到队伍上来拉后腿的吧?"

"当然不是!"魏书蓓头一扬,用手托了托肩膀上的枪带。"我就是来看看这个人怎么样!如果是个狗熊!那就不听我爹娘的了!"

"那要是个英雄呢!"政委笑着逗面前这个年轻的同志!

"那……就……看看!"魏书蓓挑着眉毛。故意装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在微红的脸色下显得很是心口不一。

"哎呀!这都什么年代了!放心!队伍上好同志多的是!英雄也多的是!不行我帮你好好挑挑!"

"那我也想看看!他在哪个团啊!"

"他原来在三团,但是现在……"政委故意做出一付为难的样子。

"他怎么了?违反纪律了?"

"那到没有!只是上边来电报说这小子到朝鲜去了,具体在哪个部队我们还不太清楚。"

"哦!我想求政委帮我把把关"魏书蓓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政委,又看了看身后训练的民兵方队。已经开始有同志向这边张望了。

"噢!好!好!我们去走走!边走边说!能帮忙的,我这个当政委的肯定帮忙。"政委从魏书蓓的表情上也意识到了在大练兵场上让一个女同志说这个事情是不太好!

魏书蓓跟在政委后边,警卫员和通讯员在距离他们大概十米的位置悄悄的跟着,然后两个人对着偷笑!政委不知道又要给谁解决终身问题了。一有这个时候就是他们两个就得"违反"保卫条例的和首长拉开那么大的距离。

"你们以前认识?"政委看着刚才在训练场上还风风火火的魏书蓓突然腼腆了许多,只好先打开话头。

"我们不认识!是我爹我娘给我定的"魏书蓓一手紧紧的握着枪带,另外一只手玩着自己的衣服角。

"到底怎么回事情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给你把关呦!"政委双手一摊,故意做出很为难的样子。

"那是我娘怀着我的时候。和我爹闯关东从山东跑到了关外,那时候鬼子还逞凶的时候呢。我爹娘走到本溪的地界时候吃的也没有了,钱也花光了。没有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就投宿到当地一家猎户的家里。结果我娘在那个猎户家里把我生了下来。"

"哦!那就是李成龙他们家吧!"政委听到着有大概能猜出个七八分了。

"恩是!当时我爹和他爹就在喝酒的时候把我们俩的事儿给定下了。后来我大了一点,我爹是个铁匠。种地打猎都不会只好去二百多里地以外的矿山给小鬼子做苦工,我们和老李家就分开了!"魏书蓓抬头看看政委,又回头看看警卫员和通讯员生怕他们听见了,搞的两个小战士一脸尴尬的笑,赶紧立正互相挤眉弄眼儿。

"哦!"政委听魏书蓓说的和自己猜的差不多,"那后来见过面没有?"

"没有!两家距离几百里地。我爹在鬼子矿山上积劳成疾也去世了!我和我娘靠打短工替人缝缝补补度日。也一直没有机会回老李家去看,只是我娘经常对我提起这个事情来!前一段时间跟部队一起上山去打土匪。路过了那里,却发现那个屯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听队伍上的同志说屯子几十户人家都叫土匪给害死了。"

"哦!是啊!那个屯子里的群众都叫当地最大一股土匪给袭击了,我们的队伍赶到的时候土匪已经跑了!听说只有十几个到老林子里去打猎的猎手没有在村子里,这其中就有你要找的李成龙。"政委眯缝着眼睛想起了那个被焚烧个精光的村子和满地的群众遗体。"后来听说十几个猎手全参加了队伍。"

"恩!我就是想借着这次民兵骨干集训的机会来找他。"魏书蓓抿了抿嘴角。

"没有问题!谁叫我是个政委呢!这个关我来把!别说他到了朝鲜,就是到了天边我也能给你找到!"政委笑着看着面前这个略带害羞的女民兵。"只要是小魏看中那小子了!工作我去做!保证不会出问题!"

"谁说我非得……嫁他了。我就是想看看这个人"魏书蓓听了政委的话更加不好意思了。站都站的不自然了。头低的更深了。

"好啦!好啦!我替你保密就是喽!哈哈!放心吧!我的小魏同志!因为我们也要做入朝的准备了!这小子就是批野马!我也给你训好了带上笼套带回来!中不?哈哈哈!"

说完,政委笑着走向自己的吉普车,身后两个小战士也马上停止了你捅我一下,我换你一拳头的小动作,扶着腰上的驳壳枪跟了上去。

末了,小警卫员还特意在发愣看着政委背影的魏书蓓身边停了一下。

"你放心!我们政委笑了就说明有戏!这是我的经验!嘿嘿!"

然后屁颠屁颠儿的跑想了吉普车。

魏书蓓看着政委在吉普车上远去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绳。

红绳的一头,牢牢的栓着一科黄铜色的子弹头……


大榆洞。

"同志们跟我念!哈喽!你好!"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化教员在一块临时钉在一棵松树上的小黑板上写着几个简单的单词上用小木棍指点着。

"哈喽!你好!"坐在地上的战士们很认真的把小本子放到腿上认真的跟着念到。同时用蹩脚的汉字把念的东西记到小本子上,咬铅笔头的、用袖子擦枪的、摆弄钢笔帽的,显得很热闹。

和警卫连的战士们比!同样被拉来学习英语的小分队的排长没有就没有那个兴致了。

曹能和韩兴宇一起嘀咕着什么!不时的看看洞口的方向。

"胳膊怎么样了?"曹能看着韩兴宇的胳膊上的绷带。

"没有什么大事儿了。不用吊着膀子装拿破仑了!"韩兴宇笑着对曹能小声的说着,却发现曹能的眼睛始终看着洞口的方向。"你也担心李头儿他们吧!一天没有消息了!"

"恩!两水洞打了一天了!然后大概是去打温井了。"曹能扭过头:"我们已经牺牲一个兄弟了!我现在是又希望来个电报知道他们的消息!又想害怕来的电报又是不好的消息!"

"恩!刚才在洞里告诉杨浩男他们就几个汤庆牺牲的消息时他们就差点造反拿着枪去追李头儿他们。"韩兴宇扭头看看几个在地上坐的东倒西歪的排长。

"恩!换了我们知道自己的弟兄牺牲了一样!我们得理解他们!这不是演习!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兄弟走啊!"曹能掏出根烟点上。"刚才幸亏那个潭轩带着几个人过来要大家去学英语,他们几个才消停了点!"

"拉倒吧!袁源刚才差点几句话没有把那个潭轩给噎死!"韩兴宇想起刚才就想笑!

"是啊!不过也太招风了啊!别闹出事儿了!"曹能想起刚才的事情也觉得好笑也觉得这样容易出问题。

刚才潭轩硬要拉着守着电台的袁源去学英语,结果袁源愣是问了今天学什么以后,抓起油印的教材有鼻子有眼儿的念了一通点头yes 摇头no 来是come 去是go。差点没把潭轩给凉大树上。

"以后大家得低调点儿!特别是这些文化教员,别折腾出事儿来。"曹能吐出一口烟!"一会给李头儿发个报问问吧!"

"恩!是得注意了"


"那个同志!你站起来给大家念一下!"眼镜教员看着于江靠在一块石头坐着,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冲锋枪。压根就没有把心思放到黑板上,以为于江是一个大老粗,不重视文化学习。便喊他起来念念单词。

于江还仔细的擦着冲锋枪,正打算在给弹匣里上满子弹,压根就没有把精神头放到黑板上那几个自己上初中就会了的单词上,连教员点名都没有注意。

"小于同志!老师提问你了!王智凡笑着用枪托碰了碰于江。

"啊!"于江赶紧站起来,看着黑板和同样黑着脸的教员。"问我啥了?"

"这个这个!"教员的小木棍一端指着黑板上hello这个单词。

"这个…这个……"

"我说同志!学习文化是和打仗一样重要的事情。"教员以为于江根本不会!干脆把于江作为典型抓了起来。"没有知识的军队是打不了胜仗的,这个重要性你要知道,更要重视,不要以为大老粗很光荣。"

"报告!我不是不会!我是不知道你问那个!"于江假装再次仔细看了看黑板然后念起来。"哈喽!你好的意思!"

"你!"

"我怎么了我了!"于江干脆顶起嘴来。让一个人拎着耳朵去学已经很熟悉的单词实在闹心。

"好了好了!"曹能赶紧起来打圆场,免得于江脾气上来冲了上去从简易的教材里随便抓出一张流利的有感情的朗读一下,那样就太招风了。"于江!要认真学习!不许扯淡!去袁源那看看有没有电报来!"

"是!"于江巴不得赶紧下课,转身就往袁源和电台那边走,末了经过黑板前的时候还扔下一句

"古得拜!"

"再这么下去肯定出事儿!"曹能尴尬的冲教员笑了笑!"您继续!继续!"

教员让于江的一句古得拜给撂那了,几秒钟以后又开始专心的冲着警卫连的战士们讲课了!显然!警卫连的战士们比那个什么分队的人认真多了。

潭轩在坐着学习的队伍后边冷冷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没有插话。仔细的端详着每一个分队的队员们。

天色已经要暗了下来,教员已经打算在念几遍就结束今天尴尬的不能再尴尬的课程了,于江从山洞方向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份电报交给了曹能。

曹能和韩兴宇马上摊开地图,取出红蓝铅笔开始在地图上比画起来。

"从地图上看,他们大概不到两天就能到熙川了。"曹能用铅笔当格尺大概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位置,抬头看看韩兴宇。

"恩!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去熙川而不是直接奔云山的原因还是以为那个团!"韩兴宇看着地图,小声的嘟囔着。

"不错!八成是我们的谢大政委圈拢去的!"曹能笑着用铅笔点着熙川那个位置。"放着帮娘家去揍骑一师的机会不去,去帮大炮的娘家。"

"差不多!他们去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也正纳闷那个不存在的团到底怎么回事情,还好!到目前还没有太坏的消息。"韩兴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曹能的意见。

"恩!我估计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曹能用铅笔在已经画出的红色箭头上延伸了出去,箭头指着熙川的方向。又把蓝的一头在熙川画了一个圈儿以后留了个问号。

"画仔细点儿!将来我们要是留下来了!估计这是一段历史的见证了。"韩兴宇看着曹能手中的铅笔吐着歪歪扭扭的线条。

"你们在干什么啊?"

曹能和韩兴宇闻声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已经走到身边儿的潭轩。

"哦没有什么!大家猜猜下一个胜仗是在哪打!呵呵"韩兴宇赶紧要把地图收起来。

"给我看看啊!"潭轩把地图按下了!"我也学习学习!我还不知道怎么看地图呢!"

曹能和韩兴宇对视看了一眼,韩兴宇收地图的手松开了!反正就是一张地图!也没有标明什么特别东西,你爱看就看吧!

潭轩借着落日有限的光线看着地图。延续着那个冲大榆洞伸出的红色箭头延伸到了温井的方向,然后手指顺着箭头往偏南的方向转了下去。最后也是停在了熙川不动了。

"曹队长"潭轩眼睛没有离开地图的看着。"是不是118师要去打熙川啦?"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随便猜猜!我们都估计40军会去吧!那是个大地方!也是个要点!"韩兴宇略带尴尬的解释着。

"哦!"潭轩仿佛很有兴致的看着地图,"那么这个圈儿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这里有敌人部队布防的意思!"曹能只好糊弄一下。

"那这个问号呢?"

"那是我们不知道那里到底是哪支敌人部队的意思!"

"哦!真复杂啊!谢谢曹队长教我这个书生。"潭轩站起来笑着把地图给了韩兴宇,"曹队长!现在已经下课了!我能单独和你谈谈么?"

"哦!"曹能笑了笑看看潭轩、又看了看韩兴宇。"韩兴宇是我的副队长,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忌讳的,潭教员有什么事情直说无妨。"

"我看还是我们两个先通通气!"潭轩略带尴尬的表情看了看韩兴宇。

"呵呵!你们慢慢谈!我先回去看看同志们的学习效果!"韩兴宇看见潭轩虽然尴尬但是带有一点端茶送客的复杂表情,自己赶紧提出走人!懒得和潭轩去多交流。

"哎!"曹能看见韩兴宇走了刚想喊住,后来一想这样谨慎更容易暴露,索性放弃了喊住韩兴宇的想法。

"曹队长!我们边走边谈吧!"潭轩指着通往山下的山路。

"好!"

两个人慢慢的开始延着山路向下走,潭轩和曹能挨着,夕阳已经落下了,只能看见天边隐约的火烧云还努力的为即将黑下去的天空努力的抹上一丝颜色。

"曹队长!"潭轩咳嗽了一声,"刚才有上级领导找我谈了!最近我的工作安排马上就出来了。"

"哦!不知道你要去哪个部队!"曹能小心翼翼的应付着潭轩。

"我可能被分配到你们分队担任指导员工作!"潭轩同样语速很慢。

"啥?"曹能有些吃惊的看着潭轩。"到我这里来当指导员?"

"怎么?不欢迎?"潭轩冷静的看着曹能的表情。

"哦!不是不是!欢迎欢迎!"曹能赶紧把自己的吃惊样子收回来。"那能不欢迎呢!我们一群土包子,正希望有个文化人来当指导员呢!"

"曹队长开玩笑了!这几天通过我的观察!你的战士们文化程度都挺高的!"

"他们呀!太皮了!没有什么真本事。"

"这样的战士在战场上才能机动灵活,都是好兵噢!"潭轩看着曹能脸上负责的表情变来变去。

"你呀!不能太高看他们"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着!也小心翼翼的应付着对方的谈话和面部表情,不知不觉已经走近了司令部的附近,在和明哨的哨兵打了个敬礼以后,两个人信步继续走着,打算从司令部的房子边走过去。

"三十八…什么……位置"

一段洪亮的声音传了出来,曹能和潭轩都听出来那是老总的声音。两个人本来就很慢的脚步就更显得缓慢了!两双耳朵都竖起来仔细的听着。

"三十八军到底在干什么!他梁大牙在干什么!"

"………………"回答的人似乎声音很小,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感觉是在解释着什么。

"我看他是让飞机吓怕了!告诉他坚决执行总部命令!不要象个小脚老太太!"

两个人无意中听到了老总发脾气的声音都吐了吐舌头,这脾气是够火暴的。

"过几天正式的调动通知就下来了!我就可以找你这个大队长去报道了!"潭轩笑着打破刚才寂静的氛围。

"哦!欢迎!"曹能伸出手,和潭轩伸出来的手握在了一起。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认识认识你们了!"这是潭轩的想法,手上也习惯性的加了力量。

"别以为你挂个指导员儿就可以在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要不我白比你多知道五十多年的事儿了"曹能感觉到了潭轩的手上传过来的力量,自己也不甘示弱的加大了手劲儿!

两支手在一起用力!手指骨骼在咯吱咯吱响着。两个人的嘴角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潭轩!"一个参谋听见潭轩刚才说话的声音,推开门探出了头。"过来帮忙翻译一个东西!"

"哦!知道了!"潭轩松了劲儿,对曹能笑了笑!然后转身进屋。

"哼!来了我也把你想办法挤兑出去!李云龙能把政委都挤兑走!我没有那个本事也够你这个外来户指导员喝一壶得了"曹能看着潭轩的背影,却一眼撇到了屋子里墙上挂着的大幅朝鲜地图来。

一个红色的箭头从江界附近延伸出来,目的指着熙川的大概位置。

"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曹能转身离开司令部,自己想冷静一下以后回去找韩兴宇研究一下这个马上要来上任的潭指导员儿的问题。

山腰上,楚天成冷冷的看着曹、潭二人这一幕!面无表情。然后悄悄的走向一所刚刚盖好的小木头屋子里,那是潭轩和自己休息的地方。

"你们还是走到一起了!!!"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