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六十五

七夕214 收藏 7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会议的气氛很紧张,大家都知道,如果武汉当局真的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那么随之而来的,将是无休止的攻击。这里是国民党势力的腹地,也是势力最强大的地方。在大兵团、全方面的进攻下,没有战略纵深的红麻根据地,不可能长期坚持下去,最终等待众人的将是撤出红麻根据地,屈辱的向别的地方转移。 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会议的气氛很紧张,大家都知道,如果武汉当局真的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那么随之而来的,将是无休止的攻击。这里是国民党势力的腹地,也是势力最强大的地方。在大兵团、全方面的进攻下,没有战略纵深的红麻根据地,不可能长期坚持下去,最终等待众人的将是撤出红麻根据地,屈辱的向别的地方转移。

唐江昘与吴义彬的家人还在武汉,但都已经被红麻根据地派人秘密的保护了起来。唐江昘此时已经把红麻根据地当成了自己的家,他没有保留,详细给大家介绍了他所了解的新编第三十六师的情况。

历史发展到现在,已经与李锦江、张卫所了解的有所偏差,这个新编第三十六师张卫与李锦江查找了资料之后,却没法确定自己找到的资料是否可信。因为这支部队按照历史,就应该不是这么一个模样。

此刻,按照唐江昘所言,新编第三十六师是李宗人一力作用下新组建的,其中调派了不少第七军的军官任高层军官,可以说就是李宗人的嫡系。

在唐江昘和吴义彬接到命令,向红安和麻城进攻的时候,整编新编第三十六师的工作才刚刚进行,可以说,新编第三十六师不会有多强的战斗力。

李锦江陷入了沉思,新编第三十六师的战斗力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李宗人的态度。按照李锦江自己分析,这应该是李宗人为了掌握两湖地区行动。

以红麻根据地当前的实力,击败新编第三十六师不是什么问题,但击败新编第三十六师后,如果引来李宗人调派部队接连不断的进攻,甚至引起了所有国民党军阀的注意,那就不是好事了。

看来关键还是需要从敌人内部进行打算,现在武汉国民党当局决不是铁板一块,李宗人也不可能就占到了绝对的强势。沉吟片刻,李锦江问道:“唐江昘同志,吴义彬同志,你们与李宗人的关系怎么样?”

吴义彬一直都在高度的注意着李锦江的一举一动,此刻看到李锦江向自己问话,顿时受宠若惊,立即答道:“我原来那个师与李宗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唐江昘原来那个师是抽调第七军军官进行编整的,算得上是李宗人的旁系。”

唐江昘闻言瞪了吴义彬一眼,道:“李军长,我原来那个师成立之时,确实从第七军中抽调军官过来进行过编整,但是我与李宗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此后成军之后我就大力发展了自己的嫡系,排除了第七军的影响。我这个师并不是他的嫡系。”

李锦江看到两人的明争暗斗,皱了皱眉头,却没有理会,道:“不是他的嫡系不要紧,我们可以争取一下,成为他的嫡系!唐江昘,你与李宗人手下的军官熟不熟?”

唐江昘还待进行辩解,但看李锦江却似乎是真的打算与李宗人搭上关系,不禁心下嘀咕。李锦江不会是真的想,把自己原来的那个师表面上送给李宗人,充当作他的嫡系,以换取继续留在红安、麻城吧?心中想着,唐江昘还是立即回答了李锦江的问话,道:“我与李宗人手下的军官交往一般,不过和白崇喜有点交情。”

众所周知,白崇喜是李宗人手下最得力的将领,深得李宗人的信任。李锦江喜道:“你与白崇喜有交情就可以了!部队不必集结,你立即修书一封,我给你准备一份礼物,马上派人送到白崇喜那里去,让白崇喜帮转交一封书信和礼物给李宗人。”

唐江昘与白崇喜倒真是有点交情,通过白崇喜,信件和礼物很快就转交到了李宗人的桌上。李宗人看罢李锦江所写的书信,不禁有些犹豫。

李锦江署名为叶培海,以红安、麻城两县所有乡绅的名义,在信中大力称赞了唐江昘部队的“秋毫无犯”,并表示了红安、麻城将不接受除唐江昘师外任何部队的“保护”。

这些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定然是唐江昘、吴义彬等人所指使所弄出来的所谓“民意”,李宗人丝毫不为所动,相反还颇感恼火。没有人愿意被人威胁的。

但李锦江在信中隐隐点出了,唐江昘、吴义彬现在在国民党内的靠山,就是此刻颇有威望的徐乾、柏文卫,并点出了李宗人打算独占两湖一带的企图,并就红安、麻城的争夺可能会产生的,李宗人部与唐、吴两师之间的战争后果稍作了分析,就不得不令李宗人有所考虑。

当前正是北伐准备期间,李宗人不可能冒着各派分裂的危险挑起与唐、吴两师的战争,那样必然会导致北伐受阻,使得众人的目光注视到红安、麻城来,进而影响到李宗人独占两湖一带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李锦江信中所透露出的唐江昘、吴义彬的靠山是谁。这两人在此刻的国民党军中毫无影响力可言,但在国民党政界,乃至整个中华国的政界,都有着极强的影响力。李宗人可不愿为了红安、麻城的一点利益,担上这么大的政治风险。

无论是谁,都不会允许自己身侧睡着一头猛虎。但如果身边睡着的不是猛虎,而是一只小猫,就有所不同了。这两位国民党的先辈,纵使他在国民党政界有着再大的影响力,但他在军队上却没有什么势力。如果硬要算的话,也就是唐江昘、吴义彬这两个师罢了。

这样的情况下,对红安、麻城,李宗人完全可以放心,所不舍的,是红安、麻城那块眼看着越来越大的肥肉。这点,李锦江也看到了。在信中,他同样委婉的表示,红安、麻城两县可以按期、足额的,向李宗人领导的武汉国民党当局缴纳税款,并接受武汉当局的正常检查。

红安、麻城接受自己的管理?李宗人倒宁可相信那是接受唐江昘、吴义彬的管理,但李锦江承诺了向李宗人掌管的武汉当局纳税,接受武汉当局派出的政府人员进行调查,这就让李宗人有了下的台阶。

同时,据李宗人所知,唐、吴两师纵使与徐乾、柏文卫关系暧昧,但与两人更多是一种行贿求助与受贿提供方便的关系。如果自己动他,立时就会触动徐乾和柏文卫的利益;但自己不动他们,由于唐、吴两师与徐、柏二人并不是从属的关系,也并不属于哪一个派系,更谈不上有谁安插他们在自己的身侧。唐江昘、吴义彬两人的行为,整个就是一小军阀寻找自己的地盘的行为。

这样的小军阀,全国海了去了,只不过以两师之力占着两县不放的,那倒是少见。另外,李宗人也对唐江昘与吴义彬有几分好奇。

以李宗人掌握的情报,显示过去红安、麻城两县只是属于中等富县,尽管有不少往来于武昌、汉口做生意发了大财的商人,但红安、麻城两县闹匪一直都很频繁。

去年年中、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两县县城两度被赤匪攻破,袭杀地主、富商不少。这样的地方,按照李宗人过往所见的惯例,应该立时经济萎缩、百业不振。但根据现的情报,红安、麻城两地不但没有遭受打击地模样,反而开厂兴矿,往来于武汉与红安、麻城的商人、车队络绎不绝。

现在武汉有许多东西,都是红安、麻城两县所产,如红安的水泥、钢铁,富庶之家都争相购买,并将家中的砖瓦结构的房屋建成数层之高的广厦。在这些建筑之上,整个武汉尽收眼底,很有一种居于人上的感觉;

麻城的蔬菜新鲜、个大、饱满,也是武汉富人间的抢手货;红安的无烟炭耐烧、灰少、无烟,不但富庶之家抢购,连武汉政府去年抢到一批后,自己用了都赞不绝口;还有酒、香皂……

这些都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东西,虽然价高货少,毕竟民间都可以享用,而红安、麻城拿来送给武汉政府上下进行打点的那些打火机、细笔、香烟、酒等物,就真正是精品了。这些东西,即使是见闻广博之人,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地方有出产的。那个香烟的味道,醇得……酒的味道,香得……

李宗人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对于这些东西,对于红安、麻城这块肥肉,李宗人本是势所欲得。现在李宗人不得不再行考虑。或许,一方面让新编三十六师驻防在武汉与红安、麻城之间,监视唐江昘、吴义彬的动向,对红安、麻城施压;一面大力拉拢唐江昘、吴义彬两人,让两人为自己所用,那才真的是良策。

大概了解了红麻两县的情况后,李宗人对于唐江昘与吴义彬两人,兴起了爱才之心,想将两人收来为自己所用。当然,是用来处理政务!两人领军都毫无建树,打群乌合之众的赤匪都花了许久,军事上的表现,远远不及他们在经济上的表现为佳。

于是,让李锦江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武汉当局虽然表示接受红安、麻城的税款,甚至也同意红安、麻城在三个月后再缴纳第一笔,但新编第三十六师却还是移了过来,驻在红安县界边上。

战争的压力,使得李锦江简直动弹不得,几乎就想打消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的计划。

最终,出于对大局的考虑,李锦江还是决定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尽管在整个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李锦江都提心吊胆,生怕听到什么红安、麻城与国民党军全面开战,根据地的经济变得一塌糊涂的情报。但人总不能因噎废食吧!

出行的日子很快到了,这一天李锦江乔装打扮后,整个一纨绔子弟的模样,乘坐一辆马车趁早赶到了汉口。按照与黄秀松的约定,两人将在汉口汇合后,将一起搭乘小火轮沿江而下,直抵上海。

出于李锦江的意料,在汉口渡口汇合的时候,黄秀松居然是孤身一人。只见黄秀松一身浅灰色的长褂,右手提着一个藤条编制的行李箱,左手拿着一把油伞,打扮得及其简单。

看到孤身一人的黄秀松,再看看自己身后的两个尾巴,李锦江不禁尴尬的笑了笑。李锦江本来什么人都不想带,就孤身一人,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戴上礼帽、提上皮箱,整个一个流过洋的纨绔子弟模样,那谁也不会注意。

行头所需要的西装、领带、皮箱都找到了,而且是后世2012年的手艺制作,全部都是进口的或者出口转内销的高档货,都打有英文字母,用来唬人那是绝对蒙一个一个准。

为了避免危险,李锦江还套上了一身拆掉钢板的防弹衣,带上了一支供团职以上军官使用的08式手枪。0.58的口径不到400克的空仓重量,小巧!装弹13发的半自动手枪50米内精度极高,火力足!再带了两个弹匣加两盒一共126发子弹,加上李锦江的身手和枪法,又不是上战场冲锋,李锦江认为已经足够自己防身自卫了。

可徐炳权和李炳可不是这么一个想法,两人一口咬死要安全就是不松口。同时还向罗景、宋文、何育卿等大力游说,使得罗景、宋文等人也觉得危险重重,开始对李锦江的身手没有信心,考虑起李锦江的安全问题来。

这样的结果,是李锦江只得无奈的接受了他们的安排,带上了警卫员。不过李锦江的坚持也并非没有效果,警卫员的人数,由一开始徐炳权提出的一个班最后减到了两人。只是,这种效果李锦江并不满意。

在决定警卫员的人数就是两名的时候,李锦江无意中看到了徐炳权的笑容。那个目的达到后轻松的笑容,让李锦江感到,自己和李炳、罗景等人是不是被徐炳权牵着鼻子转了一圈,徐炳权一开始构想的,就是让李锦江带上两个警卫员。

黄秀松却不知道李锦江为什么这么尴尬的笑。李锦江扮演的就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在黄秀松看来,这样身份带上两个保镖,那是很正常的事。

徐炳权早已给李锦江订好了一间带有套间的高等舱,黄秀松听了之后,居然把自己的中等舱的票退了,与两名警卫员一起,在李锦江房间的外间挤着住,并美其名曰作李锦江的管家。这让李锦江哭笑不得,也让李锦江等见识了这年代共产党员的节俭。

船行颇为无聊,黄秀松见到套间独门独户,没有什么闲杂人员,开始写自己的东西。李锦江闲着无聊,本想与两名警卫员聊聊天,看到黄秀松在场,生怕自己这些人聊到一些后世的话题,进而引起黄秀松的疑心,也不敢聊。

郁闷之下,李锦江漫步走上船楼顶层。高等舱居于船只的上层,在这个区域是不允许中等舱或者低等舱的人上来走动的,这里视野开阔,人也很少。

站在的栏杆前,可见两岸帆恑林立,看着如蓝天一般蔚蓝的江水,看着两岸烟尘污染并不严重的景色,听着江上往来船只的汽笛鸣叫,迎风送来一股清新的气味,似乎春花飘香的感觉。李锦江不禁痴了。

回到这个年代,想到自此与世隔绝的父母,李锦江总不免有些惆怅。这种惆怅,平日里忙起来难以上头,一旦上头,却总是难以排解。

李锦江也曾想过,自己回到这个时代,如果改变了历史,那么岂不是自己的父母就没有出生的可能,自己也自然没有可能来到这个世上,那么,自己又怎么能够回到这个年代改变历史呢?

自己现在已经回到了这个时代,那么假设将来自己还会出生,如果自己出生在一个改变了历史的后世,自己又怎么回到这个时代改变历史呢?

这个问题怎么想都是一个胡涂账,以往李锦江发现,想到这个问题之后,自己总要在里面绕上一大圈,半天都出不来,也就尽量让自己少去想这个问题。

后来,有一次在思念父母的时候,李锦江又想到了这个问题,随后发现,在这个圈子里绕起来,自己居然就从那种难以排解的惆怅中解脱了出来。自此之后,李锦江就常常在心怀惆怅的时候,有意识的让自己思索这个问题,思索自己和张卫等为何还不消失在空气中,借以消除自己的忧思。

在这个问题上再次绕了半天,李锦江不禁叹了一口气,随后想到自己现在也是共和国将来的一代领导人了,李锦江不禁又有几分得色。于是李锦江脸色由晴转阴,又由阴转小雨,续而大雨狂风,吹散乌云之后又雨过天晴,变幻不定。

李锦江正在独自思索,想得入神的时候,忽然旁边有人“嗤”地一声轻笑,李锦江顿时从思索中惊醒过来。

这次出来,李锦江借口高等舱不会有什么危险,把两名警卫员留在了房间里休息。虽然李锦江不想带警卫员,但他的警觉心却是很高,也想象过,如何在敌人环窥之下一试自己的身手。

现在不知是谁,居然悄无声息的靠近了自己。听到那声轻笑似乎有些温婉,但在警觉心有些过分的李锦江耳里,却大不一样。

李锦江听说过“将来的”川岛芳子之类角色,知道不能小看敌人。不动声色的,李锦江缓缓伸手探入怀中,握住了那支小巧的手枪,然后再从容的往旁边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