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二十章 郑寅失马

富贵不淫 收藏 0 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二十章 郑寅失马 酒宴已毕,外面雨住云歇,一道彩虹,横跨南北,煞是壮观美艳。 郑寅对朱能道:“二哥,小弟尚有要事在身,须即刻晋见燕王殿下,还请头前带路,而今这燕京城变化太大,小弟有些不认路呢。”郑寅心里话,要是你能看见六百年后的北京,吓也吓死你了。 朱能爽朗道:“那还等个啥?走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二十章 郑寅失马

酒宴已毕,外面雨住云歇,一道彩虹,横跨南北,煞是壮观美艳。

郑寅对朱能道:“二哥,小弟尚有要事在身,须即刻晋见燕王殿下,还请头前带路,而今这燕京城变化太大,小弟有些不认路呢。”郑寅心里话,要是你能看见六百年后的北京,吓也吓死你了。

朱能爽朗道:“那还等个啥?走吧。”说完抹抹嘴巴上的肥鸭油花,抬腿便走,竟似丝毫没有受伤一般。他自己也感到奇怪,带着不相信的态度,低头拍拍大腿,果然丝毫不痛,便啥也没说,径自向门外而去。心中则啧啧称奇,看来这神药当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众人相跟着鱼贯而出,店老板一直送到门外,马同早把郑寅的踏雪乌锥牵到跟前。大家不免又是一番狠夸,简直说得跟孙悟空在天上当弼马温时养的天马没两样。

外面空气新鲜,潮湿的空气中没有一点点汽车尾气异味,更没有扬尘扬沙的灰蒙蒙气象。街上人流稀落,也不似电视上所演,仿佛古代的城市中不是集市就是庙会。朱能骑上他的大青马,和郑寅并辔在明朝的北京大街上缓缓而行,所有的兵丁,亦步亦趋紧跟其后。

朱能用马鞭指点着,这是旧元的中书省,那是南薰坊,然后是枢密院等等。燕京城大路宽阔,丽正门前主街宽达28米之多,其他主干街道也有25米上下,由于人少,更是显的路面宽畅。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条大河的柳堤岸上,河面平阔,许多的木船在船工的操作下,南来北往,熙熙攘攘。郑寅好奇的看着那些装满各类物品的木船,心中不由慨叹,原来北京城曾经有过这么多船啊?郑寅去北京旅游,除了在北海公园,颐和园里见过些小游船外,这种真正的作为运输工具的船,郑寅压根就没有见过。所见的除了汽车就是火车,当然还有天上的飞机。

其实,这就是鼎鼎有名的通惠河了,是元代大科学家郭守敬主持修建的漕运河流,当年承担着南方漕运而来的粮食,以及北方向南方输送的各种毛皮、铁器等等制品的运载任务,河面上舟船密集,百舸争流,曾经是何等的辉煌啊!

这时已经来到枢密院雕梁画栋的衙门前,朱能滚鞍下马,对郑寅道:“三宝兄弟,前面就是皇城红门,我等要下马而行了。”

郑寅听话正要下马,却见北方一团黑影鬼魅般的向自己奔来,不待他反应,只听扑嗵一声,郑寅一个嘴啃泥,硬生生跌落在地下,刚要爬起来,却见又一团黑影呼啸而至,掠过他的头上,向南追去。

原来,第一团黑影把郑寅打落马下,夺了他的踏雪乌锥,打马向南闪电般飞奔而去,而后面的黑影自然是追击的人了。却听朱能搓起手围成一个话筒状远远喊道:“张辅侄儿,那是谁?”

远处的黑影也不答话,转眼已不见踪迹。

朱能无奈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孩子,总是这样行踪不定,闹鬼啊?”说着上前去扶郑寅。

郑寅感到肘关节、膝关节处处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便破口骂道:“混账乌龟王八蛋,我日你奶奶,我日你十八代先人,哎哟,疼死我啦,疼死我啦。”郑寅一边骂,一边望着远方,他是心疼自己的宝马良驹,他向南望着,好像那踏雪乌锥会自己回来似的。

朱能呵呵笑道:“别再骂了,那可是咱的张辅侄儿,是大哥张玉的大公子啊。”

郑寅抱着胳膊,一边揉一边尴尬道:“原来如此,小弟不知道,你不早说。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匆忙?前面那人你们认识吗?再有他们咋跑这么快?这样的速度不去参加奥运会真是可惜了,据我估计,就算是刘翔,也赶不上他们呢。”

朱能莫名其妙的看着郑寅不知他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郑寅看他愣呆呆的望向自己,知道又说漏了嘴,忙解释道:“我还真没见过跑这般快的人呢。”

朱能点点头,仍是云里雾里,糊里糊涂,啥个奥运会,啥个刘翔?这算很快么?要知道张辅的轻功,最多也就算个二流高手,与一流相比,差的还不知道有多远呢?莫名其妙,真是莫名其妙。

郑寅上前对着发呆的朱能道:“二哥,这倒好,刚才我让你受伤,现在大哥的儿子摔老子一跤,这下子咱们扯平了,哈哈哈。我们还是先去见燕王殿下吧。”

朱能一听燕王二字,这才醒过味来,吩咐两个手下道:“你,你快些去追张辅,看看何事值得如此慌张,连老子都敢不理不睬?”平日里张辅话虽不多,但是见了朱能还是毕恭毕敬,礼数丝毫不差的,不知今日有何大事,竟至不睬他这个老叔。

“是。”二人齐声应道,然后转身向南追去,果然也是健步如飞,不一会儿就转过大街,没了影子。

朱能目送他们消失后,这才拉着惊魂未定的郑寅,穿过红门,向皇城之内走去。

红门甚是巍峨,硕大的城楼下,每扇朱红色的大门上,八八六十四颗铜钉锃明瓦亮。

通惠河河水流平缓,河面上仍是帆影相连。

郑寅正想凭栏赏景,却被朱能扯住道:“兄弟,日后有的是功夫,快些走吧,再晚,燕王殿下怕是不会见你了。”郑寅这才恋恋不舍得转头随着朱能向大红门走去。早有士兵上来接过朱能手中的马缰,将马牵走,朱能的手下,则与那守卫十分熟悉的打着招呼。然后他们向西迤逦而行。皇城与都城相比又是一番景致,一路上,松柏高耸,槐杨间植,两边的房屋多是红砖绿瓦,精致非常,帝王风范已是隐约可辨。

又一道大门,虽说不如大红门高大,但也是庄严肃穆。大门上一块匾额,上书“东华门”,这三个字,即使是繁体的,郑寅也是认得的。已经有身着高级官服的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要一一查验腰牌,即使是很熟悉,仍然严查不误。当郑寅把自己的腰牌递过去时,守卫仔细的端详着郑寅,围着他转了三圈,然后对朱能道:“朱大人,这马三宝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呢?”

朱能的大嗓门一声能传十里,他应道:“莫说王大人你没见过,就连我见了都不敢认呢。这三宝兄弟,乃太祖赐给燕王殿下的内臣,十二岁从云南入宫,赐给燕王后,燕王把他留置南京王府内了,今番有圣旨传来,这才特地从南京赶来。我与他在十几年前见过一面,不想他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容貌更是如此魁伟,我都差点儿认不出来了呢。”

“原来如此,既然朱大人认识,一切好说。不过,马公公,殿下此刻正在大明殿接待高丽的御史大夫李大人,且待我先去通禀一声,如何?”

郑寅对他点头道:“那是自然,我们在这里等王大人就是。”他从刚才的话中听出此人应该姓王。

那位兵官转身向里去通风报信,郑寅等人则来到东华门前的一株大槐树底下,等候宣见。

左等不来,右等还不来,足足有半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人影。

恰在此时,从远处气喘吁吁跑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位样貌俊逸的公子,此人长得有型有款,跟陆毅有七分相仿,面白如玉,唇红齿白,公子巾飘在两边,腰间悬一佩剑,银鞘玉琢,端的是宝剑配英雄。朱能一把抓住公子问道:“侄儿,究竟何事如此匆忙?”

待气息稍定,公子抱拳拱手,施礼道:“朱叔叔有所不知,今晨我和父亲值守,巡至王妃的紫轩苑时,突然遇着一个刺客,小侄拼命追赶,竟还是没有抓到。对手武功之高,高不可测啊。”

“刚才你为何不招呼我们一声,也好帮你抓捕。贼人见了我老朱,哪个不是胆战心惊,束手就擒?”朱能拍着胸脯吹嘘道。

公子哥也不回答,心说:就你这两下,阵前打仗,势大力雄,可能还吃不了亏,但是要与武林高手相斗,怕是连一个回合都下不来,叫你们?还不是送死。这些都是心里话,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没等张辅说话,朱能便拖住他的手引见给郑寅道:“快来见过你马叔叔。”

郑寅刚才打量这个张辅,他比自己竟然小不了四五岁,英姿飒爽,便是和自己比起来,也不过就差那么一点点儿,(他是自恋狂,呵呵)心下当然很是喜欢。

张辅听了,连忙过来施礼,虽然从未见过这个高大魁梧的叔叔,但是朱叔叔所说当是不差。作为长辈,郑寅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他笑眯眯得看着张辅,问朱能道:“二哥,我这第一次见侄儿,是不是要给点礼物啊?”

朱能听了,骂道:“要不说你是不男不女呢,哪来这些啰嗦繁礼儿,叔叔就是叔叔,侄儿就是侄儿,那还能差?给啥见面礼儿?”

郑寅听着这话,暗想,看来明朝礼数不和现代一样啊。可是不管咋说,他觉得不给这个可爱的侄儿一些礼物,总觉得缺点什么似的。只好往怀里伸手摸去,手枪是不能给了,银子又太少,显得自己小气,便扯出一张银票,他记得面值最大的是二百两,比其它银票的纸张略硬,所以一摸便准。他伸出左手,握住张辅白白嫩嫩的手,把银票塞到他手中道:“叔叔没带什么东西,这二百两银子算是叔叔给你的见面礼物,等日后叔叔再补上更好的礼物。”显然已是一副长辈派头了。

大家无不目瞪口呆,乖乖龙的东,这一见面就给二百两银子,要知道,在明朝二百两银子几乎是平常人家一家的财产啊,包括房子、日用品、牛羊都算也不过二百两啊,人家马公公一出手就是二百两,大方,阔气,周围的人还真有点吃醋了呢,甚至有的想,等再安排护卫人手时,一定想方设法调到马公公手下,不定哪会儿赏给自己几十两几百两呢……

张辅连忙推拒,郑寅脸色一沉道:“难道侄儿嫌少不成?”

“不敢不敢,只是侄儿刚刚见面,怎能让叔叔破费哦。”张辅继续拒绝道。

朱能在一边看不惯了,大声道:“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怎么也如此娘们儿。日后你有心多多孝敬你马叔叔就是了。”

张辅还要说什么,正在这时,传信的王大人回来了,招呼马三宝、朱能到大明殿晋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