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一章 第八节

庹政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黄建默默地把子弹一颗颗压进弹舱,心中充满忧伤。

此刻,他想到的是他的女儿和妻子。早上,他被贺胜锋秘密召去,告诉他刘志的事,并且下结论他们很快就会有机会展开行动,他们就快熬出头了。贺胜锋要他回去把这个讯息传达给手下的兄弟,并做好准备,随时听他号令行事。然后他回了趟家,看望他的家人,离开的时候,两个女儿奶声奶气地跟他告别,她们是一对双胞胎,粉雕玉琢,长大后会比明星漂亮。她们的母亲站在她们身后,脉脉地看着她们,他知道她的心思其实是在他身上,不过,她总是这样沉默不语,彼此只在心中爱着对方,羞于表达。这是他在世上最爱的三个人,为了让她们三个人过上好日子,他甚至可以去抢劫银行,如果不是担心风险太大会让她们三个永远失去他。他慎重考虑后,决定投身黑道,并且慧眼独具地看中了贺胜锋团伙。他也可以投奔其它的大哥,但在和平年代,他这样的小角色要出人头地太困难了,如果他的运气足够好,也必须要等上十年二十年,这对于任何一个野心勃勃、自视甚高的年轻人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最后他决定铤而走险,他不想再蹉跎岁月。他是贺胜锋团伙中最讷言的人,象石头一样,在公众场合,他从不张扬,不象其它兄弟一样跋扈,好象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道混混一样。他不在乎名声,至少现在不屑,除了必要的行动,他从不参与其它黑道兄弟的恶行,小心谨慎得如同一位最守法的模范市民,但这并不妨碍他迅速成为贺胜锋最看重最信赖的副手,贺胜锋不在的时候,他就是他们的头,行动的时候,他一言九鼎,负责制定计划,指挥整个行动,从没有出过纰漏,赢得了所有弟兄的信任。

他把手枪插在腰上,然后从床上隐秘的角落拿出移动电话,放在茄克内。他可能是江城黑道第一个意识到移动电话重要性的人,这远不仅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而是一种实用工具,甚至有些时候它的威力远胜手枪。贺胜锋为他配备了一个移动电话,但他倾其所有悄悄另外又购买了一部,用的是匿名,瞒着所有的兄弟,还有贺胜锋。他强烈地预感到,今晚就将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关口,这部电话绝对用得上。有朝一日,他和贺胜锋走投无路的时候,依靠这个电话还能够为他的妻子和双胞胎女儿留下最后的生活保障。

他想过在这一场豪赌中,贺胜锋可能赢得关键的一注,但他看得更远,他深刻地认识到争霸黑道并不仅仅凭一次拼命就可以一劳永逸,每一位大哥都必须不停地面临挑战,不是战胜对手,就是对手踩着他的尸体前进,这是黑道永恒的法则。他想到了跟随贺胜锋出人头地,更想到了越过他们自己出人头地,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对于一位强者来说,这是很自然的,黄建对自己充满信心,他不希望自己永远仰人鼻息,仅仅充当别人的打手,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大哥。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认识到,无论是曹旭和贺胜锋,都不是他能够心悦诚服的大哥,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他相信自己比他们更强。如果他们都能够做大哥,那么,他这样才干杰出的人,也应该能够成为人上之人。他早就看出曹旭和贺胜锋的阴谋。

他们出道第一战,是强占刘记渔馆。这个渔馆经营廉价的花鲢和鲤鱼,八元一斤,利润来源于酒水,食客被明码标价的鱼价蒙蔽,蜂拥而至,从开业就一直生意火爆,每天营业额超过万元,老板是一位精明胆小的中年人,他的女儿,跟曹旭一名手下同居多年,情投意合,但从未想过结婚。贺胜锋抛出他巧取豪夺这个渔馆的计划,他们利欲熏心,毫不考虑后果,完全赞成。他们花费了大约一个月,几乎天天去刘记渔馆吃鱼,彼此熟悉之后,开始邀请老板喝酒,起初是礼貌性的一两杯,后来变成江城式的豪饮。精明的老板根本没有意识到人心和世道的险恶,或者说,他的防线仅仅停留在如果这一群人想混几顿白食,他是完全能够接受的。一天晚上,他再一次陪着这一群混混喝得半醉,贺胜锋爽快地结了帐,然后邀请他一起去歌城唱歌,两位漂亮的女孩在场,其中一位宣称那天是她的生日,老板毫无戒心地同行。在歌城中,他们在他的酒中做了手脚,一种迷幻剂。接下来的事情完全象某部电影,他们邀请他去玩纸牌,歌城的旁边就是一家幽静的茶楼,生意冷落,极少茶客,一切都是他们特意选择的。失去理智,处于一种无法言表兴奋状态的老板变得意外的豪爽,赌得财大气粗,当然他肯定是输,高利货公司的人早被请来等候这一场赌局,他不停地打欠条从高利货公司的人手中借取现金,这些现金通过一把把巧妙设计的纸牌转到贺胜锋一伙手中,迅速回笼给高利货公司的人,然后再一次由一张欠条放到老板的手中,两个小时后,药劲过去的老板清醒过来,他绝望地发现,自已欠下了整整两百万高利货,如果他不能马上归还的话,一天的利息是十万。老板瘫软在地,他给他女儿的男友打电话,他以前一直看他不起,不跟他说话,但是现在,他走投无路。幸好,他女儿的男友很快赶了过来,带了几个人。但是,贺胜锋一伙已经被金钱刺激红了眼,勇气倍增,毫不妥协,双方立即开打,贺胜锋一伙利字当头,骁勇异常,对方溃不成军,大败而逃。第二天,他们强占了刘记渔馆。贺胜锋不知从哪里搞来两只五四手枪,给忐忑不安的手下打气:“这个渔馆我贺二毛一分钱不要,全由你们平分。只要曹老七敢来抢,老子就敢给他娃来个对穿对过。”威胁、利诱,每个人都没有退路,这是江城所有黑道团伙形成的固定模式,迈出第一步,就必须在这条道上走到底。贺胜锋团伙初具雏形。

他们一边准备迎接新区大哥曹旭替他手下兄弟出头的凌厉反击,一边招兵买马,黄建就是这时候加入他们的。异常平静地一个星期过去了,每个人都惊喜交加,贺胜锋再一次煽动这一群贪婪无知的黑道新丁,宣称现在他们人多势众,兵强马壮,鼓励他们趁胜追击。于是他们耀武扬威地开始在新区招摇,闯进工地,向每一个施工单位征收管理费,除了威胜公司的工地之外。曹旭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出手惩诫这些利令智昏的小混混,但是他的行动计划意外地泄漏,贺胜锋一伙充分准备,全力以赴,以有备对付骄兵,虽然没有大获全胜,但也没有落下风,这一战极大的鼓舞了士气,后来双方又有几次小规模的冲突,互有胜负,贺胜锋团伙渐渐显露出一定的战斗力,这些无知的小混混开始做起黑道大哥的美梦。

在几次打斗中脱颖而出的黄建保持着惊人的冷静,他认真回顾了整个过程,他觉得非常奇怪。他看好贺胜锋这个团伙极具潜力和极具危险,但绝没有想到会发展壮大如此快速和如此容易。象他们这样的黑道团伙,江城至少有数十个,凭什么贺胜锋这样猖狂,一出道就敢挑战成名已久的大哥?而且,曹旭的反击也实在令人怀疑。虽然,他在江城所有大哥中实力最弱,众所周知。但他如果连他们这种小团伙都对付不了,绝对早就该别人被淘汰了,用不着等他们来捡这个大礼。他最后得出的结论令人震惊:曹老七和贺胜锋都在作戏,他们,极大的可能是一伙。

他开始考虑这个结论的意义,并没有就此止步。这是他过人之处。如果真是这样,曹老七和贺胜锋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在掩藏着什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显而易见,他们的目的绝对只有一个:威胜公司。

震惊之后,黄建并没有被吓住,反而兴奋异常。他庆幸自己的选择,一出道就碰上这样的大场面,就象一位渴望军功的新兵,刚刚入伍就遭遇举国之战,虽然极端危险,但机会也因此而多。这一战,无论谁胜谁负,他都会在枪林弹雨中寻找出一条安全、成功的前进之路。这个时候,放在桌上的移动电话响了,那是贺胜锋为他们配备的,电话,也是贺胜锋打来的。


对付象威胜公司这样的一个巨人,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耐心,贺胜锋和曹旭早已做好了各种准备,把刘志送给威胜公司后,他们都以为可能还要再艰辛地等待一段时间,毕竟刘志的余波还在,但是,老天好象特别眷顾阴谋者,机会在第二天晚上就突然降临,在一个名叫江湖小排档的小餐馆。

这种地方本来不是苏雪峰出没之处,店主别出心裁,用武侠题材结合餐饮经营,生意火爆。也许是“江湖”两个字吸引了苏雪峰,八点过,第一波食客退潮后的空档,他和徐昌军招摇地开着他的奔驰车到了那儿。显然,几年的太平日子麻痹了这位黑道大哥的警惕,或者,一帆风顺和对自己力量的迷信忽略了这个“江湖”中潜在的危险,而这危险,在他们的世界永远不会消失,象灵魂一样附在他们每个大哥的身上,无论他多么强大。

追踪而至的贺胜锋迅速向黄建下达了行动命令。然后,通知曹旭。曹旭和他旭日公司的弟兄在这一场战斗中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他们早已计划好了一切,第一波打击全力以赴,不留余力,力争一举将对手击瘫在地,无法还击。他们分工合作,贺胜锋对付苏氏兄弟和徐昌军,曹旭对付局二、向思宇和威胜公司其它重要的,值得消灭的头目。虽然,局二此时不在江城,但一个围绕他的陷阱早已编织完成,他一返回江城,就会中伏。他们也想到了几年前从威胜公司独立出去的刘成,但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力量来进行对刘成的伏击了。刘成现在也是江城一位势力雄厚的大哥,他们还不敢同时进行两线作战。还有,那样可能惊动江城所有的大哥,成为众矢之敌。

曹旭接到贺胜锋的电话后,镇定地下达了全面开战的命令,他手下的精兵强将全部派遣出去,按照预先计划那样,各自针对威胜公司的重要人物进行谋杀。他自己,将亲自对付向思宇。他拔通了向思宇的电话,约他二十分钟后在翠景园茶楼见面,他有重要事情请他帮忙。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轻松地吁了一口气,十多年的忍受,终于等到了扬眉吐气之时,再过二十分钟,所有的战斗人员都会到位,只等贺胜锋枪响,就是他雄霸江城的开始。

在去翠景园的车上,他重新梳理了一下整个局势。计划是完美的,毫无破绽,不知为什么,他这时候突然想起了贺胜锋那个副手,那个年轻人无疑是一把好手,但却有些阴沉得可怕。按照经验,这种人如果不是对他的大哥忠心耿耿,那么,迟早会成为最麻烦和危险的敌人,他以后得费点时间在他身上,如果能够笼络得住他,他甚至可以完全抛弃贺胜锋。

曹旭到达翠景园的时候,黄建带着三个手下到了苏雪强的城市猎人夜总会门口,三个手下按照计划各自分头行动,黄建独自一人留在车上接应。然后,他拿起电话,拔打了苏雪强的电话。他们的对付苏雪强的计划是早已制定的几套计划中的一套,针对时间、地点不同,他们随机应变。其中苏雪强在夜总会是最麻烦的,但他们还是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计划由一名兄弟去公用电话拔打夜总会总台电话,伪装某位官员的名义,苏雪强来到总台接电话时,装作客人等候在大厅的枪手迅速行动,一击而中,然后在黄建的接应下安全撤退。计划应该说是不错的,但是,黄建拔打苏雪强的电话后,一切都不同了。

苏雪强此时正在烦躁不安,他的烦躁这些年来大多是因为女人,现在也不例外。小月是他夜总会新来的一位服务员,天生丽质,纯洁无暇,身上洋溢着农村女孩的纯朴可爱,他一眼就看中了她。当她怯生生地前来应聘时,他立刻打电话到吧台,让收银员去叫正在刁难小月的经理。当经理从电话中听出是他的声音时,大惑不解,可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皮条客诡异地冲二十米外的老板微笑,然后回到他的工作岗位上,开出了丰厚的薪水,招聘了这个惊喜不已的少女。

三天后,苏雪强让一位妈咪去试探小月,但是令人失望。她拒绝了陪酒和其它一切特殊服务,虽然她明白那样可以挣更多的钱,但她对于目前的工作非常满足。苏雪强的欣喜多于失望,这个女孩儿难得的漂亮,更难得的是她的品质,他迫不及待地想得到她。当然,他随时可以做到,只要把她拉进任何一个包厢,但是,苏雪强最后放弃了这种没有情趣的办法,他决心挑战自己,一定要这个女孩儿心甘情愿地投入他的怀抱。他相貌堂堂,有钱有势,难道还不足以让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孩投降吗?这时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用冷漠的口吻告诉他,如果他去吧台接听电话的话,那么,他将被枪杀。然后友好地奉劝他,最好赶紧多找几个兄弟保护自己,今晚不宜外出。这个电话当然是黄建打的,他打这个电话的前一秒钟,刚刚接到贺胜锋的最后指令,他已经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苏雪峰终于结束了他人生最后一餐饭。他和徐昌军结了帐,走出餐馆,往停在路边的车走去,情绪松驰。排档因为生意不错,占道经营,路边也摆着简陋的桌子,在车旁一张桌子上有三位客人,刚刚坐下,服务生才摆上碗筷。苏雪峰和徐昌军走到距他们五六步的时候,突然那边一位客人将碗砸在地下,开始骂骂咧咧,苏雪峰和徐昌军一齐扭头望去,注意力被吸引,他们身旁三位客人一齐跳起来,拔枪射击。贺胜锋第一枪打在苏雪峰的肩上,苏雪峰转过头,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感到愤怒,然后,他看见了三支黑沉沉的枪口指着他和徐昌军,立刻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你娃操得孬!”他骂了一句,贺胜锋继续射击,这一次全部打中苏雪峰的胸口,子弹的冲力推着苏雪峰仰面倒下,压翻了一张桌子。同时,另外两名枪手也将迅速将徐昌军击毙。

两分钟后,向思宇接到了这个消息,他反应迅速,立刻掉头逃跑,五分钟后,他身边迅速汇集了十多个公司兄弟,杀气腾腾,戒备森严。他本来是位很守时的人,也许是因为苏雪峰对曹旭的轻视影响了他,所以他对于曹旭的约会没有放在心上,出门的时候耽误了一会,结果挽救了他的生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命运之神的安排,他在眷顾一方的同时,也没有过分偏袒,曹旭贺胜锋一伙虽然大胜,这一战他们一共枪杀了七个人,打掉了威胜公司的首脑人物和一些重要角色,但留下了局二、向思宇和苏雪强,并不能算全胜。因为这样,旭日公司从此陷入无尽的麻烦之中,取代威胜公司成为江城黑道霸主的美梦化为泡影,整个江城黑道开始了长达四年,混乱无序的群雄争霸时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