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了三五斗之——买房版

烈日当空 收藏 0 5
导读:多收了三五斗之——买房版 售楼处的门口,横七竖八地停着一些各式车辆,门口排队的是买房的购房者,把门口塞得很满。人们拥挤着,站在车与车之间的空档处。售楼处就建在这条马路的黄金位置。早晨的太阳光从透明的天花板上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者的几顶太阳帽上。   那些戴太阳帽的大清早过来,穿越了半个城市,到了售楼处,早饭也不吃一下,便来到控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起价11000,均价13000。”售楼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太阳帽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买新房的高兴

多收了三五斗之——买房版



售楼处的门口,横七竖八地停着一些各式车辆,门口排队的是买房的购房者,把门口塞得很满。人们拥挤着,站在车与车之间的空档处。售楼处就建在这条马路的黄金位置。早晨的太阳光从透明的天花板上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者的几顶太阳帽上。

那些戴太阳帽的大清早过来,穿越了半个城市,到了售楼处,早饭也不吃一下,便来到控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起价11000,均价13000。”售楼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太阳帽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买新房的高兴劲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前几天,听说你们不是一平方才收10000块吗?”

“5000块也收过,不要说10000块。”

“哪里有涨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现在市内是寸土寸金,过几天标准还要涨呢!”

刚才来买新房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天照应,生意好做一点,收入还不错,国家又出了新政策调控房价,咬咬牙买了房子,也有个落脚处。谁都以为房子该降价一点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征兆!

“房子还是不要买的好,我们还是租房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售楼小姐冷笑着,“你们不买,人家就不买了么?现在到处是温州、泉州的购房团,台湾的购房团也来了。”

温州、泉州、台湾,那是别人管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理。而不买新房子,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买呢?不买,每个月继续租房子,这年头,没有房子,结婚是不用的,每个月的租金也是不小的数目。

“我们到别的开发商去买吧,”在这个城市里,开发商不止这一家,或许别的开发商会便宜一些,有人这么想。

但是,那个售楼小姐又来了一个“嗤”,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要说在本市内,就是到郊区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些日子的价钱都长了,没有例外。”

“到别的地方买不好,”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个开发商还是比较知名,小的开发商有的连房产证都半不下来。”

“小姐,能不能便宜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便宜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开发商是不能做赔本生意,你们知道,现在土地多贵啊,都是要钱的,而且价格都那么高。便宜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今年开始才8500块,前两天也就才涨到10000块;我们想,怎么也不至于一下子就长了那么多钱吧,起价都11000块了。

“听说,有的公司都降价了,到了8500元了”

“小姐,咱们是老客户了,我们家可是买了不少房子。”

“同志,我们做生意得不容易,你们讲点良心,便宜一点吧。”

另一位售楼小姐听得厌烦,把手里的空纸杯扔到街心,过来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格高,不要买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我们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罗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客户,你们不买,别人会买。你们看,这里有那么多排队的客户。你们不买,麻烦你们让一让。”

三四个太阳帽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过来,帽子后面是充满着希望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肩背上。“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比去年都高,起价11000,均价13000。”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想不租房子总得买房子吧,而且命里注定,只有落地在这市。这里有的是房子,而自己正需要房子。

在价格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户型优和劣的争执之下,结果戴太阳帽的朋友把自己送进了各个图纸的户型中,换到手的是的一张认购书。“小姐,交房期早些,房产证确定时间些的,不行么?”交钱拿不到房产,好像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乡下人!”夹着一支口红的手按在控台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角边射出来,“下定金就是认购,谁好多占你们一天房子。我们这里没有交房期早些,房产证确定时间些的,只有这样的”。“那末,换正式合同的吧。”从名称上辨认,知道手里的认购书不是正式合同。“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这是认购书!你们不要,可是定金不要了?”

不要这认购书就得没收定金,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手上的认购书,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名字签在了上面。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人才交流中心,另一批人又排着队挤了进来。同样地,在控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买房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钞票送进售楼处,换到了并非房子的认购书。

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了。

拿着钞票上售楼处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租金现在年年涨,五六千只能住个小半年,还多是既地点差、没什么家具的旧房子,太吃亏了。加上生活费交通费,一年怎么说也要几万。结婚、父母要下来住,须得有个房子。电器也要买几件。陈列在停车场里的花花绿绿的小车,听说只要几千一辆,早已眼红了好久。最近的国家新政的房产价格调控,都说价格会降,买个房子,谁说不应该?支付生活开支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不止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余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做个炒房族。这东西实在怪,自己付首期、每月交月供,还可以投资升值,出租赚钱,做结婚新房,比起租的房子来,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狭窄的街道上走。嘴里还是咕嚕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黑良心的开发商。女人臂弯里钩着包,或者一只手牵着小孩,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小孩给变形金刚,奥特漫勾引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

杂货店几家的店伙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乡亲”,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乡亲”的布袄,他们知道 “乡亲”的口袋是充实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

“乡亲”还沽了一点酒,回到售楼处门口的川菜馆,点了些水煮活鱼和青菜之类的东西来,便坐下开始喝酒。

酒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在同一的河面上喝酒,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起价11000,均价13000,真是碰见了鬼!”

“去年是租房子,亏本。今年算是好年时,国家价格调控,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去年还卖8500呢。’

“我就是租房子住,不买了”

“不买就只能租房子了,租了几年,好几十万也没了,什么也没得到,贪图些什么,难道就贪图个住!”

“房子真个买不得了!”

“我看,到郊外买也不坏。我们单位里的小王,不是么?在郊外什么楼盘里买的,听说起价4000,照今天的价钱,就是三套房子呢!”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 郊外早就5000多了,而且上下班实在不方便,中小学也不好,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个个难看不过,好象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进出来似的。

“我们赚钱,到底替谁赚的?”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指着售楼处的金字招牌说:“近在眼前,就是替他们赚的。我们吃辛吃苦,赔重利钱借债,他们嘴唇皮一动,说‘起价11000,均价13000!’就把我们的油水一古脑儿吞了去!”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价钱,那就好了。凭良心说,8500块钱一平方,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囚犯,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他们开发商是拿本钱来开的,不肯替我们白当差。”

“那末,我们的钱也是拿本钱来赚的,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

“我刚才在里面这么想:现在让你们沾便宜,房子放在这里,往后没得住,就来住你们的!”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网着红丝的眼睛向两边斜溜。

“真个没得住的时候,什么地方有房子,拿点来是不犯王法的!”理直气壮的声音。

“今年春天,不是有砸过售楼处么?”

“开发商火了,抓了两个人。”

“今天在这里的,说不定也会被抓,谁知道!’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饭吃过了,大家坐车回自己的家。售楼处便冷清清地飘着几张宣传单页.

第二天又有一批太阳帽到售楼处。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市镇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