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二十一、融通百家成高手

唐戈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和小威跑出育英小区的大门时,迎面与城南分局刑警大队队长李铁等人相遇了。

李铁跑在前面,看到赵卓尔、小威,大声喝问:“站住,跑什么?”小威停住脚步,回头背着路灯,指着小区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区……小区里有人打架。”李铁疑惑地看看小威,又看看赵卓尔,虽然觉得赵卓尔很面熟,匆忙间又记不起来了。

蒙蒙跟在李铁身后,看见了赵卓尔,问:“赵老师,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赵卓尔说:“我……我……”慌乱之下,赵卓尔急中生智,捂着肚子,故意装出气喘虚虚的样子,说:“我……去朋友家……吓死我了,小区里打得太厉害的,好像在拍武打片。”蒙蒙问:“他们在什么地方打架?”赵卓尔说:“北三号楼楼下。”

李铁也想起了赵卓尔就是因爱人猝死到城南分局报案要求调查的老师,又看着小威穿着质朴,举止稳重,不像是地痞流氓嚣张跋扈的模样,就挥了挥手,说:“晚上出去要注意安全。”然后率领着十几名刑警大队的队员向小区内跑去。

李铁率领着刑警大队的队员跑到育英小区北三号楼下,却没有看到打架的人。几名小区内的治安员拿着手电筒站在甬道上,看着匆匆干到的李铁等警员,遗憾地说:“打架的人都已经跑掉了。”李铁问:“怎么回事?”一名治安员说:“据楼上的住户说,有两个人在这里打架,好像都是会武功的人,打起来就像武侠片似的,又快又猛,那就叫一个狠哪。”李铁皱了皱眉,找来几位目击者仔细询问后,然后就蹲在地上,仔细察看着打架的现场。

回到城南分局,李铁倒了杯白开水,说:“看来,这个杀手的目标就在育英小区内,而且就住在北三号楼里。现在,我们必须将北三号楼里所有房主、住户的资料采集起来,集中分析。”

周全胜点燃一支烟,说:“老李,我看基本可以肯定,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就是杀害钱宝贵的杀手了。”李铁沉吟着说:“嗯,现在看来,我们上次分析得不错。上次育英小区门口的斗殴,就是杀手要行凶而引起的。老周,能不能有这种可能,上次魏秃子雇佣了这个杀手,要杀害大马仔的女友,结果被一位会功夫的人遇到救下了。”

周全胜说:“老李,你的推测有些道理,可是却有个大漏洞。既然魏秃子派人要袭击大马仔的女友,为什么还要让这杀手出面呢?而且据目击者反映,是这个穿黑衣服务的杀手,打伤了魏洪斌的手下,放走了米佳欣。”李铁皱着眉头,斟酌着说:“是啊,这不合情理。不过这家伙的功夫很高,出手也很狠辣,和杀害钱宝贵的手法有些相似。如果这个杀手不是魏秃子雇佣的,那他是想干什么,要杀谁?他妈的,魏洪斌手下的那几个小喽啰还不肯招,是不是?想点办法,就是铁嘴钢牙也要撬开。找个女人要赌债,纯属他妈的鬼话!”

周全胜说:“能不能有这种可能,魏秃子怕犯毒的事发了,一面派人四处寻找大马仔的女友,为了以防万一,一面又雇佣了这个杀手出面。结果杀手看到魏秃子的人要伤害大马仔的女友,怕自己快到手的钱‘飞’了,所以就装做不认识,出手伤了魏秃子的手下。”李铁点头说:“魏秃子老奸巨滑,做事滴水不漏,这种可能倒有存在的道理。看来缺口就得从魏秃子的手下打开,让贝小宁想办法。”

贝小宁说:“可是大马仔的女友不住在育英小区里呀?这个杀手,为什么一而再地到育英小区下手呢?还有,今晚如果是这个杀手,谁又能打得过他呢?育英小区内多半都是老师,即使是体育老师,我看也不是这个杀手的对手。上次在育英小区门口,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个杀手身手不凡,而那个穿米黄色衬衫的人也不是白给的。”蒙蒙问:“那个穿米黄色色衬衫的人能不能是大马仔的朋友?”贝小宁说:“我们不是查过了吗,大马仔的朋友里没这么好身手的人。”

大三说:“我估计,上次肯定有人认识从育英小区里出来的那个男人,只是怕魏秃子打击报复,所以不敢作证。所以我同意李队的推测,这个杀手要行凶的目标就是育英小区里的人,而且这个人就住在北三号楼里,我们先集中几个人,把北三号楼里的人都过遍‘筛子’,看看谁能够和魏秃子沾上边,或者谁有什么特殊的背景。”

蒙蒙轻声说:“我觉得,那个穿米黄色衬衫的人是个关键人物,大马仔的女友,很可能就藏在他那里。”贝小宁说:“可是这家伙倒有几手反侦查的手段。出租车司机不是说了嘛,他们是在建国公园下的车,那里人来人往的,怎么能够查出来他们又去了哪里?”

李铁皱着眉头,沉吟着说:“那个穿米黄色衬衫的人身手也很好啊,今晚和杀手打架的人会不会还是他呢?如果是他,为什么杀手两次行凶都被他赶上了呢?”周全胜说:“或许是位见义勇为的市民,练过武术,无意中知道了魏秃子一伙的秘密,所以暗中保护大马仔的女友。”

李铁沉吟着,低声说:“我们要找一找这位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如果能从他身上询问出些新情况,就是最好了。”周全胜笑了,说:“这事就交给蒙蒙吧,她在我们市的武术界,有很多朋友啊。这位市民功夫这么好,应该在武术界小有名气啊。”蒙蒙得意地说:“好,请领导放心,这事就包到我身上吧。”

第二天,蒙蒙跑到了市武术协会,拜访了几位本市武术协会的理事和武术界的元老耆宿,谦恭礼敬,虚心请教,可是所有的武术界人士均想不出本市青年武术爱好者中有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人物。

蒙蒙忽然想起了初遇小威的情景,兴之所致,模仿了几个小威的姿势,但自觉有些似是而非。几位武术协会的理事看着蒙蒙摆出的姿势,尴尬地摇头,说不出个所以然,而几位武术界的元老耆宿甚至因此引起了争执。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说:“‘心之发动曰意,意之所向为拳’,看她的姿势,活如猿猴,动如猛虎,似乎是心意六合拳的‘鹞子入林’。”另一位枯瘦精干的老者则说:“徐公,怎么能说是形意拳的‘鹞子入林’呢?‘前步引进后步跟,五门六法变化生’,明明是七星螳螂拳嘛。”满头白发的徐公说:“傅老啊,我看你是走眼了,螳螂拳讲究地是勾、搂、采、挂、刁、缠、劈、滑,可你看这位姑娘的姿势,起乘转合,颇有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的意味,正是心意六合拳的要旨呀。”姓傅的老者说:“哪里呀,这位姑娘转身趋避的时候,挺腰耸背,不正是七星螳螂拳的‘白猿攀枝’吗?”

这时另一位老者捻髯而笑,说:“你们都不要说了,什么心意六合、七星螳螂,分明是‘手似两扇门,全凭足打人’的查拳嘛。”满头白发的徐公和姓傅的老者很有些生气,说:“老杨啊老杨,虽然杨式查拳名扬天下,但你也不能不顾实际,这位姑娘连脚都没出,怎么成了查拳了?”姓杨的老者笑着说:“我看这位姑娘转身、提膝,大有‘旋风腿、鹞子脚’的神韵,是以敢肯定是查拳的。”

蒙蒙听着几位武术界元老耆宿的争执,心里感到有些歉意,只好说:“各位前辈,我只是简单的模仿,当时天黑,我看得不清楚,模仿的似是而非,各位前辈不要当真啊。”可是几位武术界元老耆宿却再也听不进蒙蒙的话,依然争论不休,最后争得脸红脖子粗,竟然要相互切磋几招。

武术协会邓主席最后说了话:“各位前辈,这位女警官是为了办案需要,请各位前辈判断这是什么门派的功夫,本市有没有会这种功夫的青年人,怎么各位倒争论起来了?”几位武术界的元老耆宿听了武术协会邓主席的话,纷纷说:“哦,我们就是在为这些功夫的门派做考证研究嘛。”

蒙蒙心里忽然灵光闪现:“说不上,小威就是融合了什么心意六合拳、七星螳螂拳和查拳的高手耶。不行,我要去找小威,那个杀手武功那么好,如果要想活捉他,必须有高手能制服他,这位高手就只能是小威。靠这些古板教条的武术界名人,除了高谈阔论,我看是没什么希望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