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二十、地狱杀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回到小威家里,米佳欣只说自己累了,就将自己关在卧室里。

赵卓尔看着小威,问:“你说,黄大仙能和她说些什么?”小威皱着眉头,沉吟着问:“你以前找过这位黄大仙?”赵卓尔说:“是,我请他算过命。”

小威默然无语,站起身,双臂抱在胸前,在客厅内来回踱着步。赵卓尔看着小威,想不出小威思考着什么。

小威在茶几上拿起红塔山烟,抽出一支,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烟圈。烟圈缈缈升腾,渐渐膨胀扩大,逐渐消散。

小威又吐出一个烟圈,然后嘘出一口气,烟圈迅速飞散。

赵卓尔忍不住问:“小威,你想什么呢?”小威反问:“黄大仙算命是不是很神奇,就连算命的人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都能算出来?”赵卓尔点点头,说:“是啊。”小威盯着赵卓尔,不再说话。

赵卓尔看着小威,忽然想起一件事,张了张嘴。小威却竖起左手食指,制止了赵卓尔。

小威取过来一支圆珠笔,撕开红塔山烟盒,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赵卓尔明白了小威的意思,笑了笑,在烟盒上飞快地写到:“我找过另外一位姓林的算命先生,虽然没有黄这么神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林比黄更像算命先生。”小威接过赵卓尔手里的圆珠笔,在红塔山烟盒上画了个问号。

赵卓尔接过圆珠笔,接着写到:“我觉得为人算命,能算出生死祸福倒也合乎情理,可是连别人说过的话都能够算出来,如果不是神仙,就是……”小威接过圆珠笔,在烟盒上画了个大耳朵、尖牙、伸着长舌头的怪脸。赵卓尔笑了笑,竖起大拇指,点点头。

小威大声说:“赵老师,既然黄大仙说那黑衣人是地狱来的使者,要对付米佳欣,那么你就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们三个人困在这里,终究不是办法,我的钱也快花光了,今天晚上九点,你能不能回家取点钱来?”小威说着话,微笑着,眨动着眼睛。赵卓尔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点头说:“好,我家里虽然没有多少积蓄,但还够我们花个十天半月的。”

米佳欣忽然打开卧室的门,收拾着自己的衣物,说:“你们不用瞎忙了,我想好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我找黄大仙去,就按他说的做去。”赵卓尔拦住米佳欣,问:“黄大仙和你说什么了?”米佳欣说:“黄大仙说了,他是天上的太白金星转世,专为世人化解各种灾殃,功德圆满,就会重回天界。你们想,黄大仙要不是神仙转世,能把别人的命算得这么准吗?他就是活神仙。而我要想化解命的劫难,就必须和黄大仙在一起,借着黄大仙至阳至刚仙气的庀护,逐渐化解罩在我命中的煞星。虽然黄大仙会因此晚回天界几十年,却可以改变我的运数,还不至于延误他功德圆满。”

赵卓尔急着说:“这不行,我和小威……”小威急忙打断赵卓尔的话,说:“米佳欣,你既然做了决定,我们也不反对,但你先不要着忙去黄大仙那里,我们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米佳欣望着小威,问:“什么事?”赵卓尔拿起茶几上的红塔山烟盒,举到米佳欣的眼前。米佳欣看着烟盒上的赵卓尔写的字和小威画的画,脸上神色变幻,惊疑地说:“你们……”赵卓尔蹲到茶几旁,拿起圆珠笔,在烟盒上飞快地写到:“你别忙走,小威都想好了,我们还是相信小威一次吧。”米佳欣接过圆珠笔,写到:“小威想干什么?”赵卓尔笑着摇了摇头。

小威坐在沙发上,看着赵卓尔和米佳欣写字问答,淡淡说:“天机不可泄露也。”然后躺在沙发,枕着双臂,闭了眼睛,说:“赵老师,晚上你取钱回来,我们要找间馆子大吃一顿了,算是我米佳欣告别吧,我是不想再吃方便面了。”米佳欣看了看赵卓尔,又看了看小威,虽然心里和赵卓尔一样,糊里糊涂,不明所以,但还是说:“我是个厚道人,人家既然好意请客,自然不能拒绝。”

天,终于逐渐黑下来。

街道两侧华灯明亮,霓虹灯五光十色,闪烁如织,明亮变幻的色彩,将城市的夜晚装饰得晶莹剔透,美仑美奂。

赵卓尔坐着出租车,回到教育英小区。小区甬道旁的路灯发出柔和的光线,树影婆娑,小区间的草坪上有孩子们在嬉笑玩耍,几位满头银丝白的老人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或是乘着路灯下盘棋,或是望着玩耍的孩童微笑。赵卓尔走在小区内的甬道上,小区内是一片安乐祥和的日常景致,但赵卓尔的心里却惴惴不安。

赵卓尔走向通往小区北侧的甬道,甬道旁的路灯忽然闪烁了几下,熄灭了。赵卓尔心里猛然缩紧成一团,停下脚步,紧张地向前看去,只见树旁的暗影中,站着一个人。昏黑暗影中,只见这人的双眼精光闪动,似乎闪烁着刀样的寒光。

赵卓尔双腿微微颤抖,慢慢向后移动脚步。

站在树旁暗影中的人猛然窜出来,动作极快,似乎是一眨眼间就到了赵卓尔的面前。这人身穿黑衣,右手举起,五指如钩,往赵卓尔咽喉抓落。赵卓尔鼻中猛然闻到一股腐臭之气,瞬息之间,犹如置身于鲍鱼之肆,头晕目眩,脑中一片空白,竟然忘了闪避逃跑。

忽然小威从树丛中跃出,左手架开黑衣人抓落的五指,右肘撞向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双臂张扬,左按右挡,格开小威的肘撞,右腕疾翻,五指大张,往小威的脸上插去。

转眼间黑衣人的手指插近小威的脸,腐臭之气闻之欲呕。小威只觉得劲风刺脸,黑衣人的手指似乎挟着侵肌刺骨的凉气,触肌生寒。小威侧头闪避,右手拔出腰间的短刀,斜刺黑衣人腰肋。黑衣人微微扭腰,右手继续抓落,搭在小威的肩膀上。小威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气透过身上的衬衫迅速传遍了周身,猛地沉肩。“嗤”的一声,黑衣人抓裂了小威身上的衬衫。

小威腰背急挺,肩膀撞到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闷哼一声,上身晃了晃,右掌倏然探出,直插小威的胸膛。小威竖起短刀,迎着黑衣人的手掌削去。黑衣人右掌忽翻,伸手急抓小威右腕,左手握拳,捣向小威的右耳。

赵卓尔站在甬道上,小威和黑衣人拳掌纷飞,快速无伦,赵卓尔只看得目瞪口呆,根本看不清楚两人打斗的招势,更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小威和黑衣人苦斗,只感到黑衣人招势狠辣,出招迅猛,自己已然竭尽全力,却还是疲于应付,而赵卓尔站在旁边,却是有心无力,无法上前帮忙。小威奋力踢出一脚,迫得黑衣人闪身避让,趁此空暇,小威大喊:“喊人!”

黑衣人乘着小威分心说话之际,晃身欺近,双手疾合,扭向小威的脖子。小威短刀刺出,黑衣人左臂微沉,胳膊肘抵在短刀轻轻往外斜推,双手仍然扭向小威的脖子。情势危急,小威就势躺倒,双脚左起右落,右落左起,连着向黑衣人的小腹踢出四脚。黑衣人得势不饶人,身子纵起,凌空扑落,左拳右掌,砸脸插胸。小威使出全身力气,双脚在地上急蹬,人像条游鱼样向后滑出。

黑衣人空中翻身,双膝往小威胸腹跪落。小威临危不乱,就地滚出,嘴里大叫:“打架了!”

赵卓尔猛然醒悟过来,放开了嗓子大喊:“来人哪,打架了!”赵卓尔的喊声,在夜晚的小区里传出去很远,许多楼房中的灯光忽然闪亮起来。赵卓尔接着大喊:“三号楼下有人打架了,快报警!”

黑衣人忽然停下来,狠狠地瞪了赵卓尔一眼。借着楼房上的灯光,赵卓尔看清楚黑衣人的脸上凸凹不平,满是疙瘩和水泡,丑陋恐怖至极。黑衣人身形一晃,窜入树荫中。几株大树的枝叶轻轻晃动了几下,随即就静止下来。

小威从地上跃起来,拉着赵卓尔的胳膊,低声说:“快跑!”赵卓尔问:“为什么?报警抓那个黑衣人啊!”小威低声说:“警察抓不到他的。”赵卓尔边跑边问:“这家伙是人是鬼?”小威说:“地狱杀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