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九、再访神奇相士黄大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米佳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件干净的衬衫,脸微微红了。

昨天失魂落魄般的逃命过程中,紧张、刺激、惊骇、忧虑,米佳欣的衣服已然被汗水浸透了。米佳欣不客气地将衬衫穿上,跑到卫生间里洗把脸,然后又将赵卓尔、小威和自己的脏衣服洗干净,挂到阳台里晾晒。

看着阳台上敞开的窗户,想起昨晚惊心动魄的经历,米佳欣心有余悸,离开窗户很远,探身向外望去。街道上车辆如流,行人如蚁,一片安详如常的城市景观,似乎这里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

早饭仍然是方便面。米佳欣皱着眉头说:“小威,你经常吃方便面?这东西没什么营养的。”小威已经吃完了,说:“我只要能够吃饱,不在乎吃好。”

三人吃完了早饭,来到楼下。米佳欣将爆炸式的发型在脑后挽了个发结,又将身上宽大的衬衫下襟塞到牛仔裤里,赵卓尔看在眼来,觉得米佳欣有了几分淑女的形象。

三人来到黄大仙在城北新区高尚住宅区的别墅,黄大仙的屋子里居然没有几位请他相面算命的人。

看见了米佳欣,黄大仙笑着说:“米佳欣,昨晚没睡好,我这里有咖啡,喝点提提神吧。”米佳欣笑了笑,说:“黄大师,您忙着,到了您这里,我就有精神了。”黄大仙笑着说:“那就好。”

米佳欣心急如焚,等到黄大仙送走了最后一位算命的人,就坐到黄大仙对面的椅子上,取出二百元钱,压在黄大仙桌子上的铜香炉下。黄大仙笑着说:“足够了,你与我前世有缘,不用付这么多的润金。”米佳欣坚持说:“要的,要的,今天我找你问的可是大事,是事关生死的大事啊。”黄大仙微微颔首,说:“放心,我都知道。有我在,你自然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黄大仙看着米佳欣,说:“你昨天屡历惊险,却终于能化险为夷,很想知道是为什么吧?”米佳欣毕恭毕敬地回答:“是。”黄大仙叹息一声,说:“唉,米佳欣呀米佳欣,还记得我以前就和你讲过,你流年命犯煞星,要走霉运,会遇到许多无端的祸患,意外的横灾,若无贵人相帮扶,甚至酿成血光之灾。怎么样,是不是在昨天全部应验了?”米佳欣脸上尽是诚惶诚恐的神色,连连点头。

黄大仙诚恳地说:“我知道,你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是从哪里来的,你的朋友也说以他这么好的身手,决不是魏秃子的手下。你朋友说得很对,他确实不是魏秃子的手下。魏秃子虽然是小人得志就猖狂,却还没有本事请来这么厉害的人物。”米佳欣问:“那他是谁,从哪里来,要干什么?”

小威陪着赵卓尔和米佳欣来到黄大仙这里,既是久闻黄大仙的大名,想要见识一下这位奇人异士,心里却也有几分不信服,几分不以为意,心想道路相传,难免有夸大其词的成份,只想:“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能够预知过去未来的算命先生?”可是听了黄大仙的话,竟然连自己昨晚所说过的话都算了出来,小威心里立即生出了敬意:“这位大师果然名下不虚,真是位旷世难逢的高人!”

黄大仙说:“米佳欣,你想想,寻常人怎么能够从九楼跌落下去却又能安然无恙?你的朋友不是到楼下巡视过了吗?楼下并没有人从高处跌落下来的痕迹。寻常人跌落下去,早已经脑浆迸裂、粉身碎骨了。你们还因此而互生疑忌之心,这实在是没有必要。因为这位身穿黑衣的人,根本不是世上的人,他是地狱来的使者!”

米佳欣听了黄大仙的话,浑身颤抖,惊讶地问:“黄大师,怎么会是这样?”黄大仙表情极其严肃地说:“事实如此,信不信自然由你。”米佳欣连连点头,说:“我信,我信,黄大师,求您指条明路,救救我呀!”黄大仙叹息着说:“我这人天生心肠软,看不得别人受苦遭难,虽知凶险,可是遇到这事,总还是要甘冒天谴,为别人化灾解难。”米佳欣说:“谢谢大师。”

黄大仙伸出手,捋了捋头顶上稀疏的头发,微闭双眼,微微摇头,说:“你所遭逢的劫难,固然异常凶险,而这化解之法,却更是难上加难。”米佳欣急忙问:“黄大仙,您快说,怎么个化解之法?”黄大仙说:“要想化解你所冲犯的煞星劫难,唉,难,难于上青天呀。”米佳欣急迫地说:“黄大师,您既然说要为我化灾解难,就是有化解之法,是不是?无论怎么难,我都不怕,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黄大仙说:“财是养命源,人无财不立,免灾是难免要破财的,但大劫大难,却又不是破财就可以免掉的。”米佳欣说:“黄大师,那您有什么办法?”

赵卓尔听着黄大仙不愠不火的讲论,心里是完全信服,而小威却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小威坐在椅子上,低下头,仔细思索:“神仙鬼怪这些事,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这位黄大师的话,有些让人不可思议,那个黑衣人的武功虽然诡异莫测,但我和他过了十几招,明明感觉他也是血肉之躯,怎么会是地狱来的使者?再说我们来到这里,是想问问黄大仙,这黑衣人是要来干什么,怎么反倒要借助黄大仙的法力,化解灾难了?这不是南辕北辙了吗?”

黄大仙看着米佳欣,问:“你真有决心要化解冲犯煞星所致的灾殃?”米佳欣点头说:“是呀。”

小威站起身,走到米佳欣身旁,说:“还是请黄大师算算,穿黑衣的人是从哪里来的,要干什么吧?”米佳欣显得很不高兴,说:“黄大师不是说了嘛,我今年命犯煞星,他是地狱来的使者,要伤害我的吗?”小威转过头,看着赵卓尔。赵卓尔轻声说:“我们还是听黄大师把话讲完。”小威无奈地摇摇头,走到赵卓尔身旁坐下。

黄大仙说:“你命中所犯的煞星,属奇阴之星,偏巧女人性子属阴,两阴相重,至阴至柔,凶险也就更强烈了。这两位先生是你命中的贵人,可以帮助你躲过血光之灾,却不能化解命中注定的劫难。这化解之法,就是要以至阳化至阴,以至刚化至柔,阴阳交融,刚柔互济,自然也就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了。”

米佳欣问:“黄大师,你还要和我讲明白些,怎么是至阳化至阴,以至刚化至柔?”黄大仙捋了捋头顶上稀疏的头发,微闭双眼,仰靠在椅子上,慢吞吞地说:“你的那位朋友并不相信这些东西,既然你们是一起来的,我多说也是无益。”小威心中诧异:“这位黄大仙真是邪门呀,连我心里想的什么都能算出来。”

米佳欣转过头,说:“卓尔、小威,你们先到外面等着我,好不好?”赵卓尔看了看小威。小威站起身,毫不犹豫地走出室外。

赵卓尔跟在小威走到室外,说:“小威,这位黄大师很厉害的。”小威点点头,说:“我知道。”赵卓尔似是自语自言地说:“不知道他的化解之法是什么样的?”小威鼻子里哼了一声,仰起头,看着天上浮动的白云,默然无语。

米佳欣走出来。赵卓尔看着米佳欣没有了往日的飞扬神采,郁闷不乐,低声问:“黄大师有什么化解你霉运的法术?”米佳欣白皙的脸忽然浮起了红晕,扬手拂了下头发,故意满不在乎地说:“黄大仙的法术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走,我们回去吧。”

小威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依我看,走霉运的倒是赵老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