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八、神秘的小威

唐戈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喊了声:“不好!”猛地冲到阳台旁,用力要将玻璃窗关闭。

可是赵卓尔使出浑身的力气,却无法将玻璃窗关闭,惊讶地低头细看,只见搭在阳台敞开的玻璃窗窗框上的大手,伸出一根食指抵在玻璃窗上。赵卓尔无论如何用力,竟然都无法使这大手的一根手指稍有退缩而关闭玻璃窗。

伏在阳台上的人慢慢探起身,搭在阳台边缘的大手猛然抬起,抓在了阳台敞开的玻璃窗的窗框上。赵卓尔惊惧到了极点,大叫:“米佳欣……米佳欣……”

米佳欣端着赵卓尔刚刚煮好的另一碗方便面,冲到阳台前,大骂着:“王八蛋,请你吃热辣辣的方便面!”手腕外翻,将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面都泼在了阳台外的人脸上。

伏在阳台上的人惨叫一声,忍不住伸手捂脸,人也就如一只大蝙蝠样仰翻着跌落下去。

赵卓尔和米佳欣听着悠长的惨叫声,望着阳台上敞开的黑洞洞的窗口,蓦然之间,不约而同地都有了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几乎是同时,赵卓尔和米佳欣一齐动手,将玻璃窗关闭得严严的,然后两人转过身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米佳欣伏在赵卓尔的胸前,啜泣着说:“卓尔,他是人是鬼呀?我都要被吓死了!”米佳欣抓着赵卓尔的手,放到自己胸前,说:“你摸摸,我心跳的,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赵卓尔的手触及米佳欣温软凸起的胸部,急忙缩回来,放开米佳欣,故作平淡地说:“没事了,就是鬼,也被你又烫死一回了。”

米佳欣也感觉出自己的失态,羞涩地笑了笑,坐回沙发上,故意摆出若无其事的模样,说:“妈的,跟姑奶奶玩狠的,姑奶奶的热辣方便面够他吃的。”

赵卓尔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踉踉跄跄地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米佳欣看着赵卓尔,说:“看不出来,你这个书生,关键时间很勇猛呀。”赵卓尔苦笑着,说:“不勇猛,我们恐怕就等不到小威回来了。”

赵卓尔、米佳欣坐在沙发上,惊魂未定,房门忽然又轻轻响了一下。赵卓尔和米佳欣几乎同时跳起来,冲到房门口。

推门而入的小威看着赵卓尔和米佳欣,惊讶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米佳欣拍着胸脯,苦丧着脸说:“你要死吓我们了。”

小威不解地摇了摇头,闻着客厅里的方便面味道,问:“你们吃过了?”米佳欣叹了口气,摇头说:“没吃呢。”然后又补充了一句:“煮好了方便面,请鬼吃了。”

小威听不明白米佳欣说的是什么意思,从衣兜里取出两部手机,交给赵卓尔和米佳欣,说:“以后,我们三人就用这两部手机联系,如果你们想和外人联系,我就到楼下替你们打公共电话。”

小威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水,看着赵卓尔,诧异地问:“屋子里这么闷,怎么不开窗户?”赵卓尔摇头摆手,说:“很凉快,很凉快,别开窗户了,容易感冒。”小威不解地问:“我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古古怪怪的?”米佳欣拉着小威的手,指着阳台的窗户,将刚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小威走到阳台前,打开窗户,看着阳台玻璃外粘着的人脸、指纹的淡淡油渍,还有粘着的几缕方便面,阳台边缘积落的灰埃中留下的指纹痕迹,皱着眉头,疑惑地说:“这可是九楼啊,人怎么能够攀爬上来?”

小威转身出门,很快又回到楼上,坐到沙发上,皱着眉头,冷冷地问:“你俩实话实说吧,到底惹了什么大麻烦?”米佳欣说:“不是都告诉你了吗?”小威猛然站起身,沉声说:“不要再当我是傻瓜了!如果你们还要遮遮掩掩,就立即从这里出去!”米佳欣哭着说:“小威,我真的没有骗你呀。”

小威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这是九楼,上面还有十一层,魏秃子的人是能够从一楼爬上来,还是能够从二十楼爬下来?”米佳欣眨了眨大眼睛,说:“他很可能从八楼爬上来,或是从十楼坠下来的。”小威说:“可是我在楼下,根本就没看到有人坠楼的痕迹。如果这个人不是绝顶高人,摔下去早就粉身碎骨了。”

赵卓尔和米佳欣看着小威,说:“我们决没有骗你,我们如果知道穿黑衣服的人这么厉害,怎么还敢让你离开呀?”小威想了想,觉得赵卓尔和米佳欣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小威似是在问赵卓尔和米佳欣,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人,怎么能够从九楼上跌落下去却毫发无损?”小威想如果真有这样身手的人,只能是白天遇到的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再想到如果真是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在九楼来去自如,身手如此了得,小威自问决不能做到,心内暗暗惊惧。

小威说:“那个穿黑衣的人是魏秃子的手下,也不会是警察,你们想想,还有什么更厉害的对头?”赵卓尔和米佳欣相互看了一眼,茫然地摇了摇头,说:“没有了,我们都是普通人,怎么会惹上这么厉害的家伙?”小威叹了口气,说:“穿黑衣的人武功深不可测,惹上他,你们是死定了。你们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谁,看来没人能帮上你们了。”

赵卓尔和米佳欣又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米佳欣说:“明天我们去黄大仙那里问问。”赵卓尔点头说:“希望黄大仙能够算出是怎么回事。”小威问:“黄大仙是谁?”米佳欣说:“是位相面算命的大师。他的本事可大了……”小威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身进了自己的健身房。

小威拿出细绳、小铜铃,缠绕在卧室、阳台的玻璃窗上,然后在绳上挂了几个小铜铃。小威看着赵卓尔、米佳欣,说:“黑衣人的身手太厉害了,我怕这样也对付不了他。为了你们的安全,今晚我们都睡在客厅吧。”米佳欣第一个点头,说:“好哇。”

小威在东、西卧室内扯了几根细绳,然后又将卧室的门关好,在门把柄上系好,将铜铃分别挂在细绳上。

米佳欣看着满屋子纵横交错的细绳和绳子上的小铜铃,问:“小威,你这是干什么呀?”小威说:“黑衣人如果趁着我们睡熟潜入这个房间,难免会碰到绳子,他碰到了绳子铜铃就会响。只要铜玲一响,我们就可以知道有人进屋了。”米佳欣笑着说:“这有点江湖上防范刺客的味道。”小威说:“黑衣人就是刺客。”米佳欣紧张地问:“你这个办法效果好吗?”小威说:“我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个办法的效果好不好,我只想知道,穿黑衣的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时值胜夏,窗户紧闭,室内又闷又热,赵卓尔、小威和米佳欣身上都是汗淋淋的。赵卓尔、小威干脆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躺在地板上。

小威几乎是刚刚躺倒,就响起了微微的酣声。

听着小威的酣声,赵卓尔却睡不着觉,心里反复思量:“这个小威是什么人?功夫好,心思细密,做事谨慎,不像是大侠,倒真的像国家安全局的人。可是国家安全局的人,应该安装监控设备啊,怎么会用这么原始的办法防范‘刺客’?”

米佳欣躺在沙发上,心里虽然没有赵卓尔想得多,却也闷热得难以入睡,翻来覆去,把身上能脱的衣服也都脱掉了。即使是在黑夜之中,可是想到与两个男人共处一室,自己又穿得这么少,米佳欣还是感觉到脸上微微发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