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第二章 惊蛰 19

兰晓龙_零 收藏 6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19 夜幕下的西安,空寂无人的街道。卅四手上仍拿着一龙一凤两只糖活,那是他拿自己的礼帽和墨镜换来的。 军统的黑色轿车远远跟随着。 卅四在一座幽静的小院前站住,打门:“我回来啦!” 等待,漫长的等待,卅四在等待中又打了一次门。门总算拖拖拉拉地开了。一个一脸疲倦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内,那是卅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19

夜幕下的西安,空寂无人的街道。卅四手上仍拿着一龙一凤两只糖活,那是他拿自己的礼帽和墨镜换来的。

军统的黑色轿车远远跟随着。

卅四在一座幽静的小院前站住,打门:“我回来啦!”

等待,漫长的等待,卅四在等待中又打了一次门。门总算拖拖拉拉地开了。一个一脸疲倦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内,那是卅四的儿子,一个早被生活磨去了所有性情的市民。

“爹,怎么才到?”

卅四兴高采烈,把了儿子的肩看着:“有什么办法?延安又不通火车,你爹我一路蹭车回来,急得差点没给你认出几个干爷爷来!”

儿子转身,就便也就把卅四的手摆脱了:“你小声点。都睡了。”

卅四连忙作势蹑手蹑脚进门,以讨儿子的放心。

儿子只是死样活气地看他一眼,将门关了上闩。

军统在远远的巷角观望。

小院里,一个已经开始发福的妇人在正房门前看着,那是卅四的儿媳,他和卅四的儿子一样穿着睡觉的衣服,一样厌倦松散,全无希望,她就在门槛里看着,连出来多迎一步都不肯。

儿子领着卅四进院,直到走了一截才想起来:“爹,你行李呢?”他只是对行李本身感兴趣,并非觉得该帮父亲拿点重物。

“没有。”

“行李都没有?你还回延安?”

“不回了。哦,有行李,这个。”卅四献宝地让儿子看看手上的糖活。

“六十多的人了,你还尽搞些没正经的东西。”

卅四连忙憨笑,对他来说这样的家人远比三不管的全镇特工更难应付:“我去看看我的孙儿孙女。”

儿媳往门前多走了一步,说了自卅四进门后的第一句话:“睡了。”

“我就把这个放他们床头。”

“他们拿起什么都往嘴里塞的。”

卅四得意地炫耀:“糖做的,能吃。”

“就是说啊。你这一路上灰土扬尘的,到处都是病。”儿媳说。

“是啊。”卅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儿子说:“爹先去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卅四茫然了一下子,走向厢房,那里有他的房间。

“爹我跟你说,家里没地方,你那屋我放东西了。你知道,小人占地方。”

卅四喃喃:“好啊,好,小人是要有动得开的地方。”

“床褥倒还在。”

“那就好,那就好。”沮丧时做出兴奋样是很累的,他有些疲倦地走开。

进屋后,卅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充斥着各种陈旧粗笨的破旧家什,曾经的书香气已经荡然无存。他把那两个糖活放在一个擦碰不到的地方,开始清出一条能上床的通道。往窗外看去,儿子和儿媳的影子映在窗户纸上,嘀咕地说着什么。卅四叹了口气,尽量轻声地做他的体力活。最后一张笨桌子要了他的老命,他搬不动。

脚步声碎响,儿子进来帮了他把手。卅四终于能坐在咫尺天涯的床头,被褥陈旧而单薄,卅四喘着气:“没事没事。你陪小人去。”

儿子麻木地问:“爹吃了没?”

卅四犹豫地看了儿子一眼,回答这样一个简单问题他需要凝聚一下勇气:“没呢。”

“火都熄了。炉膛都填了。等明早吧。”

“明早就明早,我也不饿。”

“爹,妈留下的那笔钱在哪?”

卅四看了儿子一眼:“什么钱?”

儿子多少有点畏缩:“妈死前留的,三百大洋……我得在局里买个缺,小职员没指望。你知道,世道不好,肥缺都贵。”

卅四看上去有些抱歉:“这个事……咱们回头再说好不好?”

“回头说回头说。你在延安也没挣什么钱?”

“挣了。部里欠我的薪,我明天就去催催。”

“那能有多少?又都是纸币。”

“有点是点。儿子啊,这几年你过得……”

“我先去睡了。妈那笔钱你再好好想想。”儿子并没给他反应时间,转身就走了。

卅四哑然,呆呆地坐在凌乱拥挤的房间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