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十七章 协调

找爱的人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在一个僻静的小山坳中,一群军人正在来往的穿梭着。在离其不远处便有一个帐篷群,在其最大的帐篷里面正在召开着第一集团军组建以来的第一次军事联席会议,而在帐篷外则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警戒着。

因为这是第一集团军第一次召开联合会议,所以参加的人也不是很多,但是都是相当重要的人物,除开集团军的直接首长外,就是与作战有关的一些单位领导,除他们以外还有就是第一军军长:郝猛德、第一军参谋长:唐迅、第三军新任代理军长:雷铭盛、第三军新任代理军参谋长:闵重蓄。

会议正在进行着,就听见集团军参谋长欧阳明说到:“根据总部的指示,结合目前的实际情况,我集团军下步的作战任务将是进攻伊春与佳木斯,最终对鹤岗市以及周边地区形成一个大包围,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显示,敌人在伊春的作战兵力为十一万三千人左右,其中正规军为五万四千人,驻守约有两个师团,其中一个为甲类作战师团,另外一个为驻守师团,自卫军驻守有四个团,被编为两个作战群,约三万七千有左右,其他的为地方的警察和日本人搞的所谓民防组织,那些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现在的日本人显然已经意识到我们即将对伊春展开进攻,所以他们又临时将驻扎城外的第五三一作战联队给调回了城内,现在敌人将防守的重点放在了南部山区,其次才是北部的丘陵,而对于东西面只是部署了一些象征性的防守兵力,根据这个情况军首长决定将攻击伊春的任务按照总部的意思仍然交由第一军郝猛德部完成,下面请一军军长郝猛德介绍下他们的作战计划。”

听到此,郝猛德站了出来说道:“根据目前之情况和所掌握的情报,我军做了如下安排,我军第一师周顺部将主要负责对阻敌增援,我部估计,一旦战斗打响,敌人驻守在鹤岗第三一八师团很有可能派出一到两个左右的作战联队进行增援,我军将在青黑山一线布防,以阻击敌之增援,为了加强该部作战能力,拟将军直属特务团配属给该师,以增加其可靠系数。主攻伊春将由我军二师的万峰部负责完成,具体的作战计划该部目前还没有呈递上来。我军三师吴乾部由于前段时间担任阻击,加上又接着打了一场围歼战,部队的损失有些惨重,装备消耗也比较大,人员也需要休整,所以拟由该部将担任预备队任务,同时将抽出一个团左右的兵力配合徐富聪主任所领导地方政府之工作,以上就为我军的作战部署。不足还请集团军的首长们提出意见。”

听到此,就见焦敏宏对着欧阳明相视一笑到:“我说老好人啊,你的那个三师既然做了预备队,还到那里去抽一个团的兵力去配合徐主任吗?听说上次阻击,老吴可是给打惨了,一个师打到最后参加歼灭战的时候,也就只有两个团不到的兵力了,你现在居然狮子大开口说要抽出一个团去支援徐主任,徐主任是高兴了,你那三师还有多少人可以做预备队啊。”

听到此,郝猛德的脸顿时成了变色龙的皮肤一样,青一阵,红一会,又白一下的,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他心里清楚此时说什么都不重要了,此时他郝猛德该做的就只能是:沉默是金。

面对这一尴尬局面一军参谋长唐迅立即站出来大圆场到:“焦军长、欧阳参谋长,情况是这样的,打完大庆歼灭战后,我军见三师损失惨重,本着人员向作战部队倾斜的原则,这次总部分配下来的学员兵,我们全部都给了三师,另外还从军部抽调了一些人员进行了补充,再加上该师开进途中要求参军的,所以现在该师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三个团的作战编制,只是目前师部的恢复还需要一些时间,军部拟再抽调一定数量的参谋人员予以充实。这样一来可以充实该师的作战能力,二来也让那些只知道绘图、下命令的参谋们得到了实践的作战经验,也算是为部队以后的扩编留下了些种子啊。”

听到此,在场的人都笑了,尴尬的气氛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就听见欧阳明说到:“好了,别老是从你们一军军部抽人了,再这么抽下来,估计你们军部也剩不了多少人了,如果再有紧急事情,估计你们两人就该亲自下去了。这样,集团军总部已经组建完成了,人员现在也还有些多,原来是准备充实到军直属队后,再组建一些新的部队,现在看来不用了,全部给你们一军了。等下散会后,你们就跟我去划拉下。”

听到这里,郝猛德立即笑着答到:“行,集团军首长的命令,我们军一定执行。”

这时焦敏宏说到:“好了,第一军的事情已经搞完了,现在就该听听我的老部队新军长的汇报了啊。”听到这里,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到了第三军新任代理军长雷铭盛和新任代理参谋长闵重蓄的身上。

第三军新任的军长雷铭盛和闵重蓄原为机步二团的一营长和三营四连长,在经过几次战斗的锻炼后,便被老上级文言给抓了回去,在里面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两人这次搭档来到了第三军分别担任军长和军参谋长的职务。

见集团军的首长点了名,而且又是这支部队以前的最高领导,新任代理军长雷铭盛自然不敢大意,立即敬礼说到:“从接手第三军后,我们两人根据总部与集团军所赋予我第三军的作战任务,结合我第三军目前的情况,我第三军做了如下部署:我军的第七师邓弘部将负责攻击佳木斯的汤原县,第八师全飚部将桦南县,以此完全割断哈尔滨与双鸭山地区的联系。根据目前之情报显示,两县只驻守有少量的防御部队,所以我部这次的工作重点将是放在协助徐富聪主任发动地方群众,建立稳固的根据地上。另外~~~~~~~~~~~~~,”

听到这里焦敏宏打断到:“请问雷军长,第七师和第八师目前公有多少人啊?”

见集团军军长问起,雷铭盛立即回答到:“报告老军长,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军刚刚经过修整补充,所以现在为全满员,两师各有一万四千三百五十六人。报告完毕。”

听到此,雷铭盛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那么请问你雷军长,敌人在这两县驻守有多少兵力啊?”

听到这里雷铭盛立即立正回答到:“报告老军长,两县共驻守有敌人约莫一个联队,两个大队共五千人人左右,如果再算上五色军以及民防部队这些,估计应该有八千左右。”

焦敏宏依然是点头对雷铭盛的回答表示满意,然后又继续问到:“你就用两个师打人家总人数不到一个师团,而作战能力还不如二类野战部队,你不觉得你有些太~~~~~~~~~~~~,怎么说呢?参谋长,那句歇后语是怎么说的来着啊?”

听到此,欧阳明顺嘴说到:“哦,是说高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见欧阳明已经补充了,焦敏宏立即接到:“对,雷军长,你不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大材小用吗?不要忘记,你手里还掌握着全军唯一一个机械化独立旅,你雷大军长总不会用这个独立旅去打阻击吧。”

听到这里,雷铭盛不服气的小声嘀咕到:“独立旅又不是没有打到阻击,这有什么奇怪的啊?”

没有想到这个小声的嘀咕,居然被焦敏宏给听见了,焦敏宏立即把桌子一拍,怒不可遏的指着雷铭盛的鼻子说到:“你小子给我说清楚,独立旅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打过防御战?你小子今天给我说清楚了,不说清楚,你这个军长也别代理了。你那里来的,就给我滚回那里去,我第一集团军庙小容不下你这样的大菩萨。”

听到这里,大家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集团军第一次军事会议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实在是出所有人的意外,现场的气氛顿时变的紧张了起来,大家谁也没有说话,现在谁也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再卷进去,那就真的比窦娥还冤了。

见到这样的情况,欧阳明轻微的咳嗽了一下说到:“好了,上午也开了一个上午的会了,大家都累,先休息下。马上就要开饭了,吃过中饭休息,会议继续开啊。好了,散会吧。”

听到参谋长说散会,大家如同得到了大赦令一样,纷纷朝帐篷外走去。过了不一会,帐篷里面就只剩下焦敏宏和欧阳明这两个老伙计了,欧阳明对焦敏宏说到:“我说老伙计,你今天这是怎么拉?怎么一下发这么大的火,都说好了,只对下面提意见,不干涉下面的部署,你怎么今天就和新军长给闹起来了啊,实在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见老搭档开口了,焦敏宏说到:“不是为别啊,就为这小子让这两个师两万八千多人去打两个县,就冲这点,我不服气。你说,你打就打吧,还居然把个徐富聪给搬了出来,前面郝猛德把徐富聪给搬出来,我就没有说话了,这家伙也学着把徐富聪给搬出来,怎么着?还真拉徐富聪主任当成皇帝拉,说句难听点的,那家伙在某些情况下,还要听我的调动啊。”

听到这里,欧阳明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了,便笑笑说到:“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其实不论是军队也好,地方也罢,我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早把小日本给赶出中国的地面,所以冲这个,我们该争的时候不能让,该让的时候就不能争啊,你说呢?老焦。”

听到自己的老伙计这么一说,焦敏宏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一样,便点头说到:“恩,说的有道理。我也是一时冲动就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集团军的军长,哎~~~~~~~~,还真想念在三军的日子啊。”

正说着,就见一参谋走了进来说到:“报告,总部电报。”焦敏宏和欧阳明彼此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就听见焦敏宏说到:“念”

那个参谋立即念到:“请你部尽快将部署上报,总部将根据情况予以支援。另第二集团军已经开始行动望你部做好牵制哈尔滨之敌的部署,使其无法增援大安、松原方面。”

念完后,参谋又恢复了立正的姿势站了那里,听到此,两人没有说话,沉思了一段时间后,欧阳明用商量的语气对焦敏宏说到:“我看这样吧,就让第三军放弃原来进攻汤原与桦南的作战计划,而改为进攻依兰县和通河县,并且允许其相机进攻木兰县和宾县地区,但是严禁他们进攻哈尔滨的城区以及近郊地区。毕竟现在敌人在哈尔滨还有二十多万的驻军,现在还不是解决他们的时候,军长,你认为如何?”

听到这里,焦敏宏点头说到:“行,我看就这样办吧,另外我觉得应该建议总部从第二军中抽调一到两个师到我们这边来,以充实其作战实力,我看让武其雄也来,那是最好的。说真的,我一个人做这么多事情,我实在有点吃不消了啊,毕竟不是当年了,这老了老了,人不服老还真不行啊,好了,不说这些了,先去吃饭。副官,通知炊事班开饭,吃了饭好继续开会啊。”说到这里,焦敏宏那张刚才还阴云密布的脸立即出现了一丝阳光,焦敏宏与欧阳明并排走出了帐篷。

吃过中饭后,原来休息的命令被临时给取消了,大家只好一边打着饱咯,一边朝帐篷中走去,有的人嘴角上还留着一些饭菜。来到了帐篷内,刚才还是嬉笑的人立即便的严肃了起来,大家发现集团军军长焦敏宏,军参谋长欧阳明早已经在帐篷内等候着大家,见人都已经到齐了,欧阳明说到:“军长,人都已经,我看就开始吧。”

焦敏宏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然后点头说到:“恩,开始吧,好了,我们继续上午的话题,根据总部下达的命令,结合我集团军目前的情况,第三军的任务将进行变更,你部原来攻击汤原县与桦南县的作战任务暂时取消。第三军在下一阶段的任务为进攻哈尔滨地区的通河县与依兰县,并且允许你部根据情况攻占木兰县,可以攻击宾县,但是不能占领宾县。记住,你部的任务尽量牵制哈尔滨之敌,不许其增援大安、松原方向的敌人,知道了吗?”

听到这里,雷铭盛和闵重蓄两人立即立正、敬礼,高声回答到:“是,我部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两人这么回答,焦敏宏和欧阳明两人都满意的点了点头,欧阳明又补充说到:“雷军长,你部这次任务主要是为掩护第二集团军的展开,所以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牵制住哈尔滨之敌,使其不敢南下增援大安、松原,为我第二集团军的展开创造出一个相对有利的态势出来。”

两人此时点头表示已经领会了其意图后,焦敏宏说到:“好了,你们两个先走吧,作战计划制定好后,你们就尽快呈送上来,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就只管说,总部将尽全力帮助你部。好了,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回去吧。”听到这里,雷铭盛和闵重蓄两人敬礼后,朝外面走去,便离开了帐篷。

见两人离开了,焦敏宏说到:“老好人啊,你们的计划就这么定啊,只是尽快将攻占鹤岗的作战计划给上报上来,你们如果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就可以提了。”

说完焦敏宏便看了看郝猛德,又扫了下唐迅,然后将目光盯在了地图上,会场上也沉默了下来,见他们不说话,欧阳明便开口说到:“郝猛德,还有老唐啊,你们有什么要求现在尽管提,不管合理不合理,先说出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还有个商量的余地吧,你们说呢?”

听到两个大首长都开口说话了,郝猛德便壮起了胆子,略微清了清嗓子,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到:“既然焦司令和欧阳参谋长一再要求我们提请求,我们要是再不说,那就显得不给你们两位大首长面子了。焦司令,您看是不是可以把集团军的特种营配属给我的军啊,至于特务团,我想就算了,我们不要了啊。”

听到这里,焦敏宏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要知道那个营可是通过刘兴的关系这才从李忠那里给挖了过来,现在还没有用的上一次,就先被下属给挖走了,说什么,他焦敏宏都不干啊,要知道那个营的作战实力已经不是一个普通团所能比的,虽然人员不多,但是武器搭配合理,人家不论是战斗力还是战斗意志那都是绝对一流,别的不说,就说前一段时间,这个营与敌五色军的一个团在行军途中给遭遇上了,这个营五分钟内便完成了战斗展开,十五分钟便完成了战斗部署,当对手缓过劲来的时候,这个营已经吃掉了这个团的团部以及团直属部队,外加一个营人马,然后安全转移了,而五色军的那个团也因为这个而被完全撤编了,就这样一场战斗,人家连死带伤,也就在一个排左右。

有人说自卫军战斗力不行,那个营长立即不服气的把眼睛一瞪说到:“要不你带部队上去打打啊,如果损失比我小,战果比我大,我管你叫爹。”

事后经过调查才发现,那是一支五色军不假,但是它的指挥官却是日本人,所以在战斗力上与日的驻守部队差不多。那家伙号称日帝国士官的高才生,但是最终就连他自己是怎么去见的天照大神,估计他自己也不清楚。就为这个刘兴高兴了好几天,这次宣布组建集团军后,焦敏宏采用软磨硬泡的方式,这才将这支部队纳入到了自己的集团军编制中。

这边才过来,下边就盯上了,这换了谁也不会干,但是为了大局利益,焦敏宏在思考了一阵后说到:“我看这样吧,那个营全给你,那是不现实的,既然参谋长说了把特务团配属给你们,那特务团就一定会配属给你们,至于那个营,因为其他地方作战还需要用,我从中间抽一个连配属给你们。郝军长,你看这样如何?”

原来的增援还在,这一开口又增加了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不错,这个口开的还是蛮值得啊。想到这里,郝猛德不由的笑了出来,看见那家伙一脸的怪笑,谁心里都清楚他在笑什么,只是不好点破而已。

当唐迅提醒郝猛德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别人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过头了,见郝猛德不再说话了,焦敏宏说到:“好了,你们要的也给了,下面就看你们的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看就散会吧。”说完便和欧阳明一起离开了那顶帐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