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一百零二章 一切再不能重来(结局) 第一百零二章 一切再不能重来(结局)

摇滚情人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URL] “什么!”霍夫曼惊问道:”这不是真的!” “怎么不是,那些档案,已经在他们的研究院了!我去研究院,就是帮着他们翻译和整理的!你以为?” 霍夫曼愤怒地抬手给了她一耳光:”叛徒!” “我肯求你让我回到波莱歇路德,到他身边,我肯求你了!” 想了一下,霍夫曼终于说:”好吧,你这种背叛行为不可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什么!”霍夫曼惊问道:”这不是真的!”

“怎么不是,那些档案,已经在他们的研究院了!我去研究院,就是帮着他们翻译和整理的!你以为?”

霍夫曼愤怒地抬手给了她一耳光:”叛徒!”

“我肯求你让我回到波莱歇路德,到他身边,我肯求你了!”

想了一下,霍夫曼终于说:”好吧,你这种背叛行为不可原谅,但为了你和何尼斯上校,更为了何尼斯上校,你的行为令我们受耻!你应该向他去谢罪!”

伊斯终于笑了一下。


克洛斯到学校,研究院去过,伊斯都不在,他紧张起来,难道她又要一去不复返吗?她到底在哪儿?各个车站他都派人去监视了,并不见她。她是否又和那些德军潜伏分子在一起了?他很担心。

电话铃响了,他抓起电话。

“喂!伊斯?”他欣喜地叫起来。

“是我,你开上车,来环城西路面那个路口,我在那儿等你”

“好的,我马上就到,你千万别离开”

“我会等着,对了,将你的车加满油”

“好吧”克洛斯放下电话,觉得她这个要求很奇怪,但他没有多想,就赶紧去开车。

远远地,他就看到伊斯了,他心里一阵高兴,他将车停在她身边”上来吧,伊斯。”他打开车门。

伊斯坐进去。突然,她从衣兜中抽出一支手枪来对准他:”你等一下”

克洛斯吃了一惊:”你干什么?”

只见她挥挥手,路边还跑来一个人,那人也上了车。他坐到车的后面,从伊斯手中接过枪来。他拨去克洛斯的手枪。说:”对不起了,上校,我们想请你送我们一程。”

“你们要去哪儿?”克洛斯问

“走吧,我们会告诉我的”霍夫曼将枪口抵到克洛斯后脑上。

克洛斯只好开起车来。

“伊斯”他问”你要干什么?你难道要用这种方式逃跑?”

“你别问了,克洛斯。”伊斯说。

“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别问了”伊斯说。

车子一直往西,往西。在劳劳斯的帮助下,他们几个一直越过边境,目的地终于可以知道了,是波莱歇路德。伊斯一直都不理睬他。她好象很渴望到那儿似的。他俩肯定有什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他猜不出,会是什么。他也不再问,因为他已经不再太担心。在过关卡时,他趁机给穆索兰打了电话,要他立即跟上来,这样,在他俩越过边境,想逃跑时,就可抓住他俩。

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波莱歇路德。/在一间小旅馆的房间里,霍夫曼将克洛斯牢牢地绑了起来。克洛斯有些着急,伊斯出去了,而穆索兰他们却还没到,这件事情看来并不简单。

霍夫曼最后检察了一下,在确信他挣不脱后,他堵上他的嘴,有些得意对他说。

“上校,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儿吗?”

“啊,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在这儿,你曾杀死了波夏特,也就是伊斯,在这儿,现在,伊斯的丈夫,何尼斯上校的墓也在这儿。”

什么?她竟在最后还是和何尼斯结婚了!克洛斯万万没有料想到。并且,何尼斯死了,为什么?他怎么死的?那么,这次伊斯来这儿是要做什么呢?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他心中。

“我知道你很喜欢她”霍夫曼说:”可今天,我们借助你来到这儿,这是她一手策划的,我会在何尼斯上校的墓前杀了她!这是她自己策划的自杀!”

克洛斯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他的头要爆炸了,他不敢相信会是这样!

“她背叛了帝国,她将V—2的档案给了你们,她应该被处死。 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因此”霍夫曼掏出枪来,仔细查看一翻:”她的死不能怪我,是她要这样做,上校,很遗憾,你永远救不了她了。”

伊斯轻轻走进来,她细心打扮了一番,头发很整齐地梳好,披在肩上,又是那条淡绿色镶蕾丝的裙子,尽管天气有些冷了。她还是仅仅穿着那条裙子,她手中捧着一小束花,一如战争时,在德国时的模样。

克洛斯的心猛烈地跳动,他拼命挣扎起来,可他挣不开,也出不了声。他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们走吧”霍夫曼站起身,对她说。

克洛斯几乎要昏过去了。伊斯走近他,对他说:”我们再见吧,再见了!再见!”仅仅这样!

他们出去了!穆索兰为何还不来?他要杀了他们?杀了那些狗狼养的行动缓慢的白痴!

暮色已浓,伊斯和霍夫曼来到墓地,穿过一条树荫低垂的小道,在一个角落,她终于找到了他,紧挨那个当时为她建的坟。

他再不能叫她亲爱的伊斯了,再看不到他那双雾蒙蒙的灰绿色眼睛了,穿过回忆,只记得他的名字何尼斯和他挺拔英俊的身影,及他望着她笑的瞬间。、

伊斯扑到他的墓旁,搂抱着那简单的,冰冷的墓碑。她跪在地上,依偎着他无声地流泪。那么年轻,那么生动的一个人啊,现在再不能给她温暖地怀抱了。她一幕幕回想起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他带她去跳舞,他送她那辆小型的梅塞得斯,他救过她,照顾她,在她向上,一直流淌着他的血液。

霍夫曼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他慢慢地抽出手枪,从后面对准伊斯的头。

房门终于被人砸开,穆索兰和几个冲了进来,”快去墓地!”克洛斯才被解开,他便一脚踢开挡在前面的椅子,冲了出去。他快急疯了。一路上,他已将手枪子弹拉上膛。他一定要杀了那个德国人霍夫曼。

他猫着腰,拼命往墓地一侧跑过去。他已经看见有两个人影了!伊斯跪在地上,霍夫曼站在她身后,枪口已经对着她瞄准!

他想不顾一切扑过去,”伊斯!不!‘他跃身向霍夫曼瞄准。

伊斯听到声音,她刚抬头看见他,同时,在她太阳穴边的枪响了。她一声未吭,深身颤抖了一下,就象一片叶片一样扑到何尼斯墓上。

“不!”克洛斯愤怒的子弹连连击中霍夫曼,克洛斯扑到了她跟前,可这一次,他却是无能为力了。他将伊斯已失去生命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他仰天大叫一声,就要向自己开一枪。

有人一脚将他手中的枪踢开了,子弹射向了别处。几个人将他向后拖开,分开他的双手,将他牢牢按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他使出全身力气挣扎,可那几个人就是牢牢地卡着他不放手。他大喊大叫着,双眼放射出一样的光芒来。

他们几乎要抓不住他了,这时,一个人过来,照准他的脸就是一拳,他立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穆索兰在一旁,夜色已经来临,在他面前的,是他曾经领导过的小组的两个出色的同志。不应该是亲爱的克洛斯和伊斯。而现在,他不知道能不能在克洛斯恢复知觉以前将他带回去,他的胸口沉重得使他难以透过气来。

夜幕降临大地,战争已经结束,这和平的夜却依然如此沉寂,如此黑…………。


雨露和阳光使墓碑四周长满了小草和不知名的野花,这使克洛斯想起了艾哈空军基地旁边那个美丽山谷。他曾在那儿和伊斯一起摘野花,和波夏特一起。现在,这两座墓相依而息。他们紧紧相依,挨得那么紧。他在一座墓碑上放了一束花,他亲自摘的野花,在另一座上也放了一束,风吹着那些花儿,那是生长在田野里的一种小花。叫矢车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